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七二 心剑显威
    元婴级数修为不易,无论玄魔两道皆是长老一级人物,法相脱劫之上老祖平日闭关潜修,大多由元婴真君主持门中大事,严颜宋晴两个本前去寻仇,被普渡神僧算计,以天龙八音喝破其元婴化身,数百年苦功毁于一旦,尤其是天欲教功法以采补为主,依赖外力,严颜宋晴两个几乎再无机会修炼回元婴境界。加之雪娘子与鲛娇两位金丹死于凌冲之手,几日之间,损失两位长老、两位弟子,以天欲教主玄阴老祖之城府,也要勃然大怒,忍不住出手了!

    玄阴老祖,法力通神,天欲教主成道多年,修成无边法力,为魔道有数祖师之一,只将一道玄阴级数法力放出,化为一道通天黑烟,矫矢而去。电破穹苍,撕裂空间,数息之间已在楞伽寺上空显化。这道烟气是一道玄阴级数法力凝练,变化无穷,凌空一展,化为一只无量巨掌,携天塌海崩之势,向楞伽寺压下!

    凌冲将佛门符咒展开,其中居然蕴含一道天龙八音禅唱法术,一个照面两具元婴化身如雪消融,佛法克制妖魔之力,着实强横。佛光扫荡妖氛,还是一个天朗气清之象,凌冲正要离去,心头忽感一股恐惧之意袭来,手不能抬,目不可转,竟似傻了一般,连动一下念头都滞涩异常。晦明童子猝然现身,将手一摇,符光闪出,凌冲已能伸缩自如,出了一身冷汗,涩声道:“是天欲教主出手了!”

    晦明童子面色凝重,点了点头,二人转头望楞伽寺望去。生死符是法宝级数,虽法力不足,但境界还在,方才凌冲是被天欲教主一道玄阴法力镇压了一切真气变化,晦明童子挥手解开。

    但见楞伽寺上空本是清朗无比,忽有一道黑气横跨空间而来,化为一只无双巨掌,周遭雷霆电耀,无数六欲阴雷排空激荡,往楞伽寺压下!凌冲非是头回见真仙级数出手,但天欲教主成道数千年,功力深厚远在薛蟒、司徒化等小辈之上,这一含怒出手,着实威势无匹!

    楞伽寺中普渡神僧正在方丈室中端坐,对面另一位老僧,正是普济和尚,皱眉道:“殷九风太过猖獗,大胆妖孽,竟敢进袭佛门清净之地,真当我楞伽寺中无人么!”普渡神僧面前是一座棋盘,上有黑白二子错落,显然二人正自手谈,二人身旁一位满面愁苦的小沙弥,望着棋盘正自苦苦思索,正是三月小和尚。

    普渡神僧招了招手,三月满面狐疑,贴身身来,神僧摸了摸他头顶,说道:“三月,你修习心剑也有几年,想不想以心剑斩敌,见识一番这门剑术的威力?”三月似懂非懂,他神魂不全,一应话语,皆要思索良久,才能勉强知晓其意,普渡之意他只明白了三四分,却十分兴奋,小脸满是高兴之色,狠狠点头。

    普渡神僧一声长笑,说道:“也罢,就让那些个宵小瞧瞧,我楞伽寺除却修持自性佛法,亦有降妖除魔的无上宝策!”声若龙象,震荡斗室,蓦地伸手一指,三月和尚只觉脑中似有何物事要钻了出来,清清凉凉的十分舒爽。

    普济老僧满面惊叹之色,就见三月小和尚头顶佛光迸发,风雷震动,无量梵呗禅唱之声中,一缕光芒无形无相,仅有一点真形,猝然急升,穿破方丈,直上云天!佛门心剑以心念为引,斩杀一切阴魔、心魔,于一念不生而了了分明,虽了了分明而一念不生处,悟彻烦恼即菩提,菩提即烦恼,乃是最上乘之佛门心法。三月神智有缺,虽有宿慧,亦不能了悟诸般妙谛,但由普渡出手,以真如境界,自能激发心剑种种妙用,一抹剑光似有还无,显化由心,全由心念操控。

    玄阴神通化成大手,镇压虚空,飞流直落,无量压力传导之下,楞伽寺一众僧侣心头皆似蒙上一层阴影,道心不稳,修为浅薄之辈,甚至已有心魔丛生。魔道教祖出手,果然不凡,神通未至,魔念魔意已然开始沾染生灵,污秽道心。

    天欲教主一一道法力出手,真身不出,普渡神僧亦只借小和尚三月之手,催动心剑之术,两位长生老祖非正面交锋,却也显露佛、魔两道至高修为与神通变化。凌冲遥望穹苍,一只墨黑巨掌横压,就见楞伽寺中飞起一道淡淡剑光,心念所至,似能映照无量大千世界,无量有情众生,一切喜怒哀乐、六欲七苦,皆在其中演化。

    剑光起处,过水无痕,划沙无迹,晃悠悠切过墨黑巨手,又自隐匿虚空之中。那巨掌足有数十亩大小,声势威赫,心剑剑光不过数尺长短,二者体量绝不相等,但巨掌被剑光切过,却似受了极重伤害,虚空中传来一声压抑不住的怒吼,巨掌如遭火烧,急忙忙向后便缩。

    普渡神僧苍老面容微微抬起,似能透过方丈室瞧见无量虚空之外的天欲教魔宫总坛。心剑剑光猛地由虚化实,佛光横亘三千里,剑刃映照八百城!一剑切去,巨掌登时齐手腕而断,剑光一震,裹着一只断掌落下,被普渡神僧招回掌中。

    虚空中一只断臂闪电般收回,天欲教主声音滚滚传来:“普渡贼秃,你佛门恁的霸道!今次棋输一着,来日方长,总有一日我要掀了你的楞伽寺,将你满门秃驴贬入无间地狱!”

    两位长生老祖斗法,虽只一瞬,也惊动无数高手。京师中,曹靖微微冷笑。白云观中商奇与岳秀两个瞠目结舌。太玄峰上,郭纯阳哈哈大笑:“殷九风那厮终究是忍耐不住,露了狐狸尾巴!”普渡神僧与天欲教主动手,尤其当此道家四九重劫将至之时,更是敏感。一时之间,玄魔两道、佛门各宗,皆有风声鹤唳之感。

    断掌缩回虚空,一场大难消弭无形。普渡神僧掌中摊着一只断掌,只有三寸大小,伸手一搓,化为三枚黑丸,笑了笑道:“全靠凌师侄引来殷九风,这点小物事便权做谢礼罢!”将手一挥,三枚黑丸没入虚空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