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三一 兼济天下 经纶补天
    秦钧笑道“凌师兄说哪里话来?助人成道乃是莫大功德,何况我不过闲言闲语几句,算不得甚么。”凌冲叹道“世人皆以为修道之士,有无穷享受,还能证道长生,谷神不死,岂不知为道日损,损而又损,以至于无为。若不能日日精进,到头来空负一身所学,依旧是黄土一坯,更是凄凉。得师弟一语道破玄关,我已知如何淬炼道心了。”

    秦钧忙问“师兄要如何炼心?虽然每人缘法不同,但多听闻些经验,终归是有些好处的。”凌冲道“我出身世家,自小熟读圣贤之书,虽立志学道,但骨子里终究有几分儒者之风,恩师命我修学心学,便是了却这一段因缘。再者无论佛道儒三教,若要出世,须先入世,恩师命我主持水路道场,便是早有所见,只是我今日才发觉而已。儒者达者兼济天下,穷者独善其身。如今乱世将临,内有曹靖妖道为祸,外有靖王谋反经年,任一得逞,皆要天下大乱。我既学儒道,当思先圣周游列国,一剑傍身,为百姓求太平而已!”

    秦钧惊道“凌师兄之意,难不成是要以一己之力,拨乱反正,镇压靖王叛乱与妖道曹靖么!”练气士修为日深,每日观照自性,练气自守,红尘滚滚,躲还来不及,唯恐沾染道心。但凌冲走的儒家之路,讲求以身入世,为万民求福祉,功成身退,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也。

    凌冲点头道“我修为精进,方才又得师弟之言点化,已然能了悟几分天机,靖王与曹靖之乱,便是我心劫,只要将之化解镇压,便可一举铸就金丹!”靖王密谋造反,推翻大明,自家当皇帝,但其为人嫉贤妒能,绝非明主贤君。曹靖更是不知从何出身,但二十年来以房中助兴之药见喜于惠帝,亦非正经修道之辈。这两人联起手来,谋夺江山,是要置万民与水火之中。凌冲若能一举将之镇压,使百姓免遭涂炭,自然功德无量。冥冥之中自有气运加身,修成金丹也是易如反掌。

    其实历代多有练气士下山辅佐明君真命天子,为的便是推翻暴政,建立新朝,天下归心,民心所向,自有无量功德加身,虽不能立地成道,好处也是多多。

    凌冲悟透自后去路,道心活泼,居然隐隐把握住了几分命数走向,只要能力挽狂澜,救大明江山于既倒,这一份心念通达之力,足可将他修为推至一个莫可名状的境界,这才铁了心要管一管朝政之事!

    秦钧苦笑道“玄门正宗早有定律,练气士不得以法力神通干扰俗世朝代更迭,违者立诛之!凌师兄若冒天下之大不韪,被人发觉,就有大祸临头。”

    凌冲冷笑道“修道人便是与天地争夺那一线生机,做事岂可畏首畏尾?再说曹靖坐享国师之位二十年,运用神通的机会也不会少了,未见玄门中有人前来惩戒。我欲为万民福祉,诛杀奸佞,顺天应人,若有人前来阻拦,就算我不是对手,太玄峰上掌教恩师可也不是吃素的。只请秦师弟对今日之事务要守口如瓶才是!”

    秦钧叹息一声,说道“凌师兄既然心意已定,我也不再劝。请放宽心,此事你知我知,绝不会有第三人知晓!”凌冲点头,他要诛杀曹靖、靖王,必要闹得人尽皆知,纸里包不住火,早晚玄门同道会得知此事,必会有人借机生事,前来挑衅。此事也算一桩禁忌,当然知晓的人越少越好,就算最后走漏风声,只要平定祸乱,心境通达,功德加身,立刻修成金丹,剑术当可更上层楼,再有生死符傍身,纯阳老祖不出,打不过总有机会逃命,也不必惧怕谁人。

    秦钧见凌冲心意已决,也不再劝,殷殷道别,御剑而去。凌冲就在小丘之上,凝立良久,披襟当风,似是成了一座石人。晦明童子道“无论玄魔两道,多有弟子潜入世间,享受富贵,体悟红尘,修炼道心,待到有朝一日,功德圆满,此心自能不然片尘,依旧回归自性,一念之中照见大千,那时才算得了上乘道果。那个甚么藩王与妖道,正是你的魔劫,正好杀之证道!”

    凌冲叹道“我虽明此理,还需从长计议。曹靖身边又多出个魔女鲛娇,靖王身边也必有修道之辈贴身护卫,要除去二人谈何容易!”回至张府,已是二更时分,张守正夤夜未眠,生恐凌冲出事,见他回来,松一口气。随机面色一变,细细打量凌冲,只觉他出门时尚有些举棋不定之意,此刻却神采飞扬,似乎堪破了甚么谜团,信心十足,连带整个人也自光彩焕发起来。

    张守正笑问“小凌你现下颇有气吞山河之意,不是有了奇遇,便是心境修为更进一步,当真可喜可贺。”凌冲一惊,张守正虽然不修道法,但毕生揣摩经义,存神导引,形神双了,神魂竟是敏锐之极,一眼瞧出凌冲心境突破,这等人若是修道,最合噬魂道或是太清门炼神部中所传炼神之法,最后成就纯阳元神,白日飞升。

    凌冲也曾劝过张守正修习道术,就算太玄剑诀不可轻传,有晦明童子在身,央求几句,传下个太清玄始之气的法门,想来也是应准的。但张守正看的甚开,说道“我毕生做学,不惑之年进入文渊阁,知天命之年蒙天子恩德,统领内阁,已是位极人臣,这一辈子的福德都享受光了,哪还敢奢图长生果位?贪多误事,反遭天妒,不学也罢,还是安享晚年,落个善终罢!”

    凌冲笑道“老大人心境清明,学生这点微末修为还入不得你老法眼。这一趟白云观赴会,确是想通了些杂事,此刻灵台清明,以至于皮相外露。”张守正笑道“好!无论读书人还是修道人,都要求诸于己,求诸于心。这心境二字方是根本,你能悟透此道,修为精进当是不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