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一零 斗剑胜!
    与太乙元金这等金行之物比较,还幽寒水为水行之物,天性至寒,聚散如意,更难加以祭炼,好在姬冰花赠了一部法诀,摘自太阴玄冥神章中一段,专述如何修炼驾驭还幽寒水。太阴神章不愧为玄女宫镇派典籍,只有区区数百字法诀,凌冲读来颇有茅塞顿开之感,有这道法门相助,祭炼还幽寒水变得容易太多,不然也要像秋少鸣那般,三年温养、三年炼化,费尽心力。

    这道还幽寒水一出,聚合一处,凝成一柄薄如蝉翼,前后通透,长有三尺、宽只二指的长剑,两刃开锋,使了一招“夜叉探海”的解数,剑刃下指,狠劲一划,正挡在太乙元金飞剑之上。二者皆为顶尖宝材,所练飞剑特性各异,太乙元金剑沉拙无双,剑术亦是走的古朴路子,还幽寒水秉性至柔,绕指流川,走的却是清逸飘灵的路数,两剑相交,绝无半点声响,但一座小小凉亭却抵不过两人交手的余波,先是噼啪一通乱响,四根尺许长的立柱自中间断折开来,连带一座数丈宽窄的亭盖,全数化为齑粉,随风四散无踪。

    凌冲与秋少鸣真气四溢,却始终控制在方圆三丈之地,不令外放,不然这般斗剑下去,一座香叶山就要生生给削平了几丈了。二人屁股下石墩也早已化为一堆石粉,飞的无影无踪,却兀自不觉。

    还幽剑对上金精剑,一个至柔一个至刚,恰是刚柔相克,秋少鸣咦了一声,不料凌冲居然也身怀这等上佳飞剑,心念一动,九道无形剑气分散进击,绕过玄武星神,自不同方位袭来。玄武星神一声怒吼,鬼蛇法相霍然分解,化为一道天绅,自有一股化育万物之意透出,却是一道壬癸神水。

    壬癸神水为先天七大神水之一,自生阴阳,化育万物,有容乃大,孕育无穷玄妙。这道玄武星光所化只是后天之水,禁制祭炼的也不足,但已十分灵异,天绅大水倒转,将九道无形剑气一起兜住,困入滔滔水势之中。凌冲暗道可惜,壬癸神水并非用来斗法,而是温养法宝、形神之用,若是他修炼号称化合万物的天一真水,这九道无形剑气早就给炼化了去。

    壬癸神水一出,好歹也解了九道无形剑气之围,凌冲专心致志,驾驭还幽剑对付元金剑。二人闷头苦斗,谁也不曾开声,秋少鸣全幅心神放在太乙元金剑上,元金剑陡然震颤起来,却是施展震、抖二诀,要将还幽剑抖落。

    凌冲哼了一声,还幽剑陡然分散,依旧化为一团还幽寒水,将元金剑包裹,任其如何抖动,却岿然不动。还幽寒水阴寒之气还不停向元金剑中渗入,这股阴寒之气孕育自北冥万丈寒渊之下,中者力毙,形同坐僵,歹毒非常,元金剑抖动几下,吃寒气侵入,禁制不稳。秋少鸣狠命催动飞剑,却始终不能脱离还幽寒水封冻,心头郁怒,想起当年败于此人手下,回山受尽白眼,“难道凌冲这厮是我天生的克星?为何我练成元金剑,他就有那柄寒水剑克制我的剑术?难不成是专为我的无形剑诀才祭炼的么?”

    一时胡思乱想,心魔涌动,眼见胜不可得,再也把持不住,一声大喝,丹田中一股灵冲剑气发出,裹着一枚灵光四射的符箓,往凌冲面上射来!这一招类似魔教中碧血箭的法门,乃是孤注一掷,死中求活的绝技,那道剑气与符箓便是秋少鸣毕生所修无形剑诀的根本,一旦失去,不啻于废去神通剑术,打落凡人,但他实在深恨凌冲,又在苦思胜策不得之时,一时鬼迷心窍,就将这招无形剑诀中最为凶毒、两败俱伤的剑法施展了出来!

    凌冲心灵上起了一层警兆,见一股剑气托着一道符箓,如箭飞来,直扑面门,其速竟不亚于剑气雷音之术,想躲已然不及,只能大喝一声“晦明!”丹田中晦明童子懒洋洋道“知道了!那小子修炼的剑诀是剑符合一之道,正好为你夺了来,太清符剑一同参考。”无形剑诀乃是七玄剑派独门剑法,以符箓化入剑术,开辟独特剑道。七玄剑派还在太清门之后,尹济祖师也未见识过无形剑诀法门,他将太清门所有符术化为晦明童子,传承太清道法。晦明童子本身就是符术大家,见了无形剑诀这等新奇符剑之术,哪还能不动心?巧取豪夺,要将秋少鸣苦修的根本剑符偷了过来。

    凌冲喝道“不可!留他性命,莫伤他道基!”他对无形剑诀也有觊觎之心,但秋少鸣是七玄剑派内门弟子,大长老郑闻后人徒孙,身份非同小可。无形剑诀又是七玄派最高传承,一旦被晦明童子取了来,秋少鸣势必道基尽毁,加上根本道诀落于旁人之手,七玄剑派绝不会善罢甘休,必有一场杀劫降临。再说与秋少鸣只是意气之争,不必骤下杀手,毁人前程。

    晦明童子哼了一声,颇有些不情不愿,一道黑白光气出自凌冲丹田,迎空一抖,化为一只手掌,五指连环,正捉在秋少鸣本命符箓剑气之上,狠狠一摁,又将本命符箓与剑气摁回了秋少鸣丹田之中,这一下神乎其神,几乎是逆转造化。任何修士舍弃毕生修为与本命符诏,绝不可能再恢复原状。

    生死符不愧为法宝级数的神符,虽然法力流失,等同于一位元婴高手,但手段之精妙,仍令凌冲大开眼界。晦明童子一按之间,将无形剑诀符箓完璧归赵,不令秋少鸣自废功力,与凌冲拼个你死我亡。只是趁凌冲不注意,生死黑白之气在无形剑诀符诏上狠狠印了一下,这才收了回来,缩入凌冲丹田。

    秋少鸣本要与敌偕亡,玉石俱焚,半路杀出个晦明童子,将他本命符箓又摁了回来,丹田一出一入,真气紊乱,登时晕去,不省人事。太乙元金剑没了法力驾驭,也不抖动,就在还幽寒水中静静漂浮,十分温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