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零三 入京师 炼道心
    太祖称帝之后,将自家儿孙分封于各地为藩王,天京城便是当时四皇子的封地。四皇子能征善战,手下兵将如云,恰可抵御北方铁骑反扑,自驻扎天京城以来,屡立战功,更曾远赴漠北,诛杀鞑子,大捷而归。因此当他举兵起事,亦是事半功倍,麾下将士久经沙场,比起文帝那些没见过血腥的新兵精锐上一万倍。

    四皇子夺取皇位之后,迁都于天京城,取“天子守国门”之意,以真龙皇气镇压大明气运,抵御漠北蛮子。当年那些鞑子蛮子就在漠北之中苟延残喘,建立北方蛮国,不通教化,茹毛饮血,更奉行魔教,行杀戮之事,与大明生死敌对,冤仇不可化解。

    凌冲在剑光之中,拨云下望,见北方魔国兵强马壮,无论男女老幼,皆通骑射,修炼武艺,只是漠北苦寒,出产极少,每每食不果腹,便纵起刀枪,侵犯大明边界,或杀或抢,掀起无边波澜。此是两大种族之间,为生存而战,无可避免。莫说以他法力,绝难灭绝蛮人,就是修成纯阳,也不可做此绝户之事。

    “师傅曾说神通不敌天数,法力再大,也敌不过天数所限。蛮国与大明皆是人族之种,却为了生计,相互仇杀千年,不曾终止,这也是天道轮回,我辈修道人便是纯阳老祖也阻挡不得,哎!”叹息一声,剑光越过蛮国,直入大明境内。

    他将剑光停驻虚空,凝而不散,凡人就是仰头上望,也绝难瞧得清楚。远远可见一座雄城铁关,如亘古凶兽,屹立北方,千年不倒,庇护中土生灵,吞吐无尽气运。这座雄城自是天京城,怕不有千万人驻扎其中,当真是挥汗成雨,挥袖成云,壮阔到了极致。

    凌冲自小生长灵秀江南,乍见此等雄壮北方气息,只觉胸怀舒畅,御剑当风,说不出的写意潇洒。与江南相比,天京城更多了几分苍凉灰芒之意,纵横大气。按落剑光,就在离京师数十里一座小山中落下,抖抖衣袍,他依旧身穿太玄弟子玄色道袍,光洁如新,也不更换,大袖飘动,直入京师。

    天京城墙高有十丈,俱以巨石混以糯米浆、砂土浇筑而成,足可抵御千万铁骑冲关而不倒。天京城为大明都城,天子所在,自是要建的雄阔壮烈,据说只四面城墙便修建了百年之久,耗损无量钱财。但正是这道巨石城墙,千年来将北方游牧铁骑挡在关外,不令其进步分毫,牢牢守护中土汉民性命及文明传承,可谓居功至伟。

    城墙四面,城门八扇,各有军兵把守,军容雄壮,各举刀枪。凌冲瞧得暗暗点头“惠帝虽是昏君,但见这军容整肃,还未到气数尽时,有此雄军,当可抵御外族侵略,护佑汉家升平之世。”此时正是旭日东升,日华遍洒,照耀城墙,给千年斑驳之痕披上一层金光,别有一股浓重之感。

    往来客商农户早早排起长龙,鱼贯入城,军兵把守之处,检视甚严,但绝无中饱私囊,敲诈商贩之事,怎么说也是天子脚下,不敢太过随意。轮到凌冲入城,掏出一本道录呈上。道录便如佛门度牒,记述玄门道士身份,用以核验。

    守门军官上前,将道录反反复复瞧了几遍,见凌冲年级虽轻,飘然而有道气,暗自称奇,一语不发,恭敬放行。惠帝继位以来,崇道崇佛,礼敬出家之人。因此道士和尚地位极高,盘踞观寺,还可免除杂税,特权极大。连那军官也不敢轻易得罪。

    凌冲收回道录,这本道录还是叶向天为他所做,假托是金陵城外玄天观弟子,游历四方之用,果然十分好用,轻易便混入了京师。他初入京城,忍不住十分好奇,见街道宽阔,临街商铺繁多,叫卖之声此起彼伏,一派繁荣景象。

    北方大汉形容粗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言谈之间十分豪放,与金陵城中居民对比鲜明,也觉十分奇妙。丹田中生死符晦明童子守在阴阳之气旁,漫不经心道“淬炼道心,便是揣摩红尘万丈之意,无论正、邪、佛、魔,皆有可取之处。待你能见喜无悲,踟躇无意,就算入了门径。说到底,道心一物,便是你自家体悟的物化之理,如何认知大道、熟流苍生,各人道心皆有不同,我只能传你大概法门,其余还要你自家去悟。”

    凌冲点头“道心惟危,果然精妙非常。红尘万丈,恰是淬炼道心的上佳所在,我身在红尘,体悟人生百态,自觉道心略有圆融,怪道先贤皆言,先入世后出世,原来是此道理!天色尚早,我且在天京城中转转罢!”

    当下信步而行,天京城以外城计算,足有数十万亩,当真骑马难饶,凌冲兴致盎然,也不用神通变化,凭着双足而行,有时遇上吆喝的小贩,便掏出几枚铜钱,买上一个炊饼、一根糖葫芦,自在啃着。他自入道以来,夙兴夜寐,每日想的就是修炼道法,证道长生,从未有一刻闲暇,此时置身京城,竟有了幼时闲逛金陵,心思纯正的意境来。

    凌冲转了半日,周身气息不知不觉转换过去,从一位不食烟火的练气之士,化为一位红尘中人,嬉笑怒骂,举手投足,皆是烟火气息,偏生自家一无所觉。到了正午时分,凌冲虽不必饮食,却也胡乱啃了两张大饼充饥,寻了一处水井,自家动手打水,痛饮了一番,自始至终,不用丝毫神通道术。

    晦明童子瞧在眼中,越来越是惊异,凌冲悟性之佳,直如妖魅。他只点拨了一丝,自家便悟出身入红尘,潇洒来去之理,“这小子当真是可造之材,只要不中途夭折,日后定必证道纯阳。怪道能得尹济那厮青眼,我且好生点拨于他,说不定还有许多好处!”

    凌冲吃罢大饼,寻了个墙根蹲下,懒洋洋晒着太阳,瞧着许多幼儿嬉戏打闹,妇人们拿着衣物前来井边洗濯,一派祥和景象,不禁嘴角含笑,沉沉睡了过去,一觉醒来,竟是周身舒泰,比运气玄关,气走如珠,又是一番感受,遥望日头西落,这才拍拍道袍起身,也不运功散去道袍上灰尘,就那么施施然往首辅府邸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