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八二 六欲阴魔!
    

    <1>  章 二八二 六欲阴魔!

    

    

    

    

    

    


    六欲神雷一出,沙通冷哼一声,周身水汽凝结,亦发出癸水神雷相抗。当年他去寻叶向天晦气,便搅动东海之水,演化无数癸水神雷,层层叠叠,此灭彼生,乃至无穷,叶向天也破解不得,只能靠灭道真气硬抗,如今施展,恰将六欲神雷抵住。

    北冥之地水汽充沛,癸水神雷正是相得益彰,不虞真气有损,沙通使的兴高采烈。弃道人冷冷道:“你若不出全力,要渔翁得利,今日你我都要死在北冥了!”

    雪娘子银牙紧咬,全力催动六欲神雷,六欲神雷与癸水神雷轮番对轰,两人皆是金丹级数,正堪为对手。六欲神雷以入手,长于虚实变幻,寻隙即入。相比之下,沙通真气浑厚,北冥水行之气充足,不虞损耗,更显堂皇大气,以阵阵之师,碾压而来。

    雪娘子精擅迷惑人心,采阴补阳,对这等战阵杀伐,比拼法力高下颇不擅长,有些力不从心,见沙通满面冷笑,与凌冲指点说笑,似是十分瞧不起她,没来由一阵心火勃烧,尖叫一声,披散了秀发,如云如瀑,檀口微张,一粒圆滚滚的丹丸喷出,化为一团栲栳大小精光。

    这枚丹丸正是她性命交修的一颗金丹,平日珍逾性命,今日不知怎的,怒从心起,非要将沙通凌冲两个毙于掌下不可,不惜以金丹催动法力。金丹一物,为修士性命交修,法力神通之源,非到万不得已,不会以此作赌,代价太大,一旦有损,神魂修为都要倒退,根本无法弥补。

    弃道人眼中闪过一抹阴沉之色,雪娘子再防备,又怎能躲得过他的手段?早用魔念潜入其神魂之中,稍加挑拨,雪娘子郁怒之意勃发,不管不顾,用金丹拼命,自家却可收渔翁之利。只是万鬼啖魂大阵被凌冲破去,还是心疼不已。

    雪娘子伸手一指,金丹上蓦地腾起一道虚影,隐约可见身姿曼妙,轻纱遮体,倾国倾城,露齿轻笑,一笑之间摇魂荡魄。这道虚影一出,弃道人面上都露出忌惮之色,虚影是阴魔一流,且是阴魔中极为凶厉的六欲神魔。魔道修士有两条路数可走,一是依凭自家修为,一步一步修行,最终飞升玄阴魔界,与正道修持别无二致。其二便是供养神魔,借神魔之力飞升,但与佛门不同,佛门修士借佛菩萨之力,飞升清净极乐世界,解脱生死,了断无明,自心自力。魔道借神魔之力飞升,神魂不由自主,归于神魔掌握,要生便生,要死便死。魔界之辈,哪有那般慈悲心肠,借我之力,助你长生?总要为我做事出力才行。

    雪娘子显然是走了后一条路,暗中祭炼神魔。天欲教中不少弟子都供养神魔分身,她们受天欲丹挟制,身不由己,沉沦于海,自暴自弃,倒不如赌上性命拼一把,若蒙神魔接引,还有翻本的余地,若不成功,打不了神魂被神魔拘役,也算不得甚么。

    玄阴魔界中有无数魔头纵横来去,亦有数种魔头性喜豢养下界修士,吞噬其神魂法力,壮大自身。六欲阴魔借众生成道,专从六欲下手,坏人道行,毁人道基,吸人精气,凶恶之处,难以尽述,连弃道人这尊大魔头都有些忌惮。

    六欲阴魔一出,先是轻笑一声,一双媚眼望向雪娘子。雪娘子将心一横,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出,往凌冲身上一指。六欲阴魔张口一*血入腹,身子也凝实了些,秋波一转,投注在凌冲面上,荡笑一声,身子一晃,穿透癸水神雷,已来至凌冲面前!

    这样的神魔分身,为念头集合,可散可合,虚实变幻,癸水神雷那么凶猛的攻势,竟然丝毫不能加于其身。凌冲面色冷厉,冷冷盯着这尊神魔。六欲神魔化身美女模样,乃是倾国的尤物,只一双目中透出狠厉之色。

    沙通喝道:“小心,这是六欲阴魔化身,专攻神魂,防不胜防!”凌冲默不作声,天雷剑光倒旋而回,护在身旁。感受到九天雷霆之威,六欲阴魔面上闪过忌惮之色,随机笑容满面,恍如梦幻泡影,居然消散无踪。

    凌冲觉出清风拂面,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阴魔之身属于魔头一类,无形无相,善于自人七窍侵入,中者往往身不自觉,待到魔头发动,为时已晚,深受其害,败道辱身。凌冲听过叶向天讲解诸般魔头特质,知道阴魔天魔之流,最先便是以魔意沾染修士神魂阳神,只要占据中枢,练气士生死皆在一念之间了。

    六欲阴魔化为清风,自凌冲七窍钻入,兴冲冲往紫府而去,来至紫府依旧化为一尊美女模样,一双媚眼望向凌冲阳神,水汪汪含情脉脉,下一刻便纵身扑上,要将凌冲阳神抱在怀中,汲取精气。

    凌冲阳神手结法印,口诵真言,修习喝天功道法,见阴魔合身扑来,全无惊惧之意,忽然咧嘴一笑,身前一团阴阳之气陡然现出,黑白二气旋转不停,电射而去。两方去势皆是绝快,待六欲阴魔醒觉,已是不及。

    六欲阴魔化身对阴阳之气本能有些畏惧,檀口微张,惨叫声还未发出,吃阴阳之气兜头一罩,收入其中,黑白二气搅动不停,转眼炼化了补益自身。

    凌冲阳神一声冷笑,却也十分后怕,阴阳之气乃是他后手之一,对付六欲阴魔这等魔头,果然收了奇效,阴阳之气旋磨之间,六欲阴魔化为乌有。

    雪娘子以金丹为饵,引来这只六欲阴魔驻扎,日夕以精血元气喂养,希冀有一日阴魔壮大,将自家元神附着其上,也是个不死的道果,谁知投入凌冲紫府,竟似泥牛入海,消散无踪。阴魔与她心神相连,这一消亡,立受反噬,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满面骇然之色,指着凌冲道:“你!你将阴魔杀了!”凌冲冷笑:“区区邪魔之流,杀了就杀了,有甚么大惊小怪?”却是故作玄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