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六五 真龙罡 仙云罡
    洞虚剑诀中说的明白,炼罡之道共分九层,一层一层向上,功力渐趋精纯。  小门小派散修,法诀不精,未能将罡气利用到极处,只修炼六七层功夫,潜力用尽,无以为继。玄魔两道大派弟子,传承精妙,却能修炼罡气、煞气到圆满境界,先天上高出散修太多。

    这九层功夫其实对应九重天罡大气。每一种法诀至多兼修两三种罡气,此方世界经先贤验证,共有九层天罡大气包裹。越向上一层,罡气便越精纯,若能一路修炼至第九层天罡之中,自可功德圆满,将罡气打磨到精纯地步。

    三十六天罡,排名最底的为太黄天罡,最是驳杂,莫说名门大派,连一般散修小户轻易也不肯修炼。但玄剑灵光幻境包罗万有,偏要修全三十六天罡。凌冲唯有汲取此种罡气修炼。修炼罡气并无甚么诀窍捷径,一看心法高低,二看勤恳修行。

    太黄罡气入体,先与四肢百骸中太玄真气结合,凝练罡气并不能大幅壮大真气,却可转易真气之性,使之沾染天罡真阳之意。比如凝真境真气运用起来,就似一个只懂出拳的愣头小子,修炼罡气之后,却能施展剑术、刀法,不可同日而语。

    葫芦中所存天罡之气二十四种,为郭纯阳亲手采炼,精纯到了极点,不亚于第九重天罡大气所蕴精气。凌冲吸收几缕太黄罡气,周身饱胀欲裂,忙静心以真气炼化。一份天罡之气要有十份以上太玄真气方能炼化,他又是头一遭修炼罡气,不敢激进,但求稳妥,足足三个时辰过去,也只炼化了三缕罡气。

    即是仅炼化少许天罡,凌冲修行境界也迈进一大步,成为炼罡级数修士。照理来说,到此境界,就能御剑飞遁,但他真气不纯,尚未能抵消地心元磁吸引,还飞不起来。再者手中也无一口好剑,唯有驾驭自家剑光,那般更要耗费真气,得不偿失。

    凌冲住手不练,温养境界,出了房门,见沙通守在门外护法,苦笑道:“我花费三个时辰,才炼化三缕太黄罡气,要修成九层境界圆满,不知要耗费多久。”沙通冷笑道:“炼罡之道,只在心法高低,用功勤懒,别无捷径。我当年修炼罡气,足足花费了一甲子功夫,依我看来,你要炼罡圆满,只需二十年光阴即可,人族修士果然得上天眷顾!”

    龙鲸体型狼,真气浑厚,要想炼罡圆满,自要花费更多光力。沙通只用一甲子功夫,采炼罡气完毕,还被誉为龙鲸一族罕见天才。反观人族修士,大多修炼不过百年,便能修成金丹,一身法力神通丝毫不弱,玄魔大派掌教,更与沙泷平起平坐,甚至沙泷还被神木岛上代祖师用计擒捉,不得不听命于神木道掌教,坐镇岛上。因此说人族得天独厚,虽是先天体弱,一旦修炼得道,却可有翻天倒海之大神通,丝毫不弱于天妖神兽之类。

    凌冲苦笑道:“便练上二百年也无妨,只怕我无有那等寿元。今日且静心修养,我好生思索洞虚剑诀炼罡心法,明日再练不迟。”怪不得先贤有云:“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练气士醉心修炼,动辄闭关数十载,不知光阴流转,道理便在于此。二十年方能修炼的罡气大成,还只是练气境界中一步打根基的功夫,之后婴儿、法相等境,更不知要耗费多少光阴,也许他纯阳还未修成,自家就先老死了。

    残霞满天,已是掌灯时分,凌冲前去用晚膳,老父却不在家,赶往皇城议事。金陵城中已闹翻了天,昨夜有妖人斗法损坏皇宫附近数十所民宅,死伤数十人。更有甚者,国师曹靖的三位徒弟居然被斩杀与别府之中,枭首而死。

    金陵城素来太平,已有十几年不曾出过大命案,今日不同,国师弟子死的不明不白,曹靖若怪罪下来,谁也担待不起。一早皇宫中那位皇亲贵胄就将大小官员传召而去,商议对策。

    凌冲杀死三个仙官,乃是死有余辜,毫不在意,只是靖王之事还要知会张阁老一声。回转房中,对沙通道:“沙兄可会飞剑传书之法?”沙通冷笑道:“那是你们剑修的把戏,我怎么会?不过你要传甚么消息,瞧在玄精丹的份上,倒是可以帮你一把。”

    凌冲道:“劳烦沙兄,就说靖王发动在即,望阁老早做打算,勿致生灵涂炭几字便可。传与京师张阁老府中,我师侄张亦如处,他自然懂得。”沙通冷笑道:“此事不难,但凡间之事,改朝换代,修道人素来避之唯恐不及,你分心俗务,与修行无益。”

    凌冲苦笑:“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尽人事听天命罢!”沙通呵气成符,篆刻了几字上去,那符化为一道流光,闪得一闪不见。凌冲自小受儒道熏陶,怀有济世救民之心,靖王若举兵作乱,必会生灵涂炭,于心不忍,若张阁老能当机立断,将之或擒或杀,还可将一场大祸消弭于无形。只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张阁老与一干朝廷大员如何谋划,他却管不着,只能尽尽人事而已。

    凌冲将洞虚炼罡法反复思虑,又动手修炼罡气,这一次就讯快不少,太黄天罡丝丝缕缕吐出,他用周身真气与之合练圆满,便引导罡气深入玄剑灵光幻境。太黄天罡一入玄剑幻境,立时与幻境中真气合一,又有三缕分别缠绕承乾、破邪、中平三道剑光之上。

    至于玄武星神剑,脱胎自周天剑术,以星宿道法为根基。星宿魔宗道法不重炼罡凝煞,只采炼打熬星光,孕育星神。星光之中包罗万有,不拘于罡煞之气,因此太黄罡气对玄武星神剑全无吸引。

    承乾、破邪、中平三道剑光吸纳了太黄罡气,变得更加灵动圆润,曲折之间,更见精妙,剑光中蕴含禁制亦有松动之意。先前受制于凌冲道行境界,三道剑光只祭炼到了凝真境圆满,八重禁制,如今凌冲步入炼罡级数,三道根本剑光自也可再加祭炼,成为炼罡级数,十二重禁制圆满。

    玄剑幻境已有数十里方圆,犹如一个小小世界,似幻似虚,但吸纳的罡气着实不少,凌冲运用炼罡心法,也不需寻找甚么合用的罡气,只一股脑吸纳进来便是。葫芦中先只是丝丝缕缕真气溢出,被凌冲吸入七窍。到后来变得小指粗细,嗤嗤有声,凌冲全身三百六十处毛孔悉皆张开,团团汲取太黄罡气。

    沙通静坐一旁护法,他被叶向天遣来,就是为了护持凌冲安危,先前还甚是不愿,一路行来,见凌冲修行勤勉,又有高深剑诀在手,这等人才,不出百年,又是叶向天一般的人物,如今交好,大有好处。倒也收敛了抵触,真心为凌冲护法。

    他见葫芦中罡气翻滚,如烟似雾,扑向凌冲。其身犹如一个无底洞,将罡气尽情吞噬,暗暗心惊:“洞虚剑诀当真有这般神妙?居然要凝练三十六种天罡。凌冲悟性也是超凡,今日才修炼罡气,居然就有如此快法,比我当年快上何止一倍?这般练法,不出三年,便可跨过炼罡境界,直达金丹!”

    凌冲修炼了小半夜,周身罡气欲沸,不得不停手,慢慢平复真气鼓动。如此一连一个月,每日修炼罡气,玄剑灵光幻境不愧为开辟世界之道,妙用无穷,借由罡气洗练自身,几乎无有止境,有太黄天罡之助,如今已开辟到了百里方圆。

    这一个月中,凌冲采炼罡气之余,还服用大还元丹,淬炼精纯真气、罡气,如铁胚上砧板,以大锤锤炼,锻去杂质火气,越发晶莹璀璨,剔透光明。他服用了四枚大还元丹,将真气精粹了四次,之后便再无存进,知道大还元丹药力对自己已然无用,不必再服。

    玄剑灵光幻境经罡气淬炼,先前虽然神妙,蕴养剑光种子,却是一种虚无缥缈之感,似乎全无实质,如今却是沉甸甸、圆坨坨,若显真形,其中三道根本剑光更是进步神速,已全数凝练了第九重禁制,正式跨入炼罡级数。

    凌冲还向沙通请教炼罡之道,毕竟其为金丹级数大妖,经验丰富无比。沙通也不藏私,尽心指点,说道:“与我龙鲸一族最相合的罡气只有两种,一为真龙罡、二为仙云罡。真龙罡传说为天龙精气精血与天罡相合生成,炼成之后,纯化天龙血脉,化龙而飞。另一种仙云罡,乃是水行罡气,炼成之后,施展水行神通,滔滔大势,无可比拟。”

    “我修炼的便是仙云罡,炼成之后,催动水行神通事半功倍,十分畅快。我不知洞虚剑诀炼罡心法究竟有何奥妙,但若要修炼圆满三十六种罡气,最好将每一种皆锤炼精纯至无以复加,再去修炼另一种。”

    凌冲再拜受教,加紧修行。洞虚剑诀炼罡心法十分玄妙,乃是一等一的法门,不重辨明,而在乎采取,吸取迅捷,但葫芦中罡气委实太过精纯,凌冲不敢放开手修炼,一旦控制不住,真气走火,却向谁说理?修炼时勇猛精进,一有不对,立刻罢手,慢慢安抚丹田躁动,如此一张一弛,渐趋佳妙。短短数十日,居然将太黄罡气修炼的功夫修成了三四成。

    凌冲每日苦修,间或也修炼星斗元神剑,自那日无意中凝练出玄武星神剑,胸前七大穴窍所存玄武星光耗费殆尽,不得不苦练补充。弃道人迷惑通意老妖前来惹事,被碧霞和尚一举炼化,似是知道厉害,居然十分安分,不曾再来惹厌。至于雪娘子其人,胆小之极,闻听碧霞和尚在此驻锡,更是吓得头都不敢冒一下。毕竟佛法禅理,最是克制一切邪魔外道,一个不好被碧霞和尚度化了去,下场堪忧。

    凌冲着实过了几天好日子,金陵城中却是鸡飞狗跳,许多兵士往来逡巡,寻觅可疑人物。小商小贩倒抓了不少,官衙大狱一时爆满。传闻曹靖得知弟子被杀,大发雷霆,本要亲身赶来,恰逢惠帝召他入宫小住了些时日,每日探讨玄门长生之道,耽搁些日子,这几日便要亲至金陵,查访杀死徒儿的凶徒仇人。

    凌真在皇宫中连住了三日,才放朝归家,面色阴沉,怒骂道:“不过是一群练红丸哄骗圣上的势利小人,死了几个就等如天塌一般,非要七日之内,缉拿凶徒!简直岂有此理!”曹靖人虽未至,却请皇帝下了手谕,责令金陵府尹七日之内破获凶案,将凶徒缉拿正法。明眼人皆知此事必是妖魔、练气士所为,试问三位精通飞剑之术的“仙师”高人,一般百姓哪有那等法力去杀?

    偏生皇帝昏聩,居然真的下了手谕。金陵府尹整日愁眉苦脸,吓得要辞官归隐,不管这件闲事。凌冲道:“父亲有所不知,曹靖与靖王早有勾结,为其网罗党羽,前几日所赠的那枚极乐丹就有极大隐患,幸好孩儿发现的早,用别的药物替换,不然你我父子皆要落入其掌中。”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凌真听完,目瞪口呆,连骂:“祸国殃民!该死!金陵城其他大员皆获赠此药,他们”凌冲道:“父亲不必担心,孩儿问过清元道长,那极乐丹初次服用,倒还没甚么,只要莫再服食,可保无碍。此事还要宣扬出去,令天下百官有了提防之心,亦可打击靖王势力。此事皆是碧霞大师亲口所言,他是方外之人,不便插手俗务,托孩儿转告父亲,早生对策。”

    凌真对碧霞和尚十分尊崇,闻言深信不疑,道:“不错,此事必要上奏朝廷,只要将靖王与曹靖两个奸贼捉拿,便可真相大白于天下!”凌冲暗暗摇头,靖王早有反意,惠帝却充耳不闻,可见其在朝廷中势力何等之大,贸然将极乐丹之事传出,只会倒逼靖王提早发难,说道:“此事不可急躁,还需从长计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