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六三 佛国世界 度化冤魂
    弃道人好容易得了一具元婴化身,毕生希望都寄托其上,绝不容有失。但紫金钵盂所发佛光太过猛恶,正是魔道先天克星,他也算当机立断,燃烧鬼王法力本源,与玄天观前,借由众修士精血怨气脱身一般无二。

    只是碧霞和尚已上了他一次恶当,怎会重蹈覆辙?口诵秘咒更急,无数梵飞舞,如飞天散花,往鬼王肌肤表皮中钻去。鬼王怒吼连连,鬼火升腾,去抵御梵侵袭,可惜自家只是个元婴级数,紫金钵盂却是相当于生就灵识的法宝,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任由鬼火熊熊,亦不能阻挡梵佛光分毫,佛光梵字入体,鬼王化身自内而外,金光迸发,望去就似一张黑皮之下,裹了一只金色灯笼,怪异可怖。

    凌冲心思敏锐,那鬼王所发鬼火,威力极大,堪比金丹级数全力一击,若是他被烧上身,神魂肉身无法抵御,一时三刻便会消融殆尽。其实他方才回身要趁鬼王化身初成动手,靠的是紫府中吞星符这张底牌,心头也自没底,若是吞星符不肯受他趋势,就是死路一条,但彼时骑虎难下,唯有性命相搏,置之死地而后生。

    鬼王法身之上,腾起无数鬼脸鬼面,被鬼火灼烧、佛光照彻,痛苦之极,齐齐发出鬼啸魔音,却是弃道人拼着将这些生魂形神俱灭,借其神通暂缓佛光梵字侵蚀。

    碧霞和尚瞧在眼中,目中闪过悲悯之色,脑后蓦地又有一圈佛光展布开来,层层轮转,无休无止。佛光之中,显出一尊佛国世界,隐约可见一尊罗汉金身端坐世界中央,正自闭目说法,讲的是开启九识,明了自性他性,俗有真空,体虚如化之道。

    凌冲见碧霞和尚脑后显化佛国妙境,惊诧不已。素闻楞伽寺佛法精微奥妙,直指佛门正果。当年三嗔和尚为降服萧厉,曾显化持戒金刚化身,借由清净功德佛所开辟净土之中,一尊持戒金刚大士一点真灵,显化金身。只是三嗔和尚修为不足,虽能勉强显化金刚金身,却只能用以争斗,于佛法参悟并无增益。

    碧霞和尚脑后一圈佛光中,所生佛国世界,乃是楞伽寺至高神通之一,位列佛门十八大神通之中,排名第四。修成这座佛国世界,便可接引佛子前来,在其中修行,等若是独立开辟一处小千世界,圆满自足,不假外求,便是乾坤寂灭,亦可保其中佛子无恙。与凌冲所修玄剑灵光幻境,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玄剑灵光幻境之中,全是剑气剑光,更有剑意充斥,还住不得生灵。玄剑幻境是专为斗法而生,并无佛国世界那般奇妙。佛国世界若能承接亿万佛子,诵经参佛,万万念头汇聚,这等信力、定力,足可使碧霞和尚立地成佛,铸就佛陀金身,光焰不朽。

    可惜如今碧霞和尚境界,佛国世界也只是雏形虚影,尚未练得由虚化实,显化人间。但佛国世界玄妙非常,有无穷精义蕴含其中,对付一尊鬼王化身却也足够了。

    佛国显化而出,就有无穷神光迸发,此光为接引神光,亦是佛门神通之一,专一接引向佛之士,飞升佛国,同享极乐。接引神光一出,鬼王周身那些生魂冤魂,被佛光吸引,立时脱离鬼王法力束缚,投向佛国世界。弃道人几次运用魔道神通,也收束不住,只气的鬼叫连连。

    冤魂厉魄被接引佛光吸引,投入佛国世界,就有佛法洗礼,面上露出解脱之色,全无被鬼王操控之时的狰狞苦痛,有那冤魂就在佛光之中一滚,眨眼化为一位小沙弥,盘膝而坐,口诵经,面上平和喜乐,说不出的宁静祥和。

    佛国世界中度化的冤魂越来越多,足有上百位,这些冤魂俱是通意老妖辛苦收集,造了无穷杀孽,平日驱使其等自相吞噬,借以壮大,用来修炼六六归神法。谁知今日全数被碧霞和尚度化了去。

    碧霞亦是见这些冤魂苦受煎熬,动了恻隐,自家佛国世界尚未修炼圆满,贸然接引有无穷后患,但也顾不得,好在冤魂受了佛法点化,并无反噬,而是盘膝静坐,参悟佛法。这些冤魂因自相吞噬,神志不清,只知索取血食,沦落地狱,害人害己,经佛光沾染,渐渐开启灵智,虽不能立时参悟佛家真意,修出神通,也有了几分清醒意思,身化佛徒,不会再为虎作伥,危害生灵。

    凌冲见了佛法如此神妙不可思议,暗暗赞叹,只是他出身玄门,修炼剑术,绝无可能转投佛门,赞叹之余,却无艳羡之意。佛国世界中,诵经之声越发弘大,百位冤魂所化沙弥,其势煌煌,诵经之声竟将鬼王化身鬼啸之声也盖了下去。

    没了冤魂厉魄助长凶威,鬼王化身气势陡然衰落,抗拒不得紫金钵盂中一股绝大吸力,又被佛光沾染,自内而外佛光透亮,封住其一切法力神通变化。到此之时,已绝无逃离的余地。

    弃道人见事不可为,眼见好容易修成的一尊元婴化身,恢复的希望,生生毁在碧霞和尚之手,接连失算,声如雷霆,怒吼一声:“碧霞!我与你不死不休!”一缕潜伏鬼王心神中的魔念突然狠命爆裂开来,使了一条绝户计,宁可亲手毁去这尊鬼王化身,也不肯被碧霞和尚占了便宜去。

    碧霞和尚脑后佛光轮转,面含慈悲,低颂佛号,弃道人自爆魔念,一尊鬼王化身也散成一团阴邪法力,于佛光包裹之中蠕动不休。碧霞和尚一声轻喝,佛光回卷如潮,卷住鬼王残留法力,缩回紫金钵中不见。

    凌冲见终于降服鬼王,方欲出言,碧霞和尚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忙伸手扶住,二话不说,带了碧霞和尚赶赴凌府。自通意老妖现身,到碧霞和尚手持紫金钵盂将之收服,已过去一炷香功夫,早有皇城之中禁卫,得知有异,全身披挂,明火执仗而来。到了地头,见房屋催折,断枝遍地,一片狼藉之相,一个个面面相觑。

    有那见识广博之辈,想到是修道之人动手,面色发白,低声向统领禀报。那统领却是个胆小的,闻言吓得一个哆嗦,大声道:“走!回皇宫!”众人见了这等威势,早已心胆俱寒,巴不得不浑水,忙按原路返回不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