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五八 弃道人来历
    夤夜之中,凌冲独坐房中,运炼了一会玄武剑光。  一 看书   ww w·1ka ns hu·这道剑光初成,还得日夜温养,方能逐步精进。炼成玄武剑光乃是意外之喜,须要赶在修炼罡气之前,将这道根本剑光祭炼到禁制圆满。可惜吞星符不能为他所用,不然哪用靠一点点吸取虚空星力,凭吞星符吞纳星力的手段,不出百日便能祭炼完全。

    玄精丹炼成,大还元丹便不必服用,等炼罡之时再用不迟。离家五载,此次归家省亲,本打算待足百日,修道人山中不知岁月,修成金丹,就有五百岁寿元,元婴真君之上寿元更是以千年计。趁着家人身子都还硬朗,多陪伴一些总是好的。

    再者他尚有顾虑之处,入道虽只有几年,但得罪的仇家着实不少。萧厉那厮拜入星宿魔宗亦有五载之久,不知修成了甚么厉害神通,其人心胸狭窄,当年为了高玉莲之事,就要杀光凌冲全家,是一个极大祸害,必要除去。

    还有封寒其人,修炼天尸教道法,剑术诡异阴邪,当年在血河处还险些败于此人之手,凌冲的跟脚不难打听,若是起意来与凌府为难,也是一个祸胎。正道之中,七玄剑派的秋少鸣、方胜相继剑败凌冲之手,虽不至出甚么下作手段,但也不可不防。

    最可虑者,是半路杀出的一个弃道人,此人本是元婴修为,被打落境界,当日玄天观中企图以化魂魔种侵夺凌冲肉身,幸好沙通以龙鲸天音阻了他一下,又有碧霞和尚集全寺之力,以天龙禅唱将之惊走,不然要出大乱子。壹看书 ·1kanshu·弃道人神魂受损,行事不可以道理计,一朝被挫,绝不会就此罢手,定是窥伺于何处。有碧霞和尚在,他不敢再来放肆,但若是凌冲离了金陵地界,去往北冥之地炼罡,说不定半路会出手暗算。

    但凌冲也非全无防备,为其留了后手。一来有沙通一旁互斥,二来便是靠了这一道吞星符。凌冲牛刀小试,与方胜比剑之时,特意用吞星符试演了一番,果然如他所料,吞星符吞噬的星力不知被甚么东西截留了去,但吞星符本身因以玄鲸吞海功根本符为根基,又在凌冲紫府中生成,对其尚有几分控制之力。

    操控吞星符将方胜的白龙剑吞噬便是其一,只是凌冲虽能操控吞星符,但神念始终透不进去,不知此符之中究竟有甚么玄妙。幸好方胜太要面皮,见随身佩剑被夺,转身便走,若是出言讨要,凌冲自家也取不出来,还要另生事端。

    这道吞星符既能吞噬星光,对弃道人的噬魂魔种自也有克制之力,只是噬魂道法门诡异非常,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莫要尝试来得好。凌冲有吞星符护身,底气便壮了些。一切算计完毕,运炼了一夜玄武剑光,又陪着祖母去了一趟碧霞寺进香,老夫人见凌冲如此孝顺,乐得合不拢嘴,趁着老妇人拜佛的当口,又与碧霞和尚攀谈起来。

    碧霞和尚收了两粒玄精丹,所谓吃人嘴短,倒是知无不言,提起弃道人,说道:“凌师弟担心,倒也不无道理。弃道人天资极好,当年噬魂老人未失踪前,曾亲自传授其噬魂法门。弃道人便以噬魂老人弟子自居。待噬魂老人失踪之后,夺魂道人接掌噬魂道大位,大肆清除异己,将噬魂老人当年余部或杀或招,大权独揽。唯有弃道人不肯降服,夺魂道人便寻了个理由,说道弃道人所练噬魂道法入了歧途,绝非真传,将之镇压。”

    “弃道人素来自诩为噬魂正宗,岂会服软?打杀了几个负责看守的噬魂弟子,逃将出来。夺魂道人等的便是此刻,当下发动噬魂魔引,险些将弃道人神魂炸碎,弃道人终究还是活了下来,但神魂分裂受损,行事也变得怪诞凶毒。前日我本欲借天龙禅唱,将之降服,做一尊佛门护法,谁知他到底魔功深厚,居然借了数十名修士性命精血,强行脱出佛光笼罩,倒是出乎我之预料。”

    噬魂老人乃是魔教中不世出的天才之士,创下噬魂道法,立下噬魂派道统。尤其噬魂神通诡秘绝伦,动辄夺人神魂,阴损毒辣,为玄魔两道所忌。噬魂老人失踪已有数百年时光,众说纷纭,有传言道噬魂老人夺人神魂,作孽太甚,有违天道,被天雷击顶,已然形神俱灭。亦有传言道,噬魂老人化身他人,潜伏于世间,甚至潜伏于玄魔两道之中。

    毕竟噬魂道功法,专门玩弄神魂,以噬魂老人玄阴级数的境界,装作任一门派的弟子,也绝无破绽。这也是为何无论玄魔两道,对噬魂道修士皆深恶痛绝的道理,自家门派若被噬魂道潜入,非但道诀功法被盗,搞不好连掌教长老的位置也要拱手相让,到最后成了噬魂道的分坛,岂不冤枉?

    当年太玄重光之时,也要安放一面宝镜,查验弟子有无被噬魂道魔种附体,可见各大门派对噬魂道的忌惮之意。幸好弃道人中了噬魂魔引反噬,不然天龙禅唱与大旃檀佛光也制不住他,纵有沙通在场,凌冲只能自求多福。

    凌冲又问:“噬魂道法门如此诡异,该当如何克制?”碧霞和尚抚须笑道:“噬魂道法门,以七情六欲入手,将魔种植入生灵神魂,但有**波动,魔种便与神魂结合越紧,最后侵夺其神。若要克制,其实说来简单,只要自性清净,三毒不起,妄念不生,一心灵明,魔种自然无机可趁。”

    凌冲苦笑道:“若当真能八风不动,明心见性,已是大菩萨境界,自是不惧噬魂道妖法,但世人心思浊染,又有几人能做得到?”碧霞和尚笑道:“不错,世人皆有佛性,惜乎后天蒙尘沾染,不得清明。若真能明心见性,离正果也不远了。师弟若要防备弃道人出手,还需修炼一门坚固神魂之道法,时时拂拭灵台,自可趋避噬魂妖法。”

    凌冲摇头苦笑,太玄剑派剑诀中并无这等法门,好在他另学了太清门符法,有喝天功傍身,又有吞星符护卫,才不算单枪匹马。忽又问道:“不知三嗔师兄寻到那位佛门心剑传人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