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二七 神秘物事 吞噬星光
    凌冲又问:“木清风与夺魂道人两个可曾寻到太清遗府?”清元说道:“他二人一遍大战,一遍搜寻,末了普渡神僧赶来,说到太清遗府已随虚空湮灭,再也找寻不到。   壹  看书 书·1kanshu·这才罢手离去。”

    凌冲点头,失了虚空锁链镇压,虚空涡流湮灭亦是情理之中,可惜天妖镇锁之地随着虚空涡流灭去,再也无人能寻到。如此也好,天妖生前再作恶滔天,死后尸骸也当归尘归土,被木清风、夺魂道人之辈寻到,加以戕害亵渎,非是正道之辈所为。

    清元道:“虽有普渡神僧之言,但世人贪心不足,这几日灵江之上必有玄魔两道高手来回逡巡,正是多事之秋。师叔要炼制的玄精丹,弟子已将药材准备妥当,三日之后开炉,这几日师叔正可调息真气,预备护法。灵江这一闹,往来的修道人势必大增,此时开炉,树大招风,却也无法了。”

    玄精丹能提升真气修为,丹方倒也无甚秘密,只是主药难得。魔女天瑛送了凌冲一株血阳花,正可入药,清元道人算得太玄剑派中炼丹大师,凌冲借省亲之便,请他出手。本拟一炉丹药炼就,便即动身赶赴北冥修炼罡气。被灵江太清遗府这一闹,必有许多修道人蜂拥赶来,此时炼丹,难免引来居心叵测之辈,人劫更剧,但也无法,只得硬上。

    清元道人特异辟出一间净室,供凌冲打坐。   要看 书  ·1ka书nshu·凌冲静心内守,观照丹田紫府两处。丹田中玄剑灵光幻境依旧,承乾、破邪、中平三道根本剑光,皆祭炼到八重禁制圆满,纵横捭阖之间,剑气森然,剑意灵动。承乾剑光抵定玄剑幻境,承载乾坤,破邪与中平两道,专司斗法,有三道根本剑光支撑,玄剑灵光幻境才是凌冲的根本剑术所在,亦是日后赖以成道之根基。

    紫府中,阴阳之气依旧拖着云文天篆炼化不停。一枚天音神符、一枚吞星神符高悬穹苍,离阴阳之气远远地,仿佛甚是忌惮。天音神符凌冲自其中悟得玄门喝天功,那枚吞星神符色做天蓝,如晴空碧洗,正自于虚空之中接引无量星力降临,这枚神符是云文天篆吞了玄鲸吞海功真意凝结而成,却变换其性,不吞气凝海,而转为吞噬周天星力,仿佛为凌冲修炼星斗元神剑诀量身打造一般。

    当日此符初成,即接引无量星力,凌冲唯恐异象太过,狠命压制,才未露马脚。今日处身玄天观,周遭有清元道人布置诸般法阵,当可遮掩一二,凌冲没了顾忌,放开压制,那枚吞星符立时接纳域外虚空,引领星光垂落。

    凌冲阳神仰望,见有数十道星光跨越无量距离而来,落入紫府神符之中,这些星光之量短短时光居然已堪比他用伏斗定星盘引来的星光总和。吞星符吞噬星光之力比伏斗定星盘来的还是强盛太多。

    吞星符来历奇特,以玄鲸吞海功真意为底,勾以太清符文之道,经云文天篆转化,神秘之极,凌冲也搞不明白,反正自他得了太清符经与云文天篆之后,似乎就有些不大对劲,参悟太清符文的初衷,只想修习其中符剑之道,如今符剑之道还没影,却接连得了两枚神符,功效威力只怕不在传说中太清三十六枚天罡炼神符之下。

    凌冲胸怀洒脱,既然想不透,便不去想,照这般速度吞噬星力,若单一修炼星斗元神剑诀,不出十年便可凝结本命星团,甚至修成星光种子,孕育先天星神。但他始终要以洞虚剑诀为根本道法,修炼星斗元神剑只是为了采纳星光之力,有了这道吞星符文,催动洞虚剑诀,又会生出种种不可思议之变化。太玄剑派历代高手,皆为洞虚剑诀所需海量真气发愁,这道星光符文,可谓釜底抽薪,解决了最根本的难题。

    凌冲满怀期待,忽然一愣,吞星符吞纳星力并未如他所愿,反哺其身,而是不知被甚么东西吞噬一空,点滴也未剩下。这下凌冲愣了神,全不知作何反应,良久唯有苦笑一声。忽觉不对,吞星符既能吞噬星光,又有星光垂落,定必有甚么东西藏于暗处,将星光偷吃。

    且这东西就在他紫府之中,偷吃星光倒也罢了,紫府之地乃是修士根本重地,元神所居,不可有丝毫差池,阳神登时长身而起,往吞星符飞去。

    凌冲阳神还是初次去瞧一瞧神符底细,以往只是仰望其形,参悟其道。紫府之中,甚是广大,又有户庭千里之妙,阳神飞驰顿饭功夫,方才接近吞星符。

    那枚符化为房屋大小,其中符文勾连,有符有字,如榫卯相接,严丝合缝,阳神瞧了几眼,顿觉头大,心知自家符修为不够,强行参悟反有反噬之危,偏过头不敢细看。细细寻觅周遭,却又毫无所获。那东西既然藏身在此,借吞星符吞噬星力,定必神通广大,若起坏心,自家万万不是对手,好在如今尚未动手发难,想了想,只得先行放过。

    阳神空瞧了半日,依旧飞回。凌冲心头一层阴影蒙上,却又无力改变,甚是气闷,好在道心修行倒也坚实,强行将此事忘却,专一回复功力。三日之后,凌冲周身真气调匀,气和意满,转回家中,见一切无恙,向祖母、父亲禀告要在城外玄天观中小住几日,静诵圣贤文章。

    凌真甚是嘉许,嘱咐了几句,放他出门。凌冲有玄剑剑光随身,等闲凡间剑气也瞧不上眼,索性也未打造甚么利剑,双手空空,回转玄天观。清元师徒已将炼丹之事准备妥当,一应药材剥洗干净,或蒸或炒,收拾备用。

    又搬出一座巨大丹炉,有三丈高下,三足两耳,以海底沉金铸造。清元道人精擅炼丹之术,其师赵乘风特意求狄谦出手,铸炼了这座丹炉应用,此炉上应天星,下合地气,内蕴二十重禁制,清元炼丹之时,等若以自身真气祭炼丹炉,待得将丹炉禁制尽数祭炼圆满,自然结成一粒金丹,修为大进。可谓十分巧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