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二二 虚空锁链异变
    凌冲见了这等独辟蹊径的剑术,兴奋的连连点头。一 看书   ww w·1ka要n书shu·当初叶向天曾教导他道:“万物无不可为剑!”他只做却不能理解其中深意,今日见了通幽炼魂剑,自觉见识又自增长了一分。当年噬魂老人参考天下正邪各派法门,苦心孤诣,创下十大炼器之法,又将噬魂道道法融汇其中,只要练成法器,就等如是修炼噬魂道神通一般。

    这柄炼魂剑更是别出心裁,以神魂代替五金之物,铸成剑身,神魂无形无质,但凝聚一处,却能发挥锋锐之性,变得无形有质,其中虚无相生,由无相至有相之变幻,着实匪夷所思。凌冲自思若能参透其中奥妙,自家剑术当可更上层楼。可惜这等炼剑之法,已属魔门心法,正邪相冲,除非他肯废去太玄、太清真气的修为,转修噬魂道法门方可。

    大幽神君并非剑修,剑术不成,比之叶向天之辈差的太远,就是赵乘风也略有不如,所依仗着无非那柄通幽炼魂剑之灵异,一剑劈出,必有魔音震啸,阴魂作锋,斗到此时,双方已是打出了真火。毕方神火与炼魂剑气每一碰撞,就如玄冰入火炭,滋滋啦啦响个不停,也不管甚么招法、剑术,只看谁人的功力深厚,谁能拼的起如此消耗。

    大幽神君冷笑一声,伸手一抓,司马龙与常道人所化血光,连带齐道人砰地一声炸为漫天血肉,三股血气、神魂扭在一处,尽数灌注于炼魂剑上。 ·1kanshu·三人法力合在一起,也不过相当于一位金丹级数的修为,却也不无小补。

    通幽炼魂剑剑身腾起幽幽磷火,剑气亦自转为碧油油之色,拖芒曳尾,威力暴涨了何止三成?随天道人大感吃力,唯有全力相抗,为今之计,要破这柄炼魂剑,唯有假借毕方灵羽之功,但毕方灵羽本源有限,用一些便少一些,还够动用三次,俱是败中取胜,保护性命之时方可动用,心下还在犹疑。

    虚空锁链却是不干了,原本随天道人发觉它私自吸收真火气息,有意收敛法力,又与炼魂剑斗法,真火真气消散大半,哪有那么多可供其吸收的?虚空锁链历经数代太清修士祭炼,这些修士中修为最差的也是元婴级数,一代代祭炼下来,虽非开启灵识,却也甚是通灵,知晓此是自家重见天日的最后良机,迫不得已有所动作。

    凌冲正思索炼魂剑之秘,忽觉心头有了一层模糊之感,似乎发自那条虚空锁链,催促自己再多书画些太真御神甘露灵符,他不假思索,立时双手结印画符,这一次娴熟了许多,一气呵成,反手一拍,又一道甘露灵符飞出,贴在虚空锁链之上。

    如此接连画了八道灵符,两道为法力震荡余波所毁,六道叠压一处,与虚空锁链炼为了一体。六道灵符中皆有凌冲神念灵识,等如是他以自家心神之力祭炼这件法器。原本这条锁链为镇锁天妖之用,历代太清修士传承之时,皆有符印为证,方可在其中打下自家法力烙印,但太清门风**云散,虚空锁链数千年不得祭炼,正是禁制崩散,法力枯竭之时,对凌冲之祭炼也就丝毫不加抗拒,反有些急迫之意。

    凌冲终究不曾将太清符法当做根本道诀,太清玄始之气还是临时抱佛脚修炼了几日,不甚浑厚,书画灵符须得以玄始之气布线走符,八道甘露灵符已是极限,太清玄始之气已然告罄,再也画不出来。有了六道太真御神甘露灵符作为桥梁,勉强与虚空锁链建起了一丝联系,但也甚是微弱。毕竟凌冲功力太浅,若非形势紧迫,根本轮不到他来祭炼这等至宝。

    凌冲太清玄始之气告罄,但一缕心神勉强摄入虚空锁链之中,就在禁制之中遨游,骇然发觉这条锁链之中禁制竟然多达三千余道,且是由炼神、炼魔、祈禳三部修士联手祭炼,禁制符之间回环相扣,又有无数交叠,生出无穷奇异变化,只瞧了一会,就有心神疲惫之感。

    虚空锁链祭炼到了这等层次,有无五金之物等外物合炼,其实已不重要,只要符勾叠,自可化生神通,这也是太清门祭炼符器的正宗路数。凌冲心神摇荡,强忍眩晕之感,凭借半吊子的太清符造诣,勉强认出其中一道最为基础的符,乃是祈禳部中胎动境第一个要修习的聚气明灵符。

    此符藏风聚气,收敛灵机,专为辅助修炼太清玄始之气而用。凌冲心神勉强渡过最后一丝太清玄始之气,将这道聚气明灵符激发。这道灵符正是虚空锁链祭炼禁制最为根本亦是最为简单的一道符,激发之后,登时发出电芒惊火,先前只是依靠本能汲取真火之力,如今才算是真正激发了锁链中禁制妙用。

    虚空锁链禁制层层勾叠,一道符激发,便会勾引下一道符活络起来,如此层层交感,演化无穷,凌冲只用一丝太清真气,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虚空锁链禁制启动,立时发出海量吸力,只凭空一卷,先将随天道人所发毕方神火尽数吞入腹中,犹不知足,连带大幽神君的炼魂剑气已被吞没无踪。

    太清门为玄门正宗,自是不会兼修魔道法门,但其符术之高明,却有无数镇压魔道、炼化魔气之法,虚空锁链中好巧不巧,恰恰祭炼了几道这等符进去。炼魂剑气在锁链中转的一转,登时化为虚无,被炼化了去。

    这一下变起仓促,两方都觉不对,各自跳开,大幽神君失声道:“虚空锁链怎会自家发动起来?难不成那天妖还未死,又要作乱么?”天妖一出,玄阴、纯阳老祖皆非敌手,唯有数位真仙级数高手联合,方可与之一斗,大幽神君这样货色根本只有送菜的份,由不得不怕。

    随天道人却瞧了凌冲一眼,方才他书画符情形皆瞧在眼中,心中有数,但非是深究之时,虚空锁链一经发动,已然不可收拾,粗大之身如蛇扭动,连带将虚空涡流也搅乱的动荡不休。炼化完随天与大幽的正邪真气,不知又从何处疯狂掠夺来无穷灵机,补益自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