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二零 大幽发难 甘露神符
    沙通早将龙鲸天音练到念动即发,闻言忙运气龙鲸天音,周身放出一圈圈光华,其间隐有巨鲸低鸣,天龙嘶吼。   要看 书  ·1ka书nshu·龙鲸是天龙与太古龙鲸交合而生,龙鲸天音自然夹杂鲸鸣龙吟之妙。沙通道行提升缓慢,便苦修法术神通,将龙鲸天音修至十六重圆满境界,与自身道行相合,恰能发挥极大威力。龙鲸天音化为音波道道,于光气掩映之下,更显神秘堂皇。

    凌冲受他庇护,躲在天音光华之中,冷眼瞧着随天道人与噬魂道妖人相斗。常道人见司马龙忽然自取灭亡,齐道人又自发疯,正不知如何是好,脑中忽然一晕,自家也不知做了甚么。

    凌冲目光恰好转在常道人身上,就见其突得一运刀光,将自家一颗六阳魁首横切了下来,颈腔中鲜血直喷,齐道人伸手一招,常道人遍体精血涌动,汇入自家飞剑之中,融合两位高手精血,那口飞剑通体赤红,发出声声嘶鸣,犹如鬼魅,两重血祭之下,这口飞剑威力已不下于一位金丹高手全力一击。

    飞剑闪得一闪,居然用上了类似剑气雷音的手段,已将随天道人所布禁制穿透,直往于沛前胸扎来。好在于沛那一颗明珠并非浪得虚名,涌起层层青光,居然将飞剑抵住。于沛吓得亡魂皆冒,忙纵起身形,往随天道人处飞来。

    随天道人面色阴沉,将手一挥,无数丁火化为火鸟、火马、火蛇之形,来回奔突,这些异象皆是他本命真火所化。神木岛与噬魂道仇怨极深,双方来回斗法,对彼此底蕴深悉,噬魂道神通长处在于操控人心,如司马龙与常道人,为噬魂魔种所迷,自戕自绝毫无犹疑,但弱点亦是显而易见,斗法之能不如其他练气士或是剑修来得犀利。

    这处大厅方圆不大,就算魔头魔念善于隐匿虚空,用无穷真火去烧,总能逼得其存身不住,现出身形。真火神通,至刚纯阳,恰能克制阴秽魔念。只要将那噬魂道修士逼出,随天道人就有办法斩杀其魔念。

    但暗处那人显是知晓利害,用齐道人与常道人精血血祭了飞剑,狠攻于沛,攻敌之所必救,随天道人绝不能瞧着于沛被杀,放出本命真火之后,头顶元婴法身忽然起身,抬步之间,使了一招移形换位神通,已来至于沛身旁,法剑一指,剑尖之上涌起无穷真火,化为一圈宝光,将二人圈在其中。那血色飞剑一与真火接触,便闻阵阵腥臭味道,却是其上附着的血祭妖法,被真火炼化,化为虚空。

    这一招移形换位,形似剑气雷音,是练气士独门秘法,以真气催动,非得真气浑厚,得有玄门正传之人不足以施展。随天道人以元婴法身施展此道,举重若轻,功力深厚惊人。

    他虽分心二用,但本命真火烧变厅中,终于逼得那位隐藏暗处的噬魂高手现出身形。一看书  ·1kanshu·就见虚空中一粒尘埃蹦出,陡然长大,化为一尊元婴法身,但见遍体黑气,身周有无数冤魂缠绕,各自嘶吼哀嚎,不得脱出,仿佛身受种种酷刑。这些冤魂被随天道人本命真火一炼,便即化为虚无,但随灭随生,仿佛无有穷尽。

    这尊元婴化身一出,登时笑道:“随天老儿,你偷偷离了神木岛,我道是为了何事?原来为此太清遗府而来。怪道雪娘子那婊子居然连移情丹也不要,跑来金陵,原来灵江之下别有洞天。幸好我棋高一着,在齐道人三个身上早已种下魔种,不然岂不被你们蒙混了过去?识相的速速滚开,这处遗府是我噬魂道囊中之物了!”

    凌冲一见那元婴相貌,心里打了个突:“大幽神君?几年不见,这厮居然也修成婴儿了?”当年灵江金船出世,大幽神君亦是有缘之人,曾参与争夺,不知取了甚么物事,当初只不过是金丹修为,不成想区区几年过去,居然也修成婴儿。

    大幽神君在金船中正是取了一枚移情丹,要挟雪娘子拿《六欲化情魔典》来换,雪娘子只是一味推脱,不肯下手偷盗。大幽神君起了疑心,暗中跟随,发觉她与天欲教弃徒尚有勾结,又寻到齐道人三个,当下也不客气,一人赏了一枚噬魂魔种,以他元婴真君级数的法力,摆弄三个小辈自是信手而为。

    三人果然按捺不住,前往灵江取宝。大幽神君将婴儿化为一粒魔念,暗中跟随,发觉这处太清遗府居然镇压了一只天妖,且已坐化,若能将天妖尸骸到手,将魔念寄托其上,那时形神合一,立可成就脱劫劫数,玄阴有望,由不得他不动心。

    大幽神君蛊惑司马龙与常道人自绝,先对于沛下手,随天果然忍耐不得,出手相助,本当于此时突出偷袭,将随天打伤,谁知其施展本命真火,逼得他不得不现形,正面交锋。

    噬魂道功法诡异绝伦,最重迷惑人心,操控灵台,所蛊惑的生灵越多,自家修为便也越强,练到极处,一念之间,抽取亿万生灵心念灵识,滋养自身,成就他化自在天魔真身,创立方寸魔国,身化魔主,乃是一门狠辣却不失精妙的魔教法术。

    大幽神君早就眼馋凌冲与沙通两个,暗中放出魔念侵染二人,谁知凌冲滑溜之极,早令沙通以龙鲸天音防护自身,魔念侵入便被龙鲸天音震得七荤八素,根本寻不到良机。噬魂魔念正被龙鲸天音克制,大幽神君空自愤恨,却也无法。

    随天道人冷冷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大幽神君!你不躲在噬魂道做那缩头乌龟,跑来此处却是找死了!”伸手一指,无穷火光化为一张火网,往大幽神君元婴兜去。

    大幽神君元婴脑后腾起一朵黑云,污秽腥臭,其间更是满布冤魂厉鬼,展布开来,足有数十丈方圆,几乎将整座大厅铺满,黑云之中陡闻厉吼之声,四尊鬼物站起,皆是高有数丈,周身魔火熊熊,手持兵器,四尊鬼王合力一击,已将火网击破。

    大幽神君哈哈大笑道:“随天老儿,让你见识一番你大幽爷爷的本命法器!”当年天机台上,大幽神君与三嗔和尚动手,用的便是一朵乌云,其中豢养无数魔头,皆是他历年苦心屠戮,将生灵生魂摄入其中,苦苦祭炼而成。如今修成真君法力,更将这朵魔云祭炼的大小由心,越发通灵。

    尤其那四尊鬼王,是他效仿苗疆养蛊之术,并众鬼自相残杀,吞噬而来,这四尊鬼王每一尊皆有金丹级数,可说他是横行天下的绝大臂助。随天道人见了一朵魔云、四尊鬼王,也自变了颜色,元婴伸手一指,于沛身不由主,落在其脑后之中,却是怕混战之下,不能护其周全。

    婴儿又自张口,喷出一面长幡,落地化为七八丈高下,幡面上描绘火蛇、火马、火蚁,最上端以绝妙笔触绘着一只神鸟,身青而独足,神火缠绕,正是神鸟毕方。这一面神幡是随天道人花费百年苦功祭炼,随身之物,所用材质皆极上乘,亦是二十重禁制圆满的法器,能发无量真火,大幽神君既然将本命法器亮了出来,他自也不能藏私。

    长幡一抖,无数火光化为火刀、火箭,又有诸般火蛇、火马来去奔腾,与四大鬼王斗在一处。四大鬼王各自挥舞刀枪,带动无穷魔气,每与真火碰撞,便是震天价一声大响。火光四溅,魔意纵横。

    魔气魔意被火光击破,除却烧炙成虚无者,皆被大幽神君以秘法收练了回来,随天道人的真火法力亦是随灭随生,双方神通层出不穷,一斗起来便是精彩纷呈,杀机暗藏。

    只是谁也不曾发觉,偶有火光落在那条锁链之上,就被吸收而去,隐约有一道符点亮,随天与大幽正是一正一邪,棋逢对手,谁也不肯让步,法力碰撞越多,便有越多火光落下,被锁链吸收,那条锁链本是阴沉沉的,却偶有光明放出,其上符亦辉耀不定。

    这条锁链是太清修士以海底沉金、寒铁混以太清符打造,专为锁拿天妖炼制,足见其威力。太清门在江底建造道观,便是为了令驻守修士能全力祭炼这条锁链,将之祭炼的通灵圆满。锁链由人催动,还能掠夺炼化天妖,如此一来,数千年后,天妖油尽灯枯,不杀自灭,锁链汲取了足够元气,也自能化为一件上佳法宝,太清门可谓一举两得。

    只是道观建成区区千年之后,太清门便即覆灭,先前那位在后殿坐化的修士,便是最后一位镇守此处的弟子。他与门中断了联络,本有数个随身弟子,一一派遣出去打探消息,却从无一人回来。他却不知,彼时正有玄魔两道搜杀太清传人,他派出的弟子除却一人机灵逃脱,其余尽被杀戮,好在他们死的痛快,还未来得及泄露其江底藏身的所在。

    那逃出去的弟子也不敢回转,寻了处隐秘之地终老,将一身所学与一枚师傅交付的玉符传下,这一支到了今时,与雪娘子勾搭,将玉符送出,雪娘子才能凭借玉符打开江底禁制,闯了进来。当年那位修士赐下玉符为了弟子出入方便,数千年后终有人手持玉符而来,可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那元婴修士等了百年,也无回音,自家还要祭炼锁链,唯恐一个疏忽被天妖逃出,又过数百年,他修为无有存进,真君阳寿已到,这才空怀悲愤坐化,连封遗书也未留下。幸好锁链之上已有历代太清高人祭炼印记,有此镇压,天妖也未生事,直至今日。

    这一番掌故在场之人,再无一人能够得知。随天与大幽斗法,真火法力散落,无意中激起锁链反应,就如以法力祭炼一般,这条锁链已有数千年不曾“开荤”,今日得了滋养,却是一发不可收拾。

    随天道人已知自家法力被锁链吸收,这条锁链乃是正道法宝,将之祭炼了本是好事,待得火候足够,还可一举偷袭,重创大幽,因此不曾声张。两位元婴修士斗法于**及,沙通苦苦撑起法力,护着自家两个不被误伤。

    凌冲躲在沙通庇护之下,反而好整以暇瞧着双方激斗,他瞧惯了纯阳玄阴级数交手,对元婴真君斗法反不在意,也留意到那条锁链吸取随天火力神通的情形,心下忽然一动:“这条锁链既可吸取随天法力,想来业已通灵,本是太清门祭炼,我何不偷偷以太清符术试探一回?”想到便做,双手虚引,凌空画符。

    好在他自家亦修有太清玄始之气,以此气制符存真,正是相得益彰。所化乃是祈禳部中一道太真御神甘露神符,这道神符并无难学,却是一道太清门中少有的根本神符。所谓根本神符者,便是只要练气士功力雄厚,便可逐渐增强神符威力,不必每上一层境界,还要再去选学新的符。

    这枚神符其理一以贯之,纯阳高手与脱胎雏鸟,皆是一般画法,区别只在功力高低。凌冲以凝真境法力划来,却是有些得心应手,他有修炼大擒龙手功夫的底子,双手灵活之极,十指勾勒之间,不过数息之间,一枚灵符已然生就。

    沙通见凌冲忽然画起符来,大为不解,他自也知晓符之术,当今玄门之中,符之道便以正一道为正宗门庭。但凌冲所化,分明与正一道符大相径庭,反有一种古朴归真之意味,显是玄门正传,非是甚么野鸡传承。

    就见凌冲伸指在符上一点,一缕肉眼莫辩之真气输出,那道灵符华光微闪,又复暗淡下来。凌冲却面有喜色,轻轻喝道:“去罢!”那太真御神甘露神符飘飘荡荡飞起。沙通有心瞧他要做甚么,故意放开一丝法力禁制,那甘露神符穿过禁制,于两位真君法力碰撞余波中小心翼翼的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