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零 埋伏(求月票)
    还清笑嘻嘻坐了,对这位无有架子的师叔祖十分欢喜,说道:“师傅命我来向师叔祖禀告开炉炼丹之事。 .更新最快师傅已将所需应用药材准备妥当,三日之后便即开炉,但要炼成玄精丹,尚需七七四十九日。此丹虽非甚么上品仙丹,却也能大益修士修行,因此熬炼之时,亦有劫数。师傅炼丹多年,心境淡泊,于甚么魔头袭扰皆不在话下。所虑者尚有人劫一关,此丹出世,必有异象,只怕会有异派高手前来劫夺。那时师傅要看顾炉火,不得出手,就需师叔祖你老人家亲自出手,震慑宵小了。”

    玄门中炼制外丹与内丹修行一般,皆有劫数临身。所谓天地人三重劫数,天劫者无外乎雷火之劫,地劫者指的是炼丹师自家功力火候,丹炉中丹药君臣佐使之道。若是炼丹修士功力不够,火候不纯,极易炸裂丹炉,炼出废丹不说,还要走火岔气,大损功力。

    人劫者,便是指的丹炉大药初成,有种种异象,或彩霞勾连,或气成龙虎,被有心人瞧见,起来攘夺。炼丹师若法力精湛,还可击退来敌,保住丹药,若是无有余力,只能眼睁睁瞧着自家辛苦一场,炼成的丹药被别人夺走,为他人做嫁衣裳。

    清元子甚有自知之明,虽是炼罡修为,多年不曾动手,法力剑术未必比得过这位凌冲师叔,不如自家聚神炼丹,请凌冲护法,左右此丹也是为他所炼,出些气力也是应当。

    凌冲暗自算计,齐道人三个攻打太清洞府定在三日之后,清元子开炉炼丹尚需七七四十九日,先去太清洞府碰碰机缘,再来为炼丹护法,倒也来得及。便道:“你转告清元师侄,就说一月之后,我必去玄天观中护法。”

    还清笑道:“既然如此,弟子就在观中恭候师叔祖法驾了。”又问起还玉之事,他与还玉本是堂兄弟,素来亲睦,只是一个拜清元为师,远在金陵修行。另一个随侍掌教祖师身边,凌冲只见过还玉几次,还是来去匆匆,但能随侍祖师身边,自不会差了。聊了几句,还清便即告辞。

    凌冲寻来王朝,见其已将太玄养气灵丹以清水冲化,送与老夫人与凌真夫妇饮用。凡人不通练气之道,服食灵丹大部药力消散,可谓暴殄天物。凌冲却不在乎,这养气丹又非甚么上乘丹药,只要能令亲人长寿无病,便是仙丹也要抢了再说。

    此次归家,见祖母精神还算健旺,只是头上白发渐多,已是垂垂老矣。这养气丹来的正是时候,恰能修补祖母流失精气,才命王朝想尽办法,稀释药力,果然当日晚膳时,凌冲留意观瞧,见祖母面色红润,显是先天元气充沛,双亲面上亦有润红之色,显是药力发作,身体大为好转。

    凌冲归家,老夫人甚是开怀,破例多吃了半碗饭,又往他碗中夹菜。凌真忽道:“明日开宗祠,为你行冠礼,莫要到处乱跑了!”老夫人也笑道:“行了冠礼,便是大人了,不可似以前那般任性才是。”凌冲唯唯诺诺。

    崔氏笑道:“老爷,既然行了冠礼,还是赶紧给冲儿寻上一门亲事要紧。”凌康当年与高家结亲,半路杀出个萧厉,闹得鸡飞狗跳,程素衣前来度化高玉莲,开启其两世记忆,取了癞仙遗宝,飘然而去。凌冲得知高玉莲与萧厉勾搭成建,怒不可遏,险些与玄女宫拔剑相向,最后还是程素衣做主,命高玉莲退婚,才算了结。

    凌康自高家退婚之后,着实伤心了一段时日。凌真看不过眼,又托人说了一门亲事,亦是大家闺秀,就在前年成亲,那时凌冲修道日紧,凌真也怕耽搁他学业,勒令家中不许多言,凌冲归家才知大哥携了新嫂子赴任而去,却是缘锵一面。

    此时崔氏旧事重提,凌冲当即面色一变,他矢志求道,早将儿女私情置之度外,好在凌家尚有凌康传承香火,不用他来操心。凌真皱眉道:“成亲倒是不错,只是这小子如今定性不够,功名未成,若是贸然成亲,只怕耽搁了学业,考不得功名,还是再等等。”

    凌冲舒了口气,面上泛起笑容。凌真笑骂道:“别人成亲皆是高高兴兴,你倒好,叫你娶妻简直如丧考妣,到底安得甚么心思?难不成要一辈子独身么!”凌冲微笑不答。凌真说了几句,一家人吃罢晚膳,各自就寝歇息。

    次日凌冲就在家中调运真气,以备明日大战。到了第三日上,凌冲半夜起身,直奔灵江。金陵城墙高达数丈,却也难不倒他,轻轻一翻便即过去。到了灵江之畔,恰是当年癞仙金船出水之处,口中喃喃蠕动,向着江中口发真言,却是道家喝填功法门。阳神每日依此道修行,大有进境。

    沙通藏身灵江之中快活,恰是一大好帮手,他以太清真气催动喝天功,过得片刻,就见江水如沸,一只庞然大物猛地跃出水面,见是凌冲,将身一抖,化为一条大汉,稳稳落在岸上。

    正是龙鲸沙通,他面带不悦,问道:“不是归家省亲么?这才几日功夫就要回转了?我正耍的开心……”凌冲笑道:“非是要回去,而是有一桩大买卖,拉你入伙,分润你些好处!”将太清洞府之事说了一遍。

    沙通登时双目放光,他在灵江中纠集了一批水妖水怪,着实过了一会水大王的瘾,只是吃穿用度比之神木岛时差的太远,正闲的浑身疼,这般有趣之事,自然要插上一脚,叫道:“既然如此,还用那三个腌泼才作甚?索性打杀了,咱们自家去寻那太清洞府如何?”

    凌冲摇头道:“现下还未知是否真是太清洞府,不可贸然行事。还是伺机而动为好。沙兄且随我埋伏一旁再说!”沙通只要有横财分润,登时乖乖听话,忙闪到凌冲身后,一切唯其马首是瞻。二人埋伏江畔,各自屏息掩气,似他们这等修士,只需将全身精气神锁住,比甚么世俗所传龟息功皆要高明千万倍。

    眼见金乌破云,洒下无数道金光,滚滚灵江为阳光照彻,仿佛有数条金蛇乱钻乱窜,耀眼生缬,却始终不见三人人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