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四零 沙通护送 归家省亲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凌冲自定中醒来,用清水净面已毕,下得楼来,见玉琪已收拾了一个小小包袱,内中有百两白银,还有十几片金叶子,一套换洗衣物。

    凌冲甚是满意,当下换了一身布袍,将二代弟子所穿玄色道袍留在宫中。若是归家被老父瞧见自己身着道袍,出家做了道士,立时要昏厥过去,换了一身不显眼的衣物。将包袱负在背上,吩咐玉琪好生看守合极宫,施施然出门而去。

    太玄剑派位于极西之地,距离金陵城有十数万里之遥,当年还是叶向天驾驭剑光带他来此,以他脚力,从金陵到太玄峰中,走上二十年也未必能至。

    转眼凌冲拜入太玄已有五个年头,当年的少年如今已是大人模样,只等归家行了冠礼,便是成人,可以娶妻纳妾,生子繁衍了。只是他一心向道,不思男女之事,下了太玄峰,遥望东南之地,正愁如何回去。如今他还驾驭不得剑光,不能出入青冥,便是脚力超群,日行千里,回到金陵也要耗费数月功夫,得不偿失。

    正愁虑间,一道大水起自太玄峰下一处大湖,直扑凌冲而来,落地现出一位昂藏大汉,满面憨容,见了凌冲却是面色不善,哼了一声,说道:“你是凌冲么?叶向天那厮飞剑传书,说你要回转金陵,请本座护送你一程!”

    这汉子满脸不痛快,凌冲却是识得,正是龙鲸沙通化为人形。当初他随叶向天去寻他,以沙泷所留一枚精气神珠换取了龙鲸一族天赋妖法玄鲸吞海功的修炼法诀,虽有残缺,却也得益甚多。

    沙通心下郁闷,他被叶向天撸来,在湖中做了个狗屁水神,平日除了行云布雨,便是埋头大睡,好在乃祖以自身精气祭炼一枚神珠予他,凭了这颗神珠修行,不至功力停滞。又被叶向天当了苦力,护送凌冲回转金陵。他本待拒绝,叶向天一句话不去便要胖揍他一顿,沙通自思打不过那厮,唯有忍气吞声,因此一脸愤懑之意。

    凌冲见他面色郁郁,心知必是受了叶师兄威胁,心下好笑。当年沙通半路阻截,一曲玄鲸天音,令凌冲与张亦如身受重伤,幸好他借机领悟一路剑音之法,与玄鲸天音抗衡,才算无事。剑音之法在玄剑灵光幻境中已被化为数十道细小剑光,留待机缘。

    凌冲笑道:“我正是凌冲,好久不见,沙兄风采依旧,令祖所留精气神珠,不知沙兄炼化了几成?”沙通甚是差异,细细打量凌冲几眼,才认出正是这小子将精气神珠送来,还讹了玄鲸吞海功法诀去,总也比叶向天那厮为人强些。

    勉强说道:“原来是你,还要多谢你将神珠带来。我也只炼化了三成,不足以冲击婴儿境界。”凌冲一怔,不料沙通心地光明,坦然说了出来。龙鲸一族天生躯体庞大,想化为人形,要先打通全身脉络,所花功夫不亚于一位人族修士炼成金丹。

    沙通心思单纯,不然当年也不会受了于沛挑拨,怒气冲冲去寻叶向天晦气。正因他性子光风霁月,沉心修炼,心无旁骛,居然修为一路精进,练就一颗金丹。被沙泷老祖寄予厚望,许为龙鲸一族下一位有望冲击纯阳境界的后起之秀。

    沙通性子憨厚,被叶向天逼迫有些不爽,不待凌冲分说,将手一会,一道水波起处,裹起两人,直入穹天。他所用是水遁之术,天地之间,有无穷水汽,只是平常不以水液之态示人,沙通有龙鲸秘法,尤其玄鲸吞海功更能吞噬一切异种真气化为水行法力,纵起水遁之术,丝毫不慢。

    凌冲瞧了一会地下光景,便盘坐修行。这道水遁之术,丝毫不亚于叶向天剑遁,此是沙通功力深厚,是寻常金丹修士的十倍以上,方能经得起如此挥霍消耗。

    沙通本拟吓唬一下这小子,见凌冲好整以暇,居然入定修炼,也有几分惊诧之意:“叶向天那厮素来眼高于顶,居然为了这小子请我出手护送,生怕有甚么危难。这凌冲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凌冲催动星斗元神剑诀,沟通玄武七宿,攫取其中星力。他现下修为尚浅,不似星宿魔宗长老级数人物,修炼星力,一吸一呼之间,吞吐元气,引动周天星辰忽明忽晦,异象惊人。

    沙通亦是金丹真人,发觉身边星力浓郁,被凌冲吸**窍之中,暗自惊骇:“这分明是星宿魔宗攫取星力,练就星神的法门,太玄剑派从何处得来修行法诀?若是被星宿魔宗知晓”浑身一颤,他虽憨直,却也不傻,知道自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太玄剑派的绝大隐秘,偏生不能对任何人言说,否则便有杀身之祸。

    他看向凌冲目光中满是怒意,却又无可奈何。凌冲当着他面修炼星斗元神剑诀,吃定沙通不敢声张。叶向天遣了沙通过来,就是信得过之意。

    沙通见凌冲施展星宿魔宗道法,就沉默了许多,整日看向凌冲的目光都有些不对。凌冲也不去管他,专心凝练星光。洞虚剑诀始终是他的根本道诀,这一点从未变过。修炼星斗元神剑诀为了凝练星力,催动洞虚剑诀演化。修炼太清符法,一为锤炼阳神,二为汲取太清符剑精粹。

    凌冲修炼洞虚剑诀良久,逐渐摸索出其中奥妙。这门剑诀可将修习者所见所闻招法神通真意“拓印”下来,演化为根本剑光。所化的根本剑光越多,剑诀威力越大。但若要提升道行修为,必须将所有根本剑光祭炼到极致方可。

    其中牵扯取舍之道,不能只图斗法犀利,一股脑吸取他人神通精华,不管不顾演化根本剑光。也不可为图上进,只演化几道根本剑光,一意突破。在他所学之中,洞虚剑诀最具张力,有无穷潜质,亦是他日后横压天下,证道纯阳之根本。郭纯阳善能前知,为他选定了这部剑诀,自有其中道理,凌冲也不费力揣测,只按部就班修炼便是。

    如今丹田玄剑灵光幻境**有承乾、破魔、中平三道根本剑光,皆祭炼到了凝真境圆满,及八重禁制。若再无机缘凝练其他根本剑光,凌冲打算省亲之后,直入北冥之地,寻找天罡之气,攒炼天罡。

    沙通见他醒来,自怀中掏出一枚小巧葫芦扔来,说道:“这是叶向天那厮请我交给你的,内中盛有二十四道天罡之气,足够你炼罡之用!”他心下甚奇,自古炼罡凝煞之道,错非极为诡异之法门,皆是以精纯为上。不知凌冲练得甚么法诀,居然一口气要修炼二十四中天罡之气。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