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三八 女魔天瑛
    凌冲也是仗着有太玄剑气的功底,方能一蹴而就,勉强练成一枚细小符,但若要真正修成斩妖剑符,依旧要锤炼太清玄始之气,老老实实祭炼种子符才行。r?nw?e?nw?ww.凌冲练成一道符,忍不住拿来试手,心念一动,丹田中一道太清玄始之气在那道符中转了一圈,忽然就是一道剑气生成,自指尖喷射而出。只是十分细小,还不及星斗元神剑光十分之一的威力。

    凌冲细细品味,骇然发觉这道符生出剑气,威力虽不大,但所耗费太清真气却是同等剑气威力下所费太玄真气的三成而已,这便十分惊人了。剑修之道,虽是威力惊人,但苦于真气稀薄,即便玄门练气之道素以气脉悠长著称,却也经不起几下剑气挥霍,但若是以太清符剑之法,一样能发出剑气,虽锋锐之处不及剑修正宗,但胜在真气消耗极微,与剑修正宗各擅胜场。

    “难怪连本门长老都惦记太清门中符剑之术,原来其中尚有如此妙用。若能将这套符剑之术融入本门剑诀之中,岂不能解决剑修真气不足的顽疾?”凌冲试演了一回太清符剑之术,被其中妙处深深吸引。但随即罢手不练,只要知晓其中道理便可,又不是要转换根本法诀,重修太清符法,要是太过看中太清符术,沉溺进去,反倒舍本逐末,这一点他自家甚是警醒。

    凌冲试炼了一回太清符剑,正要继续修炼星斗元神剑诀,忽然眉头一挑,血河之中一道血浪喷出,其上居然托着一位美人儿。这女子身子窈窕,腰身纤细,双足雪白,面庞更是生的万种妖娆,唯一美中不足,身上血腥之气极重,一双血红色的眸子紧盯凌冲。

    凌冲缓缓起身,身前一道剑光飘忽不定,纵横来去。却是将丹田中玄剑幻境的中平剑光施展了出来,他在血河岸上多日,斩杀的血河生灵无有一百也有七十,境界太高者,自有珠儿收拾,因此这几日但凡有些眼力的妖魔都不敢来招惹他。这女子既然敢来,必是有无穷手段,说不得身有法宝,不然岂会不惧怕珠儿这个诛魔宝鉴的元灵?

    这妖魔女子见凌冲如临大敌,噗嗤一笑,娇滴滴道:“那小道士,莫要慌乱,奴家此来,非是为了与你为敌,却是来说和的。”这女子生的美貌,居然精通大明官话,口音虽有几分奇怪,但大体意思不差。显示出血河之中亦有道统传承。凌冲身前剑光闪烁,沉声道:“玄魔两道,自古便是仇敌。姑娘来寻我,就不怕其他血河生灵不肯么?”

    那女子笑道:“我怕什么?血神道人被郭纯阳杀破了胆,数年也不敢回头。连血幽那厮也被你们太玄剑派捉了去,我血河一脉如今已是气数消磨,只剩大猫小猫两三只,你太玄剑派若要赶尽杀绝,此时便是最好的良机。但郭纯阳始终按兵不动,想来又有甚么算计。我们血河一脉可经不起这般折腾了,我此来便是请你上复贵派掌教,请他高抬贵手,莫要赶尽杀绝。”

    凌冲仔细打量,见这女子一身血河法力,澎湃波动,修为竟似不在叶向天之下,心下一凛。郭纯阳围而不猎,始终不肯将血河一脉一网打尽,顶多就是吓唬一下血神道人这等不曾见过天的家伙,就是因为血河之下回廊反复,有无数空间迷障,若是贸然攻入,难免遭受极大损失。当年上代荀掌教便是吃此大亏,以至于被迫与血河血痕道人同归于尽,魂魄堕入轮回,至今也未接引回来。

    若是真将血河生灵逼得急了,只要往血河之下一躲,太玄剑派也要瞠目袖手,何况血河贯穿虚空,流荡无始,不知有多少高手隐居其中,只是醉心修炼,不问世事。连当年太玄剑派围剿血河宗总坛,也不见有人出头。但若真打上门去,说不得就会有几位玄阴级数的老不死出来,寻郭纯阳聊天。

    只是罢斗不难,最多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但既然是血河一脉先伏低,总要有些添头才是,再者也要弄清这女子的身份,也好有个防备。凌冲冷笑道:“本门百炼师伯已然成就纯阳,大师伯惟庸道人也练就了一件法宝诛魔宝鉴。这位珠儿前辈便是了,如今我太玄剑派比当年上代荀掌教在时,更为兴盛,岂会惧你区区血河?若要停手罢斗,却也不难,只看你们自家诚意如何了!”

    那女子听闻凌冲之言,先将一双惊疑不定的眸子在珠儿面上转了几转,却也难怪,无论何时何地,一位真仙级数的法宝元灵,皆是令人忌惮之极。那女子本是奉了师命来此求和,其师也赐下一件宝物,用来买通凌冲传话。只是那女子心下颇为不忿,自家已是元婴级数,还要向一个区区凝真境的小东西卑躬屈膝,献上礼物,总有几分怒气,本要暗中出手,给凌冲一个好瞧,不料这小子身边居然跟着一位法宝元灵,这一惊非同小可,再也不敢造次。

    那女子打量了珠儿几眼,确信自家确实瞧不透这位冰雪可爱的小姑娘,也就默认了珠儿的身份,姿态立时放的极低,微微低头道:“天瑛不知仙姑法驾在此,多有冒犯,望乞仙姑恕罪!”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