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三四 咒法炼神 寒铁归还
    

    <1> 正文卷 章 二三四 咒法炼神 寒铁归还

    

    

    

    

    

    


    凌冲偶得这道符箓与太清炼神符尚不一样,经由阴阳之气逼压之下,云文天篆吞了三十六道炼神符,返本归源生就,比太清门所传更多了几分鸿蒙之秘,从其中化出的喝天功自也与太清门所传大相径庭。

    凌冲阳神沉寂,诸般秘术神通纷至沓来,之前施展了一门道家真言术,便是由喝天功脱胎而来。所谓符咒不分家,古来大符修修行,皆是以手书符,口诵密咒,这等修行之法,佛门玄门所在皆有。道家有喝天功,佛门则有狮子吼,玄门有真言修行法,佛门则有真言密部。大家一般神通,只看谁人功力更深。

    凌冲所得,是自喝天功中演化而成的九字真言密咒,分别为“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各有无穷妙用,与佛门六字真言光明咒一般,外能镇伏邪魔,内可修持真神,妙用无穷。

    他阳神手掐法诀,口诵“前”字咒,口舌相抵之间,真气喷涌而出。这一字真言之中,玄妙无穷,公分十八中辅音、三十二种浊音,又有观想运神之法,委实繁复之极,以凌冲资质心性,也足足参悟了数日才稍有入门之感。他一字真言颂出,忽觉虚空震动,连带自家元神、肉身,依次震荡不休,似乎有极细微的杂质污垢被震荡了出去。

    这种感觉极为细微,旋生旋灭,但凌冲却知是真事,真言之法,震荡形神,身心清净,亦能劾役鬼神,以为己用。凌冲一字真言吐出,再去念诵,如此往复不已。丹田之中灼热难当,真气如箭上指,激射不绝,周身毛窍洞开,一面接引天地元气,一面则将毒物排出体外。

    短短几日之间,修持真言咒法,顿觉身心清净,内外纯净,若能修到净如琉璃,形神若一,也不必修炼甚么剑术了,一道真言出口,言出法随,轰破虚空,直达彼岸,飞升九天仙阙。

    凌冲每念诵真言一遍,口中喷出一大团真气,白茫茫一片,良久消散。“怪不得小时候见寺庙之中,壁画之上描绘佛菩萨说法传经之时,口吐莲花,想来亦是以真言密咒,收摄真气,方能有此异状。”凌冲修炼有暇,还会胡思乱想一番。怪不得郭纯阳命他不妨参修符法,原来其中尚有如此妙用。符箓之道,实不在剑术之下,凌冲越是修炼,越觉其中博大精深,绝非提笔画符那般简单粗陋。

    一言之处,震荡虚空,涤荡形神,这等净化乃是潜移默化,并非肉眼可见,但也甚是难得。要知凌冲修行星宿秘法,周天星光亦有纯炼肉身元神之能,到底不能及于细微之处,但真言咒法则不同,本就是以一道音波之力,震荡形神,无远弗届,无大无小,无始无终,任是最微小的颗粒亦能排荡开来,这才是一门形神双修的无上秘法。

    凌冲修炼了玄门真言法,数月之间废寝忘食,除去每日打坐锤炼星光之外,皆以真言震荡形神,提炼性命。短短时日,紫府中阳神不长反缩,但内中神魂之力反比之前精炼了三成以上。血河源地之中,一些妖魔见叶向天数十日不回,渐渐胆子大了些,就在太阴火树之旁游弋不定,它们也不敢上岸,当日凌冲一人对战三大凝煞妖魔的样子,许多妖魔皆曾目睹,心下忌惮,轻易不敢招惹。

    凌冲也乐得清闲,忙于修炼,偶有不开眼的小妖魔跑来,皆是随手一剑杀了。那寒铁剑在他手中,越用越顺手,实是不舍还给叶向天。但此剑终究只是借与他暂用,若是出口讨要,叶向天必不会驳他面子,但此剑材质太也寻常,犯不着为了区区一柄寒铁剑,用去一个人情,得不偿失。

    这一日凌冲瞑目端坐,外表一无异状,紫府之中,阳神却轻轻震颤,周身星光、宝光轰鸣不休,阳神之道,本就是由无数念头、魂力构成,其中承载着生灵自落生以来的无数记忆、思维、知识等等,玄之又玄,凌冲借真言震荡之力,修炼阳神,每一次真言震荡,阳神之上皆会有魂力涟漪激发,也就凝实了一分,这等改观并非朝夕可成,但日积月累,却也十分可观。

    虚空中神光一闪,一人破空踏出,神采飞扬,正是修成元婴的叶向天。他在金丹境时,周身剑意升腾,孤傲峭拔,如今修成婴儿,却一改剑修霸道之意,身前时有五色光华闪过,剑意收敛一空,似乎一下子从剑仙之辈转为了练气士。

    凌冲神觉惊人,早在虚空震荡之时,便自惊醒,收了真言之功,见是叶向天归来,起身行礼。叶向天还礼,师兄弟二人就在太阴火树之下对坐,凌冲笑道:“师兄修成婴儿,根基巩固,当真可喜可贺!”叶向天笑道:“全托了师弟之福,方能有惊无险,成就今日。”

    凌冲将寒铁剑双手捧了,说道:“此剑原物奉还,且请师兄收好。”叶向天也不客套,大袖一拂,寒铁剑已自无踪,见凌冲面上并无一丝不舍之意,心下暗自点头:“凌师弟不曾炼就飞剑,见了这柄寒铁利剑,居然能一心不乱,当真是个载道之器。既然如此,我倒可成全他一番。”

    说道:“为兄听恩师言道,师弟不日便要归家省亲,此是天地人伦孝道,自当如此。所谓天下无有不忠不孝的神仙,修道之辈,对父母亲族先要孝敬,方可不损阴德,安心入道。若是为了一己修道之途,杀父杀母,便是魔道所为,为正道所不齿。”

    凌冲点头受教,此事也算不得甚么大道理,不必多言。叶向天又道:“为兄在恩师处修炼了数月,总算将道基扎稳,之后便要哺育婴儿,使之长成,演化法相。若非掌教法旨,轻易不会再出此地。”

    凌冲早觉叶向天与这株太阴火树关系有些不清不楚,血神道人暗算叶向天修道,并非只是为了杀死郭纯阳弟子泄愤,更多是怕了叶向天修道有成,将这株太阴火树收走,成为血河一脉最大的克星。被郭纯阳拦阻,才会那等气急败坏。只是此事郭纯阳与叶向天皆不曾详言,他也不好多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