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三一 击退血河道人
    

    <1> 正文卷 章二三一 击退血河道人

    

    

    

    

    

    


    血神道人四年前被郭纯阳与惟庸道人联手算计,将苦心祭炼的六大分身尽数斩杀,自家也受惊不小。但他颇有胆略,居然不肯远离太玄,这几年来只在附近舔舐伤口。这位先天神圣的玄阴级数高手,不过一年将养,便功力全复。他不敢明目张胆杀上太玄报仇,郭纯阳等一干老不死的加上手持法宝,足以将他轻易镇压,就在血河之中游荡,静待良机。

    果然叶向天破关冲境,正可下手,只要破其道心,不令其修成婴儿,郭纯阳的算计便落空了一大半,至不济也可将太阴火树掳走,少了一个天生的克星对头。血神道人着实被郭纯阳算计的怕了,不敢亲身出手,催动自家炼就的两道玄阴禁制法力,遥作攻击,果然郭纯阳早有准备,那厮更是狡诈,亦不现身,反而用先天庚金神剑与诛魔宝鉴两件法宝,拖住自家玄阴法力。

    血神道人恨的牙痒痒的,到底不敢现身出来,鬼知道郭纯阳那厮还有甚么诡计,若是深陷进去,绝无幸理。叶向天身周天魔黑气渐趋消散,显然域外天魔隔空传递魔念已是不能长久,他精魄所化元神越发大放光明,不染尘埃,头顶五玄光蜂拥往元神之上灌注而去。

    练气士炼就元婴,便是体悟先天造化精义,以金丹作胎,元神为灵,无中生有,化生一个崭新的生命来。这个新生命就是俗称的婴儿,婴儿初生,亦即是练气士之新生。血神道人知晓若要坏叶向天道基,此时乃是天赐良机,再有耽搁便来不及了,一狠心,太阴火树身下血河陡然大浪翻腾而起,一朵妖娆血莲花悄然绽放!

    血神道人乃天地造化生成,与他同时诞生的还有一株千叶千蕊血焰莲花,此宝威能无穷,天生便是玄阴之宝,又是天地孕育,可称先天玄阴之宝,比后天所炼法宝,更多了许多妙用。

    血焰莲花一出,莲瓣开阖之间,无数花蕊伸出须子,往太阴火树之上缠绕过去。莲花之上,又有无数血焰飘舞,化为九条血焰火龙,各自喷吐血光毒火,杀向叶向天。

    虚空之中,郭纯阳轻轻一笑,说道:“早知你有此一招!”又有一个苍老声音喝道:“大胆妖孽!”一方剑匣刺破虚空,有数丈长短,顶盖掀开,登时有无数道剑气飘摇飞舞,攒刺杀来!每一道剑气皆有金丹级数的法力,一十六道禁制圆满,与千叶千蕊血焰莲花杀在一处。

    这剑匣正是太玄派二长老百炼道人寄托纯阳元神之物,等如是一件法宝,其中还能温养剑气,祭炼剑器,血焰莲花喷吐血光血焰,足可剑气等正道法力。但这一方百炼剑匣乃是百炼道人数百年苦功炼就,其中孕有纯阳真火,正是血河阴邪法力的克星。剑气条条,每一落下,便会斩断一条花蕊,其上附着的纯阳真火熊熊灼烧,血焰莲花花蕊粘上便被烧成了灰烬,再要修炼回来,要花上极大功夫。

    血神道人最怕的便是如此,太玄剑派纯阳级数高手长老齐出,他一个孤家寡人,绝难应对,何况还有一个惟庸老道尚未出手,郭纯阳隐身一旁虎视眈眈,战况拉的太久,危险也就越大。

    血焰莲花花蕊任凭百炼剑气斩断、纯阳真火灼烧,不管不顾,只死命缠住太阴火树,往花蕊之中拖去。这株太阴火树乃是一切血河之物的克星,若任由其生长,日后落入太玄剑派之手,血河一脉就再无翻身之日了。血光神掌一掌逼退先天庚金剑光,一路风驰电掣,赶来援助,五指连弹,施展一套精妙掌法,将无数百炼剑气拒在门外。

    先天庚金剑光亦自破空而至,也不去管血影大手,一剑斩在血焰莲花花朵根部,这道剑光可是实打实的纯阳级数法力所化,比不得百炼剑气那等半吊子的法术,用上剑气雷音之术,血焰莲花猝不及防,所有花蕊齐齐一颤,接着疯狂舞动起来,向回收缩,似乎甚是痛苦。

    血神道人心疼自家法宝,唯恐有了伤害,有不舍太阴火树,弄得首鼠两端。百炼剑匣蓦地竖立起来,放出无量纯阳真火,纵横灼烧,一时之间,血河之上,尽是金火焰!百炼道人强行破关,成就纯阳,但他施展了妙法绕过待诏境界,冥冥之中有了亏减,因此根基不稳,自太玄重光之后,便闭关修炼。

    如今四年过去,道基虽未完全复原,但亦有精进,有了一战之力,被郭纯阳请来对付先天血神,果然一击奏功。那无量纯阳真火便是百炼道人日夕以自家道果元神所炼剑匣,冲破万里长空,直入九天之极,汲取烈日精华所炼,专破各类阴邪神通,今日施展,果然给了血神道人极大惊喜。

    血焰莲花被大日真火灼烧,发出阵阵腥臭味道,虽说在血河之源,血河法力随用随补,但到底被大日纯阳真火克制,甚是伤及本源。血神道人鏖战之意本就不强,也顾不得收取太阴火树,眼见事不可为,急忙运转法力,血焰莲花凌空兜转,蓦地由大化小,藏入血河之中不见。先天庚金剑光另一斩也落了空,在血河之上逡巡良久,无奈落入庚金道人手中。

    血河之上,隐约可闻血神道人无比怨毒的声音传来:“郭纯阳!你颠倒乾坤,妄想令你那徒儿成道,岂不知他根基不稳,更有前孽在身,你能护他一时,还能护他一世?早晚有一天,定必死于我魔道之手!”

    虚空之中,郭纯阳冷哼一声,喝道:“聒噪!”一道诛魔神光突得穿破虚空壁垒,打在血河深处一处地方,血神道人声音戛然而止,在无所闻,当是被神光击中,顾不得再逞口舌之力。血神道人也是先天神圣,玄阴级数的高手,却在郭纯阳手中接连吃瘪,着实有些气闷。待血神道人跑的远了,百炼剑匣蓦地一收,漫天纯阳真火、剑气如百川归海,吸入其中,跟着往虚空一挤,便不见了踪影。...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