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二九 天魔侵灵台 阴阳炼魔念
    

    <1>  章 二二九 天魔侵灵台 阴阳炼魔念

    

    

    

    

    

    


    “叶师兄修炼经年,怕是不久便要冲破金丹桎梏,修成婴儿法身,我听闻法身之道,依据所修功法不同,有无穷变换,却不知叶师兄究竟是哪一种法身?”凌冲胡思乱想了一会,舞弄了一会寒铁剑。有先天庚金神剑禁制镇压,等闲妖魔绝不敢轻易来攻,他也乐得清闲,除却修炼之外,便是思索洞虚剑诀与星斗元神剑诀奥秘。

    到了半月之后,叶向天修炼已到紧要关头,头顶五色光华悄然合为一处,五色玄光次第连闪,真气光华每一次变换,皆由五行中一种真气变化为另一种,五行互易不绝。这也是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的异象。这套法诀灭尽先后天五行,但修行却又从先后天五行下手,着实令人啼笑皆非。

    到了一个月之后,大部分血河妖魔已然退去,许是被先天庚金神剑的纯阳禁制所慑,不敢造次,又或是自认捞不到甚么好处。凌冲也不去管,他自家每日修行不辍,反有些乐此不疲了。忽然血河之上一股微风兴起,初时极为细微,继而化为道道狂风席卷而来。

    凌冲愕然望去,察觉此是天地元气躁动,此处是血河本源之地,血河污秽之力排除一切天地元气,但如今却是五行元气自虚空中来,充斥此间,几乎几个呼吸之间,已然达到了十分浓郁的地步。凌冲还是头一遭见金丹修士破关修成婴儿,心下震撼,目不转睛的望着。

    太玄剑派以剑术称雄,所传剑诀并非以真气浑厚、气脉悠长著称。但无论是洞虚剑诀还是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皆要先修聚无量无数真气,方可提升境界,着实是一大异数。天地元气越来越厚,最终化为一道漏斗,而漏斗中央便是叶向天。

    叶向天修炼的混元灭道真法,压制境界太久,所谓厚积薄发,这一放开汲取元气,登时不可收拾。他头顶生出一道五色混流,不拘天地元气倾泻多少,总能汲取的涓滴不剩,就似一个无底洞般。他身后太阴火树亦自枝叶招展,无数簇阴火被天地元气点燃,就如一个个硕大之极的火炬,发出无量热量。

    凌冲骇然发觉,太阴火树枝条上所燃阴火,本是寒冷凄清,被天地元气包裹,居然有了几分温和之意。此是阴极阳生之兆,太阴火树来历成谜,源自域外,扎根于血河之源,以血河真气为食,乃是一株天地灵根,虽然比不上神木岛中那一株乙木灵根灵异,却也甚是根基深厚。

    只是它吸食血河之力,不免就带了几分阴邪之意,看去就似是一件魔道法宝,并非正道法器。若是能将这株灵根收取,稍加祭炼便是一件威力惊人的法宝。想必叶向天亦是作此打算,不然也不会特意在此树之下修行,以自身气机感染这株灵根。

    叶向天修炼日紧,五色灵涡旋转不停,越转越急,到得最后几乎化为一道混沌之色。此是难得之极的经验,凌冲正瞧的瞬也不瞬,忽闻一阵靡靡之音,起自血河深处,其音渺渺,似是呻吟,又似感叹。凌冲只听了片刻,便觉一腔绮念无法抑制,面色大变,急忙捂住耳朵,可惜这阵魔音完全不受干扰,通过六识之感传来,直入人心。

    世间练气士修道,乃是逆天之行,每突破一层境界,必有天劫随之降下,玄门中有三灾九难之说,指的便是此事。叶向天突破元婴,所历劫数十分厉害,乃是针对元婴境界而发,岂是凌冲一个小小凝真境修士所能抗拒?尤其这道劫数乃是修道人闻之色变的天魔之劫,更是难挡难防。

    天魔者,随心显化,来去如电,循念而入,来不知其所来,去不知其所去,端的凶毒狠辣。修道之辈,若是遇上天魔来袭,除非炼就几件专门对付魔念魔头的法器,否则便只能依靠自家道心意志相抗。天魔之劫,唯有入局之人凭借自家之力渡过,外人万难插手。历史上还有过感情深厚之辈,插手其他修士渡劫,结果非但不曾奏功,反而自家也引来了天魔窥视,万劫不复。

    凌冲境界还低,郭纯阳尚未为他解释天魔之劫的可怕之处,天魔之辈无形无相,多是隐身于他化自在魔界之中,还有许多游弋于域外星空,凭借修士之间召感,但有正道修士突破关隘,大道便会借其之手,降下劫数。

    天魔能演化无穷幻境,方寸魔界,只在一心显化。若是修士不能道心通明,无欲无求,一念不着,一旦被魔头所趁,一律气机被摄,一道神念元神立时消亡,成了天魔口食,肉身化为行尸走肉,连堕轮回都不能,下场着实凄惨之极。

    凌冲耳闻天魔妙音,此音发自天魔之念,依据人心显化不同妙境,大抵不脱贪嗔痴三毒、七情六欲之祸,他所见识者还有一门龙鲸天音,此音乃是龙鲸一族相传天赋神通,既可以音波伤敌,亦可以此交流,比之天魔妙音,却又相差不止一个层次了。

    魔音入脑,凌冲顿觉五脏如焚,一身真气居然不受控制,欲要爆裂开来。这一惊非同小可,自入道以来,无论太玄真气或是周天星光,俱是一点一滴苦修得来,与自家道心相合,根基打的极牢,绝无走火之虞。谁知这魔音如此厉害,听闻一点,便险些毁去他的道行。

    凌冲大骇之下,忙即抽身往血河逃去。天魔妙音完全冲着叶向天而去,对他只是捎带而已,若能逃出太阴火树的范围,说不定还有几分指望。凌冲足下星光流转,将血河之力隔绝在外,几步之间,已跨过数十丈距离,离着太阴火树远远的。

    魔音果然大为减弱,勉强可以摒弃在外,不受影响,暗松一口气,四顾之下,周遭原来全是血河生灵妖魔,虎视眈眈,谁知天魔妙音一起,居然眨眼间逃走一空,有几个修为太弱的小妖魔,被魔音入脑,脸上现出似喜非喜、似笑非笑的神色,不过片刻之间周身魔焰升腾,烧成了灰烬。最可怕的是,身化飞灰,面上却兀自满是解脱之色,全无痛苦之意。

    凌冲只瞧的骇然色变,对天魔魔念之力着实忌惮非常。便在此时,那魔音陡然拔高,似深谷流泉陡然激射而上,直入云天!叶向天盘坐之地,本是有五色玄光萦绕,如今却又有一层黑气盘旋,黑气之中隐闻鬼声啾啾,偏又夹杂着靡靡之音,诡异之极。

    叶向天冲关已到最紧要关头,却有天魔扰袭,尤其魔念魔音,若不能如佛门寂灭之法,断尽无明、封闭五感六识,便抵挡不得。尤其他凝练婴儿,所需真气实是海量,又不能断去与外界接连,陷入两难之境,唯有以自身道心道力相抗而已。

    无量黑气之中,蓦地现出一道紫光,光影中隐隐可见一道人形虚影盘坐,却是叶向天将自家所炼阳神放将出来,与天魔所化黑气魔力相接相抗。真神虚空坐,魔念炼道心!这一战非同小可,凶险异常。若是叶向天胜过魔念侵扰,自可顺利凝练婴儿,且道心稳固,奠定无上根基,对日后修行大有好处。若是叶向天败给天魔魔念,非但一身道行尽付流水,自家阳神魂魄也要不保,下场凄惨之极。以凌冲微末功夫,绝难有甚作为,只能远远观望而已。

    却见头顶高悬的先天庚金神剑剑光之上,空自剑光流转不定,却不曾倾泻下来。盖因这等神魂魔炼之事,天地规则早有论断,外人轻易不敢插手,除非身具力、大神通者,还要背负无数业力因果。庚金神剑虽是法宝一流,若插手叶向天之魔劫,气机交感之下,立时会有玄阴级数的天魔下界,与它为难。那时便绝难收场了。

    只要郭纯阳、惟庸道人之辈不曾出手,叶向天就只能凭着自家修为,抗衡天魔。好在无尽黑气之中,叶向天元神所化紫光虽然微弱,却无力竭之态,尚还支持的住。

    凌冲自家却陷入了极大危机,他远离太阴火树,所受魔音之扰变得小了些。但好死不死,天魔为了引诱叶向天堕劫,魔念蒸腾,一时之间,整座血河源地之上,全是鬼声魔音,往来冲突,凌冲与其他血河生灵实是受了无妄之灾。尚有许多血河妖魔来不及退走,被魔音卷入,一个个驾驭不得真气,神通暴走,被炸成了飞灰。

    凌冲亦是周身真气如沸,魔音阵阵,鬼声啾啾,眼前是诸般幻象,他只能紧守灵台一点清明,努力不让自家堕入魔劫幻境之中。一旦堕劫,就此万劫不复,成了天魔傀儡,比死还惨。七道玄武星光不住游走周身,但也只能抵御血河真气侵袭,对这等神念之上的交锋束手无策。

    魔音逐渐加强,域外天魔似乎终于意识到还有凌冲这位玄门弟子的存在,经由六识之所,直入紫府之中。凌冲大骇之下,紫府阳神手掐法诀,丹田中玄剑灵光幻境飞入紫府,将阳神包裹,他底牌齐出,若是还不能抵抗魔念侵扰,就只能静待郭纯阳出手,又或是闭目待死了。

    魔音阵阵,化为无数涟漪,如海上叠浪,一波强似一波,往凌冲阳神之上冲去。余波不尽,遍布整个紫府世界,自然也包括了一团高悬于上的黑白之气。凌冲精修剑诀,太玄剑派位列玄门正宗门户,自也有修炼神魂、稳固道心的法门,只是他根基尚浅,遇到这等专一针对婴儿级数修士的魔头,就有些力有不逮了。

    凌冲胸口处忽然涌起一丝温凉之意,丝丝氤氲紫气生出,将他阳神包裹起来,如镀了一层紫色。有这一层氤氲之气护持,魔音空自靡靡霏霏,却丝毫侵入不得。却是郭纯阳所赐的那一块万载温玉玉玦关键时刻,发挥出了妙用。这块玉玦本是郭纯阳以万载温玉所炼,取得是那方温玉剑匣中最为精华的一部分炼成。

    郭纯阳为人低调,但一应剑术、炼器手段,皆不在几位师兄之下,这块小小玉玦炼就,功能抵御天魔心魔,乃是玄门练气士梦寐以求之瑰宝。凌冲自得此物,日夕悬于胸口,不敢摘下。若是他能修成金丹之境,体内穴窍大开,便可将诸般法器容纳进去温养。

    这块玉玦被天魔魔念激引,登时发挥无上妙用,那条条紫气便是郭纯阳借温玉特性演化而成的天然神通,正是一切天魔魔念的克星。只可惜凌冲功力浅薄,不能发挥这方宝物的妙用,若是换了叶向天来,非但可保自家无事,还能借助紫气妙用反袭天魔,将之或灭或杀,为世间除一大害!

    本来魔音只需按部就班,侵扰凌冲神魂,只消几下,便可将之攻下,毁去其根基,但如今有温玉紫气护持,凌冲阳神已然无碍。魔音又好死不死,非要招惹其他家伙。魔音涟漪路过阴阳之气所化黑白气团,那团阴阳真气登时暴走开来!

    阴阳之气自从强行吞噬了云文天篆之后,一直安安稳稳,试图将之炼化。云文天篆亦不甘示弱,从太清门符经上将三十六枚天罡炼神符吞没,补益自身,化为三百六十五枚云文天篆,结成一团金光,虽被阴阳之气吞噬,但死力抗拒,双方就此僵持不下。

    阴阳之气位列先天五太之首,上干造化,孕有天地大秘,绝非凡人所能染指,凌冲也是有大机缘,才能练成一道后天阴阳之气,凭借此气灵异,数次渡过难关。云文天篆的来头丝毫不比阴阳之气来的差,尤其聚集三百六十五枚之数以后,似乎与冥冥之中一个莫知根源的未名之物取得了联系,不时有极微弱之意念传来,与阴阳之气斗了个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得谁。

    天魔魔念魔音惹谁不好,偏去招惹这两位大爷。阴阳之气炼化云文天篆有些时日,丝毫不得存进,本就有些气闷,难得有魔念魔音这等送上门来的沙包,当即分出一股气流,如浪刷礁石,无远弗届,眨眼间将凌冲紫府游走了一遍,凡是所过之处,魔音魔念即行消散,全被阴阳之气生生炼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