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二八 纯阳禁制镇压
    

    <1>  章二二八 纯阳禁制镇压

    

    

    

    

    

    


    凌冲斩杀了使剑妖魔,忍不住弹剑长啸,周身真气整肃如一。零九小說他方才施展的正是承乾剑意,这一道剑意生自虚无,取意承定乾坤,定住四方八极之意,立意极高,若能修至极处,一剑之出,定地火水风,锁乾坤造化。如今只是出具雏形,但就是这般雏形一出,却将使剑妖魔周身真气尽数定住,虽只一瞬,却也足够凌冲将之从容斩杀。

    一剑斩杀大敌,凌冲剑心空前灵明,剑意冰寒锋锐,如神龙入九天,层层高拔,悠扬婉转,余韵不绝。另两只妖魔万料不到同伴居然如此轻易便被斩杀,愣神片刻,又复大怒杀来。凌冲一剑奏功,正是信心空前高涨之时,哈哈大笑,洞虚剑气、星斗元神剑诀星光,尽数涌入剑身,将寒铁剑一抖,剑身沉幽,剑光涟漪发出,圈圈荡荡,一剑之出,血河之上忽然光华大放,太玄峰上,北方极天之中,忽有七道粗大之极的星光垂落,冲破地表,直入血河空间!

    凌冲竭尽全力,不管不顾,催动星斗元神剑诀,居然勾动极天之上北方玄武七宿相应如斯,星光贯空之间,灌注于寒铁剑之上,凌冲胸口块垒郁结,不吐不快,大喝一声,身剑合一,合身化为一道长有数十丈之剑虹,挟雷霆万钧之势,直扑余下两只妖魔!

    凌冲已是杀出了真火,先前全力拼斗,却有所保留,还要分神照料叶向天法身,如今看来,不将这两个妖魔杀尽,叶向天与他皆无生还之望,既然如此,还要畏首畏尾甚么?索性拼个你死我活,置之死地而后生!

    两只妖魔见凌冲合身扑来,各自怒吼,血河生灵最喜厮杀,往往悍不畏死,凌冲一个凝真境的小辈居然当着他们面将同伴斩杀,三位妖魔倒也没几分交情,平日无事还要相互使绊子,但一个小辈岂容他如此嚣张?两只妖魔不约而同,催动巅峰法力,其实凝煞境法术神通并不比凝真境高明多少,只是凝煞境凝练煞气,修士体内真气暴增,便是资质最差的家伙,一身真气亦要比凝真境高出三倍以上。

    三只血河妖魔并未修至凝煞境顶峰,饶是如此,一身血河真气之浑厚亦要超过凝真境妖魔五倍以上,两个家伙亦是施展全力,将丹田中一口本命真煞吐出,两道血红真气如虹爆散,将二人包裹进去,本命丹煞煞气精纯,尤其在血河之地,更有加持效用。零九小說

    两只妖魔放出本命丹煞,神通大增,一只妖魔身刀合一,化为一道匹练刀光,凌空直上,与凌冲所化剑光对垒。另一只妖魔大手连挥,血河中生出数十道血魄神雷,每一撞击,爆起无数血河之力,自侧面掩杀过去。这妖魔不修肉身,专炼法力,这一套血魄神雷方是其拿手神通,修炼百年,已将这道法力修至凝煞境界圆满,共有二十四道禁制,比凌冲掌中寒铁剑还要厉害的多。

    凌冲所化剑光矫矢不定,绝无其他往复变化,就是一股锋锐之气,这才是剑修之道,至诚于自身剑术、剑道,与自家飞剑性命相托,生死可以。妖魔所化刀光与剑光交接,一片曳金断玉的声音响过,登时黯淡许多,刀芒飘忽,忽然一收,现出妖魔身躯,一个踉跄,单膝跪倒在地,胸口一道粗大伤口,将前后胸洞穿。那妖魔不料自家合身驭刀,居然还是败在一个小辈手下,他被剑芒洞穿心脏,已是生机断绝,只是仗着血河妖魔强悍肉身,强撑不死,看同伴如何虐杀这小辈。

    凌冲剑光冲过,兀自不停,数十枚血泊神雷已然杀来,修炼法术的妖魔露出狰狞笑容,这套血泊神雷法术在血河中流传极广,却极少有人单去修炼这一门法术。这妖魔花费百年时光,将之修炼到与自家道行同一境界,念动法随,威力至大。凌冲连战多时,早已是强弩之末,直消被神雷兜住,凌空一爆,立刻要被炸的粉身碎骨,神魂不存。

    却见凌冲剑光不管不顾,与血泊神雷撞在一处,预料中神雷横飞,倾泻炸裂的场景并未出现,凌冲剑光宛如一泓秋水,波澜不惊,血魄神雷只要稍有压力,便要爆炸,但剑光如水,居然一枚也不曾震荡到,反而生出极大吸力,将数十枚血魄神雷尽数吸引在身边,外表瞧来,一道如水剑光,两旁数十枚血阴雷,最外则是无量血光,望去奇异之极。

    凌冲剑光这一下由至刚转为绕指柔,衔接的如行云流水,显示出其在剑术之上的惊人造诣。凌冲天生剑心通明,自小爱剑,自拜入太玄,已历四载,平日忙于修聚法力,对剑术实是不似少年时那般每日勤修,但今日牛刀小试,居然无往不利,将三位大妖魔戏耍于鼓掌之间,正合道家无为无不为之法。只是三大妖魔毕竟每个修为皆高出他一大境界,能有如此战果,实已是竭尽全力。

    剑光虚虚耍个花招,轻轻一震,引动血魄神雷向前激射,自家却飘然兜转,落在太阴火树之下。那血魄神雷被剑光骗过,飞行血河上空,陡然爆散开来,雷响滚滚,震得人耳膜生疼。

    剑光敛处,现出凌冲踉跄之身影,蓦地一口逆血喷出,方才他施展全力,勉强斩杀两位大敌,如今丹田震荡,窍隐隐撕裂,连玄剑灵光幻境中三道剑光也自萎靡不振,已无再战之力。其实他连毙两大妖魔,横跨一大境界,已然是前所未有之战果。

    修道之人,在修成元婴之前,法体轻易损毁不得。若是元婴之下,法体缺损,再无问鼎大道之机。当年叶向天一剑斩去杨天琪臂膀,才会令其那等气急败坏,引为生死大仇。但法体损伤,也不是无有办法挽救,如神木岛先天乙木精气,便能力挽乾坤,横夺造化。也有不少门派中,炼制有接续肢体的丸膏药散,皆是效用如神。

    若是修成了婴儿之上境界,肉身法体要与不要,已不重要。元婴大成,便可离体远游,汲取五方真气炼养自身,成就法相真体。若是铁了心修炼以纯阳元神成道,带到元婴一成,魂魄稳固,便可抛却肉身,只以元婴修行便是。不过肉身与元神天生契合,还能温养元神,练气之士若非受到重大伤害,不得不抛却肉身,一般不会纯以婴儿法相显化世间,毕竟针对婴儿魂魄的邪门法术也是不少,无有肉身庐舍庇护,说不定哪一日便被魔道高手将魂儿招了去。

    凌冲无力再战,委顿在地。仅剩的一尊血河妖魔面露狞笑,自家法力虽然被凌冲引爆,但此处乃是血河之源,略一运炼又能修炼了回来,不虞匮乏。倒是这个小辈,居然连杀两位同道,小小年纪,剑术之高,已是惊世骇俗,若让其成长起来,修至更高境界,岂非是血河生灵一系的噩梦?

    那妖魔也不废话,狡诈非常,扬手又是血魄神雷发出,唯恐凌冲行那临死一击,拖自家下水,还是用法术神通远攻来的保险些。法术激荡之下,凌冲绝难保持状态,必要出手反击,便可瞧出他究竟是行有余力还是真的强弩之末了。

    血魄神雷来势快绝,凌冲真气枯竭,便有周天七宿星光补益,也已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但他胸有成竹,根本不加抵挡,任凭血魄神雷袭来。叶向天之前言道,除他之外,还请得先天庚金神剑一道天罡禁制在此镇压,以凌冲区区凝真境修为,接连斩杀两位凝煞境妖魔,已是战果辉煌,也不能太过苛求了。

    此时正当先天庚金神剑出手之时,果然血魄神雷压来,眼前忽然金光乱闪,锵然剑鸣声中,一道剑光自虚空出激射而出,发出一道剑气。只有三丈长短,斜刺里一扫,血魄神雷被剑光掠过,全无声息,悄然湮灭。那妖魔发出惊恐之极的大吼,转身往血河逃去,但剑光何等之快?已是用上了剑气雷音的无上剑法,剑气掠处,那妖魔忽然一分两段,一双腿脚兀自奔跑不停,直入血河之中,上半身却重重摔倒,全身生机被剑光泯灭,死的不能再死。

    凌冲叹息一声,自家费尽心力,接连施展两门剑诀,百死还生,才杀了两只妖魔,便全无力气。庚金剑气一出,只是一道先天纯阳禁制而已,斩杀妖魔犹如杀鸡,这便是修行境界之上的差距了。

    见先天庚金神剑果然出手,凌冲也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与叶向天性命无忧。说来也是,叶向天在此血河本源之地冲关破境,便如静夜举火,耀目已极,周遭的血河妖魔定必群来扰袭,以凌冲一个区区凝真境的小修士,怎能抵挡得住?仅仅三只凝煞境的妖魔便令他疲于奔命,险些搭上自家小命,再来一个金丹级数的魔头,立刻死无葬身之地。郭纯阳好不容易收下这样一位佳弟子,也不会令他折在此处。

    那一道金剑光孤悬半空,剑意流荡,剑身之上满是金黄剑气,望去便知不好招惹。先天庚金神剑已是法宝级数的飞剑,体内经历代太玄剑派长老祭炼,已有四道纯阳禁制,威力绝伦,今日只是分化出一道纯阳禁制,便足以镇压场面。

    凌冲借此良机,急忙盘膝运气,沟通周天星辰,采纳星光,弥补自家伤势。先天庚金神剑一出,全场寂静,血河中本有许多老魔要加害叶向天,驱遣了几尊功力低微的小魔头权作前锋,若是仅有凌冲这等小角护法,真是反掌可灭,但如今真引出了先天庚金神剑这等大鳄,暗中埋伏的几尊老魔头各自掂量自家分量,当下便有人悄然离去,不敢发难。

    先天庚金神剑分出一道纯阳禁制来此,本身元灵似乎并未跟随而来,一道剑光横挂,却是无有声息。凌冲也不去管,拼命摄取周天星力,补益自家真气。可惜他来时匆忙,未将伏斗定星盘带在身边,不然还可利用这件宝物加快汲取星力之速。如今只能老老实实一点点吸取星力。

    血河之上,寂寂无声,到了第三日,凌冲一跃起身,自家伤势并未全好,但七道大中北方玄武七宿星光却已恢复到了平日五成左右,三日之间,他曾数度出手,先天庚金剑气一道纯阳禁制在此,威压天地,但凡有几分修行的妖魔都不敢轻易招惹,只有几只区区胎动境的小妖魔,不知好歹,贪图凌冲生灵气血血肉,跃将上来,被凌冲随手斩杀。

    他绕着太阴火树走了一圈,见先天被他洞穿心脏的妖魔早已死透,三只凝煞境的妖魔俱被斩杀,来时熊熊,如今仅剩两具尸骨,与一柄飞剑、一口宝刀。凌冲将飞剑宝刀取在掌中细瞧,两者皆是以血河盛产之金铁打造,以他的眼光瞧来,锻造手段甚是粗糙,其中禁制也未祭炼的通透,威力尚可,算不上一件上乘法器,与狄谦亲手祭炼的寒铁剑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血河之中孕育了无数天材地宝,除却生灵之外,尚有无数金铁之物,平日血河生灵便采来自家炼制种种法器。只不过炼器之法在各门各派中亦是不传之秘,血河中精通炼器者总共也没几个,大家伙只好随便炼炼,能勉强敷用便可。一刀一剑只是材料有些新奇,并无甚可取之处。凌冲把玩了片刻,便即抛在一旁不理。不过叶向天说的也对,这两柄刀剑连凌冲也瞧不上眼,材质却又比甚么铁精要好的太多,想起凤兮郡主得了一些铁精,如获至宝的样子,凌冲也不禁莞尔。

    到了叶向天炼法的第十日上,凌冲已将大中玄武星光补充完毕,连带玄剑灵光幻境也自真气充沛,虽仍有些暗伤,但已不妨碍动手御剑,自身战力也自恢复的差不多了。却见叶向天头顶忽有五光华盘旋不定,矫矢如龙,太阴火树枝条垂落,道道阴火漂浮身周,给其带上了几分阴暗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