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九 云文天授
    剑气化形在诸般高深剑术之中,尚属低端境界,只要修成凝真之境,真气运转如意,便可着手修炼。 .更新最快甚至凌冲从未得过剑气化形之术的传承,却在方才修炼周天剑术北方玄武七宿时一蹴而就。

    甚至剑气化形之道并非是一门剑诀或是剑术,而仅是一种运剑运气的手段。诸如剑气雷音、剑气炼丝、剑斩虚空等种种精妙剑术,亦非有专门修炼的法诀,只是运剑之手法而已。一门剑诀高深与否,一看修行境界能够直指先天大道,譬如太玄剑派六大剑诀之所以为无上妙法,便因代传人皆有以此修证长生者。二看剑诀中所蕴含剑意境界,能够修成的种种手段神通。

    譬如星斗元神剑诀,其中便蕴含了剑斩虚空剑术的法门,先天庚金剑诀中便蕴含了剑气炼丝的手段。这些精妙剑术手法被内嵌于剑诀之中,但并非只要修炼了剑诀便可修成,亦需天赋、机缘遇合方可。

    凌冲无意中修成剑气化形之术,亦有几分兴奋之意。随机依旧去体味周天剑术之奥妙,“这套周天剑术不愧为太玄祖师专为星斗元神剑诀所创。星斗元神剑诀说是剑诀,实则是采炼星光法力之妙法,有了这套周天剑术,方能催动周天星力,有了剑意剑形,正式将星宿魔宗的根本道诀纳入太玄剑术体系。只是当年那位祖师并未得到完整的星宿魔宗道诀,这套周天剑术实则亦是纵其想象,以剑术弥补星宿道诀中的缺憾,剑术虽则精妙,其实是无奈之举。练气的根本法门是星宿魔宗的,这套周天剑术虽非狗尾续貂,但到底非是原配,运使起来总有几分不凑手。”

    “星宿魔宗的法诀当真是非同小可,练气的法门还在太玄派之上,若能将星宿道法后续道诀入手,我也不必修炼甚么周天剑术了,凭借星宿道法便可成道!”凌冲将这无用之想压下,细细体悟运使周天剑术之时,周天星力之潮汐变化。洞虚剑诀乃是一门高深之极的剑术,四代掌教创出这门剑术时,立意十分深远,任何剑术皆可拓印于玄剑幻境之中,化为根本剑光,只要根本剑光晋升,洞虚剑诀的修为自也会晋升,所拓印的根本道诀越多,洞虚剑诀的威力便也越大。

    但其中便有一桩坏处,根本剑光提升,需要对剑术的高深认知,与深厚无匹的真气修为。修炼洞虚剑诀的第一关便是要天生剑心,方能修成玄剑灵光幻境,之后还要拓印尽可能多的根本剑光,再将之一一提升,每一重境界修炼皆是艰难之极。因此代许多弟子贪图这门剑术斗法犀利,却又都浅尝辄止,并无一人将之修炼到至高境界。

    凌冲乃是四代祖师之后,第一个天生剑心之人,又拜入太玄剑派。因此郭纯阳十分看重,力排众议,将洞虚烛明剑诀传了给他,对他寄予厚望,至于洞虚剑诀并无一人凭此证道,以郭纯阳的心性手段,想必自有妙法化解,不然也不会贸然令凌冲修习,平白毁去这样一株好苗子。

    凌冲从未疑法、疑师,郭纯阳传他洞虚剑诀,他毫不犹豫便修习,甚至郭纯阳命他寻惟庸道人求教星斗元神剑,他亦是毫无二话,根本不曾考虑是否贪多嚼不烂的弊端,这是他心性淳朴之处。于剑术之道,他又能专一致之,足足四年不曾出门一步,只专心修行,这又是他韧性之处。两相结合,方有他今日之成就,区区数年时光,修成阳神,修成凝真,这等进境,无论在玄魔两道、各门各派中皆可堪称神速了。

    这套周天剑术仿效周天群星,共有三百六十五招,三百六十五道剑光种子,但并非每一道皆是根本剑光,不然便是凌冲老死,也绝修不成这门剑术。三百六十五道剑光种子合在一处,可看作一道根本剑光,而这道根本剑光取意周天群星,高屋建瓴,意境深远,几乎囊括一切剑意意境,因此修炼之难度丝毫不差。

    幸好惟庸道人传他周天剑术时,将三百六十五道种子剑光尽数修成了八重禁制,达到二阶法术之顶峰,凝真境界。不然凌冲光是重修这些剑光种子,使之与自家道行境界相合,便要多费数年时光。惟庸道人一个轻易之举,却省却了凌冲许多苦功。

    凌冲将周天剑术细细体悟,便又去修炼北方玄武七宿道法。他现下修为境界全要看将星斗元神剑诀修炼到何种程度,修聚的星光越多越厚,洞虚剑诀之修为亦会水涨船高。原本采纳星光与太玄真气格格不入,各有特性。星光之道,在乎变化无穷,包罗万有。太玄真气却是杀伐凌厉,一往无前。

    要将星力转化为太玄真气十分之难,因此前辈长老才苦心思虑,以星宿魔宗道法为本,创出这一道星斗元神剑诀,所吸纳的虽亦是星力,但化为太玄真气却是丝毫无有阻滞,圆转如意。尤其凌冲又有奇遇,有阴阳之气助他精粹星光,能使星斗元神剑法威力上升五六成,星光之纯净,比星宿魔宗弟子尤甚,转化为太玄真气来更是得心应手。

    有此一道剑诀,才算打通了星宿魔宗道法与太玄剑术之藩篱。当年创出这套剑诀的前辈才情着实惊天动地,只可惜他手中星宿魔宗道法不全,未能将星斗元神剑增益完整,化为另一道直指纯阳大道的剑诀,如今仅沦落为充当修炼洞虚剑诀之真气来源。

    凌冲潜心修炼了一个月,算计与惟庸道人约定时间已至,便罢手修炼,欲赴太象宫中。玉琪知晓他出关,走上楼禀报道:“老爷,有一位小姑娘来访,说是奉了大长老之命,引老爷入太象宫的。”

    凌冲听闻,忙即下楼,却见一位小姑娘背着两手,努力做出一副大人模样,正自观赏合极宫中布置。这座合极宫本就清雅异常,凤兮郡主又着手下送来许多珍贵文玩之物,经由玉琪巧手布置,更见精致。只是凌冲平日醉心修炼,根本连楼都不下,全无机会欣赏,当真是媚眼抛给了瞎子。

    凌冲见了那小姑娘,果是诛魔宝鉴元灵所化的珠儿,躬身施礼道:“弟子见过前辈。”玉琪跟着下楼,见凌冲居然对这么一个小女孩执礼甚恭,心下惊骇之极,却不敢表露于外。珠儿转过身来,胖胖的脸蛋儿上泛起笑容,说道:“老爷说一月之期已至,命我前来带你入天巽宫,传你符经与云文之道,免你悬念。”

    凌冲见珠儿化成人形,年岁似乎不大,却是处处装作老成模样,其实她开启元灵亦不过百年光阴,平日惟庸道人将诛魔宝鉴藏于天巽宫中祭炼,轻易不许元灵离宫半步,因此珠儿虽则神通广大,却是十分质朴,全无人世的一些心机。其实法宝元灵虽是生灵之属,但思维想法却与修道之士大不相同,又是十分狡诈聪慧,又是却又十分固执牵强。

    今日还是珠儿对凌冲素有好感,尤其他丹田中那一道阴阳之气更令她有亲近之感,主动向惟庸道人讨了这份差事,来寻凌冲,带他入宫。惟庸道人允准,珠儿这才欢天喜地的跑来,她在合极宫中东摸摸西瞧瞧,甚么都是新奇之极,喜爱之极,但惟庸道人吩咐不敢违背,说明来意便要带走凌冲。

    凌冲回身吩咐玉琪几句,整了整身上玄色道袍。珠儿伸出小手,扯住他道袍衣角,满室金光遍闪,二人已然无踪。玉琪待他们离去,轻叹一口气,她何尝不羡慕这等来去无影的神通,只是自家资质有限,又是仆役身份,岂敢有所僭越?怔忪出神良久,忽然两行清泪滚落。

    凌冲被珠儿施展法力,凭空挪移到了天巽宫中。这道视空间如无物,千万里如闲庭一般的法力,唯有真仙级数之上方能如此轻松自在。珠儿将他带来,便瞪大了眼,瞧着凌冲,一副十分好奇的模样。

    惟庸道人端坐法台,见凌冲到来,开口道:“凌师侄来了,这一月以来还要多亏了你那本阳符经,老道参悟之后,颇有所得。太清门果然不亏为当年玄门第一大派,所传符之术,实是精妙到了极处。有了这部阳符经为根基,可将本门那道符剑之术筑基之法补全,只可惜这部符经法门不全,那道符剑之术虽能补益完美,但所得只有金丹之下的法门,要想逆推其上修法,还要花费数百年时光。”

    伸手一指,一本符册飞出,正正落在凌冲掌心,正是那一部《太清秘授重玄阳符经》。惟庸道人又道:“这部符经本身材质亦是一样至宝,乃是以灵兽皮毛混以灵根树皮合炼,正合书画符之用,太清门以此书画符之道,传承道统,亦是极大手笔。想来这部符经当年做出不过三数本,这本秘录你要好生保存,不可有失。”

    凌冲将阳符经真本捧在手中,翻了几页,其上依旧云文密布,瞧不明白,便将之揣在怀中。惟庸老道见他一脸希冀模样,忍不住笑骂道:“你这猴子,不必担心,师伯还算有身份之人,既然答允传你云文,必不会食言。只是云文之道,用以描摹大道,誊绘天地,蕴含先后天造化至理,并非人人可学,还要看机缘、天赋。”

    “相传云文乃是先天神魔所创,每一字之出,皆可撼动干坤,唿应造化,只因威力太大,其后被后天生灵学到,用以与先天神魔对抗厮杀,待到无量劫之后,先天神魔好容易将作乱的一部分后天生灵或擒或杀,镇压起来,唯恐再有后天生灵得了神通法力,搅扰干坤,便将云文传承收了回去。其时后天生灵中已有天资纵横之辈,自云文中悟出修道之法,慢慢演化开来,经无量岁月磨合,便是如今我玄门所传之道法。”

    “玄门之中以云文传道统,佛门之中以梵字阐佛法,魔教之中却又以蝌蚪文传承魔道。此三种文字皆为先天神魔所传,但所阐述的大道不同,理念不一。玄佛魔三道以云文、梵字、蝌蚪文为分野,各自演化不同道法,教义亦自大相径庭,才造成如今修道界中三足鼎立之居。”

    “云文之道,传承隐秘,玄门各宗皆有长老修习,传说云文共有五千文字,每一文字皆有鬼神不测之妙。但传至本门之中却仅剩三百余字。听闻当年太清门中所传云文亦不过数百,老道这一月以来,以本门所传云文翻解这部道书,全无挂碍,由此可见太清门中所传云文文字之数,绝不会超过本门。你只放心修习云文之道,自可读通这部符经。”

    “云文之道,以图形篆刻,描摹天地大道,每一字时刻皆在变化,如造化周流,运转不息。犹如八卦图文,每一卦图形虽是固定,似坎卦、离卦,图形不变,但天下间却有数种先天真水与先天真火,又有无数后天水火之形演化,坎卦、离卦之中包含水火之形亦是无数。因此你学得了云文文字,若要解述道经大道时,须得时时算计,采取不同意味,方能得其真意。”

    “这三百余字云文索性一并传你,也教你如何计算云文变化。云文之道,博大精深,太过繁复,每一字皆有数十上百种变化,字字相连,又会生出不同意义,须当一一理顺清楚明白,不然失之毫厘,便是谬以千里。你须牢记此事。计算云文变化之道,尚有一套手法法诀,与阳神之力配合,方可无碍。”

    将手一指,一道金光迸发,如泉水流淌,直入凌冲紫府灵台。瞬息之间,凌冲紫府阳神周遭便现出数百个不同文字,每一枚文字皆是苍凉古朴,似乎自太古时代而来,于宙光长河之中徜徉无数年岁。

    凌冲阳神只瞧了其中一道字符一眼,便觉那字符化为一道旋涡,几乎要将他心神全数吸引进去,涓滴不剩,心知不妙,忙镇定心神,硬生生扭头,不敢再看,暗道一声好险。

    惟庸老道早料到云文之中藏有无穷凶险,凌冲不及防备之下定要中招,正要解救,却见凌冲满面苍白,居然自行挣脱了出来,心下暗暗赞叹,抚须笑道:“现下你知这云文是何等凶险之道了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