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八 周天剑术 凝真剑光
    太象五元宫乃是郭纯阳与四位长老联手祭炼的一件法器,听闻只差一步便可开启元灵,成就法宝,比那一座太玄峰,由天外石菁祭炼,丝毫无有用处,却是高明了太多。 .更新最快太象宫中禁制重重,可说是步步杀机。太玄门下二代弟子以下,无人居住在此,唯有五位掌教长老在此清修。

    凌冲还是身份特别,得郭纯阳另眼相看,才赐了一枚玉符,可随意进出太象宫。其余弟子便是赵乘风之流,无有掌教、长老宣召,无故绝不许轻易入的太象宫,足见门规之森严。凌冲催动玉符,清光盈盈,穿过无数禁制,不旋踵间已来至天巽宫之前。前两次他来此,皆是奉了惟庸道人宣召,今日却是自作主张,就在殿前徘徊了几步,只听大门中开,一个小小女孩探出小脑袋,扎着丫髻,对凌冲嘻嘻一笑,拍着小手道:“老爷知晓你来,命我带你进去。”

    这女孩看去不过七八岁年级,一派天真,凌冲却丝毫不敢怠慢,恭恭敬敬一礼,说道:“如此劳烦诛魔真人!”这女孩正是诛魔宝鉴之元灵,一身法力已是真仙级数,一口气便能将他吹死,哪还敢造次?

    诛魔元灵嘻嘻一笑,伸出小手,拉了他入天巽宫。凌冲抬头见惟庸老道高高端坐,今日似乎并未祭炼诛魔宝鉴之本体,亦未闭关炼法,见了凌冲入内,抚须笑道:“你这猴儿今日所来何事?”凌冲见惟庸道人似乎心情甚佳,也就笑道:“弟子今日拜见大师伯,一是斗胆请大师伯将那三百六十五招周天剑术传授,二是欲从师伯处学的玄门云文之道!”

    惟庸道人手捻须髯,微有愕然道:“我听掌教师弟言道,你修炼星斗元神剑诀,功力深厚,尽数转为洞虚剑诀的修为,又参悟了几招上乘剑术,已然真正迈入凝真之境,那三百六十五招周天剑术本就是本门前辈长老为了配合星斗元神剑诀所创,早晚要传你。只是那云文之道博大精深,绝非朝夕之力所能精通,你怎的起意学此?”

    凌冲早有准备,自怀中将那一本《阳符经》掏出,双手捧着,说道:“弟子未来太玄拜师时,曾随叶师兄参与过一回癞仙金船出世,神物择主的勾当。当时一位好友机缘巧合,将这本符经到手她自家乃是散修,对云文一窍不通,便将此物赠与弟子,只求弟子学得云文之后,破解此经经文,将其中所书精妙符法转授于她。弟子欲要践约,听叶师兄言道,本门中大师伯最是精通此道,因此才来求问师伯。”

    这本符经一出,惟庸道人面上亦没了轻松之意,伸手一招,那本符经轻飘飘落入掌中,他也不翻看,只以一根手指凌空虚画,似是符文之类,线条勾勒之间,凌冲只觉有丝丝天地真元流动,往那符文之上汇聚。惟庸道人虚画几笔,反手一拍,将那符文拍入符经之中,那符经登时放出百丈光华,耀目之极,良久方歇。

    惟庸老道望着手中《太清秘授重玄阳符经》,良久方才叹道:“万载玄门正宗,役鬼劾神,门徒无数,到如今却落得风流云散,道统不存,岂不令人扼腕叹息!我方才施展的乃是太清门中化光符,遇到同一道统之符法,自生感应。这本经文确是万年之前太清门符法真传无疑。”

    顿了一顿,又道:“太清门所传符法,博大精深,功能役鬼劾神,威力无穷,乃是玄门符修之正宗,可惜万年前遭逢大劫,一干高手长老死伤殆尽,余下弟子听说在几位硕果仅存长老带领下,脱离了此方世界,方得保道统不绝。太清门撤离之时,将所传符法一并带走,此方世界便断了根本传承,有几支支脉号称保留了太清正宗之学,却也只是皮毛。几百年前,我闻听陈兴文寻到了最后一位太清传人,将太清符经到手,不成想他飞升之后,居然将此经藏于金船之中,辗转为你所得。”

    “这本阳符经实则亦非太清正本,只是当年流落而出,内中记载之符法亦只到金丹境界为止,但已是非同小可。你能将此经得到,足见机缘之厚,根基之深。”凌冲听得一愣一愣,那陈兴文想必便是癞仙俗家名姓,也唯有惟庸道人这等大修士方能知晓这些隐秘。

    惟庸老道续道:“本门前辈亦曾痛下苦功,修习符术,也自搜集了不少符门密录,其中太清门传承亦得了许多。不过皆是只鳞片爪,不成体系。但与本门剑术相合,却又创出一门符剑之术,以符喻剑,以剑书符,别有一番威力。只是缺陷甚多,并不能以此成道,因此束之高阁,无人问津。一门道法道诀,无论威力多么宏大,若是不能凭此证道长生,以身合道,便是无用。”

    “你既然要学云文,这门符剑我也一并传你。只是云文之道太过精深,你尚有一年时光归家省亲,要想有所成就,怕是不成,只能学个囫囵而已。也罢,这本符经我借阅一月,一月之后,你再来此处,我将符经还你,再传你符剑之术、云文之道。”

    凌冲见惟庸答允传他云文之道,喜不自胜,忙躬身谢道:“多谢大师伯成全!”惟庸道人笑道:“你这猴儿倒也懂事,又有几分福缘,连这本符经我想了几百年也不曾到手,却被你轻轻易易得到,岂非天助?有了这本阳符经,我参悟数载,说不得便能将本门符剑之术补全,那时我太玄剑派便要再多上一门剑诀传承,直指先天大道!”

    这本阳符经虽然不全,仅有金丹之下的太清法门,但一应太清符术筑基之法却是完备无缺,恰能填补太玄符剑最为根基的部分,若是根基圆满,说不定便能推演出直指先天纯阳的无上法门,凌冲将此经献上,便又是天大功劳。要知太清门道统绝不在太玄剑派剑诀传承之下,甚至万年之前清虚道宗还要暗中构陷,施展许多不齿计谋,方能引得太清一门覆灭,足见其传承之珍贵。

    惟庸将符经收起,忽然笑道:“罢了,这套周天剑术本就只能传你一人,如今你又立下大功,索性今日便传了你,免得你总是惦记!”将手一挥,漫空皆是剑光,星星点点,如夏夜繁星、流河放灯,晕光流辉,好看已极。共有三百六十五道剑光,恰如周天星斗,瑰丽非常。

    惟庸吩咐道:“恰好你修成一道天柱,定住玄剑幻境变化,可将这些周天剑术剑光收入玄剑灵光幻境之中,省却你一番拓印祭炼之功。”凌冲大喜,清喝一声,丹田中玄剑灵光幻境登时发出无量吸力,将周天剑术所化三百六十五道剑光全数吸入。

    三百六十五道剑光种子一入玄剑灵光幻境,立时高挂在天,化为周天群星之模样。如今玄剑幻境之中,一道金光如同天柱,定鼎干坤,六墟以此为基,周流不定。周天之上,又有群天之星生辉,闪耀不停。又有许多细碎剑光往来游弋,愈来愈像一处真正的小世界。实则这亦是四代祖师创设洞虚剑诀的根本目的,便是以剑光开辟一处天地,自生干坤,魂魄阳神移居其间,自证其道,自然成就纯阳。

    各派之中,无论玄魔或是佛门,以开辟空间为手段,证道长生之法门,所在多有。譬如佛门最为着名的几大神通,掌中佛国、沙中世界,号称一叶一如来之法。又有魔门噬魂道所传法门,修到正宗最高境界,便是体悟世间诸般魔意,于灵台方寸之间,开辟无上魔国,号为诸天魔境、方寸魔界,亦是无上神通。

    有这周天剑光种子纳入玄剑幻境之中,玄剑幻境更趋坚实,修为亦自暴涨。这三百六十五道剑光种子,居然每一道皆有八重禁制,即是二阶的法力,不用问定是惟庸道人特意祭炼,赐了给他,起码省却了他三载苦功。

    惟庸道人说道:“这周天剑光之种,我以星辰法力祭炼,与你眼下功力境界相合。你回去之后,务要再行祭炼一番,与身相合,方能如臂使指,须知每一道剑光、法力,皆要自家炼就,方能与自身契合,发挥最大威力。莫要贪图进境,忽略了根基,此是金玉之言,你要牢记不忘!”

    凌冲凛然受教。惟庸道:“今日到此为止。珠儿,你送凌冲出宫,一月之后再引他来见我。”小女孩珠儿不知从何处钻出,一把抓住凌冲之手,笑嘻嘻便往外跑。凌冲无暇施礼告退,被珠儿一路拉着跑出太象宫,风驰电掣一般。

    小姑娘立在太象宫之口,咬着小手指头道:“你下去罢,老爷命我不得走出这太象宫,就不能远送你了。你要常来寻我玩耍哦!我觉出你身上有甚么东西令我十分亲近,却又不敢太靠前。”伸手一指凌冲丹田。

    凌冲心头一凛,他丹田中除却玄剑幻境,便唯有一团阴阳之气,这几年修行星斗元神法,聚敛星力,阴阳之气着实跟着大饱口福,只是自去年起便不再壮大,而转为精炼,似乎每一日皆有几分凝实之意。不过他也从未将心神投入其中太多,毕竟这等妙物绝非后天生灵所能染指。

    珠儿乃是诛魔宝鉴元灵所化,天生灵觉惊人,自能感到阴阳之气对她大有好处,可助她纯炼真气,坚实元灵。但同时阴阳之气操控不好,亦会将她元灵吞噬,化为灵机补益了自身。因此才会说凌冲身上的物事对她十分吸引,却又不敢靠近。

    凌冲笑道:“珠儿前辈放心,弟子一月之后定会回转,再陪你玩耍。”珠儿笑的两颗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笑道:“那就好,你可不许失约哦!”转身蹦蹦跳跳跑了。凌冲吐了口气,回转合极宫中。就在伏斗定星盘之上坐下,默运真气,先将玄剑幻境之中周天剑光种子重新祭炼了一遍。惟庸道人祭炼这些剑光种子之时,只是将法力禁制重数祭炼上去,尚有不少缺陷,凌冲花费了一月功夫,将之重新祭炼,果然有了如臂使指之感,还有许多收获。

    周天剑术乃是以星斗元神剑为基本,辅助其修炼所创,效仿周天群星运转之道,所谓观天之道,执天之行,一剑之出,可引动周天星辰之力垂降,威力莫大,神鬼莫测。

    凌冲修炼最勤的便是北方玄武七宿法,因此将周天剑光种子重新祭炼,眼光第一个便瞄上了玄武七宿剑法。他心念一动,玄剑幻境中北方天空共有数十颗星辰剑光依次闪亮,化为七座星域,又有七道星光生成,陡然化为七道剑光,就在北方星空之上演练起剑术来。这套剑术绝非凌冲所学的任何一套剑法,而是以玄武星力操控,自然而然施展而出,可谓道尽玄武七宿之妙。

    凌冲就在玄剑幻境之中,以心念演化周天剑术中玄武七宿之变,自斗、牛、女、虚、危、室、壁七宿,一一施展。玄武七宿剑光合璧,象征玄武真神之形。玄武之灵乃是龟蛇相缠,本就沉稳灵动兼而有之,七道剑光恣意纵横之间,已颇具玄武真神之妙。

    凌冲蓦地一声低喝,丹田中七道剑光投体而出,就在半空之中陡然合璧归一,化为一道虚影,龟甲蛇鳞,龟蛇相缠,正是玄武法相。只见神龟探首,灵蛇低嘶,道道法力涟漪冲荡虚空不绝。玄武真神法相之中最高神通便是先天壬癸神水,此水亦是七大真水之一,自蕴阴阳五行,威力宏达。玄武法相一成,周身便有丝丝玄色真水生成,滚荡虚空,如闷潮起于渊底。玄色真水正是壬癸神水,虽非先天之物,却也十分灵异。

    凌冲伸手一招,收了玄武星力剑光,依旧化为玄武七宿,收入玄剑幻境之中。“看来这套周天剑术之中,先要修成剑气化形之法,方才我以剑中真意,无意中演化玄武星神,当是走对了路子。只是这尊玄武星神还是我苦修玄武七宿四载,根本雄厚,方能演化的出来。若是换做其他四灵法相,只怕便无这般容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