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七 符剑之道 云文求教
    郭纯阳顿了一顿,又自冷笑:“玄门六宗,说得好听。 .更新最快清虚道宗底蕴最深,唯恐别的门派超越他们,对其余玄门同道大肆打压。万年之前,太清符门没落,门中高手长老为魔门围攻,死伤殆尽,余下弟子不得不托庇于一件法宝,逃亡域外星空。背后便是清虚道宗捣鬼。玄门六宗之间,亦是勾心斗角。向天,你是我门下大弟子,如今道家四九重劫将至,各派掌教长老纷纷起手落子,我太玄剑派也要应手,方可抢占先机。”

    叶向天说道:“恩师所言,弟子谨记在心。如今弟子已参透五行真气逆转造化之意,不日便可凝结婴儿。只要元婴一成,法相之境触手可及,那时便可为恩师分忧了。”

    郭纯阳呵呵一笑,说道:“为师之意,倒非催你早些破境。你在金丹境界上足足磨炼百年,心性修为皆已圆润,根基又是先天极厚,只要修成婴儿,弹指之间便可直入脱劫,只是如今本门之中也不必你来镇压门户,还是好生打磨根基,随其自然为好。”

    “杨逊那厮本打算借金光与陆长风之手,向我施压,为其子讨些好处。山门重光那日,他的元神化身就潜伏在侧,却不料先有百炼师兄成就纯阳,继而又有惟庸师兄暗中炼就诛魔宝鉴,尤其为师又可越境杀人,将他惊住,这才愤愤而去,不敢生事。”

    “如今各派皆以大开山门,广收弟子。本门此次收录的数十名弟子,你要用心筛选,有那资质好的,便传以上乘法诀,为日后本门道统存续传薪之用。我等几个老不死的还可顶几年,魔道也好,清虚道宗也罢,就算加上少阳、七玄几个,欲要灭我太玄道统,谈何容易?他敢张口咬来,总要崩掉他几颗大牙。凌冲处,你闲来无事,不妨多多结纳,一来俱是一师之徒,二来他是你日后成道之资粮。此事多说无益,你自家留心便是。”

    叶向天凛然受教,说道:“恩师放心,凌师弟处弟子自会常去走动。”郭纯阳道:“如今外人不知你跟脚,你恰好有机会藏敛剑锋,好生修炼,不可怠慢了。”吩咐了几句,叶向天不敢多留,施礼告退。

    走出太象宫中,望着幽幽碧空,眼神变幻,也不知想些甚么。他之跟脚特异,被郭纯阳收入门中,传授上乘道法,这位恩师善能前知,一切种种算计皆不出其掌握,当年他初入太玄时便曾言道:“你根基浑厚,此乃先天遗泽,但到底魔障太多,欲求正果,尚有无数荆棘,非得有大福缘之辈帮扶方可。”叶向天素来对恩师之言深信不疑,如今已点明凌冲便是那位大福缘之辈,自要好生结纳。好在叶向天之前对这位小师弟颇多照顾,二人也算相得益彰,也不必故作姿态。叶向天出神半晌,将身一转,五色流彩飞溢,已不知去向。

    凌冲施施然回转合极宫中,吩咐玉琪道:“你且去凤兮师侄处打探一番,瞧瞧她回转也未?”玉琪领命而去,早早回来禀道:“凤兮郡主业已回转,只是又去了任老爷处。”凌冲点头,凤兮郡主无事,狄成自也无事。想必是二人亦发现了那一处血河之秘,匆匆向任青禀告,上报掌教区处。

    他也不去管此事,如今胸前七处大穴之中空空如也,先前苦苦修炼的星光法力,尽数化为太玄真气,补益了玄剑幻境的修为,当务之急,依旧是继续苦修玄武七宿之法,洞虚剑诀与星斗元神剑诀二者互为表里,唯有将星斗元神剑诀修炼的更加精深,方能推动洞虚剑诀之修为进境。

    他想了想,吩咐道:“我还要闭关炼法,你依旧将这合极宫闭了,来人一概不见,待我出关之后,再行处置。”上楼而去。玉琪望着凌冲背影,心头钦佩非常,她虽不知凌冲如今修为境界,但三年以来,练气每日不辍,其中毅力根性,绝非常人能比。世人只道练气之士,举手投足皆有力随身,逍遥度日,无不称心,却不知欲求上乘法力,得大逍遥大自在,先要忍受修道之凄寒孤苦,又有外魔内魔侵扰,诸般幻境磨炼等等,一个不好,堕入魔劫,下场惨不可言,还不必过凡人无知无觉,平淡一生。

    凌冲依旧将伏斗定星盘祭起,趺坐其上,先将郭纯阳所赐紫气温玉牌取出,在掌中摩挲不已。这块玉牌玲珑精巧,乃是郭纯阳将那方万年温玉玉匣以法力融炼,取其中精粹所炼。太玄派中炼器之道虽公推贺百川,但以郭纯阳藏拙现朴的性子,想来炼器的手段也不在这位四师兄之下。他亲手所炼之物,想必非同凡响。

    凌冲望着那块玉牌中的氤氲紫气出神一会,将玉牌贴身藏于胸口,以真气吸住,也不必甚么金丝银线悬挂。这块玉牌悬在胸前,不断散发出丝丝清凉温润之意,就在体内流转,舒适之极。这股温如之意上入紫府,将他阳神包裹,如浸温水之中,舒畅之极,连带各种念头运转也快了几分,果是一件难得异宝。

    凌冲把玩过紫气玉牌,便沉定心神,先内视玄剑幻境之中,瞧瞧有甚么变化。但见玄剑灵光幻境中,本有三十六道剑光变幻不定,但如今已然拆分的细小之极,玄剑幻境正中一道剑光之住直贯苍穹,撑起天地四时之变,犹如天柱。这根天柱周围尚有一道粗大剑光,做噼斩之形,虽是剑招直扑,但一剑噼落之间,尚有无穷变化,许多妙用。正是凌冲观摩庚金神剑剑灵噼斩血幽子那一剑所拓印而来,只不过这一剑之中尚未尽得庚金剑术之神韵,这道剑光每一次噼斩之间,便是微调不断,吸纳周遭细碎剑光,间或又是吐出,显得灵异非常。

    “这道天柱剑光真是神异之极,有它镇压,我这玄剑灵光幻境稳固了何止十倍?此剑上托干天,下抵坤地,当可名为承干天柱剑!至于另一道剑法,乃是我拓印庚金前辈欲斩血幽道人剑招而成,便名为破邪罢!只可惜我见识不足,底蕴不厚,仅能生出两道根本剑光,祭炼的禁制重数也自不足,若能将之祭炼圆满,或是再炼成几道根本剑光,修为定可突飞勐进!”

    他收敛了心思,便不去管玄剑灵光幻境之中如何自行演化种种剑法,将心神沉定,依旧修炼玄武七宿法。胸前七道大穴中,星光真气空空如也,但所谓破而后立,此次将星光用尽,再运起星斗元神剑吸纳周天星力之法门,辅以玄鲸吞海功之法,吸纳星光居然比之前足足快上三成有余,他不管不顾,只是闷头苦修,一年之后,七道大穴中北方七宿星光便恢复到了探察铁矿之前的水平,足见此次修炼进境之快。

    他间或出关,透过玉琪了解门中之事,也瞧瞧家中家信如何说法。得知那日凤兮郡主果然去寻了乃是任青,禀告血河之事,任青以为兹事体大,不敢耽搁,立时求见掌教至尊。结果郭纯阳轻描淡写一句:“血河之事我已尽知,不必去管。只是如今先天血神逃逸无踪,血河中生灵失了管束,若是被其逃出地表,难免造成杀劫,便由你等二代弟子动手,将之镇压,若有胆敢犯境之辈,尽数斩杀便是!”

    血河本源被血神道人抽取太多,大伤元气,但其中孕育了无数血河生灵,皆是凶勐强悍,十分难缠,又能运使邪道道法,若不严加看管,一旦逃来地上,凡人生灵几乎皆要灭绝,被充当了血食。掌教至尊有令,二代弟子自是不敢不从。几人商议一番,便先由叶向天当先,镇压血河,每日就在那一道血河支脉之上盘膝静坐,若有血河生灵胆敢露头,便一剑斩杀了事。

    凌冲得知此事,不知怎的,忽然记起那一株太阴火树与血河之源,总觉两者与叶向天颇有关联,但其中究竟隐藏了甚么隐秘,却猜测不出。另有一事,乃是家中家信到了,老父信中言道,如今祖母大人身体越见衰弱,虽是精神硬朗,到底不如以前,尤其想念孙儿,命凌冲回家省亲,再者再过一年,凌冲便当行冠礼,那时可一并进行。

    凌冲来至太玄已有四载,亦甚是想念家中,太玄剑派也不禁弟子回家省亲,毕竟修道之辈,寿元绵长,若不能早享天伦,待到修成金丹、婴儿之日,只怕家中上下三辈早已死的尽绝,修道之人也并非绝情绝性,该尽的人伦孝道,自要尽足。所谓“天下无有不忠不孝之神仙”便是此意。

    凌冲决意归家省亲,心下便打算开来:“尚有一年时光,我修炼玄武七宿之法,只怕进境不大,不若先去求见大师伯,求他将周天剑术传授,拓印入玄剑幻境之中,增厚我之底蕴,再来精进修行便是。”忽然记起一事,伸手在一旁书架之上取出一本道书秘册,正是那一本传自太清门的《太清秘授重玄阳符经》。

    凌冲将这本符经取在手中,眼前便浮现出一位娇俏少女的笑颜,“四载过去,也不知她过得如何。当年她将这本符经送我,期望我能破解其上云文之书,将其中所载符法传她。我答允了此事,只是四年苦修,居然尽数抛在脑后。听闻大师伯精通云文之道,倒不可失之交臂,定要讨教一番才是。”

    这本《太清秘授重玄阳符经》出自太清门,相传此派乃是以符之法立门,所传符法能劾役鬼神,拘拿神魔,以为己用。符之道,本就是玄门正传之一,世间亦有符修之道与剑修、魂修、气修之辈分庭抗礼,不落下风。凌冲修炼剑诀日久,亦有几分体悟,太玄剑派虽是号称剑宗,但所修剑诀却是走的以气驭剑的路数,说是气剑双修,也不为过。

    但这太清门所传符法却是独辟蹊径,另有一番玄妙,如今他修为入了瓶颈,乃是靠水磨功夫破关,倒可涉猎些旁宗之学,何况这门符法亦是玄门正宗,不在太玄派剑诀之下。只是欲学符法,先要识得云文,云文之道更是博大精深之极,也不知自家能否融会贯通。

    当年叶向天曾对他言道,太玄剑派广收天下绝学,也自得了太清门几门符法道经,只是俱都不成体系,门中长老亦有心创出一门剑符双修之道,只可惜太清符法始终不能得窥全貌,空自苦思经年,也只勉强创出一门符剑之术,连正一道的符剑之术尚且比不过,何况其他?那位长老一赌气,便不肯再花功夫在此。只是这一支传承却未断绝,落入惟庸道人之手。

    凌冲抚摸这本符经良久,忽然哂然一笑,自语道:“我这般挂念那位齐瑶儿姑娘,难不成便是情劫已动?修道之辈,明心见性,情劫之物虽虚无缥缈,但更是为祸热烈,一个不好还要败道辱身,多少练气之士,修道之辈宿根深厚,只因堪不破这个情字,修为全无寸进,反被连累,就在苦海中挣扎不出,凌冲啊凌冲,你倒要小心。只是情劫之道,本就发乎于心,斩不断理还乱,且瞧一瞧那位齐瑶儿姑娘,再做定夺罢!”

    凌冲修行日久,心性之道也自磨炼沉淀了几分,自家事自家知,定是当年情窦初开,与齐瑶儿这位娇俏少女遇合,自此一根情丝寄托其身,渐趋不可自拔,唯一解决之道,便是自然而然,明心见性,但一切一切,尚要见到当年那位少女,再做定夺。

    凌冲想到便做,收了伏斗定星盘,将《太清秘授重玄阳符经》捧在怀中,一路出门,足下真气自生,托举着他冉冉飞起,如今他根基愈厚,修为愈深,虽还不能御剑凌空,但小小的凌空虚渡还是勉为其难,无甚问题。他一路升腾,立足太象宫之前。将手中一道玉符一展,一道清光裹身,立时入了宫中不见。(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