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零 血河怪物
    封寒的确未安甚么好心思,他来此血河支脉,为的是捕捉血河中生灵,祭炼僵尸尸神之用。 .更新最快血河生灵最喜血食,他要南霜安阳二人选血河真气充沛之地修炼,便是为了借他二人血气,引来修为高深的血河生灵,将之捕获。封寒来时已打探的明白,血河支脉中修为最高的生灵不过是凝煞级数,仗着天生皮糙肉厚,不畏法器横行霸道,但他修炼的黑眚阴煞剑诀,犀利无比,天生克制这些血河生灵,只要出现,便可手到擒来。

    安阳与南霜虽不知他打的恶毒主意,但形势比人强,不敢有丝毫反抗,被封寒威逼往血河上游而去。行了大半个时辰,眼见浊浪渐宽,封寒道:“就是此处了。你们立刻运炼血河法力,凝练煞气!”安阳南霜忙即盘坐,各自运起天欲教法门,吸引血河法力上身。

    所谓凝煞、炼罡,其质若一,不外乎以天地元气洗练自身真气,只不过其中阴阳分野,正邪分际而已。凝煞者,以天地间种种凶厉煞气洗练自身法力,使之与煞气相合,真气纯粹,变化精妙,其上便可练气还丹,再也非复人类。金丹者自古可称真人,有寿元五百年。凝煞炼罡修成,亦可得享寿元三百年,可谓是修道途中极为关键的一步。

    修炼金丹,全凭一股道心修为,非到洞彻世情,不能成就。凝煞、炼罡之境则更为简单,只看心法高低,煞气、罡气品质如何,若是心法一流,再寻到上品煞气、罡气,修成的法力自是浑厚之极,亦有望修成上品金丹。

    天欲教法门经天欲教主推演,亦是尽善尽美,他自家亦是凭借此法修成玄阴,凝练煞气的功夫自然亦是非同凡响,只是血河真气并非最合用的煞气,但好歹也是上三品的玄阴煞气之一。最合天欲教法的几种煞气,皆要耗费数十载苦功搜集,安阳与南霜资质平平,不求修成甚么厉害法力,但能每日寻欢作乐,醉生梦死足矣,因此以血河真气凝煞好不抗拒,反有几分窃喜。

    此处血河之气浓重,二人集中精神用功,过不多时,有数道血河激射而来,自数处穴窍之中钻入,最后汇合于丹田,洗练天欲真气。这几处穴窍皆是修炼天欲法门之要诀,若是有心窥视天欲教法,自可从此处下手,封寒心若冰霜,一心修炼几具天尸尸神,助自家增长功力,对天欲教法全无兴趣。不然方才先要做的便是逼迫二人将天欲教法供出了。

    二人身上缠绕血气渐趋浓厚,此刻也顾不得其他,这等机缘亦是千载难逢,一时物我两忘,只一心运使法诀吸取血河真气。封寒形如僵尸的脸上全无表情,只一双目中寒光凛冽,盯着血河河底,似乎能将之看穿一般。过不多时,血河响动,钻出一只怪物,全身血红,似无皮肤,肉质外翻,獠牙外露,见了岸上三人,口中荷荷有声,一跃上岸,直扑过来。

    封寒眉头一皱,这只怪物乃是血河孕育,只是法力太低,只是胎动级数,被二人血气吸引来,根本不合所用,抬手一指,一道黑幽幽剑气迸发,一绕之下,那怪物长声惨嘶,已被斩作两段!封寒所用乃是黑眚阴煞剑诀,采地底阴气、煞气、黑眚之气合炼,以气成剑,锋利无匹。

    世间中剑修门派修炼的大多乃是剑诀,其余门派修炼的多为法诀。剑诀者无论孕养真气,抱丹合形,最终皆归于剑道,以剑成道。法诀者,多是以练气为主,亦有修炼符、元神之法门。无论剑诀、法诀,皆可称为道诀,皆是直指大道先天之妙旨。

    天尸教中有法诀亦有剑诀,封寒爱剑如命,自是选修了剑诀,这一套黑眚阴煞剑诀威力不俗,但所需真气亦是海量,封寒才会起意修炼几具僵尸补益自家真气所需。天尸教中有不少阵法,需以僵尸布阵,尸神气候越深、火候越足,阵法威力便越大。当年薛蟒以九大旱魃布阵,丝毫不惧普济神僧一身佛法,若非古灯檠太过克制天尸道法,也不至被普济击败,狼狈逃走。

    封寒一剑将怪物斩杀,看也不看,凝神而立。过了小半时辰,血河浪花响动,又是一只怪物钻了出来,周身披鳞带甲,面上有鳃,生有六目,凶光闪烁之间,盯住南霜二人。封寒微微打起精神,这只怪物居然有凝煞级数的法力,与自家几乎不相上下。

    那怪物瞧见了他,六只凶目略一逡巡,嗷得一声,跃上岸来,手中持着一柄三股铁叉。封寒见这怪物居然还懂得炼制法器,不由更高看了几分,他如今的修为,捕捉凝煞级数的血河生灵已是极致,若是出现金丹级数之上的妖魔,便要立时退避,这只妖魔看来颇有智慧,正合炼尸之用,因此动了心思将之收伏。

    三道黑眚剑气飞出,围着那怪物便是一通好杀。那怪物嘶吼不绝,手中钢叉舞动成风,居然将三道剑气尽数抵挡下来。这一下封寒更是来了兴致,心念一动,又是三道剑气飞出,六道剑气合在一处,施展一套绵密剑法,那怪物终究乃是天养,不曾得过真传,被他精妙剑术一逼,登时露出不支之态。

    凌冲在血河支脉另一处,本是欲回步折返,向门中禀报血河之事,请长老遣人镇压,忽感法力波动更强,这一次并非是血河流动之意,而是分明有人在左近斗法,搅动元气之力,心下一动,忙即赶奔彼处。

    凌冲曾炼化过血灵剑真气,对血河法力波动敏感之极,逆流而上,行了一个时辰,隐闻唿喝酣斗之声传来,借石洞之壁遮掩身形,将周身真气收敛,慢慢瞧去,却见一只全身通红的怪物挥舞钢叉,正与一个白衣人斗得难解难分。那白衣人偶露面目,居然是封寒,这一下出乎意料之外,着实吃惊不小。

    那怪物手使钢叉,被六道剑气逼得进退不得,似是怒发欲狂,大吼一声,张口喷出一道洪流,此是它日夕采炼血河之水,凝练的一道法力,污秽之极,最能玷污正道法力。只可惜封寒施展的黑声音煞剑气亦是魔道上乘道法,根本不怕污秽,匹练血河飞来,被六道剑气迎空一绞,化为血水爆散开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