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九四 洞虚破绽现 星斗元神剑!(求订阅月票)
    就在殿上朗声道:“众弟子听真!本门戒律,一戒欺师灭祖。 .更新最快二戒结交魔道。三戒为非作歹。四戒恃技炫耀。五戒……”

    凌冲跪伏在地,凝神细听。太玄剑派门规不多,只有二十四戒律,大抵是要弟子屏息万念,戮力修持。太玄剑派历代掌教中,四位掌教皆是在与魔教争斗之时陨落,有的连残魂也不剩,彻彻底底形神俱灭,可谓凄惨已极。只是剑修之道,本就是走的“但凭手中剑,敢与天争锋”的路子,有所牺牲也是在所难免。

    百炼道人将门规宣读完毕,厉声喝道:“众弟子务须谨守门规戒律,若有违犯,严惩不贷!”周其道人续道:“众弟子大比辛苦,且由执事弟子安排歇息,明日再引尔等拜师入门。”十几位执事弟子走出,引领六十几人分散而去,各自前去修整。

    此次太玄重光,本就是由二代弟子开门收徒,传授道法。二代弟子中陈紫宗修成婴儿,修为最高。余下叶向天、任青、赵乘风、狄谦四人皆是金丹修为,教导这些门外汉修道却也够了。惟庸道人这一辈四位长老门下非止一人,皆有几位门徒,其他二代弟子亦会收徒传道。但须等陈紫宗等五人挑选过后。

    唯有凌冲机缘巧合,拜入郭纯阳门下,一举成为二代末座弟子,与陈紫宗等一同班辈。郭纯阳道:“凌冲随为师来。”当先而去。凌冲亦步亦趋跟在身后。赵乘风对任青笑道:“不知掌教师叔要传授小师弟哪一门剑诀?总不会令他将洞虚烛明剑诀当做根本道法罢?”

    任青尚未答话,惟庸道人已笑道:“你掌教师叔自有他的谋算,也不必你来操心。紫宗,你带领几位师弟,速去太玄峰周遭,修复山石绿地,不可怠慢!”陈紫宗五人躬身称是,驾驭剑光而去。

    太玄重光,先有血幽子以天魔解体大,法,催动孤峰来袭,又有血神道人御使六道血河神柱,攻打太象宫。那血河污秽无比,将方圆万里疆域尽数化为死域,禽兽不存,土地无有数十载休养生息,绝难生长花木,可谓毒辣已极。唯有以玄门道法化解其中玄阴魔气、戾气,方可令大地回春,再造桃源。这等难题,自然要交由二代弟子跑腿去办。

    周其道人笑道:“两位师兄瞒的小弟好紧,大师兄偷摸炼就了一件法宝,二师兄居然不声不响进阶纯阳,若非今日魔教来袭,还要瞒我们多久!”惟庸老道笑道:“不怪百炼师弟,此皆是掌教之命,为的是给魔崽子一个惊喜,那诛魔宝鉴我耗费我百年苦功祭炼,前年方才开启灵智。”

    百炼道人说道:“掌教数十年前造访楞伽寺,换来那一道瞒天过海的法诀,我方能绕过待诏之境,直入纯阳,只是如今真气不济,还要闭关数载,方可行动如意。”贺百川叹道:“二师兄为了力挽狂澜,甘愿舍弃向上之机,这等心胸……”百炼道人严峻面上现出一丝笑容,说道:“太玄养我教我,何况我已证长生,别无所求,也算不得甚么了。”

    郭纯阳带凌冲在掌教所居殿中落座,含笑说道:“好孩子,你大比之中表现,为师甚是满意。尤其将秋少鸣击败,逼得段克邪拉不下脸面,负气而去。不然如何驱赶那小子,我还要大费周章。”

    凌冲道:“师傅,为何要容得秋少鸣参与大比,倘若他得了魁首,岂不要混入本门?那厮一身精纯七玄剑法,岂非笑话!”郭纯阳笑道:“此是阴差阳错。郑闻修成纯阳,太久不曾突破,将主意打到了本门《太玄一清经》上,命秋少鸣混入本门,伺机夺去大位,偷盗经书,这点小算计,以为为师瞧不出来。”

    “原本我欲将计就计,等秋少鸣混进门来,随便打发他到哪一位师兄门下修持,暗中算计郑闻那厮一回。不料先有噬魂教妖人乱放魔种,逼得那小子修行无形剑诀自保,复又被你击败,也没了脸面赖在此处,干脆一走了之。如此也好,日后再去算计郑闻那厮便是。”

    凌冲一阵无言,这位掌教师尊几乎算无遗策,连七玄剑派太上长老郑闻也要坑一番,结果魔教横插一脚,段克邪与秋少鸣含恨而去,他苦笑道:“师傅,段克邪与秋少鸣似乎更恨弟子坏了他们的大事。”郭纯阳笑道:“那你就尽快修成纯阳,为师再与你几件法宝,就不必怕他们了!”正色道:“凌冲啊,你机缘巧合,修成玄剑灵光世界,以这道灵光催动剑法,用起来感觉如何?”

    凌冲沉吟道:“这道灵光世界却有洞虚烛明之妙用,无论斗法斗剑,皆是妙用无穷。只是,似乎颇耗真气。”他几次施展玄剑灵光世界斗剑,似乎真气消耗的极为剧烈。太玄剑派真气便再不以醇厚见长,到底是玄门正宗,绝不会几下就消耗的一干二净。尤其方才与秋少鸣激斗,最后一招为了破解无形剑气,居然一气将他真元吸干,若是再有一个敌人在场,只需补上一剑,就可了结他的性命,思之实是不寒而栗。

    郭纯阳抚掌笑道:“好孩子,果然甚有慧根。玄剑灵光世界乃是洞虚烛明剑诀之根本,亦是这道剑诀修成之道果。洞虚烛明剑诀的要旨,便是推演诸般剑术,破尽万法。只是要催动这道剑诀,需用玄剑灵光世界为基,所需真气便是海量。本门历代无有以这道剑诀修成纯阳者,固然是无有通灵剑心这等禀赋,还有便是因此本门练气之法,不善修聚真气。”

    凌冲了然点头,太玄真气虽非绵厚见长,却也气脉悠然,但玄剑灵光世界催动起来,耗费真气还要数倍于其他剑诀,他之前修为粗浅,还不觉得,随着剑术日精,这样的弊端也日渐显现。既然师傅如此说,必有对应之道,不然也不会命自己专修这一路剑诀了。

    果然郭纯阳续道:“本门四代祖师创出洞虚烛明剑诀,自也知晓其中破绽,亦有修补之道。只是此法太干忌讳,其余修炼洞虚剑法之辈,又无通灵剑心,就算告知了也无用,也就留待至今了。”

    凌冲甚是乖觉,知晓此时应当马上去问,才能激起郭纯阳谈兴,问道:“然则此法究竟为何?”郭纯阳果然不曾藏头露尾,说道:“便是星斗元神剑!”

    ”纯阳剑尊”?

    : ””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