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九二 拜见掌教
    凌冲身上若是还有别的宝物,那便足以惊人了。 .更新最快凌冲勉强回复了三成真气,睁开眼看见一张大脸凑在近前打量,险些一剑都劈了过去,定神一看,却是狄谦,一双大眼盯着自己,眨也不眨,笑道:“狄师兄瞧我做甚么?”狄谦不答,眼神上下逡巡。

    赵乘风笑道:“凌师弟,你狄师兄是在瞧你身上还有甚么宝物。”凌冲想了想道:“我机缘巧合,得了一柄血河宗的血灵残剑,已与星宿魔宗的莫孤月换了本门一方万载温玉剑匣,进献掌教恩师。除此之外,身上别无长物了。”

    狄谦面上露出失望之色,抽身退开。此时场上大多已分出胜负,方有德遇上的那位少女,看似娇弱,双手居然持着一柄大剑,足有数十斤沉重,施展的虎虎生风,举重若轻。方有德居然连连受挫,自家参悟的佛法灵光也不能施展,仅靠着几手半吊子的太玄守山剑,被少女几剑逼得团团乱转,败相已成。

    凌冲对这位胸怀豪放的老大哥有些好感,向陈紫宗道:“陈师兄,那位方有德……”陈紫宗知他意思,缓缓说道:“那方有德于参悟佛法上颇有天分,但是修炼太玄剑术吗,却非种子,勉强修炼,只能故步自封,反不如修习佛法,前途来的远大。”

    凌冲立刻明白,方有德在剑术一途上没甚么天分,反倒是与佛门有缘,只是他一门心思想要学成剑术,如此南辕北辙,越行越远,自然也不会有甚么大发展。陈紫宗将他与那少女分在一处,就是为了让他自家想的明白,究竟是投入太玄剑派,修炼根本不可能有成的剑法,还是转修佛法,超脱生死。不过可惜,看方有德的架势,是要一门心思走到底了。

    凌冲闭口不言,每个人皆有每个人的活法,既然方有德非要学成剑术,他也不会阻拦。只听方有德一声低喝,那少女一剑将他手中剑绞脱手,已是胜了这一局。方有德垂头丧气,只能做个外门弟子。其余弟子陆续分出胜负,凤兮郡主与李元庆分别战胜各自对手,且胜的十分轻松,两人得胜之后,互相瞪视片刻,同时扭头过去,哼了一声。

    任青微微苦笑,说道:“李元庆与凤兮皆是上佳的修道种子,只是世仇难解,以后必是一个麻烦。”陈紫宗道:“无妨,他二人资质不同,不会同拜一位长老为师,只要分开修行,便无大碍。”

    三十一对弟子尽数胜负已分,有的欢欣雀跃,亦有人羞愤难当,索性下手皆有分寸,最多划伤刺伤,并无断手断脚或是当场被杀之辈。赵乘风喝道:“尔等且将手中剑还回石柱,再来我处听命!”众人忙即将剑器插回石柱,等了几息功夫,俱都围上前来。

    陈紫宗清点人数,见再无遗漏,将手一抬,一道剑光飞出,往太玄峰而去。太象宫中,郭纯阳目光一闪,见鹰嘴峰下一缕剑光冲天,对惟庸道人笑道:“陈紫宗他们已然督促弟子比过三关,还请大师兄出手接引,令其等入太象宫,祭拜历代祖师。”

    惟庸道人呵呵笑道:“掌教法谕,自当遵从。”伸出一只枯瘦手掌,五指指尖忽放毫光,眨眼间遍满殿中,呼啸冲出太玄峰,直入鹰嘴峰下。五指玄光初时不过小指粗细,愈来愈长,愈来愈粗,落入鹰嘴峰下时,已化为一道五色虹桥,宽有数丈,光耀诸彩,奇瑰非常。

    众弟子抬头望去,一道五色虹桥迎空架来,头一次见识这等仙家手段,都是一脸惊奇之色。陈紫宗见虹桥落下,说道:“家师已在太象宫中作法,我等上桥入宫,拜谒掌教长老,祭祀历代祖师!”赵乘风喝道:“众弟子听命,速上虹桥,不可迟疑,把稳心神,莫要晃荡,待会从桥上摔下,可不是作耍子的!”

    众弟子想笑却又不敢笑,匆匆上桥。桥面极宽,数十人站将上去也不嫌拥挤,最后陈紫宗、凌冲等一干二代弟子五人亦上了虹桥。众人皆上了虹桥,惟庸道人似有感应,法力一收,众人见离地越高,眨眼间横跨高峰,来至一座雄伟殿堂之中。见仙家满殿,上首乃是五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凌冲早将剑器插回石柱,两手空空,如今二入太象宫,不过这一次却是名正言顺的掌教嫡传弟子身份了。

    赵乘风喝道:“众弟子还不跪拜掌教、四位长老!”众人忙即跪地叩头,齐呼:“弟子拜见掌教与各位长老!”声音还算齐整,声震大殿。郭纯阳哈哈一笑,伸手虚抬,说道:“好了,不必那些俗礼,众弟子一路辛苦,且起身罢!”众弟子纷纷起身。

    木千山笑道:“恭贺郭掌教收得佳弟子!”程素衣、沈朝阳这些与叶向天一同班辈之人亦起身恭贺,金光老祖大大咧咧的声音传来:“你们太玄剑派忒也小气,居然只收了这几个人,我们少阳剑派每年皆要收录数百弟子,传授道法,方可保本门气运不衰。也怪不得到了你郭纯阳这一辈,长老高手只剩大猫小猫两三只。”

    此言一出,百炼道人面沉似水,周其道人怒目而视,贺百川微微冷笑。惟庸道人闭目垂帘,似乎全未听到。郭纯阳笑道:“金光道友所言不差,太玄到了我这一辈,却是高手死伤殆尽,不若贵派兴旺。因此才封山百年,修养元气,如今惟庸师兄炼成本命法宝,百炼师兄亦破境纯阳,足可镇压我太玄门户气运不堕。”

    “如今大开门户,自可广纳贤才,不出几年,又有佳弟子出世。金光道友,你看这些弟子,看似寻常,皆是本门精挑细选之人,剑术之道,在乎心诚意正,也许这些弟子之中,百十年后亦有修成纯阳之辈,也未可知!”

    金光老祖哼哼唧唧不说了,他一张臭嘴太易得罪人,郭纯阳又是有名的气量狭窄,轻易也不敢招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