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八一 石碑心法 洞壁剑招
    凌冲镇定心神,稳稳迈步,心头雪亮:“本门乃是正道门户,怎会无故伤人性命?悬崖之下定有一位师兄接应,这条铁索桥不过是试探众人道心坚定与否,若不能舍生度外,还谈甚么修道长生?”许是被前面掉落之人吓到,居然陆续又有数人一脚踩空,自铁索桥上坠落,惨叫连声不绝,搞得桥上之人心头亦是发寒。 .更新最快

    铁索桥下,云雾之中,果然有狄谦驾驭剑光停驻半空,每有一人惨叫跌落,便被他轻轻一指,一道真气发出,将之托起,又有真气将那人口舌封住,不令出声。不过片刻间,居然接到了七八人。这些家伙性命无碍,但也自知没了拜入太玄的机会,一个个面色沮丧,垂头而立。

    一旁陈紫宗与任青身裹剑光而来,见了这许多掉落之辈,俱是大皱眉头。任青道:“这等心性,连个铁索桥也不敢过,过不去,谈何练剑修道!”陈紫宗摇头道:“罢了,本门选材本就是大浪淘沙,总会有良才美玉出现。”任青迟疑片刻,问道:“师兄,那位凌师弟……”

    陈紫宗微微苦笑,说道:“掌教师叔既然亲口收他入门,这次入门大比无论名次如何,你我都不可多言。”之前郭纯阳未曾显露修为,门中还有百炼道人偶尔胆敢顶撞一番,但如今郭纯阳展露法力,掌教威严深重,他们这些小辈谁敢贸然抗命?任青点头。

    头前凤兮郡主与李元庆两个终于跨过铁索桥,足踏对面峭壁之上。峭壁上有一方半月圆台,二人踏足其上,怒目相视。若非不敢造次,早就拔剑相向了。二人毫不停留,把脚入了山洞,唯恐对方捷足先登,先参悟出了甚么功法招式。之后陆续有人通过铁索,往洞中跑去,俱是着急忙慌。

    秋少鸣缓步而行,他身有无形剑诀修为,足下踏出,便有真气凝聚,不虞掉落,他心头思索是着手废去无形剑诀真气,还是见机行事,不觉已迈过铁桥,摇了摇头,索性不去管其他,昂然入洞。

    凌冲与方有德夹在中间,凌冲剑心通明,无有畏惧,方有德有佛光护身,心下安定。二人容容易易过了铁桥,方有德笑道:“我不远万里前来太玄拜师,若能得到一门剑诀,便算入不了太玄之门,也总算不虚此行了。”凌冲摇头失笑,说道:“方兄不必过谦,请罢!”二人并肩入洞。

    除却掉落悬崖者,在狭缝前踌躇不前者,越过铁索桥,进入山洞之辈尚余六十几人,俱是心智坚凝,不折不回之人。陈紫宗师兄弟四人自云雾中升起,狄谦伸手一指,十几名摔下悬崖之辈缓缓平飞,落于狭缝之前,场中还有十几人亲眼见他们摔落谷底,只当不能幸免,心下惧怕,不肯前行,见他们竟然完好无损,哪知还不知这铁索桥实是考验道心的一关,一个个顿足捶胸,悔恨莫及。

    陈紫宗哪里去管他们如何?吩咐狄谦道:“狄师弟,烦劳你将他们送回山外,令他们自行回转便是。”狄谦领命,那些人还待分说求情,狄谦冷笑一声,剑光飞起,裹挟了这些家伙望空便走。

    任青望着黑黝黝的洞口,沉吟道:“尚余六十几人入了洞中,不知那入门剑法三十六式他们能悟出多少?”赵乘风笑道:“入门三十六式我等尽皆学过,不过是本门剑诀的入门之法,以他们资质,融会贯通绝非困难,只看其后选剑、斗剑罢了!”

    陈紫宗皱眉道:“据说那位凌小师弟便是机缘巧合,自幼修习守山剑三十六式,方能得掌教至尊看中,这一场却是不必比了。只是外人知晓,难免非议我太玄不守规矩,于本门名声有损。”三人对望一眼,均是苦笑不已。任青沉吟道:“罢了,此事既是掌教定下,自有定夺,我等只奉命行事罢,不必多管其他。”

    凌冲入得石洞,往前行了数丈,忽然面前一亮,山腹中一片极大空地,四周满插火把,照耀如同白昼,四面洞壁之上,满刻文字图形。凌冲凝神望去,见图形共有三十六幅,每一幅之旁皆有文字注释,迎面一座高大石碑,碑上刻有数百字文章,却是讲的太玄入门心法运气之道。

    凌冲通读石碑上所载文字,暗暗点头,再去瞧四周石壁,其上所刻正是自家再熟悉不过的太玄守山剑三十六式。其中前十三式乃是自小练熟的,睡梦中亦能施展,其余剑招亦是熟极而流,心下安定,复又苦笑:“果然我所料不错,石壁中正是守山剑。只是这套剑法与入门心法我早已精通,学也无用。之后必是考校各人资质领悟,以太玄剑派对战,我若是发挥剑术威力太强,难免难堵悠悠众口。怕是这等考校之法乃是早先敲定,也不曾想会有我这一大变数。”

    方有德修行佛法,无师自通,生平没瞧过玄门正宗法诀,甚感新奇,围着那石碑转来转去,石碑周围亦有数十人围绕,大家皆是一般的凝神解读太玄心法,心无旁骛,凌冲心下底定,便轻松起来,在远处站定,双目游离,也不知在想些甚么。

    方有德行事粗鲁,但资质却真不错,不然也不会仅凭几卷佛经便悟通两门小神通,他将石碑心法默诵三遍,便已牢牢记住,见凌冲躲得远远的,分开众人,一拍凌冲肩头,笑道:“凌兄弟,你不去瞧瞧那心法么?”凌冲笑道:“方才瞧了一遍,已然记住了。”方有德挑起大拇指,笑道:“那段心法忒也拗口,我念了三遍方才记住,你却只瞧了一遍便记住了,果然比我老方强!”

    凌冲强笑一声,依旧双目出神。方有德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只当他全力参悟心法,不以为意,自家席地而坐,默诵心法,领悟起来。进洞的六十多人中,大多是九国国民,许多更是王族显贵之后,骤得仙法,各个欢欣雀跃,连凤兮郡主与李元庆那等高傲之辈,见了石碑心法、石壁剑招,亦是喜笑颜开。

    有人通读心法,迫不及待的开始参悟,亦有人读几句心法,忍不住又去瞧石壁所刻剑术,形形类类,不一而足。凤兮郡主与李元庆头脑甚是清明,二人同时想到必定先练成入门心法,方能去参悟剑术,任何一门剑法,皆是以独门心法真气催动,若是不明其中运转之理,贸然参悟剑法,说不定有害无益。二人不约而同,在石碑之下盘坐,瞑目调息,运行太玄心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