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七四 纯阳终出手!(求订阅)
    普济神僧亦有些手段,自思若仅将薛蟒逼退,岂不令郭纯阳小觑?不若借此良机,将薛蟒一举铲除,至不济也要将他九大分身除去,免得他再去害人作孽,隐忍至今,直到普渡神僧在寺中做法,众生念力合作一处,佛光万里而来,这才借此以心灯佛火,逼得薛蟒弃了先天旱魃之身,仓皇而逃。 .更新最快

    普济神僧未能留下薛蟒,还有几分遗憾,心念一动,古灯檠上一尊菩萨轻轻站起,伸手一招,那尊先天旱魃也知覆灭在即,还有几分灵性,嘶吼连连,双臂勐挥,意图撕破佛光遁逃,无奈他自负中尚有一朵佛火心焰,又是元神无主,岂能抗拒一位真如神僧法力?

    旱魃挣扎几下,被古灯檠上那尊菩萨收入指尖一朵灯焰之中,载沉载浮,眼见是无救了。那尊菩萨依旧于心灯之上结跏趺坐,独伸一指,禅意盎然。普济神僧收了一尊先天旱魃,灭去薛蟒一半的战力,犹不满足,却也无可奈何,往太玄峰上瞧了一眼,微微摇头,转身而去。

    楞伽寺中,方丈聚集数百高僧,齐齐做法,发出大旃檀功德佛光,远播万里,所到之处,无数善心俱都合掌跪地,口诵佛号不止。功德佛光化为一座光幢,倒扣而下,恰巧将血神真身困在其中。

    郭纯阳隐忍多时,等的便是此刻,周身精气、无穷法力喷涌而出,法相未显,整个身躯陡然胀大,眨眼化为十丈高下,虚实转换之间,犹如一道无尽黑影笼罩太象宫上空。这一刻,这位神秘深藏的太玄剑派掌教至尊,终于展露出强横之极的剑道修为!

    玄门几大宗门中,清虚、七玄、少阳皆对太玄剑派怀有敌意,其余正一道、玄女宫与神木岛自身底蕴不足,自保有余,无力外侵,反倒与各家皆是交好。清虚、七玄、少阳三派自掌教以下,对太玄剑派最为忌惮者,非是纯阳级数的惟庸道人,而是这位生来矮小,双目狭长的掌教大人。

    三派掌教不约而同,皆判断郭纯阳深藏不露,必定有所倚仗。只可惜当年太玄内乱,郭纯阳究竟以何种身手,何等剑术压服四位师兄,夺得大位,至今不得而知。这位郭掌教一身修为亦是奇奇怪怪,忽而脱劫、忽而待诏,没个消停,只一点可以肯定,绝未证道长生,否则太玄山上必有无穷异象生出,任谁也遮盖不住。只瞧百炼道人证就纯阳,千万里元气潮汐不停,那是何等阵仗?

    三派也只因郭纯阳未得长生,虽然忌惮,却也并不急切。郭纯阳便再如何算计精妙,诡计多端,只要不入纯阳,便何足道哉?任凭其蹦个够,也无伤大雅。只是今日先有百炼道人突入纯阳,太玄剑派得了楞伽寺秘法,足以绕过待诏境界,这便不得不令三派警惕之极了。若真有一日,郭纯阳不声不响,自家证道长生,三派必会群起来攻,灭了太玄这一大祸根。

    可说郭纯阳证道之日,便是太玄覆灭之时。太象宫中,无论金光老祖、陆长风或是段克邪、秦拂宗等,俱都凝神留意,细细观瞧郭纯阳展现出的剑道修为。日后真要剿灭太玄,今日所见便是极大佐证。郭纯阳已有百年不曾出手,本以为能将这份神秘保留下去,留作后手,谁知魔教赶集一般,来了一个又一个,太玄派应接不暇,也唯有掌教亲自出手,一来震慑宵小,二来提振门下士气。

    郭纯阳法力不足以匹敌玄阴,但有先天庚金神剑在手,战力便不亚于先天血神。先天庚金神剑本体乃是一块先天庚金,被太玄派前代长老得在手中,耗费两代高手心血,方才祭炼成功,开启灵识。与太玄真传中先天庚金剑诀正是相得益彰,匹配无比。郭纯阳此刻施展的正是这一门剑诀!

    如今看来,惟庸道人自家祭炼了一面诛魔宝鉴,百炼道人以玄机元神入道,这柄庚金神剑果然最有可能被郭纯阳自家炼化,通常而言,唯有长生真仙方能将一件法宝完全炼化,练气级数并不能全力催动法宝威能,只能在法宝中留下自身烙印,若要御使法宝,还要法宝元灵自家配合。

    庚金神剑乃是太玄前代掌教配兵,对太玄忠心无比,自是对郭纯阳惟命是从,此刻元灵趁机神剑之中,梳理调和元气,助自家掌教发挥先天庚金剑诀的最大威力。郭纯阳这厮甚是光棍,别人想方设法要试探他的功力底细,他足足忍了一百年,不曾出手,今日忽然拔剑斩血神,更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郭纯阳大袖招展,面色肃穆,望着那先天血神,声如洪钟,说道:“血神道友,你乃天生神圣,得造化灵机,今日之事,不关善恶是非,只是你欲灭我太玄满门,老道要杀你绝个后患。大家谁都不是甚么良善之辈,也莫要谈甚么除魔卫道、正邪不两立那些个俗世的调调,你有甚后招尽管施展,老道一并接着,若是你能破开这佛光宝幢,自然天空海阔。若是你躲不开我这先天神剑,今日便送你上路,你也莫怨!”

    先天血神化身一道细细血光,周遭俱是佛光喷涌,本来他吃了郭纯阳两剑,忌惮其剑法通神,打算先进补一番,发泄一些元气,再来寻郭纯阳的晦气。哪知这老牛鼻子十分无耻,居然暗中勾结佛门,十数万里之遥,佛光遥相传递,暗算了他一记。

    佛光宝幢融汇楞伽寺一门上下无穷法力,但力分则弱,一来远隔十数万里之遥,而来化为一层薄壁,先天血神若能汇集法力,攻其一点,破解不难,但身后还有个郭纯阳手持飞剑,虎视眈眈,血神攻破佛光怎么也要数息时间,足够郭纯阳施展剑术,再将他本源重创一回。因此先天血神丝毫不敢停留,只在佛光宝幢中飞来撞去,如同冻蝇钻窗,忙不不停,一面还要躲避庚金剑气,狼狈非常。

    众人见本是先天神圣,生而玄阴的一代血神子,挟怨气而来,报复太玄,却被郭纯阳与楞伽寺联手暗算,一招棋差,步步受挫,居然落到被郭纯阳提着宝剑飞砍的地步,心下都有些荒谬之感。(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