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六八 先天血神 生而玄阴!(求订阅)
    段克邪神觉展开,眨眼间深入地下万里之遥,却见道道血光弥漫,条条血河滔天,有无穷邪气血气魔气震荡不休,直往地面冲去!段克邪神觉与血光一触,险些为其中魔意污秽,忙即退了出来,面现惊色,脱口道:“好妖魔!端的厉害!”

    众人忙问端倪,却听郭纯阳淡然道:“那厮乃是这地下十万里深处一条先天血河所生一头血神子,如今火候圆满,正要出世。当年我太玄剑派所以举派攻上血河宗总坛,便是得知血河宗上代掌教血痕道人以无数生灵精血,暗中培育这一具先天血神子,待到功候圆满,便要将身夺舍。无论血痕道人夺舍成功,还是这血神子吞噬了血幽道人,皆非世间之福,这才不计牺牲,杀来此间。”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那血神子虽未成熟,但天生灵物,灵觉最是敏锐,感应到血痕道人心怀恶意,早已趁机逃走,不知遁往何处。血痕道人遍寻不着,正自暴怒,被本门杀上门来,自是含怒出手,一场好杀,血痕道人固然形神俱灭,上代掌教荀师亦自以身殉道。这二百年来,那尊血神子始终藏身此处地脉之中,我几次出手欲将他除去,俱被他机灵躲过,那厮因是血河孕育,天生通晓诸般血河宗道法,不知怎的,居然传出消息,引得一干血河宗余孽来投,他以法力将之一一折服,自封为血河宗新任掌教。”

    “我早知其狼子野心,定必趁我太玄重光之时,翻弄血河,借机生事。因此早已请得楞伽寺方丈普渡大师点头,派遣普济神僧携了佛火心灯,前来镇压。只是这血神子毕竟是我太玄剑派除魔不利,方才任其壮大。此事还要由我太玄弟子了解才是。众位道友不必惊慌,那血神子此刻还在地下万里之遥,鼓动法力,催逼血河,意图倒反我这太玄峰,断去太玄灵脉根基,自家却携了滔滔血河,远去快活。只是虎谋人,人亦算虎,今日之事,老道早有先手,诸位只等着瞧便是!”

    众人浑不料其中还有如此多的弯弯绕绕,太玄峰下血河之中居然孕育了一尊先天神圣,这尊血神子乃是先天孕育,出声便是玄阴级数的修为,得享长生,委实羡煞旁人。

    血河宗上代掌教血痕道人图谋不轨,掀起世间浩劫,趁机收集精血,喂养血神,意图夺舍。若是被他成功,以玄阴元神驾驭玄阴血神之身,如虎添翼,顿时威能暴涨,也许直破玄阴之境,达到下一重不可说不可说之境界也未可知。那时覆压天下,正邪难治,必要掀起无边杀戮。

    太玄剑派上代掌教毅然率领两代门人长老弟子,围剿血河宗总坛,那一战只杀得日月无光,天地晦暗,最后荀真人与血痕道人双双殒命,却被那血神子逃脱,隐匿至今。

    那血神子却也是生而知之,生而明之,知晓自家出身太过煊赫,无论正邪两道皆欲得之而后快。落在正道手中,不免要被炼化成灰,落在魔教手中,要么夺舍炼魂,要么被祭炼成法宝一类的物事,绝无好下场。

    因此这两百年来销声匿迹,苦练苦修,希冀有一日能法力圆满,破关而出,那是天高海阔,谁也奈何不得,星光灿烂的一塌煳涂。谁知郭纯阳也是做事做绝,接掌太玄剑派之后,居然干脆将门户搬了进来,又纠集四位师兄,以莫力,自极天之外,才天石菁英,祭炼了这一座太玄峰,又于太玄峰上锻造太象五元宫。

    郭纯阳也不知怎么算定那一道血河就在太玄峰落身之地下,这一座巨峰压下,血神子与那一条生养他的血河登时被压得动弹不得,尤其郭纯阳还在峰底以玄门符咒手段,祭炼土石,此举耗费法力,但颇有成效,如道家喝地成钢之神通,只是进展极慢,二百年时光,也不过将太玄峰方圆万里之地祭炼完成。饶是如此,血神子已是寸步难移,逃脱不得。

    郭纯阳每隔数十年,来了心气,便会召集几位师兄,入地寻找血神行踪,把个堂堂天生魔神的血神吓得不轻,好在他火候渐足,已能脱离血河,元神出窍,自行走动,这才不曾被郭纯阳一伙捉到。

    郭纯阳早已寻到血河踪迹。只是这道血河其宽无比,其长无尽,亦是先天妙物,威能无穷,否则也不会孕育出血神子这等先天奇物。师兄弟几人法力通天,却也对这先天奇物毫无办法,炼化一丝血河河水,便又有一丝血河河水自虚空衍生,几乎不绝。

    郭纯阳算定那血神子数中该当出世,做一场大杀劫,又算出那厮打定主意,隐忍到太玄重光之日,要倒反血河,倾倒太玄峰,使血河河水四溢泛滥,污秽世间,方可报太玄剑派镇压他二百载的大仇。因此先下手为强,暗中勾连楞伽寺,以太玄剑派宝库中收藏的一部佛门法诀,换取楞伽寺秘传铸就金身之法。传于二师兄百炼道人。

    百炼道人法力充盈,道心剔透,早可冲击纯阳,只是待诏之境动辄千年,打磨法力,洗练自身,远水解不了近渴,有了楞伽寺取巧法门,便一切无碍。惟庸道人之所以到如今还未现身,便是防备血神那厮暗中捣乱。

    果然血神子还有后手,居然暗中收伏了血河宗残部,前任掌教血痕道人图谋将他夺舍,最后搭上自己一条性命,连余下的基业也被其夺走,可谓报应不爽。血神子收伏血河余部,选中血幽道人,赐予聚血魔旗,命他一面修炼,一面以天魔解体,祭炼那一座孤峰,到了正日子,给郭纯阳添堵。

    果然这一手奇兵甚是有用,百炼道人虽入纯阳,却不得不出手以玄机剑气将孤峰削去,免得遗祸太玄峰,等若是折了太玄剑派一位纯阳老祖之战力。眼见血幽道人仓皇逃走,生死不知,薛蟒又被普济和尚缠住,先天血神终于按捺不住,新仇旧恨齐上心头,就在地下作起法来,引动滔滔血河,直贯冲顶!(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