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六零 天魔解体da法
    血幽子冷笑:太玄剑派自荀老鬼死后,本也无甚底蕴。只是郭纯阳那厮,连本门新任掌教对他亦自有些摸不透,老道至今也搞不明白,郭纯阳凭甚么压服那四个师兄,坐上掌教大位这一次便是要瞧瞧那老小子屁股底下,究竟有甚么东西

    大行神君亦自沉默。郭纯阳此人可说是修道界中一个异数,以非纯阳之身,占据太玄掌教大位,偏生其上四位师兄俱都对其言听计从,要知炼剑之辈可不是甚么好好先生,说是动辄杀人,唯恐天下不乱也差不了分毫,剑修之辈比之魔道修士也仅仅多了一条底线而已。

    但就是这么一位郭掌教,却令太玄剑派封山百年以来,魔道六宗束手,谁也不肯抢先攻上门去。连素来霸道之极的星宿魔宗,亦无丝毫动作。听闻星帝对这位掌教至尊亦有几分忌惮。噬魂道自创派老祖噬魂老人闭关以来,门中事务皆有夺魂道人裁决,这位夺魂道人更是心狠手毒,却也不曾主动招惹太玄剑派,其中道理委实耐人寻味。

    但今日魔道各宗显然达成了一致,要瞧瞧太玄剑派究竟还有何底蕴,自上代长老掌教死伤殆尽,郭纯阳这一辈能否撑起太玄剑派这面大旗。若是今日凭借本门之力击退魔教来犯,自可安然开山,得享太平。若是不能,下一次魔道便会群起来攻,覆灭太玄山门。玄魔两道争斗无量岁月,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灭绝对手门派之机。

    大行神君魔相一只头颅忽然一转,往鹰嘴峰方向望去,口中冷笑道:好了,终于进去了咦,这少年倒是不错血幽笑道:大行道友不知瞧见甚么有趣之事了

    大行道君魔相将手中魔剑一摆,冷笑道:本座亦为太玄派备好一份大礼。临来之时,偶见一个小子赶路,参与太玄大比,希冀拜入太玄门下,好似叫甚么王申,乃是附近一个小国修士。便赏了他几分魔念,此刻已然度过照魔镜之试,往下一关去了。

    忽然虚空之中有人幽幽说道:这倒巧的很,老夫见大行师侄对那小子十分上心,也赏了他一道化尸神光,权作玩耍大行神君一尊幽摩神主法相三头齐齐转动,喝道:甚么人血幽道人笑道:道友不必紧张,方才乃是薛蟒长老,想必与你开个玩笑,此时已然远去了。

    虚空之中果然再无声响,大行神君魔相面色不甚好看,任谁被人欺进身来却一无所觉,总不会高兴。血幽道人大笑道:好好不成想薛蟒长老居然也有兴致作耍子,如此一来,两位道友出手,那鹰嘴峰上一干人等定必无幸了。郭纯阳开山门纳徒,徒弟给人杀得干干净净,想必脸上亦是十分精彩的哈哈

    大行神君在王申身上埋伏魔念,亦是举手为之,无甚在意。他这等级数的修士,也有几分硬气,总要斩杀几个叶向天之辈的高手,方能算的高明,欺负些未入道的孩童算得甚么本事问道:血幽前辈,此次乃是贵派登高一呼,我等共襄盛举,不知贵派掌教何在

    血河宗上任掌教血痕道人死于太玄剑派上代掌教之手,血河宗蛰伏百年,居然不声不响另立掌教,新掌教神神秘秘,向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大行此来,亦有几分试探之意。

    血幽道人神秘一笑:敝派掌教已然到此,该出手时自会出手。只等老道举火,便会发动。道友请看伸手一指,正是身下一座孤峰。我血河宗在此立教几近万载,方圆百万里之地如掌上观纹,太玄剑派不过新来两百年,如何能与本门相比这一座孤峰早在百年之前,老道便以天魔解体祭炼,只等今日,便要玉石俱焚

    大行魔相三张面孔同时动容道:竟是天魔解体么血幽道友好大的手笔既然有此手段,大事济矣天魔解体乃是魔道至高手段,说穿了亦无甚稀奇,乃是以法力祭炼一件物事,最好材料便是土石灵峰之类,发动之时,灵峰凌空飞起,直往对手撞去,借地火水风之力,摧毁一切。所炼之物越大,威力便也越大,只是此法既耗费法力,灵峰又飞行不便,极易为人察觉,提前闪避,可说身为鸡肋,魔教各派皆知此法,却少有人祭炼。

    血幽道人笑道:此法甚费法力,唯有老道精通此地地脉脉络,方能不令太玄剑派察觉,暗暗祭炼。如今已然火候圆满,事不宜迟,就此发动请道友相助一臂口中真言,周身血光翻腾不休,蓦地往身上孤峰之中一撞,道道血光迸发,如泉如流。

    孤峰受血光激发,山石簌簌而落,如下急雨,渐渐露出灰黑山体,其上以鲜血书就无穷符法咒,一一散发血光。血幽道人披散了发髻,足踏奇门步法,蓦地双手一合,大喝一声:起周身血光如蜂离巢,尽数扑在孤峰之上,将无穷法一一点亮,便听一阵如纶魔音响过,一座巍巍孤峰缓缓拔动,径上云天

    血幽子耗费百年光阴,以天魔解体将孤峰祭炼成功,此时猝然发动,自家七八成法力涌入其中,气息陡降,原本脱劫境界的修为,却直落法相境,面上却一派欢喜之色。

    孤峰入云,震动地脉,留下一座大洞,方圆足有数百里,骨朵朵直冒黑气,此是地下积蓄的浓郁煞气,只是驳杂不纯,连魔教之人也瞧不上,任其消散空中。孤峰初时徐徐而动,倒得后来越飞越快,掀起道道波澜,将血幽子须袍吹得猎猎作响,大行神君魔相法相以法力凝聚,却丝毫不动,六只眼睛中流露出骇然之色,这等威势若是撞在自家身上,立时魂飞魄散,死的不能再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