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四四 泥丸宫中魔相出!
    凌冲想了想,方要向任青言明自家也受了暗算,脑中忽然一晕,一个冰冷声音说道:你小子天分不错,又是郭纯阳的弟子,索性先宰了你,让郭纯阳心疼一番凌冲惊骇之下,陡觉脑中一股冰冷阴邪之意发散开来,似万古玄冰,要将脑浆泥丸尽数冻裂开来

    那种下噬魂魔种的噬魂教长老显是发现凌冲的身份,先下手为强,将凌冲识海震碎,先除去一个有剑术天分的弟子,等若是断去郭纯阳一臂。他本可一击了事,却非要让那魔种慢慢爆散,令凌冲在临死之时亦能清楚察觉自家是如何一步步趋向静寂。那魔种本就是依附生灵七情六欲而生,汲取生灵种种情感思慧,方可成熟,以凌冲这等资质的弟子,若能将他的恐惧之意收入魔种,定可化为一枚完美至极的魂种,壮大自身修为。

    凌冲暗暗苦笑,他虽于剑道颇有天赋,但这等识海之中的较量却非所长,只不肯束手待毙,如今他能依仗者唯有灵剑玄光与后天阴阳之气。后天阴阳之气对他爱答不理,自成天地,根本指望不上,唯有灵剑玄光是他自家修成,又与通明剑心相合,如臂使指,当此生死关头,也顾不得其他,忙催动灵剑玄光自丹田而上,冲入泥丸之中

    脱胎境分为感应通窍先天阳神四种境界,凌冲在金陵城中自家以太玄剑谱法门修行,侥幸练成感应通窍两重境界,又于望月楼上以武入道,跨入先天,周身真气成一大周天,圆融无暇。只是脱胎境中最后一重阳神,他还摸不到头绪。

    阳神之道,本当是修士以自家真阳之气,上行入脑,于泥丸宫中反哺魂魄,使之壮大,进而白日离体,不惧阳气,方为圆满。要修炼这一步,必要有独门法诀,又要有师门师长护法,方可小心修行。

    叶向天本拟待凌冲正式拜入门下,郭纯阳自会传授阳神法诀,谁知今日被噬魂教高手逼迫,生死之间,也顾不得了,只能奋勇入泥丸,元神争胜负凌冲凝神自守,只觉泥丸宫中一片氤氲,杳杳冥冥,莫辨东西。若是他自家修行,此时当依太玄法诀,开辟泥丸识海,以真阳之气壮大魂魄。但泥丸宫中已为魔种盘踞,便如一盏明灯,根本不需费力寻找。

    意识转了一转,面前道道金光迸射,氤氲之气中,一条黑影猛地扑上前来。凌冲尚未修成阳神,泥丸宫中仅有魂魄寄居,脆弱之极,被那魔影纠缠,根本无力反抗。但灵剑玄光冲入泥丸宫,瞬间将魂魄包容进去,连带那魔影亦被吸入。

    灵剑玄光世界当初乃是凌冲无意之间,参透太玄守山三十六招剑势,化出一股剑意,与自家天生之通灵剑心共鸣,二者相合,化为这一处灵光世界。其中容纳凌冲毕生所学剑术剑招剑意,可说是凌冲道基之根本。这道玄光世界日夕盘踞丹田,吸取太玄真气,壮大自身,推演无穷剑法。

    其实依照洞虚烛明剑诀所载,修炼到最后,本就是将自身阳神与灵光世界结合,开辟虚空,再造乾坤,化为一个唯有剑道的世界,那时无论法力神通皆是自我俱足,不加外物,天生立于不败之地。任你道法通天,便再打不过,只消往自家玄光世界之中一躲,任多高法力也攻不进来,至多被镇压一阵,若有良机,还可逃了出来,重新再来。

    只是当年创出这门剑诀的四代祖师,自家本就是纯阳,自不可能再从练气级数重新修炼一遍,法诀之中缺了冲击纯阳境界的法门,其后弟子又无有通灵剑心这等天赋,因此这道法诀数千年来在太玄门中蒙尘,门人弟子修炼这门剑诀,大多是贪图其中剑术威力,号称可破天下万法而已。却从无一人凭此成道。

    此事郭纯阳亦与凌冲说得明白,凌冲乃是四代祖师之后,又一位身具通灵剑心之人,得郭纯阳看中,亲自收归门下,便是指望他能够跳出祖师窠臼,自行参悟,凭此剑诀证道长生,为太玄门放一异彩。

    那魔影被收入灵剑玄光世界,停住吞噬凌冲魂魄,游目四顾,见眼前俱是道道剑光,无数飞剑攒刺奔跃,演化无穷剑法,不由吃了一惊。噬魂魔种由噬魂道修士以自家魂念分割出来,自有许多见识,却也从未听闻有这般奇妙世界,不仅呆了一呆,大笑道:好好好本道你只是个运气好些的毛头小子,却原来有这等奇缘待我将你神魂吞噬,正好炼化了这一方世界,有此根基我便可堂而皇之的拜入玄门门户,修炼正道功法,那时玄魔合一,也可仿效那癞仙,飞升九天仙阙了哈哈

    凌冲神魂被魔影纠缠,本是浑浑噩噩,一入玄光世界之中,被其中一缕通明剑意唤醒,通明剑心不愧是太玄剑派也要垂涎的天赋,委实有其玄妙之处。凌冲神魂苏醒,几乎不假思索,念动之处,无穷剑意喷发

    那魔影只顾得意,猝不及防,被凌冲剑意侵逼,大叫一声,不得不脱身远逃,躲避剑意冲刷。凌冲之剑意以太玄剑术为根基,融汇自家对世间万物所认知之道理。太玄剑意本是宁折不弯,摧服万物之道,凌冲自己却又自小受道儒两家道理熏陶,心中自有一股孤傲之气仁义之理,讲求我心归处即是吾。虽不似儒家圣人所言:浩然之气,至大至刚。却也有几分纯阳孤拔之意

    灵剑玄光世界本是静静推演剑术,被凌冲剑意催动,道道剑气争鸣,横渡虚空,指向那魔魂。但见凌冲神魂飘然,玄袍罩身,放声吟道:十年磨剑孤山寒,谁人曾将嘘寒暖。今日斩魔明心智,他年推倒自在天伸手一指,大喝一声:兀那魔头,受死来罢

    那魔影大笑连连:好小子,你可知本座是谁得道千年,又岂会为你这小小伎俩蒙骗也好,我闭关修行太久,今日便拿小子作个耍子,寻些乐趣挺身一拔,蓦然化为一尊魔神模样,顶天踏地,周身黑炎燃烧,三头四臂,四只手掌各捏法印旌旗宝剑宝镜,黑面獠牙,张口大喝,声如滚雷:小子,此是我门中神魔法相,且让你见识一番,何为噬魂神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