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四二 王申自爆 神光杀人
    郑闻苦心孤诣,创出这道法门,修炼有成者唯秋少鸣一人而已。但修士总不能一辈子只打磨根基法力,总要修炼更上乘法诀,因此这门法诀用以筑基极好,放到更高境界上却甚是鸡肋。

    秋少鸣修炼无名法诀,空自记了一肚皮上乘道术,无有合用的法力,半点发挥不出,也是郁闷。此次若能拜入郭纯阳门下,只消得到一部剑诀,便能立刻突飞猛进,一举超越在场所有弟子,这也是他傲气之所在。

    秋少鸣昂然而出,至此所有参与大比之人皆以辨识完毕。赵乘风朗声道:我等施展法力,将尔等送往大比之处,尔等紧闭双目,守御心神,不可分心,更不可失态吵闹,违者立时逐下山去

    众人听闻,果然不敢吵闹,都规规矩矩等候。有胆小的立刻双目紧闭,一点也不敢向外看,有那胆大的家伙,反而瞪大双眼,满面好奇之色。凌冲跟随叶向天往返天地,纵横数十万里,也算见过些场面,毫无在意。凤兮君主与李元庆更是不住冷笑,绝不肯露出怯色,生怕被对方看低了。白衣人王申依旧寒气阴沉,全无表情。秋少鸣双手抱臂,瞧不出喜怒。

    任青自袖中取出一面令旗,只有三寸大小,旗面满是符咒,将令旗一挥,平地涌起团团浓雾,将众人身形包裹。凌冲目光为白雾遮挡,运足目力也瞧不清面前三尺之地,他还算冷静,其余之辈更是不堪,有的忍不住牙齿打颤,若非方才赵乘风有言在先,早就大声哭闹了。

    凌冲只觉身外一震,顿感凉风扑面,阴气袭人,浓雾亦自消散,但见自家处身于一处山谷之中,周遭皆是石壁山岩,阴冷湿滑,手足难用,抬头可见巍巍大日,只是有重云遮蔽,光芒不烈。

    这处空谷位于鹰嘴峰之中,十分空旷,足可容纳千人,众人一一反应过来,游目四顾,窃窃私语不停。任青与赵乘风皆是金丹修为,法力醇厚,但要带着数百人凭空挪移,还要不死不伤,着实为难,才在入口之处布置了一座法阵,皆天地之力,将数百人挪至此间。

    任青将令旗收好,指着谷中一道裂隙道:尔等不可喧哗,且听我道来。你等稍后次第入那缝隙之中,对面便是一座山洞,洞壁之上刻有本门真气运行之法与一应剑招。尔等可自行修习,一日之后,自有分教

    众弟子听闻现下便可修习太玄剑派法门,便是入门心法,亦弥足珍贵,俱都欢呼雀跃。赵乘风大袖一摆,喝道:且去众弟子不敢怠慢,忙即鱼贯而入。那道缝隙似是天然生就,十分逼仄,仅容一人通过。

    赵乘风与任青对视一眼,二人心意相通,两道神念落在那白衣人王申身上,只待他远离众人,便即出手斩杀王申不言不动,微微垂首,瞧不清面目,似乎对赵乘风二人的杀意一无所觉。

    凌冲亦是留神此人,特意落后了些,见赵乘风与任青面色有异,略一思忖,已知他们打算,暗暗戒备。方有德大大咧咧,捅捅凌冲道:凌兄弟,你往前去么凌冲敷衍道:我稍待片刻,方兄可自去。方有德咧嘴一笑:难得遇见你这个知己,我怎能先走还是留下来陪你。

    凌冲一笑,不置可否。白衣人王申形如骷髅,静静站立,任凭周遭之人往那石缝中钻入,似乎全不介怀。正中赵乘风与任青下怀,待得王申周遭只剩七八人,其余皆围在石缝之前,吵吵闹闹。任青恐夜长梦多,蓦地伸手一指,一道金光飞出,化为一张光网,将王申捆缚的结结实实。

    赵乘风大喜,喝了一声:邪魔外道,纳命来罢三道剑气横空斩去,唯恐一击不中,剑气呈品字形,此呼彼应。赵乘风天资亦是不差,勉强修成了剑气雷音之术,一弹指间已斩到王申面前。

    眼见王申要被腰斩,忽然微微抬首,诡异一笑,张口吐出一团白光,载沉载浮,将三道剑气托住,不得落下。那团白光凛冽酷寒,似乎连虚空也能冰冻,凌冲心下雪亮:果然如此,他腹中有一件异宝,方能瞒过照魔镜精光分辨

    王申周围七八位弟子料不到这一下变起肘腋,措手不及,吃那白光一照,哼也没哼,就此倒地身亡,尸体覆盖了一层厚厚冰霜。不知是谁发一声喊,大家皆向后退却,也有几个胆大之辈,料想赵乘风与任青同时出手,自家帮衬一番,定可博得两位长老的好感,遥发掌力拳印,攻袭王申。

    王申本是皮包骨头,吐出白光之后,肉身更缩减了三成,忽然凌空爆散,化为漫天血光,往那白光之上一扑白光吃血光一照,如同得了一记大补,将三道雷音剑气一扫而飞,疾上半空,光芒越发炽烈,忽然解体开来,化为无穷白光流散。

    这一次任青与赵乘风面色灰败,大叫道:化尸神光尔等快躲白芒白光正是天尸教臭名昭著之化尸神光,奇寒酷烈,中者立毙又有十几人被化尸神光照彻,通体白雪冰封,倒地身亡

    凌冲所料不错,这道白光确是一件异宝,其中封禁一道化尸神光。只是太玄剑派此次招收门徒,修为限定在脱胎境之下。天尸教高手欲要混入进来,不敢在异宝中混入太多化尸神光,仅仅为脱胎境界级数,威能有限。饶是如此,也已杀死数十人之多。

    今日来此参加大比之辈,大多是九国中佼佼菁英,得本国倾力培育数十载,被太玄剑派依为日后山门重光之根基所在。却一个照面之下,被化尸神光杀死了数十人,等如无穷辛苦付之东流赵乘风眼珠立时通红,大叫一声,伸手一拍顶门,一道沉练剑光飞出,使了一个圈字诀,将余下化尸神光圈住,不令扩散。

    幸好那道化尸神光不过脱胎境级数,赵乘风金丹法力,尽可镇压得住,却还是额头冒汗,一柄千锤百炼的飞剑吃那尸气灵光一照,灵性大损。任青伸手一指,那座小小令旗飞出,化为千重光华,只一闪,便将赵乘风飞剑与其中化尸神光挪移到了别处。

    赵乘风运用法力,在无人之处将化尸神光释放,又将自家飞剑召回,剑身之上有条条白痕,灵性损失大半,一甲子苦功毁于一旦,心头苦楚激愤,险些一口热血喷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