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四一 无名法诀(求推荐)
    赵乘风只得作罢。那白衣人踯躅而行,连方有德那般嘴碎,也不敢多加评论。凌冲望着那白衣人却是若有所思,他丹田之中还有一道后天阴阳之气,对于先后天五行生克变化最是敏锐不过,那白衣人功法隐藏虽深,但方才运功抵御照魔镜精光之时,还是被他捉住一丝破绽,察觉此人所发寒气并非自家修炼真气,而似是生自一件甚么秘宝。

    那件秘宝至阴至寒,此人要么修炼了甚么奇特功法,能将秘宝之力引为己用,要么便是不惜代价,将秘宝植于自身,借此激发宝物威能。若是第一项倒也罢了,若是第二项,必是太玄剑派的对头来了,要在三关大比之中大作手脚。瞧他能通过照魔镜与赵任二人的法眼,显是做足了功夫。

    凌冲暗暗思索,目光片刻不离那白衣人左右。那白衣人神觉敏锐,感应到凌冲目光,蓦地转过身来,与凌冲四目相对。凌冲运足真气,对那白衣人所发寒意丝毫不惧,丹田之中灵剑玄光世界剑意冲宵,剑气大作,正自盘算要不要骤出不意,将其斩杀。想了想又自摇头,先不说能够将此人一击毙命,他如今尚未有所敌意,若是此刻出手,太也冒然。

    凌冲压制心头杀意,那白衣人面如骷髅,咧嘴一笑,无声无息,却寒彻透骨。几个九国来的少年男女碰巧在他身旁,被寒意一逼,大叫连声,忙不迭逃走。那白衣人迈步向凌冲走来,在他面前停住,二人离着极尽,鼻息相闻。凌冲只觉他呼出气息奇寒无比,刮面如刀。这等寒气足以将一个刚入道的修士冻成冰坨,但凌冲毫不在意。

    当日他得了血灵剑在手,日夕皆受剑中杀意魔性血河真气冲击,血灵剑毕竟昔日曾是一件法宝,便身受重创,亦是威能广大,不然也不会为乔依依看中指名来换。连血灵剑的血河魔气都不曾令凌冲屈服,何况区区寒意

    那白衣人见凌冲丝毫不惧自家寒气,咧嘴一笑,说道:好修为好定力记住待会杀你之人乃是王申又瞧了方有德一眼,转身而去。方有德冷的浑身打颤,待他走远,低声骂道:妈的,这小子好不猖狂凌兄弟,他是对你动了杀意了,一会入关,若是遇见了他,千万不可手软

    凌冲点头,默然不语。如今几乎可以断定,这王申必是魔教派来的细作,欲对参与大比之人不利,只是究竟用了甚么手段,瞒过了太玄剑派,还有待商榷。王申之言,赵乘风与任青亦听在耳中,赵乘风冷笑道:那人必是魔门细作,索性现下便下手将他杀了

    任青却甚为老城,沉吟片刻道:不可若是现时下手,那人无所顾忌,必会杀戮其余弟子,我等还是待他入关之后,施法将他与其余弟子隔开,再动手不迟。最好留他活口,拷问来由,究竟是谁派来潜入本门,还有用的甚么法门瞒过照魔镜之试。照魔镜乃是贺百川亲自祭炼,斗法之力不成,但却善能察辨魔门气息,太玄剑派素来十分依仗此宝。这王申既能以妙法瞒过照魔镜,必要问出根由,不然这照魔镜日后便没了用处,拿甚么法子防备魔门弟子侵袭

    赵乘风点头,二人亦是暗中留意王申。此时还未通过照魔镜者唯余一人,便是那秋少鸣。他气度沉凝,不慌不忙,足下一动,不偏不倚,恰是一丈之远,十步之后,已来至照魔镜下。

    赵乘风与任青见他风姿倜傥,面容俊秀,道气盎然,先存了三分好感。赵乘风乃是周其之徒,自是知晓自家师傅那些小肚鸡肠之事,说道:任师兄请看,那人便是七玄剑派大长老郑闻的后人,名唤秋少鸣,特意前来拜入本门掌教真人门下的。任青皱眉道:掌教至尊已亲口允了凌冲入门,虽未说是关门弟子,但绝难再收一徒。他这算盘可是打错了。

    赵乘风亦是十分烦闷,其师当日自大殿之上回归自家洞府,以其脱劫宗师的定力,亦气得破口大骂,却又无可奈何。那郑闻总览七玄剑派大权,仅在掌教之下,岂是好相与的尤其周其贪图财货,先收了贿赂,如今出尔反尔,绝难搪塞过去。他苦思了几日,也想不出甚么好法子,唯有先派赵乘风来,见机行事。

    秋少鸣长身玉立,伫立照魔镜下,当真生的一副好皮囊。凌冲虽亦是道气沉浮,飘飘洒洒,却比不上这位秋少爷面如冠玉,五官俊秀。秋少鸣只是一站,便引得无数少女心头乱跳,便连凤兮郡主都忍不住多瞧了一眼。

    凌冲自家事自家知,虽是生的不错,但绝非盖世美男,他自己不甚俊美,偏偏最瞧不得别人生的好看,见那秋少鸣如玉面容,心下大是不喜,说道:此人好生做作方有德一拍大腿,叫道:着啊凌兄弟当真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生平最恨的便是这些个小白脸,一个个始乱终弃,偏有许多怨妇哭哭啼啼,非他们不嫁,妈的,当真晦气

    凌冲望他一眼,当真大起知己之感。照魔镜精光罩落,于秋少鸣周身游走,道道真气透体而出,时而色分五彩,时而环耀七色,斑斓变化,绝无定型。赵乘风奇道:怪哉这却是甚么功法,怎的如此奇异任青亦不识得其中奥妙,沉吟不语。

    秋少鸣所练无名法诀,实是玄妙非常。乃是郑闻糅合毕生所学,与一位前辈真仙道书所载妙法,杂糅而成。修炼此法,得出真气非阴非阳,不落五行,超脱万物,与那混元之气想仿佛。偏生只要修炼了任一功法,无论五行阴阳剑气魔意,皆可随心转换,绝无半分滞刻之间便能拥有极深厚的修为造诣。

    只是有一点不妥,便是一旦化为某种真气,便再难更改,要么顺此法门修炼下去,要么废去毕生修为,从头练起。即便有那大恒心大毅力者,废去法力,重头再修,也再修不成那无名法诀。郑闻曾寻了多人,尝试修炼此法,得出结论,一人毕生之中,唯有一次机会,修成这部法诀,过此再无回头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