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十一 不速之客
    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同样的笔墨纸砚,在书画大家手中,便可描绘传世之作。落入三岁顽童手中,便要信手涂鸦,最后还要弄得一脸油墨,便是这个道理。上乘御剑心诀之法,共有三大部分,一是御剑之剑器,二是御剑之真气心法,三是御剑之人的手段。这三样缺一不可,相辅相成。

    凌冲所学太玄剑诀,乃是此界之中顶尖的剑修心法,天下剑道,无出其右者。而剑器他此时还谈不上,唯一一柄瞧得上的眼血灵剑,只过了一遍手,便被莫孤月换走。第三个御剑之人的手段,所指便是剑修御剑之手法。之前凌冲以气御剑,不离身前一丈,且只凭真气感应,并无专门的手法配合。

    如今他机缘巧合,以武入道,修成感应天地之境界,真气澎湃雄浑,御剑便可超越百步之远,乃是极大的进步。尤其学会这大擒龙手中种种手法,以前御剑之时种种滞涩之处登时不翼而飞,变得随心所欲,将他最大的一块短板补足。

    凌冲索性以石作剑,运用真气,催动大擒龙手中种种法门,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头,在他御使之下,做出种种精妙剑术之态。一时之间,玩的不亦乐乎。张亦如早就瞧得呆了,这便宜师叔年岁不大,却每每做出出人意表之事。望月楼上先是以感应天地的境界,与金丹境界的杨天琪拼斗剑招,居然侥幸胜出。如今初学咋练这大擒龙手,却一学便会,就似浸淫了数十年一般。

    张亦如狠命摇头,在心头自语道:“一定是那厮早就修习过相似的武功,这才能如此快的融会贯通。这便宜师叔果然狡诈!”

    叶向天双目紧闭,却能感应周身元气潮汐变化,暗暗点头:“这位凌师弟果然天资聪慧,更为难能的,是一颗向道之心,甚是赤诚。虽还未经过淬炼一关,也是十分难得了。”

    凌冲催动周身真气,通达四肢百骸,越练越觉这一路大擒龙手内蕴无穷奥妙,渐至浑然忘我,一招一式之出,皆似天成,十根手指轻拢慢捻,横抹直挑,渐趋其妙。

    这套大擒龙手与太玄剑法简直契合完美,便如量身定做一般,凌冲越练越觉其妙无穷,如饮醇酒。体内真气如大河澎湃,滚滚而上。忽然脑中一声轰鸣,当日在望月楼上参破乾坤,感应天地的感觉又自袭来。一缕本我意识飘飘摇摇,脱壳而出,仿佛直入九天,不可止歇。感悟天地之境,便是以自身意识脱壳出胎,与天地间种种道理冥合,感悟种种天地元气变幻之姿,乃是日后修行更上乘功果必由之路,亦是以后决定以后修行境界高低极为关键的一关。

    这一关是以自身修炼真气,滋养本我意识,使之茁壮壮大起来,继而冲破肉身先天束缚,脱体出来,但这一关亦有许多讲究。若是所修道诀法门不够高明,修炼出的真气品质便也不堪,滋养不得本我意识。本我意识不够壮大,便不容易挣脱束缚,一旦挣脱束缚,却又耗尽太多元气,不能在外界久存。甚至有许多修道人,因此根基不厚,勉强脱胎出来,本我意识却是虚弱之极,虽能勉强回归庐舍,却已受了重伤,道法再也不得寸进。

    凌冲得天独厚,所修太玄道法乃是玄门正宗,虽然注重杀伐,于养生养命之道不甚擅长,但也是世间第一等的法门。尤其太玄真气又被阴阳之气精粹一遍,本我意识得真气滋润,先天便十分壮大,这一脱胎,感悟天地万物,所得好处便是极大。

    在凌冲感应之中,天地间充满无数元气,条条轨迹滑落,交缠牵扯。又有许多别样气机,有生灵、大海、砂石、草木等等,俱都不尽相同。他凝神感应,发觉身旁张亦如周身散发凛凛剑气之意,锋锐玄之,当是他修炼了先天庚金剑诀之故。

    凌冲又将意识朝叶向天飞了过去,发觉叶向天立身之处,剑意喷薄,剑气翻涌,又有丝丝灭道意境遍布,似乎大道不存。但在灭道真意掩盖之下,尚有一缕缕其他意境飘散,与人一种先天地生之感。凌冲大感惊奇,方欲细细查探,叶向天微微一笑,周身剑意翻滚,已将自身遮蔽。

    凌冲再也感应不出什么,心道:“看来这位大师兄身怀许多秘密,他对外展现出混元灭道真气的修为,只怕便是为了掩盖那一股先天地生的意境,至于那究竟是什么宝物,又或是什么独特法门,却非我所能窥探的了。”

    凌冲本我意识离体甚久,这等境界其实便是世俗中所说的离魂,玄门又称为阴神。人之一身,魂属阴,魄为阳,阴阳相合,方为生灵。三魂出窍,乃是纯阴之相,若非此时正当皓月在天,换作大日烈阳,早将凌冲阴神烤焦,魂飞魄散了。饶是如此,凌冲第二次阴神出窍,也感有些疲累,方在归窍之间,忽然又感应到两股气机。

    这两股气机与他在叶向天、张亦如身上感受到的人身之气截然不同,倒是更加冥合自然,尤其与周遭大洋水行精气几乎融为一体。若非凌冲阴神离体,感应敏锐非常,险些就发现不了。叶向天微微侧头,显然也已发现了那两股气机,他伸手一指,凌冲阴神身不由己,便即归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