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七 灵江事了 凌康退婚
    血幽子虽不精通,但恰好修炼过这一道法门,因此催动冥河血河法,遥相呼唤血灵剑。血灵剑灵识蒙昧,却有一灵不灭,感应到血河法召唤,立时躁动起来。它本能知晓若是落入精修血河法之人手中,自己还有回复灵识,重归法宝的一天。因此挣扎之力绝大。

    莫孤月察觉于此,立时以北斗劾死戮魂禁法将之禁锢。北斗劾死戮魂禁法虽是杀戮妙法,但用以禁锢虚空灵识,却别有一番妙用。但如此一来,七尊北斗星神便被困在小洞天之中,不得解脱,只能尽力镇压血灵剑。

    血幽子屡次发动冥河血神法,血灵剑虽有呼应,却似被甚么法力禁锢,难于到手,喝道:“莫孤月,你手中乃是我血河宗至宝,若是乖乖交了出来,老子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如若不然,便吸干你的星斗元神!”莫孤月默然不答,身上腾起一团稀薄星光,将血河真气阻挡在外。

    血幽子大笑道:“若是你师傅星帝在此,老子自然二话不说,拔腿走人。你不过一个修成金丹的小辈,仗着几尊星神,也敢与我做对?还是交出血灵剑,免得伤了你们两家和气!”

    星帝纵横天下一千载,为人心狠手毒,与他做对之辈大多做了孤魂野鬼,也唯有清虚道宗绝尘道人那等大能,方能活的逍遥自在。若非必要,血幽子实是不欲得罪他门下弟子,但血灵剑委实干系太大,由不得他不出重手。

    又等了片刻,见莫孤月冷冷不理,血幽子也自发了性子,喝道:“既然如此,莫怪老子心狠手辣!将你炼成血河真气滋补我的法力!”血河翻涌之间,条条血气贯空交织,结成一朵血焰莲花,往莫孤月头顶落来。

    这一朵血焰莲花内蕴血幽子五成功力,压力绝顶,更兼有炼化污秽之能,还未到莫孤月顶上,便已发出一股绝大吸力,要吸扯着护体星光往血焰之中投去。

    莫孤月暗叹一声,脑后星光陡然大盛,此时已是夜半三更之时,周天之上群星之中,共有四座星宫为他脑后星光引动,明灭之间,陡然降下四道粗大之极的星光,汇入莫孤月体内。莫孤月一声轻吟,脑后飞出四道星光,化为四尊星神。这四尊星神并非人形,而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即是民间所称的四灵。

    莫孤月此人心思阴沉之极,他所修炼的根本功法并非北斗劾死戮魂禁法。那北斗星君化身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之用,他的根本道法乃是四灵四象真法,亦是从《周天星宿魔典》之中演化而来,这套法门威力至大,不在北斗阵法之下。

    莫孤月苦心修炼,便在星宿魔宗之中,除了师尊星帝之外,也无人知晓他的根本道法居然这一部四灵四象真法。但今日阴差阳错,血幽子摆明要将自己诛杀,夺取血灵剑,北斗星神要镇压血灵剑元神,生死威胁之下,唯有使出这一部根本道诀。

    四灵四象真法取象于周天星宿中的东方青龙七宿、西方白虎七宿、南方朱雀七宿、北方玄武七宿,合为二十八宿。分为:东方苍龙: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玄武:斗扣女虚危室壁。西方白虎:奎娄胃昴毕觜参。南方朱雀:井鬼柳星张翼轸。左青龙,名孟章。卯文。右白虎,名监兵。酉文。前朱雀,名陵光。午文。后玄武,名执明。子文。四象则是太阴、少阴、太阳、少阳,与四灵相合,便可变化无穷。

    莫孤月为了修成此法,费尽无穷心里,用尽手段,终于将四尊星神炼成,本拟星帝退位之时,以此法震慑同辈同门,坐上掌教的宝座。此时被血幽子逼迫施展,内心之愤恨可想而知。因此这四尊星神显化,立时动用全力,北方青龙七宿星光化为一条巨大青龙,摇头摆尾,长有百丈,盘坐蛇阵,张口巨口一吸,将漫天血河吸入腹中。

    南方朱雀七宿化为一只朱雀神鸟,翼展千里,高声厉鸣。朱雀乃是南方神鸟,秉承南明离火之精而生,专司破邪诛魔,乃是阴郁之气天生的对头,尤其对上血河真气,更是天生的克星。

    那朱雀羽冠华美之极,张口吐出一派火光,正是先天七大真火之一的南明离火。血河真气一遇南明离火,立时被焚化殆尽。虽然四周血河仍旧大浪滔天,却再也不能随灭随生。北方玄武七宿化为一只玄武神兽,高有千丈,其相为龟蛇相缠,所御为北方壬癸神水,此水亦为先天神水,自生阴阳五行,别有妙用,善能抵御天下诸火。壬癸神水一出,便化为一道晶莹壁垒,将涛涛血河排除在外。

    西方白虎七宿化为一只插翅白虎,仰天长啸,周身泛起凛凛白气白光,刀光剑光逡巡往来,先天庚金之气汇聚,化为一道剑网,血河真气遇上,便被切割的不成样子,要么被朱雀的南明离火所烧,要么被青龙收取。

    四灵四象真法一出,正是血河宗法力克星。血幽子惊怒之下,急忙调集法力,血河之中升起无数血魄神雷,又有七道化血刀光刺破虚空,往返杀来。血幽子本拟此番动手,只是几个不入流的小辈,将本体四成功力化为滔滔血河而来。谁知接连遇上硬茬,屡攻不下,这才有些心焦。

    碧霞和尚端坐凌府,沏了一杯香茗,惬意非常。癞仙金船出世也好,飞宫云阙也罢,众有缘人得宝而归等等,皆是泰然处之。等到血幽子血河飞来,这才微微色变:“居然是血河余孽!此人神通厉害,已是渡过几重天劫的人物,只怕叶向天等人应付不来。”正思忖要不要出手助叶向天等人一臂之力,忽然眉头一挑,自语道:“好,管闲事的来了!且看一山二虎斗!”

    血幽子运用血河法力,将叶向天、莫孤月等人困锁,只是此二人皆是一方掌门弟子,根基雄厚,急切间擒拿不下。沈朝阳冲出血河,血幽子也不去管他,任他飞走。但沈朝阳思忖片刻,吩咐三位师弟道:“你三人带了秦钧师弟先行回山,将此地之事禀告掌教,看他老人家如何吩咐。我要留在此处,助叶兄一臂之力!”

    钱师弟道:“此人法力通天,我等联手也不是对手,师兄留在此处怕要吃亏,还是与我们一同返回山门,等候掌教发落罢。”沈朝阳摇头道:“我若弃太玄派道友不顾,于我正一道清名有损,便是不死在此处,日后也没脸见人了。你们不必多言,还是快走!”

    虚空之中,一处隐秘之极的所在。一座宫殿突兀而起,这座宫殿广大之极,足有数个金陵城大小。宫殿之中有许多遁光上下起落,来去匆匆。

    宫殿最深处一处静室之中,一个道姑打扮的女子自入定中醒来。这女子生的十分美貌,只是面色深沉,眉宇之间煞气极重。她往虚空之中望去,双目中先是有无数星辰生生灭灭,继而换做了一袭薄纱般的迷雾,迷雾散去,露出一团血光,正是血幽道人。

    这女子正是星宿魔宗女长老、萧厉新拜的师傅乔依依。她望了望那团血光,忽而冷笑道:“莫孤月也好,萧厉也罢,是我派去取宝。血灵剑落入我手,你这小小血河孤魂,也敢来抢么!若不惩戒一番,还要被正道那群老东西耻笑我护不住自家弟子和法宝。”

    随手折断一根青丝,往上一抛。那青丝如箭上指,倏忽飞出宫殿,直往灵江江边血光落去。青丝飞行之间,周天星光之中不住有星斗元气降下,汇入其中。虽是乔依依举手而为,待到灵江上空之时,已然非复青丝之模样,而是化为一道横亘虚空,长有千丈的星光之海!

    血幽子又急又惧,再要拖延下去,只怕太玄剑派等正道长老不会坐视,只需随便来上一位,便足以将自己这尊容纳四成法力的分身留下,把心一横,便要施展血河宗中一门耗费元气生机的法门,逆转阴阳,一举轰破叶、莫二人防御。

    那片星光之海已然以雷霆万钧之势砸落下来!血幽子根本不及防备,只能将自家一缕分神化身藏于无边血河之中,再将血河尽力收拢,做出抵御之状。无边星海坠落,直直轰入血河之中,血河先是一静,继而无边血浪被星海之力挤压向周遭狂喷而出!

    这片星海也不知被乔依依动了甚么手脚,居然蕴有破魔之力,大片星海辉耀,便有大片血河被蒸发的一干二净,不留痕迹。血幽子只瞧得眦目欲裂。这片血河是他花费数百年苦工,或杀人吸血、或借住聚血魔旗孕育,才化生出来,乃是日后成道的根本,法力之本源,消耗一丝便少一丝,再要运炼回来,便是千难万难。

    血幽子见星海势大,自知不可力敌,悲啸一声:“乔依依!你坏道行,此仇必报!”卷起残余血光,施展化血神遁,一溜烟跑了。

    星光之海从天而降,将血幽子法力所化血河击毁了六成,自身也不过消耗十之三四。血幽子一逃,星光之海便没了用处,忽然光华敛尽,化为一枚光丸,冲破莫孤月脑后星光,落入萧厉手中。

    萧厉手捧星丸,哪里还不知道是便宜师傅成全自己。这枚星丸所蕴法力在乔依依乃是九牛一毛,却要萧厉修炼一家子方可凝练出来,可以省却他无数苦修之功。萧厉狂喜之下,忙将星丸贴身藏好。

    血幽子满怀信心而来,本要半路截杀癞仙遗宝有缘之人,得上几件宝物,谁知鸡飞蛋打,反被乔依依一道星光神通,险些将他数百年苦功毁去。待得血河飞走,莫孤月亦带了萧厉,身化星光,回返星宿魔宗总坛,寻乔依依复命。

    沈朝阳正勒令三位师弟返回师门报信,自己拼尽全力,与叶向天一同,共抗大敌。谁知一团星光之海坠降,将偌大血河一击破去,血幽子含恨而逃,之前种种反倒成了笑话。

    叶向天也自收了灭道灵光圈,望着血河离去,散落群天之辰寰默然不语。沈朝阳飞落下来,说道:“血河宗居然还有余孽,又修成如此法力,日后只怕正道不宁。”叶向天缓缓道:“当年剿灭血河一役,本就走了许多血河长老高手。今日之事,家师早有所料。只要本门将地下血河牢牢镇压,这些余孽便翻不了天去。”

    沈朝阳点头。他身为正一道下任掌教接班人,自是知晓许多秘辛。那血河宗立派之处极为奇异,地下便有一条滔滔血河,起自何处已不可考,血河宗上下便是靠着这条血河修成绝**力。

    自太玄剑派将血河宗剿灭之后,便在血河宗总坛原址之上移来一座巨山,将血河镇压。全派搬迁于此,外人只道太玄剑派强横霸道,杀了人家的掌教长老,还要霸占人家的祖庭。谁知太玄剑派此举正是慈悲心肠,若非将血河入口封锁镇压,被修习血河法力之辈闯入,立时便可借助无量血河修成滔天法力,那时便更加难治。

    血河宗余孽之所以对太玄剑派愤恨不已,一面是灭门之仇,另一面却是太玄剑派将血河入口封锁,便等如是断了他们求取玄阴大道之机。

    常洪忽然冷哼一声:“万万没料到,莫孤月心思如此阴沉歹毒,所修根本道法居然非是北斗劾死戮魂禁法,而是另一种神通。”乔依依一道法术破去血幽子法力,莫孤月的四灵四象真法便露了白,被沈朝阳四人窥到。

    叶向天淡淡说道:“莫孤月所修根本道法乃是四灵四象真法,精微奥妙,不在北斗劾死戮魂禁法之下。”常洪一愣,以他见识眼光,也不知莫孤月所修是何法门,叶向天却随口道来,着实令他钦佩不已。

    沈朝阳目光闪烁,问道:“叶兄既知莫孤月所修道法根底,有何法门可以破那四灵四象真法?”星宿魔宗统领魔道万载,翼护邪魔,乃是正道死敌,若能破去四灵真法,铲除莫孤月,无疑便可断去星帝一臂,大大提振正道士气。

    叶向天摇头:“四灵四象真法取法于东西南北四灵星相之道,配以太阴、太阳、少阴、少阳四象之法,可谓变化无穷。若欲将他战败,唯有以绝**力或是法宝碾压,法术变化之上,怕是无有能克制者了。沈兄何不去问贵派张掌教,想必张真人怀有妙法可破。”

    沈朝阳点头:“血河余孽重现于世,星宿魔宗插手癞仙遗宝,我自当回山,禀明掌教师尊,请他老人家定夺。”这一次下山取宝,虽然危机重重,好在不曾折损一人,且秦钧已将宝物到手,只需回山借此宝淬炼真气,便可冲击元婴之境,沈朝阳实是不欲久留,便就告辞,携了四位师弟飘然回山。

    凌冲今夜所见所闻,乃是他十几年中最刺激者,先是见识了各派英杰,继而又有血河余孽来袭,尤其末了那一道星光神通击破血河之时,更是令他新潮澎湃,难以自已。心头暗忖:“我生平见识除在金陵城之中,便只能在野史闲书中寻觅。今日方知,原来修道之辈,举手之间,确能移山填海,无所不能。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好在我已拜入太玄门下,自有妙法修习,只要我一意精进,终有一日,我凌冲亦要修成那等法力,笑傲天下,逍遥长生!”向道之心又复坚定了一层。

    几波人马先后离去,埋伏于灵江,意图劫宝的邪道妖人也被叶向天与莫孤月联手杀了个干干净净。如今只余叶向天三人,灵江江上诸星投光,江波摇曳,清辉遍洒,若非江中时时还有些残肢冷血,方才血河来袭,星光断法的奇景几疑是在梦中了。

    此时已是五更天时分,金陵城中鸡鸣之声隐约可闻。叶向天说道:“今日时辰已晚,我与张亦如这几日在金陵城外玄天观中落脚。凌师弟可先行回府歇息,白日若是有暇,可来玄天观中寻我。”

    凌冲初见这位大师兄不过几个时辰,心中有千言万语要问,此时却不合出口,只得道:“即使如此,师兄便请先行,小弟白日定去拜会。”叶向天点头,一道剑光裹住自家与张亦如,腾空而去。

    凌冲望着剑光离去,怔忪半晌,这才动身。他先前所骑骏马,早已被血幽子之血河化去,此时只能靠了一双腿脚急奔。好在他内功雄厚,脚力极好,身形一展,疾于奔马,一口真气于胸腹之间流转,也不觉疲累。走了半个时辰,金陵城城门已遥遥在望。

    此时天已放亮,晨曦遍洒,早有许多小贩起个大早,肩挑臂扛着许多新鲜菜蔬,赶着往城中售卖。城门前早已排起了一对长龙。凌冲怔怔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方才眼中还是剑气纵横、血光滔天,转眼入目间却是如此多彩的市井生活,委实令他有不在人间之感。

    “修道修真,去假存真。昨夜所见之辈,无一不是高高在上,超脱凡俗。却不知神仙亦是凡人做,我若非仙缘遇合,日后也必与这些人一般,只不过手中多些银钱,还可多讨几房小妾罢了。末了还要蝇营狗苟,为了生计仕途奔波,临终之时,病卧床榻,悔恨流涕,哪及得上仙家来去纵横,长生有望?我定要珍惜仙缘,修成纯阳正果,长生不灭,也不负天地生我之身,孕我之魂!”

    凌冲虽是凌府公子,却也无甚么特权,只老老实实排队入城。守城兵士也不认这位公子爷,照例盘问了几句,便即放行。凌冲入城之后,不便施展轻身功夫惊世骇俗,只双足并用,不一会已回至自家府中。

    王朝正自府门口等候,只急的团团乱转。昨夜癞仙金船虽在灵江出世,但闹出动静太大,先是金光万道,继而血浪滔天,金陵城中也遥遥可见。普通百姓家还道出了甚么妖怪,许多人连夜在家拜祭神佛,乞求平安不止。

    王超自也瞧见了灵江江边异景,忧虑二少爷安危,却也不敢擅离职守。一夜未眠,天还未亮,便在大门之处守望。遥见自家少爷施施然走了回来,心头一颗大石落地。忙迎接上去,说道:“少爷,你没事罢?”

    凌冲拍拍胸口,大笑道:“我能有何事?非但无事,反而得了一件异宝,如今可是好得很呢!”王朝在凌家为仆数十载,侍奉凌家三代,早将凌冲当成了亲生儿子看待,见他无事,已是高兴无极,闻言笑道:“异宝不异宝的却是无甚干系,只要少爷平安归来,便比甚么宝物都珍贵!”

    二人说说笑笑,入了府中。此时老太太已然起身,一家人围坐用饭。凌冲蹑手蹑脚步入饭厅,先给祖母、父母请安,这才坐下,方欲举起粥碗,便听凌真哼了一声,问道:“你昨夜跑去哪里了?”

    凌冲低了头,说道:“孩儿昨夜心血来潮,不可自持,骑马往灵江观潮去了。”凌老太太说道:“罢了,孩子也不小了,一夜不归也算不得甚么。只要不是遇上强盗匪类,便由他去罢。你这个做老子的若是管的太宽,好好的孩子给你管的低声下气,日后却又如何见人?”

    凌真低头道:“是,母亲教训的是,孩儿知晓了。”他自乔百岁试出凌冲有一身绝顶武艺,便对这个二子有些看不透起来。凌冲一夜不归,原也算不得甚么大事,只是他做老子的,内心总把儿子当成不懂事的孩童,习惯了事事替他们安排铺垫。

    凌冲喝了一碗米粥,放下碗筷,儒家的教诲是“食不言,寝不语”。凌真便以此治家,凌家用饭之时,是绝不出言的。凌冲想了想,说道:“父亲,孩儿有要事与父亲商量。”凌真瞧了他一眼,又看看老太太,点头道:“好,饭后你随我到书房来。”

    凌冲道:“也请大娘一同移步。”崔氏望了他一眼,心头十分诧异。凌真思忖片刻,对崔氏说道:“即使如此,你也来罢。”老太太笑道:“好啊,你们这几个皮猴儿有甚么事瞒着我老太太的?”凌冲笑道:“奶奶,孩儿只是想要进学,央父亲寻个饱学的老儒为师。”

    凌老太太十分欣喜,笑骂道:“平日里你父亲怎么说你这小猴儿,便是不肯向学。如今可算改了性儿,你大哥订了亲,你也须懂事些,莫要如以前一般耍些小孩儿脾气!”凌冲笑着应是,一顿饭一家人吃的十分开怀。

    饭后自有丫鬟收拾了碗筷,崔氏先搀扶老太太回房休息。凌真父子先往书房而去。入了书房,父子落座,凌真道:“说罢,究竟是何事?”他可比老太太精明多了,素知这个儿子十分伶俐,但最厌读书,冷不丁转了性子,居然要寻个饱学宿儒求学,其中必有蹊跷。

    凌冲笑道:“父亲,孩儿方才对祖母所言,句句是真。确是欲寻一位老儒为师,攻读诗书六艺,日后名扬科举,为我凌家增光的。”凌冲深思熟虑,他仙缘遇合,已然铁了心随叶向天回转太玄山门,求取大道法诀,修炼长生之道。

    但凌真治家甚严,若无其他理由,只说如山修道,是断然不会准许的。因此凌冲苦思冥想,忽然记起张亦如乃是当朝首辅张守正嫡孙,张守正不但为官清廉,朝野之中清名素著,自身儒家学问亦即是精深,乃是儒家“气学”创始之人,主张玩物禀气而生,死灭则气散。

    凌真亦是十分敬佩,这位老首辅每有著作,必定派人快马加鞭,赶去京城,购买回来,自己则秉烛夜读,连连读诵,十分推崇。若能求得张亦如说动乃祖,推说经人介绍,要去京师拜这位老首辅为座师学习文章学问,凌真定必大喜应允。

    凌真奇道:“你真要拜个座师,安心读书么?”凌冲笑道:“孩儿怎敢欺瞒父亲!只是那座师孩儿已然自行选定,只等父亲点头了。”凌真半信半疑,笑道:“你一个小孩儿家家,足不出金陵城,又怎会知晓这城中有哪些饱学大儒,可堪为师的。”

    凌冲道:“孩儿昨夜在灵江之畔闲逛,偶遇一位好友,他乃是当朝首辅张守正张大人嫡孙,答应孩儿代为引荐,拜入张大人门下。”凌真霍然起身,叫道:“甚么!是真的么!你确能拜入张大人门下?”凌冲笑道:“孩儿怎敢欺瞒父亲。”

    凌真道:“此事你确要弄准,那张大人乃是当朝首辅,何等身份,他的嫡孙怎么会夜半出现在灵江之畔?再者,便是人家肯代为引荐,也要看老大人愿不愿意收你入门。”

    凌冲说道:“父亲放心,那张亦如确是张大人嫡孙,他也是出门远游,增长阅历,这才在灵江之畔与孩儿偶遇。此事断不会错的。只是若是拜入张老大人门下,孩儿便须离家北上,赶赴京城了。”

    凌真断然道:“男子汉大丈夫,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些许苦难算得了甚么。只要你真能科举高中,光耀门楣,也不枉为父自你小时的一番教导。不过你小小年纪便要孤身求学,京城居,大不易。你祖母那里为父还要好生劝导,只怕老人家舍不得。”

    凌冲低头道:“是,孩儿也舍不得祖母与父亲、大娘还有兄长。”他虽是向道心诚,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骤然舍家离亲,还是有许多不舍。但思及长生之路,却也不得不做此抉择。

    父子二人正谈论间,崔氏端着两杯清茶,推门而入,给父子二人分别放好。凌冲连忙起身,双手接过。崔氏笑道:“瞧你们父子如此高兴,想是有甚么好事了罢?”

    凌真笑道:“果然是天大的喜事。冲儿结交了一位好友,乃是当今首辅张大人嫡孙,答允将他引荐入张大人门下,苦读学问,不日便要启程赶奔京师。”

    崔氏笑道:“果然是天大的好事,若是攀上了张大人,日后登台拜相,也大有指望了。只是……”凌真与她十几年夫妻,自是知之甚深,微微冷笑:“冲儿能入张大人门下,已是天大的机缘,康儿你就别想了。”

    顿了顿,又道:“你们妇道人家也不知朝廷政事阴险之处。那张大人乃是出身心学,讲求‘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康儿之前拜的座师,出身理学,虽同出儒教,却是势同水火。康儿若入了张大人门下,反会惹张大人不快。你趁早打消了此念。”

    其时儒教相传数千载,分支极多,皆主上承自圣人。但大明千载以来,唯有理学、心学二门发扬光大。只是理学助长“格物致知、存天理去人欲”,讥笑心学为大逆不道之学,乱国祸民。心学则认为理学为假道学,于国计民生无益。两派传人也自相互攻讦,无有休止。

    张居正出身心学,主掌朝政数十载,位极人臣,已是心学一派之中流砥柱,有他坐镇,才将理学一派勉强压了下去。只是理学一派也出过几任首辅,势力庞大。虽是凡间学问之争,但两派争斗之激烈,绝不亚于玄魔两道厮杀。

    崔氏却是想要凌冲将凌康也带契了去,毕竟能攀上首辅这根高枝,日后为官入仕也要轻松许多。被凌真一说,也就息了心思。凌冲说道:“除此事之外,孩儿还有一事,要禀明父亲与大娘。”

    凌真问道:“还有何事要与我和你大娘说?”凌冲道:“便是大哥的婚事。三日之内,高家便会遣人前来退婚。”“甚么!”崔氏大吃一惊,随即大喜,叫道:“此话当真么!”凌真本是端着茶杯,闻言手一抖,险些将热茶撒了出来,只盯着凌冲瞧。

    凌冲点头,说道:“千真万确,昨夜孩儿偶遇张大人嫡孙,言谈甚欢,踏月把玩江色。忽遇仙人舞剑,乘月御风……”凌真哼了一声,说道:“甚么仙人,不过是有几分法力,不服朝廷管束的闲民罢了!”

    凌冲不由苦笑,其父毕竟官拜二品,也有几分见识,平日见惯了那些个“仙师”之流,便不怎么将仙人放在心上。他却不知,凌冲所言的仙人确是有移山倒海之**力大神通的。

    凌冲续道:“孩儿与张亦如十分惊诧,便上前拜见。那仙人原来是一位全真女冠,攀谈之下,居然因高家小姐与她师门有缘,特来接引,这几日便要带她回山修行。”

    “孩儿惊讶之下,便将高家与咱们凌家婚约之事说了,那女冠听闻十分气恼,喝道:‘本门门规森严,出家修道,必要完璧之身方可,既已拜师,岂可背门适人?身犯教规,当贫道飞剑不利么!’”

    “孩儿本当劝说那女冠放过高家小姐,成全一段美满姻缘。只是思及萧厉之事,再者那高家小姐既是有缘道门,说不得日后出家学道。若是两家结了亲,大哥岂不是要独守空房?做那深闺怨夫?”

    凌真说道:“一派胡言,古来只有深闺怨夫,哪有深闺怨夫的道理?”崔氏急道:“你莫打岔!冲儿,你接着说,后来如何?”凌冲暗笑,便将事先编好的一段说辞侃侃道来:“孩儿将这顾虑与那女冠一说,那女冠甚是干脆,当下道:‘此事好办,贫道命那高家将婚事退去,既可令那高玉莲不犯教规,又可保全贵府清誉,岂非两全其美?’”

    崔氏喜道:“那道姑果是如此说么?”自从与高家定亲,萧厉杀上门来,她便日夕难眠,总是担心自家儿子哪一日真被那天杀的萧厉所害,那自己活着还有何意思?心中也不知埋怨了凌真多少次,放着许多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不娶,非要娶个祸患回来。听闻有人一力做主,解除两家婚约。那萧厉若是闻听,自也没了理由上门寻衅。

    凌冲笑道:“那道姑法力十分高强,且气派甚大,所言该当是真。若是大娘不信,只瞧这几日高家有无人来退亲便可。”凌真沉吟道:“我凌家到底是书香门第,若是定亲又退亲,传了出去,岂不惹人耻笑?”

    崔氏本松了口气,闻言柳眉倒竖,破口骂道:“便是你这当爹了好心!给儿子许了这么一门亲事,我只当是个贤良淑德的好女子,谁知却是个克夫克家的丧门星!那萧厉那晚来犯,若非冲儿与乔碧霞大师拦住,你凌家上上下下早就死绝,如今可以罢婚相安,你却又记起狗屁的清誉,难道非要我们娘俩死在你面前,你才甘心么!”

    凌真喝道:“好了!泼妇骂街,成何体统!这婚退了便是!事到如今,我也顾不得甚么脸面了!你莫要撒泼了!让冲儿见了,成甚么样子!”崔氏闻言,破涕为笑,当着凌冲之面,却又不大好意思起来。

    凌冲只管低头,只作不曾瞧见。凌真沉吟道:“倘若高家真要退婚,倒也罢了。只是你祖母处该当如何是好?她老人家听闻康儿大婚,十分开怀,只等抱重孙。若是知晓此事,难免动怒,若是气坏身子可如何是好。”

    凌冲说道:“父亲不必担忧,祖母大人向来心宽,此事错不在我,父亲也不必提退婚之事,只把高家小姐出家修道之事提上一提,只怕祖母便先命父亲去高家退婚了。”凌真一想母亲为人,若是自己先提高家小姐出家修道之事,母亲倒有七八分指望不肯让高家小姐过门,定会先行退婚。点点头,说道:“不错,还是你这个鬼灵精机灵,此事便如此办罢。”

    凌冲却面有忧色,说道:“孩儿远去京城求学,只怕祖母不会轻易答应。还请父亲从中说项才好。”凌真笑道:“你这孩子,你兄长之事机灵无比,到你自身却又糊涂起来。你祖母乃是女中豪杰,知晓你入京求学,乃是大事,必不会拦阻。莫看她平日对你溺爱,大是大非还是分得清的。”

    又对崔氏道:“冲儿不日远行,你这做母亲的也要上心些,多预备盘缠衣物,也好打发他出门。”崔氏笑道:“知道了,凌大老爷,此事必定办的妥妥当当,请凌大老爷放心。”

    崔氏心情着实不错,一者自家儿子婚约解除,不必再提心吊胆,二者凌冲远行求学,数载不会相见。她对凌冲虽不至于喝骂虐待,但毕竟非是己出,在自己面前总也有些碍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