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五 元命剑匣 万年温玉
    莫孤月修成星斗元神,法力广大,但欲要再上层楼,却须磨砺根基,也正缺叶向天这等修习剑道的高手切磋。尤其难得的是,叶向天所修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正是一切法力法术的克星。只要不出五行变化范畴,便要被其克制。

    莫孤月所修星宿魔道亦有五行妙法,若能得叶向天灭道真法砥砺,便可寻出自家道法破绽之处,加以修正,好处直是诉说不尽。二人皆欲以对方为磨砺之石,令自家道法再破关隘,自然一拍即合,约定邀战。

    莫孤月忽然冷笑一声:“既是与叶兄放手一战,自不能被一些废物扰了情景雅兴,待我将那些碍眼之辈尽数杀了,也好落个眼前清净!”脑后星光云团之中陡然光华大放,从中走出七位星君。

    第一天枢星君曰司命,第二天旋星君曰司禄,第三天玑星君曰禄存,第四天权星君曰延寿,第五天衡星君曰益算,第六开阳星君曰度厄,第七摇光星君曰上生,正是北斗七星所化七位星君。这七位星君或黑袍玄衣、或面容刚肃、或杀机凛凛。

    七位星君尽皆身高数十丈,周身法力澎湃汹涌,莫孤月喝了一声:“去!”七位星君立时化流光飞去,之扑灵江两岸。此次癞仙遗宝现世,有许多居心不良之辈,寻思来打秋风,就在灵江两岸潜伏。这些人皆是邪道散修出身,并无高深道法传承,因此将主意打在了癞仙遗宝之上。

    癞仙遗宝历年出世时,曾有人得了法诀传承,十分精妙,其后凭借这部法诀修成法力,因此若能截杀有缘之人,运气好的便可得到道法传承,可谓一步登天,便是无有法诀,也能得一件的宝物。因此这勾当许多人皆是趋之若鹜。

    原本沈朝阳便打算趁着七位有缘人人金船之中取宝,将这些居心叵测之辈一网打尽,不想莫孤月却是先行下手。七尊星斗元神化身飞临江边,只伸手向下一捞,便抓来一位散修。那散修还欲挣扎,那星神大手收紧,往自家嘴中一扔,便嚼吃殆尽。

    余下之人瞧出不妙,纷纷鼓噪起来,大喝:“莫孤月!你星宿魔宗好生霸道,老子只等有缘之人,碍你何事?用得着你替那些正道的小崽子们出头!”

    摇光星神化身充耳不闻,伸手一指,一道星光飞出,正中江边一块巨石,一道身影骂骂咧咧飞起,被那星光一照,惨叫之声也无,便即化光消散。

    这下其余邪道散修才心生惊惧,有人大喝道:“莫孤月这是要赶尽杀绝,各位道友勿慌,大家结成阵势对敌,还有一丝生机,若是各自为战,便是自寻死路了!”连声呼喝,要散修结成阵势,对抗星神屠戮。

    只是这些散修出身邪道,平日俱都桀骜不驯,不肯居人下风,要令他们整合一体,又谈何容易?江边足有数十位邪道高手,其中也不乏修成金丹之辈,只是各自为战,力分则弱,莫孤月的北斗星神又是法力十分高强,顷刻之间便有数人被斩杀,成了星神口中血食。

    也有几个邪道高手瞧出不妙,三五个结成了犄角之势,互为奥援。纷纷放出自家所炼宝物御敌,一时之间,灵江江边宝光四射,黑气喷涌。雪娘子见机不妙,早就借遁光先行逃命去了,好在她与大幽神君约定了取宝之后,依旧在金陵城中会面。

    凌冲躲在叶向天身后,见莫孤月只放出七尊星神,便将数十位邪道高手杀得溃不成军,所向披靡,心头暗想:“星宿魔宗的道法果然,修成星神,法力便是同级数修士的数倍以上,根基浑厚,这也只是七尊星神,听闻莫孤月修成了数十尊星神,法力会广大到何等地步?星宿魔宗掌教星帝居然将周天三百六十五尊星神尽数炼成,他的法力岂非旷古绝今?我究竟能不能有朝一日,也修成如此广**力,纵横逍遥?”

    邪道修士联手抗敌,宝物漫天飞舞,相互之间配合有了几分圆熟之意,莫孤月的北斗星神便不能再肆意杀戮,往往一道法术下去,便被几人合力抵挡。当星神之中所蕴法力太过雄厚,足足抵得上十几位金丹修士法力的总和,那些邪道修士也只能被压制轰击,无法腾出手来反击。

    叶向天忽然说道:“这些宵小确是可恶,既然莫兄出手,叶某自也不可落后了!”五指连弹,发出三道剑气,只往灵江江中杀去。一些居心不善之辈在灵江两岸埋伏,还有多人却在江中静静等候。一见叶向天出手杀来,纷纷破口大骂。

    那三道剑气通体雪白,散发无尽杀意,直入灵江江底,顷刻间只见水花飞溅,江底之中法力剧烈波动,少时便有鲜血、断肢涌了上来。灵江江底正有十几名高手被三道剑气绞杀。

    这些高手功力虽然驳杂不纯,但到底也是修炼有成之辈,只可惜遇上了专破诸般法术的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却是没了丝毫抵抗之力。莫孤月的星斗元神长于法力浑厚,精擅以势压人,法术少有变化,不免失之灵动。

    但叶向天的混元灭道真法却是专破一切法门,在此法之下,一切法术皆不能发挥作用,尤其他将灭道真气化为剑气,裹挟无上灭道真意,那些邪道散修往往所发法术还没等近身,便被剑光一磨,化为乌有。剑光再一闪,便即被腰斩身死。若论杀人快慢,这三道灭道剑光反而要在莫孤月的星斗元神之上。

    莫孤月神目一照,已将江底情景收入眼中,心中凛然:“这叶向天果是堪堪与我匹敌之辈。所炼灭道真法恰能克制我的星斗元神几分。若是被他修成元婴,甚或凝聚法相,只怕便要更加难斗了!”

    沈朝阳见了叶向天的灭道剑法,也自心头骇然:“太玄剑派果然不愧是剑宗第一门户,这等剑法杀性奇重,可谓杀人如割草,按道理说,道高魔也深,若是沉溺剑法之中,极易为外魔所趁,将心入魔。只是看叶向天双目湛然,也不似乎道心有损,只怕太玄门中另有降服外魔之妙法。”

    程素衣望望星斗元神,又瞧瞧灭道法剑,暗暗叹息:“我玄女宫避居北冥千载,只道苦心孤诣,培育弟子。不想星宿魔宗也好,太玄剑派也罢,俱都出了如此奇才,修成不世道法。我身为掌教大弟子,若是不能将天一贞水和玄冥真水两大先天真水修成,融会贯通,只怕日后却也压服不了天下英杰,我玄女宫便只有沦为二流道门了。”

    程素衣得玄女宫宫主姬冰花倾心栽培,传以玄女宫两大镇教秘法,对她期许极重。程素衣天资颖悟,虽是女流,却丝毫不弱于男子,立誓非要修成极**力,便将《太阴玄冥神章》与《天一玉微真经》两部典籍同参共修。

    只是这两部典籍俱都深奥玄妙,只修一门便要花费无穷精力时光,何况两部同修,虽然修成之后威力至大,但所耗费精力亦是十分庞大,因此程素衣入道多年,也只堪堪练就金丹,将两部真水法门融会贯通,离着修聚婴儿之境还要差些。但饶是如此,她本身法力绝不在莫孤月星斗元神之下,尤其天一贞水善于侵蚀万物、玄冥真水冰封乾坤,各有玄妙,若是对上星斗元神,双方动起手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张亦如见乃师大发神威,只瞧得眉飞色舞,他功力尚浅,瞧不透江底景象,却也禁不住手足摇动,兴奋之极。凌冲开始追着星斗元神观瞧,等到叶向天放出三道灭法剑气,便只盯着剑气去了,毕竟他还是喜欢剑法多一些。

    只是那剑气入得江中被水流所挡,即便他将太玄真气运于双目,也始终如同隔着一层薄纱,看不通透只隐约见着剑气纵横之间,剑光一闪,便有一人惨叫身死,比之当日在酒楼之上,一剑破去大幽神君法术,更增了一番肃杀汹涌之意。“这等杀人灭法,方是快意!不负今生所学!”凌冲双拳紧握,内心澎湃不已。

    江底之中三道剑气连杀七八人,若是别的修士所发,早就法力告罄,剑气崩溃。但叶向天法力深厚精纯,剑气凝练之极,非但不曾崩散,反而因为饱饮鲜血,剑气血红,平添几分嗜血之意。

    江底一处乱石之中,一名少年修士手持一面怪幡飞将上来,见那灭道剑气杀来,急忙叫道:“我乃是五蛊神君弟子,你杀了我,日后我师父必将你挫骨扬灰!”灭道剑气丝毫无有停顿,剑光微闪,已将那怪幡斩断,连法术都未发出来。那修士大惊之下,方要告饶,剑光又是一闪,已然尸横就地。

    江底之人中亦有法力高强之辈,有一位中年修士放出一道金光,居然将灭道剑气抵挡了几息,趁此良机,那人急忙分波踏浪,冲出了江面。叶向天咦了一声,说道:“难得,居然是大金刚寺的法门!”剑气也不追赶,掉头离去。那修士收了金光,却是一面金钹,向叶向天微微点头,说道:“大金刚寺俗家弟子谭百成,多谢叶真人剑下留情,此恩此德,容待后报!”头也不回的去了。

    本来前来打癞仙遗宝主意的异派高手便是不多,再经叶向天与莫孤月二人一通好杀,漏网之鱼极少,不过半个时辰,便几乎都被杀绝。江面之上残肢断臂,宝物残骸,加上鲜血横流,一副地狱景象。至于江边那些人,俱被星斗元神当做血食嚼吃的渣都不剩。

    叶向天抬手一招,收回三道剑气。连杀数十人,剑气之凝练却是丝毫不损,莫孤月伸手一指,北斗星神也自收回脑后星光之中,说道:“叶兄剑气如此凝练,当真令人佩服!”叶向天淡淡道:“不过是多加几次打磨而已,比不得莫兄星斗元神法力神通滔天。”二人相视一笑,目中满是滔天战意。

    经此一来,二人对各自手段都有了一番了解,莫孤月常在法力高深雄浑,以势压人;叶向天则是剑气凝练,善破万法,二人心头各自忌惮,却也丝毫不曾畏惧。

    便在此时,莫孤月、叶向天、沈朝阳、程素衣四人一同转头,将目光投向了癞仙金船,其余之人跟着他们目光,也自望向癞仙金船。但见金船周遭金光陡然大盛,吞吐之间,三明三灭,从金船之中喷出七道光华,往四方投去。随后金船轰鸣,自半空缓缓降下,沉入江中。金光渐行渐弱,直至消散无踪,便如从未出现一般。

    莫孤月脑后星光大作,引动周天群星亦自呼应不止,星光之中探出一只巨手,迎空一捞,便将其中一道光华捉住,拉了回来。光华敛处,正是萧厉,他面上满是不解之色,只望向手中一道玉匣。

    拂意老道喝了一声,扬手发出真气,化为龙形,一下便将上官云珠卷了回来,他生怕上官云珠得了癞仙遗宝,志得意满,又想出甚么得罪人的馊主意来,便将上官云珠摄入飞宫云阙,团团打了个稽首道:“此间事了,老道恕不奉陪了。诸位若有闲暇,可往我清虚三山之中一行,老道定必扫榻恭候!”运使法力,飞宫云阙登时发动,老道飞身落入其中,那云阙撕裂苍穹,走了个无影无踪。

    一道金光之中,正是大幽神君,他把玩着手中一粒丹药,面上似笑非笑,忽然腾起炼幽魔火,借着金光之势,一路飞驰而去。七位有缘人之中,还有一位散修出身的修士,未入金船之前便曾被人截杀,此时便如惊弓之鸟,身化剑光,惶惶然急急然,投向东方而去。

    少阳派那位高手驾驭火遁之术,见了岸上叶向天等人,似乎顿了一顿,想要过来亲近,最后还是催动法力,也自走了无踪。余下秦钧、高玉莲二人各自被沈朝阳、程素衣运使法力接了回来。

    高玉莲一见萧厉,面色便是大变,咬牙切齿,满面愤恨之色。萧厉却只顾瞧着手中玉匣,看也不看她一眼。沈朝阳悄声问秦钧道:“秦师弟,宝物可曾到手?”秦钧点点头,伸手指指怀中。沈朝阳轻舒一口气,胸口一块大石落地,有了这件宝物,他便能将自身真气提炼精纯,抱丹孕婴便有了十足把握。只需闭关苦修些时日,便可冲击婴儿之境。

    一旁程素衣也自问过高玉莲宝物之事。那宝物关系玄女宫宫主姬冰花渡过天劫之事,兹事体大,高玉莲不敢擅专,运用真气将宝物包裹了,送至程素衣身前。程素衣挥袖之间,将宝物收了。以沈朝阳目力,也只看出真气之中似乎是一件圆盘模样,其余便瞧不分明。

    程素衣心下大定,也自说道:“宝物已然取得,诸位道友,贫道师姐妹就此回宫,他日有缘再会!”方欲行法遁走,只听一声断喝:“且慢!”却见凌冲迈步走出,盯着高玉莲,一字一句道:“高小姐,你回转玄女宫之前,还请你将与我大哥的婚约解除,你既然与萧厉做出那等丑事,就莫要再害人害己!”

    高玉莲望了萧厉一眼,见他只瞧着手中玉匣,心知他将二人丑事告知了凌冲,心底又急又气,但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前,誓不能承认自己做下了丑事,故意淡淡说道:“哦,原来是凌家二少爷。你所言是何意思,恕我揣摩不透。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我所能更改的?若是真要退婚,也要禀明家祖,由他老人家决断才是。”

    凌冲面色如冰,冷冷说道:“这般说来,高小姐是不欲退婚了?”高玉莲心头暗恨:“这小子好不晓事!我便是再理屈,当着这许多修道人之面,也不能服低认错,不然我玄女宫的颜面何在?你若是寻个无人之所,悄悄向我恳求,我便是让祖父退婚又能如何?你越是这般强颈,本姑娘便是越是不能遂你之愿!”轻笑说道:“若是凌家欲退婚,便请凌大人亲到我家,与家祖商议罢!”

    高玉莲生性倔强,前世也是因这性子,这才遭劫,为姬冰花执行门规,飞剑所斩。这一世转劫重来,只有变本加厉。凌冲若是软语求肯倒也罢了,他这般强硬,若是高玉莲服软,岂不是等如认承了自己做下丑事?事关女孩儿家清白,当着这许多人之面,那是打死也不能认的。

    凌冲两道剑眉斜斜飞起,将手中血灵剑轻轻一抖,真力过处,包裹剑身的锦布化为布屑飘落,露出通体猩红的血灵剑半截剑身,冷冷说道:“既然如此,今日说不得便要请高小姐再去堕一次轮回了!”言语之中杀机四溢!

    凌冲委实忍无可忍,高玉莲与萧厉私通苟且,此事若是由高家主动悔婚,还可压下。若是要老父亲自上门退婚,一旦丑事败露,老父非要一口血死在高家不可。这高玉莲却又抵死不认,是可忍孰不可忍,凌冲观摩叶向天斩杀邪派高手,本就心旌摇动,杀机暗起,再受这一激,满腔杀气不可抑制,终于如山洪倾泻,不可抑制,不管不顾,便要当场斩杀高玉莲!

    血灵剑业已通灵,感受到凌冲满腔杀意,杀人吞血乃是它的最爱,当下清鸣一声,居然毫不作对,任由凌冲以太玄真气催动。血灵剑现世,散溢血河宗魔道道法气息,莫孤月忽然咦了一声,在血灵剑断剑之上瞟了一眼,笑道:“可怜无上法宝,通灵真识,居然为人打落尘埃,成了这副模样。还要为仇家所控,身不由主,可怜!”

    此言一出,血灵剑如有灵性,登时躁动起来。凌冲嘿了一声,太玄真气尽数灌注剑身,这才将血灵剑异动压制。转身向叶向天一躬到地,朗声道:“小弟欲了断一段因果,牵连本门与玄女宫结仇,请叶师兄原宥!”

    叶向天淡淡说道:“练剑之人,肝胆照寰宇。师弟不必多言,只管挥剑便是,太玄剑派从也不曾惧过何人。”

    凌冲直起身来,将血灵剑一摆,对高玉莲说道:“高小姐,请!”高玉莲怒极反笑,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以为我两世修为是儿戏么!本小姐如今已能练气入窍,身剑合一,驭剑百步,你不过学了几手太玄剑法,就敢与本小姐放对!”

    凌冲充耳不闻,剑刃上指,只将一双目光凝注于剑尖之上,面色肃穆,足下不丁不八。只这虚虚一立,便已是渊渟岳峙,深得剑道三昧。

    莫孤月又是咦了一声,微微点头。沈朝阳眼神一亮,说道:“好,好一个起手式!混元不分,意在剑先,委实是剑道奇才!”高玉莲还要出言讥讽几句,忽觉一缕剑气牢牢罩定自己,她也是练剑有成之辈,忙即运用真气,护住周身,身畔剑音大作,一道剑光飞出,绕身旋舞。却是她前世所炼一口灵水剑感应到主人有险,自行飞出护主。

    高玉莲心头惊讶之极:“这小子究竟怎么练的剑术?为何小小年纪,居然萌发了一缕无上剑意?且这剑意杀机汹涌,好不霸道!我若是稍有疏忽,说不得今日真要饮恨于他剑下呢!”她修炼的是后天万化灵水,只是几日前才恢复前生记忆,功力不曾复原,也只勉强打通周身穴窍,刚能身剑合一罢了。

    高玉莲发觉自身被凌冲一缕剑意罩定,便不敢再行托大,要知剑修之辈,一身修为尽在一柄飞剑之上,出入青冥,生死相托。尤其人与剑合,心与剑应,便会依着本心剑心,生出一缕无上剑意。这剑意缥缈无定,只看各人心性而定,这缕剑意成就,便是真正入了剑道之门。

    但修成剑意者,无一不是浸淫剑道数十载乃是数百载之大能修士,凌冲不过区区一个小辈,便算打娘胎里开始练剑,也绝不可能练成这般剑意。除非他与自己一般,亦是转劫而来,且前世亦为剑道大宗师。

    高玉莲心念电闪,转过几个念头,便即放在一边。专心应对凌冲的剑法,只觉他杀意如海上潮生,层层叠叠,永无休止。心下暗凛:“不好!若是任他如此积蓄杀意,只怕下一击便是石破天惊,以我现在修为,断难躲过,还是趁其渡河未济,击其中流!”灵水剑锵然作鸣,便要反击。

    二人正自剑拔弩张之时,程素衣忽的轻喝一声,说道:“够了!”素袖一抚,在二人之间如剑切过。二人所蓄气势登时被破解的丝毫不剩。灵水剑哀鸣一声,重又飞回高玉莲身中。

    凌冲本是一心要斩杀高玉莲这个败坏门风,不守妇道的***因此将全副精神尽数投入掌中之间,只觉眼中事物逐渐虚化,唯余一点剑尖,满心杀意如天雷鼓噪、巨岳悬空,渐有不吐不快之意。正要鼓力一击,任它天崩地裂,我只一剑挥出,谁知剑势将发未发,却感一道寒冰真气上身,奇酷寒烈,立时将剑势封冻,就连周身真气都有些运转不灵。

    凌冲立时从那种玄妙之境清醒,只是丹田之中缕缕寒气纠缠交错,居然将太玄真气压制的丝毫不能动弹。唯有那一团阴阳气旋,依旧悠游自在,旋转不停。

    叶向天忽然伸手在他背上一拍,一道热气自背上穴窍直入丹田,顷刻间便将那缕缕寒气化解,叶向天转头向程素衣说道:“好厉害的涵渊重水!不知程道友对我这师弟之事有何见教?”语气淡然,但任谁也听得出其中的丝丝怒意。

    程素衣心头一凛,她方才见凌冲蓄势剑意,高玉莲已为他剑势所惑,一剑之下,定必横死当场,这才不惜身份,出手阻止。她将玄冥真水与天一贞水合修。天一贞水的后天变化乃是万化灵水,二玄冥真水的后天变化便是涵渊重水。

    此水取自北冥万载涵渊,只在海底万丈之下方有,程素衣亦是借助一件师门法宝,仗着通天运道,这才收有数十滴,平日之宝重不下自身性命。日后成道契机便在于此。方才凌冲运集剑意,气机交感之下,程素衣不及细思,便用一丝涵渊重水之气将凌冲剑意冰封,谁知却将叶向天惹怒。

    叶向天此人深藏不露,所修又是专克先后天五行之道法,若是斗起法来,委实头疼。程素衣也知此时叶向天已然怒极,一言不合便会拔剑相向,叹息一声,说道:“贫道亦是逼不得已,一时情急出手,还望叶道友海涵。”

    “凌府之事,贫道已然知晓,此事便由贫道做主,三日之内,高家便会往凌家退婚,不使凌家颜面有何损伤。如此叶道友与凌师弟以为如何?”

    叶向天默然不答,凌冲哼了一声:“程道长为一派掌门弟子,所说之言凌某自是信得过的,若是高家三日之内前去退婚,此事便算揭过了。”

    程素衣见他应允,点头道:“好,便是如此了!师妹,走罢!”高玉莲还待辩解几句,瞥见大师姐面沉如水,心头一震,口中之言便说不出来,恨恨望了凌冲一眼,又往萧厉处瞟了瞟,还欲再言。

    程素衣叱道:“还不过来!”高玉莲不敢再说,低头走到程素衣身后,程素衣将手一摇,一道寒烟裹身,二人身化白光飞走无踪。

    自高玉莲出现,萧厉理都不理,便似全不认识,此时忽然出言道:“这玉匣倒也结实,小弟却是无能为力,不如请莫师兄将之开启,小弟也好瞧瞧里面究竟是何物事?”那玉匣乃是星宿魔宗长老乔依依指明所要之物,借萧厉之手从癞仙金船之中带了出来,原本莫孤月要立刻返回星宿魔宗总坛,将此宝献与乔依依,但听萧厉所言,也不禁起了好奇之意,究竟是何等至宝,能引得乔长老不惜开门收徒,也要弄到手。

    萧厉见莫孤月还自沉吟,便说道:“莫师兄不必担心,是小弟要打开来瞧瞧,日后便是师尊怪罪,自有小弟一人承担便是。”莫孤月当即伸手一指,一道星光激射而出,照在玉匣之上。

    那玉匣本是安安稳稳,吃星光一照,洁白纹理之中陡然散发道道金光,其色璀璨,居然将莫孤月一道法力死死顶住。莫孤月眉头一挑,他修成星神,法力庞大,不虞匮乏,这一道虽是随手而发,却也足以匹敌一位修成金丹之辈,不想竟对玉匣丝毫无用。

    莫孤月哼了一声,又加了三分法力,星光自他指尖涌出,初时潺潺如同溪水,继而化为泼天大水,铺天盖地般涌向那小小玉匣。这一次玉匣之上金光一收,白气翻涌,倏忽之间凝成一朵白莲,大有掌许,莲叶层层绽放,莲心之中忽有剑意飞腾,一道剑气横空斩出!

    莫孤月喝了一声:“不好!”脑后星光之中飞出一位天枢星神,迎面挡在剑光之前。那剑光长有十丈,宽仅数尺,只轻轻划过,便将莫孤月所发指尖星光切成两道,随后云燕掠水,剑光曲折变化,又将天枢星神一剑削成两半!

    那星神乃是已周天星光练就,容纳法力,有形无质,便是被斩杀,也不过略一动用真气,便又可运炼了回来,但被此道剑光劈中,却是不声不响化为乌有,点点星光化作星屑飞散,好看之极。

    那剑光虽将天枢星神斩杀,却也被阻了一阻,莫孤月面色凝重已极,又飞出六位星君,各自现了法相,齐伸巨掌,往剑光抓来。那剑光恍如游鱼,只在十二只巨掌之中游荡。莫孤月冷哼一声,不惜耗费功力,脑后星光灭去三成,又将天枢星君祭炼了出来,天枢星君归位,北斗七位神君举起,登时生出共鸣,起了一种强烈感应。

    北斗七位星君归位,法力激荡之下,已然发动了“北斗劾死戮魂禁法”。俗语有云:“北斗注死,南斗注生”。便是说北斗七星所辖,乃是众生死路之归。这套“北斗劾死戮魂禁法”便是北斗星斗元神天生神通,专一勾取生灵气息灵气,无灵无气,自然便是死了。

    这套禁法威力至大,莫孤月字炼成以来,从未施展,不想今日居然被一道小小剑气逼到如此境地。禁法展布开来,方圆百里虚空登时被禁锢,众真心头便似蒙上了一层阴影,明明之中极天北斗之中似有目光注视自身,只需轻轻一捞,自家元神气息便会被人摄走。

    沈朝阳当即神色大变,一拍顶门,一道灵符飞出,以五色灵气描绘种种天纹,只是在金光包裹之中,却瞧不分明。这道金符洒下万千金光,已将正一道四人身形笼罩,四人心头一松,只觉那等压抑之感瞬间远去。

    叶向天更是直接,顶门之上升起一道光华,光分五色,青、黄、赤、黑、白,正是他所修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所化灭道神光,这道神光往下一刷,直奔北斗星神之处,只狠狠一刷,便突破七位星神封锁,将那剑气兜了进去。随机心念一动,那灭道神光便即飞回,连带剑气一同没入他顶门之中。

    一来一去,潇洒自在,直视七位星神如同无物。莫孤月眼中神光大作,只盯着叶向天,一言不发。叶向天收了那道剑气,不慌不忙说道:“莫兄莫要恼怒,这道剑气乃是这玉匣所发,并非叶某暗算。这玉匣乃是本门前辈高手以元命剑匣祭炼,内中所盛该当是我太玄剑派之宝。”

    此言一出,莫孤月登时动容,说道:“可是玄机百炼元命剑匣?”叶向天点头:“不错,正是这道法诀。”太玄剑派门中流传数道剑诀法门,传言条条皆通纯阳。这玄机元命剑匣的道法便是一位前辈别出心裁所创。

    玄机百炼元命剑匣顾名思义,便是当做本命之宝祭炼之法。乃是以秘法真气在丹田之中祭炼出一只剑匣,这剑匣便是本命法宝,随着功力增强,剑匣之中便可孕育无量剑气,对敌之时一口气放将出来,几乎无往而不利。

    方才那一道剑光便是太玄剑派前辈高手在玉匣之中封存的一道剑气,以元命剑匣之法温养了不知多少时日,一朝放出,自是威能逆天,连莫孤月那等法力之辈,都险些吃了大亏。

    萧厉却是心下忐忑,原本一步登天,被乔依依收为弟子,他还有些窃喜,谁知转头来得的却是这么一件鸡肋,玄门道家之物与星宿魔宗功法不和,乔依依便再神通广大,也绝无可能以玉匣中宝物练成甚么法宝或是惊天动地的神通。若是她一怒之下,一掌将自己毙杀,又或是将自己逐出师门,皆是糟糕已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