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九 武道先天 感应天地!
    他本就是心志坚毅之辈,不然也不会凭了一本残谱,修至今www..la这一存了玉石俱焚之心,便无所顾忌,只拼命催动太玄真气。丹田之中,太玄真气立似太古凶兽,降临人间,又如大浪翻涌,决堤猛冲。

    凌冲平日练气之时,将七成真气存于丹田,另有三成则分散于体内诸穴,这一次便是要调集诸穴之中的真气,反攻丹田,一举突破少阳剑气之桎梏。这一招乃是玉石俱焚之计,若是失败,非但他毕生苦修的太玄真气不保,便连丹田也要震毁,成了废人一个,再也无望冲击长生境界,但此情此景,却由不得凌冲有半点退缩了!

    凌冲心意催动之下,丹田之外周身穴窍一一躁动起来,内中所存真气化为一个个旋涡,疯狂吞噬天地灵气,炼化补益自身,只等穴窍溢满,便要一举反攻丹田。

    杨天琪察觉凌冲用意,冷笑道:“也罢,你既是如此意绝,我也不阻拦,只看你能够冲破我剑气桎梏,此皆是你自家决断,日后见了叶向天,他也说不出甚么话来!”

    凌冲此时已是充耳不闻,只觉周身真气欲沸,穴窍被天地元气撑得几欲爆裂,当此之时,他之心神反倒宁定下来,细心体味诸般变化。周身真气皆以太玄心法运转,愈来愈见浑厚,他的心神也沉浸在一个一个穴窍之中真气变化之中。

    天地元气本就芜杂之极,阳气、阴气、燥气、湿气,还有后天五行之气等等,混杂一处。凌冲平日修炼尚不觉得,此时却发觉,太玄心法乃是将虚空中游离之阳气、火气吸收,转化为精纯的太玄真气。任何一种心法在转化真气之时,皆有疏漏损耗,往往若是有五成天地元气能被转化为对应的真气,这种心法便已然可称之为精妙。太玄心法却足足可以将八成以上之天地元气化为本身真气,已足可称之为无上心法了。

    凌冲心神如同电闪,只在周身除丹田之外三百六十四处穴窍之中游走一番,体悟了真气运化搬运之妙,忽觉周身真气充盈之极,便欲行那反攻丹田之计。

    便在此时,丹田之中一直悬浮不动的那一股阴阳气旋陡然发作,化为一道旋涡,只一口,便将杨天琪所留的那道少阳剑气吞没,似乎有未满足,倏然从丹田中游走出来,将诸天穴窍游了个遍,每个一处穴窍,便将其中太玄真气吞噬一空,但似是极为挑嘴,随机又吐了出来,依旧是太玄真气的模样,只是比之前要少去三成之多。

    虽有三成真气损失,但经阴阳气旋吞吐之后,所余太玄真气似乎更见精纯,阴阳气旋只几息之间便将全身游走一遍,穴窍中的太玄真气经之淬炼,原本充盈欲溢,如今却是不得饱和。

    凌冲不惊反喜,这般淬炼真气,至精至纯,乃是修道人梦寐以求之事,且阴阳气旋吞吐太玄真气之后,似乎又见壮大,由米粒大小涨到豆粒大小,虽然十分细微,但内中所含真气比之前何止暴涨一辈?

    这阴阳气旋乃是他无意中以太玄真气为阳,血灵剑中血河真气为阴,炼化而来。两种真气一正一邪、一道一魔,本是势不两立,不能共存,但化为阴阳气旋之后,正邪两性消磨殆尽,阴阳二气变得温顺之极。

    凌冲存神内视,隐隐觉出这阴阳气旋阴阳二气纠缠运转不定之中,似乎孕有大道气数,无穷不测之极,造化之玄妙。但不等他细细体味,阴阳气旋将周身真气淬炼一遍,便安步当车,施施然返回丹田,依旧悠游自宁,一副万事不管的模样。

    丹田之中少阳剑气被阴阳气旋吞噬一空,太玄真气登时如脱缰野马,横冲直撞,直直冲出丹田,与其余三百六十四处穴窍之中所存真气相合,凌冲只觉耳边一声锵然剑鸣,眼前俱是真气,俱是灵光,周身真气陡然化合一处,自丹田破空而出,经任脉,破十二重楼,经喉腔喷薄而出!

    凌冲忍不住放声长啸,声如虎啸山川,神龙惊天,久久不绝。杨天琪突觉灌入凌冲丹田之中的少阳剑气消逝无踪,本就大吃一惊,就见凌冲口中发出龙吟虎啸之声,更是惊诧之极,脱口道:“武道先天?感应天地!”失态之下,也顾不得运使真气托住太玄守山剑谱和那少女的布包,任由两件东西掉落桌上。

    上官云珠本是好整以暇,听得凌冲长啸之声,也自面色大变,失声道:“怎会如此!”杨天琪所言武道先天与感应天地,实则是两大境界。凡俗之间,有修炼武道之辈,天资绝艳,将武功练至绝顶,进无可进,在万中无一的几率之下,可望成就先天境界,将一身凡俗真气化为仙家真气。到了此等境界,便算是修道羽士,兼且这等人物往往身经百战,对敌经验丰富之极。若是再得玄魔法诀,立时一飞冲天,成就不世仙业。

    传说之中,这等人物在修道人中亦是万中无一,比古往今来修成脱劫法力之辈还要稀少。一旦出了一个,便是惊才绝艳,无不为各派长老一级人物。凌冲发出如此啸音,分明将周身穴窍打通,真气游走如珠,粒粒浑圆,精纯之极,上应诸天,练成仙家真气。这一关踏破,日后修真之路便是平坦大道!

    感应天地则是修道练气之士所体悟的一重境界,指的是将真气贯通周身,反哺灵识,六识敏锐之极,已能穿破皮囊束缚,感应周天元气。这一关也被视为仙凡分界之所,要知练气士修炼打坐,便是炼化天地元气以为己用,这其中便要分门别类,何等真气适合自家法门,何等真气弃如敝履,唯有过得感应天地一关,方能自由炼化天地元气,为日后修道打下坚实基础。

    凌冲此时只觉眼前处处是光,处处是气,耳中所闻乃是天地万籁,心头油然而生大欢喜,大自在之意。脑中忽的记起幼时所读一本道经中所载一段话:“心遑遑而无动,气绵绵而徘徊,精涓涓而遗转,神混混而往来。开昆仑放七窍,敛元气于九垓。凿破玉关,神光方显,寂然圆郭,一任往来!”此情此景,岂不正应得此句?

    上官云珠只顾赏玩万年温玉匣,杨天琪更是暗中揣摩太玄真气运行法门之妙,二人皆不曾想到以法力封锁虚空,因此凌冲这一生长啸,如剑气破空,震荡虚空,一时之间,半个金陵城皆能听闻。

    野史传言,前朝一位大儒王守仁,统兵列阵,夜半之时,独自一人在军中练气。忽然纵声长啸,声震九天,一军皆惊。便是将真气节节贯通,气走如珠,成就武道先天之状。如今凌冲一声长啸之下,登时惊得金陵城百姓无不错愕停步,便是在喂乳的婴儿,也自止了哭泣,呆呆凝望。

    方才设计陷害凌冲顶缸的少女正躲在一户人家房梁之上,陡闻这一声长啸,险些自屋顶摔了下来,满面骇然叫道:“是谁由武入道,成就先天了!”

    不提金陵城中是如何鸡飞狗跳,凌冲周身穴窍之中真气满溢,丹田更是鼓胀欲破,只觉真气如水银泻地,无处不至,舒畅之极。一颗心活泼泼的,陡然一道灵光闪过,骈指作剑,捏成剑诀,一剑向杨天琪咽喉点去!指剑未至,已是嗤嗤有声,乃是真气破空之音,只这一手,在凡间武者之中,已无抗手之辈。

    杨天琪只觉一股剑气袭来,咽喉竟被刺的一疼,又惊又怒,喝道:“就算你由武入道,又能怎样?还想斩杀我这个金丹修士么!”心念一动,便要催动流焰剑将之斩杀,忽然自思:“是这小子向我出手,我将他杀了,叶向天也寻不出我的错处。只是我杨天琪何等人物,对付一个初入先天的小辈,若是依仗飞剑,日后被人知晓,只怕令人耻笑。”

    此念一生,便将动用飞剑的念头压下。眼见凌冲一指刺来,如剑上指,雄心陡起:“也罢,我自诩为剑道天才,今日便以剑招变化来将这小子击败,也免得被人说我以大欺小,不要面皮!”按下真气不发,亦是以指作剑,直刺凌冲手腕。

    剑仙之道,唯有两种。一种长攻远打,以飞剑剑丸之术,凌空直击,一击不中,便即远飏。要施展这等剑术,须有一口上好飞剑,真气亦复雄浑。第二种则是一手持剑,贴身近战。这等剑法最是凶险,一个不好,便易为人所趁,断手断脚,丢了性命。但这等剑法,亦是一等一的凌厉,世间罕有其匹。

    凌冲此时心境沉凝于天地感应,与万物相往来之境界中,只凭一股纯粹杀意,对杨天琪出手,势要将之斩于剑下。施展的便是近身搏杀剑法。杨天琪傲骨天生,也不肯示弱,依旧以近身搏杀剑法对敌,且自封真气,仅凭剑招之精妙变化,欲将凌冲压制。如若不然,以他金丹修士的法力,一个指头便将凌冲捏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