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三 佛门心剑
    “但此飞剑传书之术,非要修为金丹之上,又能练成剑气雷音的剑术,方可施展。不然一道剑气也不会有那般急速,朝发夕至。正教各派之中,精通此术者寥寥无几,我也只听闻本门几位长老精擅,不意今日亲眼见叶师叔施展,当真三生有幸,大开眼界。”

    凌冲听他此言,方知这飞剑传书之术何等难得。一须练成金丹,二须真气雄浑,练成剑气雷音之术,二者缺一不可。正教之中练剑之人无数,却唯有极少人精通此道。他暗想道:“是了,既然叶师兄精擅飞剑传书之术,自然也就修成剑气雷音的剑法。只是昨夜被血幽子血河围困,为何不见他施展?难不成怕施展了剑气雷音的剑术,也无法突破血河真气封锁,亦或是保留实力,不被莫孤月瞧穿了底细?”只是此事却无法当面询问了。

    叶向天说道:“我已飞剑传书之法,将你之打算告知居正兄,想来他必会应允。至多三日之内,便会有书信自天京传来,那时你便好对家中有个交代。”

    凌冲谢道:“多谢师兄成全!”忽然记起碧霞与三嗔两位和尚之事,便将此事也向叶向天禀告,末了说道:“三嗔和尚已然离开金陵,寻访佛门心剑传人去了。”

    还清小道又是十分好奇,脱口问道:“佛门心剑是甚么剑术?”这一回清元道人也自不知,便不曾敲小徒弟的脑袋。叶向天沉吟道:“三嗔和尚修禅百年,只因嗔心未退,纵然法力高强,却也难参佛门上乘功果。那碧霞和尚却是楞伽寺二代弟子之中的秀出之辈,修持楞伽寺至高法门之一的《般若清静经》,善能前知,与我道家先天太乙神算有异曲同工之妙。他既对你青眼有加,却也是好事,你只放心结交,不必担心便是。只是佛门心剑失传千载,如今忽有传人出世,着实有几分玄妙。”

    凌冲问道:“师兄,何谓佛门心剑?”还清小道心下腹诽:“师傅总说我见识浅薄,这位凌师叔祖怕是和我一般,连佛门心剑也不知。”却又伸长了两只耳朵偷听。

    叶向天说道:“道家剑术乃是防身驱魔,立命渡厄之用,若是修到极处,可一剑破开大道束缚,成就真我。甚而有剑道高人,一剑劈下,自创世界,不落此界之中,逍遥自在。那方是大神通、大自在。佛门剑术脱胎于佛法,亦是讲求荡涤真我,求取真如。了断无明,解脱生死。那心剑之术便是其中最为出类拔萃之道。”

    “心剑之术由楞伽寺开派老祖所创,载于《楞伽四卷经》中,乃是其中无上法门。这么剑术十分玄妙,亦称慧剑。讲求以心念为剑,照见生死轮回之大恐怖,断绝贪、嗔、痴三毒,以智慧剑,破烦恼贼。斩杀一切心魔、外魔、天魔,正是一切魔道魔头之克星。”

    “当年楞伽寺开派老祖将此剑术传于二弟子行颠和尚。行颠大师偏偏嫉恶如仇,练成心剑之后,便四处寻觅魔道中人,加以诛杀。佛门心剑无形无相,纯是一道玄奥之极之意念,一剑斩出,灭去执念心魔,许多魔道弟子未及出手,便已一命呜呼。之后因行颠大师杀戮太甚,动了众怒,魔道高手纠结一起,寻他晦气。终于在滇北大雪山一处无名山谷之中激战七日七夜,行颠大师以慧剑心剑之术连杀魔道一十四位脱劫境之高手,自身却也因寡不敌众,最终坐化。”

    “魔道经此一役,固然元气大伤。楞伽寺也少了一位有望问鼎真如妙境的高僧,也说不得谁占了便宜。只是自行颠大师之后,后人之中便无有与此剑术有缘之人,因此楞伽寺空有一门精妙剑术,却无人得以修成。千年以降,实为憾事。若当真有心剑传人出世,当要会上一会,也好见识一番佛门上乘剑术之妙旨。”言下之意,却是要寻那心剑传人切磋一番。

    张亦如与还清之听得目眩神池,凌冲却是心潮澎湃,昨夜一位血幽子便将莫孤月等三位正邪两道掌教弟子困住,几乎无幸,儿行颠大师居然仅凭一人之力,连杀一十四位血幽子一般境界的魔道高手,佛法之高深,法力之雄厚,着实令人钦佩。

    凌冲又问:“师兄,昨夜七位有缘之人,分别取得癞仙遗宝。小弟也只知有星宿魔宗、正一道、噬魂道、以及玄女宫、少阳剑派与清虚道宗,至于最后一位当是散修,也不去说他。为何我太玄剑派从无人与癞仙遗宝有缘,能往金船之中取宝?”

    叶向天面上似笑非笑,说道:“非是我太玄剑派无有与癞仙遗宝有缘之人,而是自上代掌教荀真人起,便留有遗训,凡我太玄弟子,不得参与癞仙遗宝之事。那金船修成灵识,堪比纯阳真仙,也自知此事,因此历代有缘之人,皆非出自我太玄门下。”

    “至于其中因由,为何不许门下弟子争夺癞仙遗宝,其中隐情我也不知,你若是想知道,也可自去问掌教师尊。不过连清虚道宗这等素来不贪图外物之门派,也派人来取宝物,怕是有甚么微妙之处。你日后修成高深,也可自行查探一番。”

    凌冲闻听此言,心中隐隐觉得癞仙遗宝之事有些不对路,至于为何有此想法,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瞧癞仙遗宝选中的有缘之人大多是正邪两道中大派弟子,甚至许多宝物本就是这些有缘人前世随身之物,被癞仙搜罗了来,便等于是这些有缘人和他们背后的正邪两道欠了癞仙一个极大人情。只是癞仙已然飞升九天仙阙,这人情却又如何还上?

    凌冲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忽然心头一动,将怀中那本太玄剑谱残篇取了出来,双手递过,说道:“叶师兄,这便是小弟参照修习太玄剑术之剑谱。”叶向天伸手接过,用手在剑谱上轻轻抚过,点头道:“不错,这本剑谱的确是我太玄门中制式。不知凌师弟从何处得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