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九 父子之谈
    沈朝阳目光闪烁,问道:“叶兄既知莫孤月所修道法根底,有何法门可以破那四灵四象真法?”星宿魔宗统领魔道万载,翼护邪魔,乃是正道死敌,若能破去四灵真法,铲除莫孤月,无疑便可断去星帝一臂,大大提振正道www..la

    叶向天摇头:“四灵四象真法取法于东西南北四灵星相之道,配以太阴、太阳、少阴、少阳四象之法,可谓变化无穷。若欲将他战败,唯有以绝**力或是法宝碾压,法术变化之上,怕是无有能克制者了。沈兄何不去问贵派张掌教,想必张真人怀有妙法可破。”

    沈朝阳点头:“血河余孽重现于世,星宿魔宗插手癞仙遗宝,我自当回山,禀明掌教师尊,请他老人家定夺。”这一次下山取宝,虽然危机重重,好在不曾折损一人,且秦钧已将宝物到手,只需回山借此宝淬炼真气,便可冲击元婴之境,沈朝阳实是不欲久留,便就告辞,携了四位师弟飘然回山。

    凌冲今夜所见所闻,乃是他十几年中最刺激者,先是见识了各派英杰,继而又有血河余孽来袭,尤其末了那一道星光神通击破血河之时,更是令他新潮澎湃,难以自已。心头暗忖:“我生平见识除在金陵城之中,便只能在野史闲书中寻觅。今日方知,原来修道之辈,举手之间,确能移山填海,无所不能。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好在我已拜入太玄门下,自有妙法修习,只要我一意精进,终有一日,我凌冲亦要修成那等法力,笑傲天下,逍遥长生!”向道之心又复坚定了一层。

    几波人马先后离去,埋伏于灵江,意图劫宝的邪道妖人也被叶向天与莫孤月联手杀了个干干净净。如今只余叶向天三人,灵江江上诸星投光,江波摇曳,清辉遍洒,若非江中时时还有些残肢冷血,方才血河来袭,星光断法的奇景几疑是在梦中了。

    此时已是五更天时分,金陵城中鸡鸣之声隐约可闻。叶向天说道:“今日时辰已晚,我与张亦如这几日在金陵城外玄天观中落脚。凌师弟可先行回府歇息,白日若是有暇,可来玄天观中寻我。”

    凌冲初见这位大师兄不过几个时辰,心中有千言万语要问,此时却不合出口,只得道:“即使如此,师兄便请先行,小弟白日定去拜会。”叶向天点头,一道剑光裹住自家与张亦如,腾空而去。

    凌冲望着剑光离去,怔忪半晌,这才动身。他先前所骑骏马,早已被血幽子之血河化去,此时只能靠了一双腿脚急奔。好在他内功雄厚,脚力极好,身形一展,疾于奔马,一口真气于胸腹之间流转,也不觉疲累。走了半个时辰,金陵城城门已遥遥在望。

    此时天已放亮,晨曦遍洒,早有许多小贩起个大早,肩挑臂扛着许多新鲜菜蔬,赶着往城中售卖。城门前早已排起了一对长龙。凌冲怔怔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方才眼中还是剑气纵横、血光滔天,转眼入目间却是如此多彩的市井生活,委实令他有不在人间之感。

    “修道修真,去假存真。昨夜所见之辈,无一不是高高在上,超脱凡俗。却不知神仙亦是凡人做,我若非仙缘遇合,日后也必与这些人一般,只不过手中多些银钱,还可多讨几房小妾罢了。末了还要蝇营狗苟,为了生计仕途奔波,临终之时,病卧床榻,悔恨流涕,哪及得上仙家来去纵横,长生有望?我定要珍惜仙缘,修成纯阳正果,长生不灭,也不负天地生我之身,孕我之魂!”

    凌冲虽是凌府公子,却也无甚么特权,只老老实实排队入城。守城兵士也不认这位公子爷,照例盘问了几句,便即放行。凌冲入城之后,不便施展轻身功夫惊世骇俗,只双足并用,不一会已回至自家府中。

    王朝正自府门口等候,只急的团团乱转。昨夜癞仙金船虽在灵江出世,但闹出动静太大,先是金光万道,继而血浪滔天,金陵城中也遥遥可见。普通百姓家还道出了甚么妖怪,许多人连夜在家拜祭神佛,乞求平安不止。

    王超自也瞧见了灵江江边异景,忧虑二少爷安危,却也不敢擅离职守。一夜未眠,天还未亮,便在大门之处守望。遥见自家少爷施施然走了回来,心头一颗大石落地。忙迎接上去,说道:“少爷,你没事罢?”

    凌冲拍拍胸口,大笑道:“我能有何事?非但无事,反而得了一件异宝,如今可是好得很呢!”王朝在凌家为仆数十载,侍奉凌家三代,早将凌冲当成了亲生儿子看待,见他无事,已是高兴无极,闻言笑道:“异宝不异宝的却是无甚干系,只要少爷平安归来,便比甚么宝物都珍贵!”

    二人说说笑笑,入了府中。此时老太太已然起身,一家人围坐用饭。凌冲蹑手蹑脚步入饭厅,先给祖母、父母请安,这才坐下,方欲举起粥碗,便听凌真哼了一声,问道:“你昨夜跑去哪里了?”

    凌冲低了头,说道:“孩儿昨夜心血来潮,不可自持,骑马往灵江观潮去了。”凌老太太说道:“罢了,孩子也不小了,一夜不归也算不得甚么。只要不是遇上强盗匪类,便由他去罢。你这个做老子的若是管的太宽,好好的孩子给你管的低声下气,日后却又如何见人?”

    凌真低头道:“是,母亲教训的是,孩儿知晓了。”他自乔百岁试出凌冲有一身绝顶武艺,便对这个二子有些看不透起来。凌冲一夜不归,原也算不得甚么大事,只是他做老子的,内心总把儿子当成不懂事的孩童,习惯了事事替他们安排铺垫。

    凌冲喝了一碗米粥,放下碗筷,儒家的教诲是“食不言,寝不语”。凌真便以此治家,凌家用饭之时,是绝不出言的。凌冲想了想,说道:“父亲,孩儿有要事与父亲商量。”凌真瞧了他一眼,又看看老太太,点头道:“好,饭后你随我到书房来。”

    凌冲道:“也请大娘一同移步。”崔氏望了他一眼,心头十分诧异。凌真思忖片刻,对崔氏说道:“即使如此,你也来罢。”老太太笑道:“好啊,你们这几个皮猴儿有甚么事瞒着我老太太的?”凌冲笑道:“奶奶,孩儿只是想要进学,央父亲寻个饱学的老儒为师。”

    凌老太太十分欣喜,笑骂道:“平日里你父亲怎么说你这小猴儿,便是不肯向学。如今可算改了性儿,你大哥订了亲,你也须懂事些,莫要如以前一般耍些小孩儿脾气!”凌冲笑着应是,一顿饭一家人吃的十分开怀。

    饭后自有丫鬟收拾了碗筷,崔氏先搀扶老太太回房休息。凌真父子先往书房而去。入了书房,父子落座,凌真道:“说罢,究竟是何事?”他可比老太太精明多了,素知这个儿子十分伶俐,但最厌读书,冷不丁转了性子,居然要寻个饱学宿儒求学,其中必有蹊跷。

    凌冲笑道:“父亲,孩儿方才对祖母所言,句句是真。确是欲寻一位老儒为师,攻读诗书六艺,日后名扬科举,为我凌家增光的。”凌冲深思熟虑,他仙缘遇合,已然铁了心随叶向天回转太玄山门,求取大道法诀,修炼长生之道。

    但凌真治家甚严,若无其他理由,只说如山修道,是断然不会准许的。因此凌冲苦思冥想,忽然记起张亦如乃是当朝首辅张守正嫡孙,张守正不但为官清廉,朝野之中清名素著,自身儒家学问亦即是精深,乃是儒家“气学”创始之人,主张玩物禀气而生,死灭则气散。

    凌真亦是十分敬佩,这位老首辅每有著作,必定派人快马加鞭,赶去京城,购买回来,自己则秉烛夜读,连连读诵,十分推崇。若能求得张亦如说动乃祖,推说经人介绍,要去京师拜这位老首辅为座师学习文章学问,凌真定必大喜应允。

    凌真奇道:“你真要拜个座师,安心读书么?”凌冲笑道:“孩儿怎敢欺瞒父亲!只是那座师孩儿已然自行选定,只等父亲点头了。”凌真半信半疑,笑道:“你一个小孩儿家家,足不出金陵城,又怎会知晓这城中有哪些饱学大儒,可堪为师的。”

    凌冲道:“孩儿昨夜在灵江之畔闲逛,偶遇一位好友,他乃是当朝首辅张守正张大人嫡孙,答应孩儿代为引荐,拜入张大人门下。”凌真霍然起身,叫道:“甚么!是真的么!你确能拜入张大人门下?”凌冲笑道:“孩儿怎敢欺瞒父亲。”

    凌真道:“此事你确要弄准,那张大人乃是当朝首辅,何等身份,他的嫡孙怎么会夜半出现在灵江之畔?再者,便是人家肯代为引荐,也要看老大人愿不愿意收你入门。”

    凌冲说道:“父亲放心,那张亦如确是张大人嫡孙,他也是出门远游,增长阅历,这才在灵江之畔与孩儿偶遇。此事断不会错的。只是若是拜入张老大人门下,孩儿便须离家北上,赶赴京城了。”

    凌真断然道:“男子汉大丈夫,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些许苦难算得了甚么。只要你真能科举高中,光耀门楣,也不枉为父自你小时的一番教导。不过你小小年纪便要孤身求学,京城居,大不易。你祖母那里为父还要好生劝导,只怕老人家舍不得。”

    凌冲低头道:“是,孩儿也舍不得祖母与父亲、大娘还有兄长。”他虽是向道心诚,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骤然舍家离亲,还是有许多不舍。但思及长生之路,却也不得不做此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