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一 凌冲发威
    一旁程素衣也自问过高玉莲宝www..la那宝物关系玄女宫宫主姬冰花渡过天劫之事,兹事体大,高玉莲不敢擅专,运用真气将宝物包裹了,送至程素衣身前。程素衣挥袖之间,将宝物收了。以沈朝阳目力,也只看出真气之中似乎是一件圆盘模样,其余便瞧不分明。

    程素衣心下大定,也自说道:“宝物已然取得,诸位道友,贫道师姐妹就此回宫,他日有缘再会!”方欲行法遁走,只听一声断喝:“且慢!”却见凌冲迈步走出,盯着高玉莲,一字一句道:“高小姐,你回转玄女宫之前,还请你将与我大哥的婚约解除,你既然与萧厉做出那等丑事,就莫要再害人害己!”

    高玉莲望了萧厉一眼,见他只瞧着手中玉匣,心知他将二人丑事告知了凌冲,心底又急又气,但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前,誓不能承认自己做下了丑事,故意淡淡说道:“哦,原来是凌家二少爷。你所言是何意思,恕我揣摩不透。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我所能更改的?若是真要退婚,也要禀明家祖,由他老人家决断才是。”

    凌冲面色如冰,冷冷说道:“这般说来,高小姐是不欲退婚了?”高玉莲心头暗恨:“这小子好不晓事!我便是再理屈,当着这许多修道人之面,也不能服低认错,不然我玄女宫的颜面何在?你若是寻个无人之所,悄悄向我恳求,我便是让祖父退婚又能如何?你越是这般强颈,本姑娘便是越是不能遂你之愿!”轻笑说道:“若是凌家欲退婚,便请凌大人亲到我家,与家祖商议罢!”

    高玉莲生性倔强,前世也是因这性子,这才遭劫,为姬冰花执行门规,飞剑所斩。这一世转劫重来,只有变本加厉。凌冲若是软语求肯倒也罢了,他这般强硬,若是高玉莲服软,岂不是等如认承了自己做下丑事?事关女孩儿家清白,当着这许多人之面,那是打死也不能认的。

    凌冲两道剑眉斜斜飞起,将手中血灵剑轻轻一抖,真力过处,包裹剑身的锦布化为布屑飘落,露出通体猩红的血灵剑半截剑身,冷冷说道:“既然如此,今日说不得便要请高小姐再去堕一次轮回了!”言语之中杀机四溢!

    凌冲委实忍无可忍,高玉莲与萧厉私通苟且,此事若是由高家主动悔婚,还可压下。若是要老父亲自上门退婚,一旦丑事败露,老父非要一口血死在高家不可。这高玉莲却又抵死不认,是可忍孰不可忍,凌冲观摩叶向天斩杀邪派高手,本就心旌摇动,杀机暗起,再受这一激,满腔杀气不可抑制,终于如山洪倾泻,不可抑制,不管不顾,便要当场斩杀高玉莲!

    血灵剑业已通灵,感受到凌冲满腔杀意,杀人吞血乃是它的最爱,当下清鸣一声,居然毫不作对,任由凌冲以太玄真气催动。血灵剑现世,散溢血河宗魔道道法气息,莫孤月忽然咦了一声,在血灵剑断剑之上瞟了一眼,笑道:“可怜无上法宝,通灵真识,居然为人打落尘埃,成了这副模样。还要为仇家所控,身不由主,可怜!”

    此言一出,血灵剑如有灵性,登时躁动起来。凌冲嘿了一声,太玄真气尽数灌注剑身,这才将血灵剑异动压制。转身向叶向天一躬到地,朗声道:“小弟欲了断一段因果,牵连本门与玄女宫结仇,请叶师兄原宥!”

    叶向天淡淡说道:“练剑之人,肝胆照寰宇。师弟不必多言,只管挥剑便是,太玄剑派从也不曾惧过何人。”

    凌冲直起身来,将血灵剑一摆,对高玉莲说道:“高小姐,请!”高玉莲怒极反笑,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以为我两世修为是儿戏么!本小姐如今已能练气入窍,身剑合一,驭剑百步,你不过学了几手太玄剑法,就敢与本小姐放对!”

    凌冲充耳不闻,剑刃上指,只将一双目光凝注于剑尖之上,面色肃穆,足下不丁不八。只这虚虚一立,便已是渊渟岳峙,深得剑道三昧。

    莫孤月又是咦了一声,微微点头。沈朝阳眼神一亮,说道:“好,好一个起手式!混元不分,意在剑先,委实是剑道奇才!”高玉莲还要出言讥讽几句,忽觉一缕剑气牢牢罩定自己,她也是练剑有成之辈,忙即运用真气,护住周身,身畔剑音大作,一道剑光飞出,绕身旋舞。却是她前世所炼一口灵水剑感应到主人有险,自行飞出护主。

    高玉莲心头惊讶之极:“这小子究竟怎么练的剑术?为何小小年纪,居然萌发了一缕无上剑意?且这剑意杀机汹涌,好不霸道!我若是稍有疏忽,说不得今日真要饮恨于他剑下呢!”她修炼的是后天万化灵水,只是几日前才恢复前生记忆,功力不曾复原,也只勉强打通周身穴窍,刚能身剑合一罢了。

    高玉莲发觉自身被凌冲一缕剑意罩定,便不敢再行托大,要知剑修之辈,一身修为尽在一柄飞剑之上,出入青冥,生死相托。尤其人与剑合,心与剑应,便会依着本心剑心,生出一缕无上剑意。这剑意缥缈无定,只看各人心性而定,这缕剑意成就,便是真正入了剑道之门。

    但修成剑意者,无一不是浸淫剑道数十载乃是数百载之大能修士,凌冲不过区区一个小辈,便算打娘胎里开始练剑,也绝不可能练成这般剑意。除非他与自己一般,亦是转劫而来,且前世亦为剑道大宗师。

    高玉莲心念电闪,转过几个念头,便即放在一边。专心应对凌冲的剑法,只觉他杀意如海上潮生,层层叠叠,永无休止。心下暗凛:“不好!若是任他如此积蓄杀意,只怕下一击便是石破天惊,以我现在修为,断难躲过,还是趁其渡河未济,击其中流!”灵水剑锵然作鸣,便要反击。

    二人正自剑拔弩张之时,程素衣忽的轻喝一声,说道:“够了!”素袖一抚,在二人之间如剑切过。二人所蓄气势登时被破解的丝毫不剩。灵水剑哀鸣一声,重又飞回高玉莲身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