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 灭杀散修 高萧相见
    程素衣望望星斗元神,又瞧瞧灭道法剑,暗暗叹息:“我玄女宫避居北冥千载,只道苦心孤诣,培育www..la不想星宿魔宗也好,太玄剑派也罢,俱都出了如此奇才,修成不世道法。我身为掌教大弟子,若是不能将天一贞水和玄冥真水两大先天真水修成,融会贯通,只怕日后却也压服不了天下英杰,我玄女宫便只有沦为二流道门了。”

    程素衣得玄女宫宫主姬冰花倾心栽培,传以玄女宫两大镇教秘法,对她期许极重。程素衣天资颖悟,虽是女流,却丝毫不弱于男子,立誓非要修成极**力,便将《太阴玄冥神章》与《天一玉微真经》两部典籍同参共修。

    只是这两部典籍俱都深奥玄妙,只修一门便要花费无穷精力时光,何况两部同修,虽然修成之后威力至大,但所耗费精力亦是十分庞大,因此程素衣入道多年,也只堪堪练就金丹,将两部真水法门融会贯通,离着修聚婴儿之境还要差些。但饶是如此,她本身法力绝不在莫孤月星斗元神之下,尤其天一贞水善于侵蚀万物、玄冥真水冰封乾坤,各有玄妙,若是对上星斗元神,双方动起手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张亦如见乃师大发神威,只瞧得眉飞色舞,他功力尚浅,瞧不透江底景象,却也禁不住手足摇动,兴奋之极。凌冲开始追着星斗元神观瞧,等到叶向天放出三道灭法剑气,便只盯着剑气去了,毕竟他还是喜欢剑法多一些。

    只是那剑气入得江中被水流所挡,即便他将太玄真气运于双目,也始终如同隔着一层薄纱,看不通透只隐约见着剑气纵横之间,剑光一闪,便有一人惨叫身死,比之当日在酒楼之上,一剑破去大幽神君法术,更增了一番肃杀汹涌之意。“这等杀人灭法,方是快意!不负今生所学!”凌冲双拳紧握,内心澎湃不已。

    江底之中三道剑气连杀七八人,若是别的修士所发,早就法力告罄,剑气崩溃。但叶向天法力深厚精纯,剑气凝练之极,非但不曾崩散,反而因为饱饮鲜血,剑气血红,平添几分嗜血之意。

    江底一处乱石之中,一名少年修士手持一面怪幡飞将上来,见那灭道剑气杀来,急忙叫道:“我乃是五蛊神君弟子,你杀了我,日后我师父必将你挫骨扬灰!”灭道剑气丝毫无有停顿,剑光微闪,已将那怪幡斩断,连法术都未发出来。那修士大惊之下,方要告饶,剑光又是一闪,已然尸横就地。

    江底之人中亦有法力高强之辈,有一位中年修士放出一道金光,居然将灭道剑气抵挡了几息,趁此良机,那人急忙分波踏浪,冲出了江面。叶向天咦了一声,说道:“难得,居然是大金刚寺的法门!”剑气也不追赶,掉头离去。那修士收了金光,却是一面金钹,向叶向天微微点头,说道:“大金刚寺俗家弟子谭百成,多谢叶真人剑下留情,此恩此德,容待后报!”头也不回的去了。

    本来前来打癞仙遗宝主意的异派高手便是不多,再经叶向天与莫孤月二人一通好杀,漏网之鱼极少,不过半个时辰,便几乎都被杀绝。江面之上残肢断臂,宝物残骸,加上鲜血横流,一副地狱景象。至于江边那些人,俱被星斗元神当做血食嚼吃的渣都不剩。

    叶向天抬手一招,收回三道剑气。连杀数十人,剑气之凝练却是丝毫不损,莫孤月伸手一指,北斗星神也自收回脑后星光之中,说道:“叶兄剑气如此凝练,当真令人佩服!”叶向天淡淡道:“不过是多加几次打磨而已,比不得莫兄星斗元神法力神通滔天。”二人相视一笑,目中满是滔天战意。

    经此一来,二人对各自手段都有了一番了解,莫孤月常在法力高深雄浑,以势压人;叶向天则是剑气凝练,善破万法,二人心头各自忌惮,却也丝毫不曾畏惧。

    便在此时,莫孤月、叶向天、沈朝阳、程素衣四人一同转头,将目光投向了癞仙金船,其余之人跟着他们目光,也自望向癞仙金船。但见金船周遭金光陡然大盛,吞吐之间,三明三灭,从金船之中喷出七道光华,往四方投去。随后金船轰鸣,自半空缓缓降下,沉入江中。金光渐行渐弱,直至消散无踪,便如从未出现一般。

    莫孤月脑后星光大作,引动周天群星亦自呼应不止,星光之中探出一只巨手,迎空一捞,便将其中一道光华捉住,拉了回来。光华敛处,正是萧厉,他面上满是不解之色,只望向手中一道玉匣。

    拂意老道喝了一声,扬手发出真气,化为龙形,一下便将上官云珠卷了回来,他生怕上官云珠得了癞仙遗宝,志得意满,又想出甚么得罪人的馊主意来,便将上官云珠摄入飞宫云阙,团团打了个稽首道:“此间事了,老道恕不奉陪了。诸位若有闲暇,可往我清虚三山之中一行,老道定必扫榻恭候!”运使法力,飞宫云阙登时发动,老道飞身落入其中,那云阙撕裂苍穹,走了个无影无踪。

    一道金光之中,正是大幽神君,他把玩着手中一粒丹药,面上似笑非笑,忽然腾起炼幽魔火,借着金光之势,一路飞驰而去。七位有缘人之中,还有一位散修出身的修士,未入金船之前便曾被人截杀,此时便如惊弓之鸟,身化剑光,惶惶然急急然,投向东方而去。

    少阳派那位高手驾驭火遁之术,见了岸上叶向天等人,似乎顿了一顿,想要过来亲近,最后还是催动法力,也自走了无踪。余下秦钧、高玉莲二人各自被沈朝阳、程素衣运使法力接了回来。

    高玉莲一见萧厉,面色便是大变,咬牙切齿,满面愤恨之色。萧厉却只顾瞧着手中玉匣,看也不看她一眼。沈朝阳悄声问秦钧道:“秦师弟,宝物可曾到手?”秦钧点点头,伸手指指怀中。沈朝阳轻舒一口气,胸口一块大石落地,有了这件宝物,他便能将自身真气提炼精纯,抱丹孕婴便有了十足把握。只需闭关苦修些时日,便可冲击婴儿之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