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八 《上清玄真元符宝箓妙法经》
    钱道人正自憋了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却见一团烟岚飞出,直投金船www..la哪里还不知道是飞宫之中的正主现身,大喝一声:“好啊,你这狂妄的小辈,你家钱道爷叫你知道如何尊长敬老!”伸手一抓,掌心之中一道灵符闪现,正要将之打出。

    只听飞宫之中一个苍老声音喝道:“几位稍安勿躁,待老道来给几位陪个不是如何?”一道法力飞出,直投钱道人掌中灵符。沈朝阳见师弟取了灵符,欲给那飞宫主人一个教训,心知不妥,正要制止钱道人,却见飞宫之中一道法力飞出,这道法力醇纯厚正,余味悠长,正是玄门正宗路数。

    沈朝阳心念电转,便改了主意,食中二指捏作剑诀,凌空一划,一道剑气飞出,往那道法力斩去。拂意道人不肯以大欺小,免得落人口实,日后正一道长老逼问起来,面上须不好看。因此只用了一道金丹级数的法力,眼见沈朝阳一道剑气横斩,呵呵一笑:“沈师侄却是考校老道了!”

    心念微动,那道法力陡然化为一条灵蛇,吞吐灵信,张口便将那道剑气吞下。沈朝阳心内冷笑,他这一道剑气非比寻常,乃是以自身混元龙虎剑符金丹所发。正一道乃玄门中符箓派正宗传承,门中一部《上清玄真元符宝箓妙法经》乃是玄门道家符箓一系法术集大成之作。便是以清虚道宗正道魁首之地位,绝尘道人旷古绝今之修为,亦要赞叹一声。

    正一道符建双休,门中除了这一部《上清玄真元符宝箓妙法经》之外,另有一部《太清龙虎总摄万御伏魔剑经》,专述玄门溅到。沈朝阳心高气傲,一心只想修成旷世法力,因此便将两部经文同修,正一道历代祖师之中,亦不乏天纵奇才,创出符剑双修之法,有前人遗慧,沈朝阳再以自身道力推演,终于寻到洽和法门,修成一粒混元龙虎剑符金丹,一举突破金丹境界。

    那道剑气便是《太清龙虎总摄万御伏魔剑经》所载一门龙虎混阳剑法,讲求将龙虎真气刚柔并济,运炼成剑,可大可小,随着修士心意任意变化,可谓是一门极上乘的剑术。

    拂意老道法力所化灵蛇将龙虎混阳剑气一口吞入,沈朝阳心念一动,剑气爆发,便欲将那灵蛇炸碎,狠狠落老道一个颜面。哪只拂意老道修为多年,火性早退,一身法力已是度过数重劫数,圆融无暇,心念电闪之间,那灵蛇一声低嘶,周身发火,居然将龙虎混阳剑气烧了个涓滴不剩,自身也自泯灭虚无。

    这一下法力运转之精妙圆熟,着实令沈朝阳大开眼界,钱道人手中灵符未发,见自家师兄一道得意剑气居然被人举手破去,也是惊得呆了。

    拂意老道现出身形,先命那十二名少女回转飞宫待命,稽首笑道:“老道清虚门下拂意,沈师侄法力好生高妙,一粒金丹融汇贵派两门真传,着实立意精远,老道十分佩服!”这老道自报家门,沈朝阳便是一惊,清虚道宗绝尘道人以下,拂字辈的道人也只寥寥数人,但无一不是渡过劫数的玄门前辈高手,便是自家师尊来了,亦要执礼甚恭,小心应对。

    沈朝阳急急还礼,躬身道:“不意竟是拂意师叔当面,弟子沈朝阳方才失礼,还请师叔恕罪!”拂意老道摆手道:“不知者不怪。再者理屈的也是老道这边,方才那位乃是鄙门拂真师兄新收的关门弟子上官云珠,自小任性惯了,心地倒还不错。只是与诸位开个小小的玩笑,请诸位道友瞧在老道的薄面上,就此揭过罢!”

    钱道人无故被人戏耍,心下愤愤,但也知这老道功力深厚,难惹之极,只能按捺怒气,一语不发。沈朝阳说道:“既是老前辈如此说,方才之事便算揭过。敢问师叔,方才那位师妹亦是癞仙遗宝的有缘人么?”

    癞仙遗宝自癞仙飞升九天仙阙以来,已然开启数次,玄魔两道各大门派之中可谓皆有因此受惠者。但独有两家门派从无有缘之人现世,一是太玄剑派,另一个则是清虚道宗。也不知向来最爱提携后辈的癞仙为何不对这两大门派青眼有加。亦有好事之徒大发臆想,言道想必癞仙求道之时,并未拜入这两家宗派之中学的法门,这才将两家门派排除于遗宝秘藏之外。

    拂意道人亦是面色古怪,咳了一声:“不错,老道那云珠师侄儿,确是癞仙有缘之人。”眼光在叶向天面上一转,续道:“这位想必便是叶师侄了罢?不知尊师郭道兄一向可好?”拂意道人班辈与郭纯阳相当,入道年限却又早于郭纯阳。只是郭纯阳如今乃是一教之尊,执掌一方大教。因此拂意道人口称“道兄”。

    叶向天打个稽首,说道:“托拂意真人之福,家师身子康泰。百日之后,便是我太玄剑派山门重光之时,掌教师尊派遣弟子分赴正道各派,恭呈请柬。真人若是有暇,亦请驾临鄙派观礼。”叶向天并未如沈朝阳一般,口称“师叔”,而是言语之中有一种淡淡的疏离之感。

    拂意道人只作不觉,抚须笑道:“此事早已传遍正道各派,尊师卧薪尝胆百年,定必是功力大进,连带门下弟子亦为正道各派翘楚。此刻那请柬说不得已然到了清虚三山之上,只是兹事体大,老道纵然有心前往,亦要看拂真师兄派哪个前去,不好乱了班辈次序。”

    眼光转到莫孤月面上,似笑非笑说道:“这位莫先生不在星宿魔宗之中纳福,怎的也跑来这灵江之上。尊师星帝老道心慕已久,只可惜始终缘悭一面。”

    莫孤月脑后星光明灭不定,面上亦是云淡风轻之色,淡淡说道:“拂意老道你还是莫要遇到家师为好,家师素来手下不受情面,你这老道修行千年不易,轻易丢了性命,魂不超生,岂非冤枉?”

    拂意老道涵养再好,也不由的面上紫气一闪,眼角抖动,说道:“老道资质愚钝,修行千年,也只在这几日方将本门一部气道法门修成,正要寻天下同道品评一番。尊师星帝的紫薇帝御化身传说之中威能无穷,老道恰欲一试。”

    莫孤月微微一笑,说道:“若是你这老道非要见识我星宿魔宗绝学,莫某不才,也练就了几尊周天星斗元神化身,不如放将出来,陪你玩玩。”言下之意,你拂意老道连我这一关都过不去,何提与我恩师动手?

    拂意老道白眉一挑,他本不愿以大欺小,只是清虚道宗身为正道魁首,早欲将星宿魔宗连根剿除,只要星宿魔宗一倒,余下个魔道邪派便不足为虑。只是星帝为人机警,已有数百年不曾离开星宿魔宗老巢,清虚道宗几次下手,却总是苦无良机。

    星宿魔宗的老巢传闻之中并非在这一方世界,而是建在虚空之中,与天辰为伴,每时每刻不停变换方位,又有两座先天护山大阵守护。这两座大阵经过星宿魔宗万载祭炼,已然神变通灵,便是清虚道宗倾尽全力攻打,亦要落个灰头土脸。

    拂意老道今日偶见莫孤月,临时起意,出言激将,试探一番星帝的行踪,莫孤月轻描淡写,全不受力。拂意老道暗忖:“星宿魔宗所传魔功凌厉非常,修成一尊星神便可横行天下,更何况这莫孤月居然修成数十尊,资质之高,委实可畏可怖。老道本不想以大欺小,但良机难得,不如趁此机会,将他诛杀,也算斩去星帝一条臂膀!”

    方欲动手,只听叶向天说道:“星宿魔宗修行之法与我玄门大相径庭,只需修成一尊星神,便可成就法相境界神通,莫兄修成数十尊星神,不知如今已脱去几重天劫?”此言一出,拂意老道登时心下一凛:“不错,莫孤月若是修成数十尊星斗元神,只怕法力之大,绝不在我之下,手中若再有几件法宝,只怕老道还要栽在此处。”心知这是叶向天好意提醒,不禁大大感激。

    莫孤月瞧了叶向天一眼,面上似笑非笑,说道:“莫某不过练就了几尊星神,遵照家师吩咐,还在打磨法力,还未渡过天劫。前几日曾与叶兄交手,叶兄的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着实惊艳非常,可惜尚未尽兴,不知叶兄今日可否赐教?”

    叶向天说道:“有何不可?只等七位有缘之人去了癞仙遗宝,你我再尽兴一战便是!”太玄剑派本是剑仙门派,练剑之人讲求的便是一剑在手,劈开桎梏,于争斗杀伐之中,窥见一丝天道运转之机。因此练剑之人最是不怕斗法,亦最是好斗。尤其叶向天这等高手,能得莫孤月这样魔道中杰出之士磨砺剑光,正是求之不得之事。

    莫孤月修成星斗元神,法力广大,但欲要再上层楼,却须磨砺根基,也正缺叶向天这等修习剑道的高手切磋。尤其难得的是,叶向天所修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正是一切法力法术的克星。只要不出五行变化范畴,便要被其克制。

    莫孤月所修星宿魔道亦有五行妙法,若能得叶向天灭道真法砥砺,便可寻出自家道法破绽之处,加以修正,好处直是诉说不尽。二人皆欲以对方为磨砺之石,令自家道法再破关隘,自然一拍即合,约定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