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四 后天阴阳二气 六欲化情魔典
    叶向天素知这位恩师虽然为人诙谐,但一身法力神通着实不可思议,所言所语也必是有的放矢,便不敢怠慢,将此吩咐放在心上。一路东来,恰好张亦如离开京城家中,南下游历,师徒二人以秘法相约在金陵城中汇合。

    叶向天陡然醒悟:“这金陵城乃是大明陪都,不正是龙气汇聚飞腾之所么?恩师所言,必是令我在金陵城中寻觅有缘的孩童,带回山去。”剑修一脉,讲求一剑在手,不假外求。所修道法须在争斗厮杀之中,求问那一线大道天机。

    因此历来剑修之辈法力超群,斗法之能极强,但相应的陨落之辈也多。若是门下弟子未犯教规,只是争斗之时为人所杀,若下一世还有仙缘遇合,剑修门派便会派出长老高手前去接引回山,传以修行法门,使弟子今世再入道途。

    太玄剑派历来好斗,门中几代弟子陨落多人,尤其二百年前剿灭血河宗一战,连掌教荀真人也受创轮回,至今未能寻到转世之身。叶向天原以为郭纯阳是算定了一位太玄长老高手转世之身,才命他前去接引,便在金陵城中一处道观借住,每日运用神念感应。果然不出两日,便发现了凌冲,身怀太玄真气,居然还修炼了太玄三十六剑。

    这太玄三十六剑其中另有奥妙,绝非入门剑法那样简单。叶向天自然深知其意,立时遥放剑光,从大幽神君手中救下凌冲,顺势将完整的太玄三十六剑传授。凌冲亦是福缘到了,居然误打误撞,认了叶向天做师兄,成为太玄二代弟子。

    要知郭纯阳这一辈掌教、长老共有五人,早已不收弟子,此次太玄重光,山门再开,也只是叶向天这一辈弟子挑选三代传人。若非郭纯阳那一番吩咐,以叶向天之法力辈分,也不会轻易便认了凌冲做太玄弟子,何况是自己的师弟?

    叶向天三人各自施展根基道法,抗衡莫孤月的周天星辰异象。三人道法一则属阳、一则属阴,再由混元调和,居然成就道道后天阴阳之气,恰好为凌冲丹田阴阳气旋吸纳的干干净净。叶向天心头微震:“看来师尊果然法眼如炬,这位小师弟虽然修为不高,但身怀后天阴阳二气,已是多少修道人梦寐以求之宝。”

    凌冲兀自浑浑噩噩,只顾内视丹田那道阴阳气旋。只见那气旋比之前足足大了三圈,化为黄豆大小,向其中细细观瞧,隐约可见阴阳二气微微转动,其中似蕴有大道之机,轮回之妙,只是似乎缺少了关键一环,阴阳二气始终懒洋洋的,毫无生机。

    凌冲见识有限,也不知这气旋壮大是好是坏,只好拿眼去看叶向天。叶向天自知其意,说道:“师弟放心,此是修士梦寐以求的大机缘,绝非坏事。此物可令你受用终身,你日后便知。”

    叶向天又向程素衣与沈朝阳二人望去,他虽是闭目合睛,但气势先声夺人,隐含无穷威势。程素衣先道:“叶道友尽可放心,凌师弟之事贫道必定守口如瓶,如有泄露,便令贫道渡劫之时,为天魔所扰,身死道消!”叶向天见她甚是知机,又将面孔往沈朝阳处侧了侧。

    沈朝阳哪里还能装傻,忙道:“叶兄宽心,此事沈某必定守口如瓶,若有违誓,叫我死在天雷之下!”修道之人最畏惧的便是九天劫数,尤其九天雷劫,过得去,从此逍遥,长生不死,过不去,身死道消,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无。程素衣与沈朝阳俱以自身劫数起誓,冥冥之中便为大道魔头感知,若是有违誓言,管教他们应劫,那时身死道消,死的惨不可言。

    叶向天微微放心,又吩咐凌冲道:“师弟,此事你自知便好,千万莫要张扬,只等回转山门回见掌教恩师,请他老人家再作定夺。”凌冲虽不知那阴阳气旋究竟有何妙处,但见叶向天如此郑重,心下也自凛然,应道:“师兄放心,小弟省得。”

    此时周天群星忽然次第明灭,只听一个声音说道:“莫孤月何德何能,竟能劳动三位正道高手同时出手,幸甚幸甚!”星光忽然大盛,眼前一片白芒,待得星芒散去,江边已多了一人。

    凌冲偷眼望去,但见此人周身玄袍,头戴紫气朝天冠,生的英俊之极。最令凌冲心惊的,是此人脑后居然亦有一团星光,恰似寺庙中佛菩萨圣象脑后的金轮一般,其中星光沉浮,宛如彩带,飘逸神秘。星光明灭吐纳之间,隐隐与周天群星呼应,显然此人法力已入化境,对周天星光操控自如。

    叶向天踏前一步,将凌冲、张亦如挡在身后,说道:“莫道友,前日你我试演法力,还未分出胜负,不若今日再比上一比。”

    莫孤月微微摇头,脑后星团亦自飘荡不定,说道:“我星宿宗素来不许道统失落人间,前日我无意中救下一名弟子,只等他取得癞仙遗宝,便要引他回转宗门。至于切磋之事,太玄剑派既然山门大开,想来日后总有你我用命之时。”

    二人对面,虽是正邪分际,势不两立,却仍旧和颜悦色,只是话中暗藏机锋,针锋相对。凌冲心想:“萧厉果然被莫孤月所救,还要引他入星宿魔宗。如此一来,他在门中修习魔道,自无办法来寻我家人。只是待他修成魔法,不知我能否有绝**力,将他制服?”

    江边东侧有一片矮木,大幽神君与雪娘子正藏身其中。雪娘子出身天欲教,入教之初便服食一枚天欲丹,此丹采天下至阴至淫之药,更以天欲教秘法,混以六欲之情,服下此丹,无论何等贞洁烈妇,立时沉沦欲海,人尽可夫。

    此丹炼制之时按六欲天时,其中有天欲教主九情真君所下禁制,门下弟子若稍有违背,便是六欲神雷轰顶之灾,非但一身天欲法力尽废,还要被赏赐教中贱奴猥亵玩弄,下场惨不可言。雪娘子资质极好,仗着色相布施,采阳补阴,好容易练就一枚六欲情丹,只是每每思及那天欲丹,便心惊胆战,自己生死全在九情真君一念之间。

    雪娘思忖再三,决意步行险着,先花费极大代价,请了旁门之中一位精擅推演的前辈出手,推算出这一次金船出世,出身魔道的有缘之人共有两位,一位便是噬魂宗的大幽神君。

    雪娘子得了这番推演,这才急忙赶来金陵,仗着色相,与大幽神君勾搭成奸,央求大幽神君去金船之中替自己取一味移情丹。那移情丹乃是癞仙为渡六欲天劫求海外一位散仙炼制,一炉丹丸共计十三颗,癞仙渡劫之时用去六颗,还余七颗,尽数封存于金船之中。

    雪娘子只需一颗移情丹,便可解去天欲丹禁制,恢复自由之身,那时天高海阔,总有无穷逍遥之日。二人在矮木林中,眼见金船横亘江心之上,无穷金光衍射不定,照的半空通透,委实一派仙家气象。

    雪娘子推了推一旁大幽神君,娇嗔道:“癞仙金船已然现世,你这冤家还不动手更待何时?”大幽神君一声怪笑,伸手搂住她纤腰,说道:“你懂甚么,那金船每次现世非等七位有缘之人聚齐,方会开放内中藏宝禁制,供有缘之人挑选。即便本座此时去了,也依然要等其余之人到齐方可,还比不得在此快活些!”

    雪娘子半推半就,倒在他怀中,故意问道:“冤家,那癞仙遗宝是何等的机缘,你真肯为我放弃到手的宝物,只去取一枚移情丹么?”大幽神君大笑道:“本座从来便是说一不二,既然答应你去取移情丹,便绝不会食言,美人儿你放心便是。只是……”

    雪娘子眉头一皱,问道:“只是甚么?”大幽神君目中神光一闪,说道:“取移情丹不难,本座还可助你炼化天欲丹药力,只是却须你办一件事。”

    雪娘子心中警觉,问道:“死鬼,你要奴家替你办何事?”大幽神君笑道:“说来也是不难,本座素闻天欲教主九情真君,原本资质不成,只是机缘巧合,于南海一处荒岛得了一部《六欲化情魔典》,分为上下两卷,乃是魔道无上至宝。九情真君只练成上卷,便以法力滔天,那下卷之中所载魔法,定必更是精妙。”

    雪娘子眉头大皱,说道:“你是要我去盗那《六欲化情魔典》?”大幽神君笑道:“正是,只要你将这部魔典盗来,本座观上一观,瞧一瞧内中所载究竟是何等精妙的魔法。那移情丹立时双手奉上!如何?”

    雪娘子沉吟道:“那《六欲化情魔典》确是魔道至高宝典,九情老魔也只练成上卷,便立下天欲教到场,半世逍遥,正道七派也奈何不得。只是老魔将魔典瞧得甚于性命,究竟藏于何处,教中谁也不知。便是老魔几个得宠的姬妾,也曾用尽心机,在床上吹足了枕边风,还为此事,惹得老魔震怒,毙杀了一位最得宠的艳姬。盗书之事只怕大不容易。”

    大幽神君笑道:“本座既然要你盗书,自然便有万全之策,你只管到时豁出性命,直入险地便是,其余不必挂念。”雪娘子见他如此笃定,怕是对那六欲魔典觊觎良久,早已打探清楚。噬魂道神通专一操弄人心,着实诡异非常,匪夷所思,无论正邪两道,事前如何防范,一不小心便着了道,更有甚者,事后还不知究竟在何处出了岔子。

    “噬魂道自创派教祖噬魂老人立下道统之后,千年以降,势力越发庞大,近百年来已有与星宿魔宗并驾齐驱之势,若非噬魂老人常年闭关修行,不理俗务,只怕魔道第一大派的名头还不一定是星宿魔宗的。若是噬魂道长老一级的高手谋夺六欲魔典,借大幽神君之手令我卖命,倒也有望打探出六欲魔典藏匿之处,我只见机行事,等大幽这厮取出移情丹再作打算。”

    两人正你侬我侬,虚与委蛇之间,江面之上又起变化。一道剑光起自楚山之上,直指江心金船。大幽神君咦了一声,笑道:“有趣,居然非是正魔两道中人!”

    雪娘子抬眼望去,但见这道剑光光色略有驳杂,剑气运转之间亦有些不纯,但去势劲急,真气浑厚,显然也是得了真传的。当即掩口笑道:“瞧这剑光分明便是旁门家数,只是真气近乎道家。这小家伙想必并无师长护持,只怕要吃些苦头了!”

    叶向天诸人自然也瞧见那道剑光,沈朝阳道:“奇怪也哉,这剑光虽然略有不纯,但剑意却甚是正宗,便是旁门,也必是自道家得了真传的。既有缘法去取癞仙遗宝,为何又无师门长辈护持?”当下便起了提携相助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