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十三 讲解剑法
    凌冲得了叶向天传承,将太玄三十六剑招式补齐,但王朝所得剑谱残篇中仅有前十三招,因此他也只敢传授前十三招剑法。王朝年近花甲,年老气衰,真气不纯,天地双桥也未贯通。太玄三十六剑对真气要求极高,须得先将太玄真气修炼圆满方可着手练习,王朝真气不足,修炼起来自是大打折扣。

    足足一个上午,凌冲不过将前五招剑法细细剖解,传授其中真意。这五招剑法王朝习练了大半辈子,可说无时无刻不在揣摩思索,已至熟极而流的地步,但经凌冲传授,方觉其中尚有许多不明之处,依法修习,又觉精妙无穷,说道:“仙家剑术果是不凡!我只将前五招融会贯通,自觉剑**力皆有进步,少爷若能将三十六招尽数学会,只怕便是当世无敌了。”

    凌冲笑道:“这套剑法仅仅是太玄门中入门剑法而已,凭了此剑在红尘之中厮混还成,若是遇着真正剑道高手,一记飞剑奔袭,便可取了我的项上首级。只是剑法之中,似是尚有剑意未尽,当初叶师兄传我剑法十分仓促,三十六招我也未融会贯通,怕是唯有尽数领悟,方能一窥其中剑道真意。”

    他与王朝讲解剑法,便等如再将剑招一一审视剖析,这五招剑法他同样也不知练习了几千几万次,早已铭刻在心,但与其余三十一招剑法一加斟酌,却觉别有天地,尤其一道剑意似尽非尽,如云雾罩山,细思却一无所得。

    王朝年老,修炼太玄剑法极耗精力,不过传了五招,便已有些支持不住,吃罢午饭,又静心打坐了一个时辰,方才恢复几分精神。凌冲待他休息已毕,便又传剑讲授。这一次进境更慢,自正午到掌灯时分,也不过讲了两招。

    王朝却是一脸疲色,赧然道:“常人得了这等神妙剑法,必是废寝忘食加以钻研,只可惜我年老体衰,只这七招剑法,便令我心神耗尽,辜负了少爷一番美意。”

    凌冲笑道:“欲速则不达,这套太玄山门剑放在俗世中也是罕见罕闻的绝学,自是要加以时日方可融会贯通,王叔不必自责,今日好生休息,明日我来讲解。”王朝点头,胡乱吃口晚饭,便回屋休憩,旋踵之间便鼾声大作,入梦而去。

    凌冲陪侍家人吃罢晚饭,请安已毕,回至屋中,默思今日传剑所得:“我先前将太玄三十六剑每一招细细琢磨,今日为王叔讲授剑法,将三十六招剑式合并回环,方觉其中剑意委实无穷无尽,似乎凭了这一股剑意便能创立种种精妙剑术,催动世间任何剑法。”

    两指捏作剑诀,微微轻颤,陡然向前一刺,这一招并非太玄三十六剑之中任何一招剑法,仅是抖手一刺,但凭了其中一股森森剑意,却恍然似有剑气升腾。凌冲练得兴起,倏然起身,展开身法,起转腾挪,便在屋中演练剑法。

    但闻剑气丝丝声动,又有剑意森然,他将指作剑,用意不用力,只在手腕方寸之间,劈、点、刺、削、砍,尽是剑法中最为基本的招式,却非甚么绝世剑法。但其中剑意孕育,却是杀机暗藏。

    凌冲双手圈缠,手指变幻无方,越变越快,发出嘶嘶之声,丹田中太玄真气如潮汐奔涌,散于四肢百骸,离体发散而出,将四周之气切割的十分凌乱。

    练到分际,凌冲口中发出一声低吟,如龙吟大泽,陡然皮出一掌,掌风四溢之际,又化为太玄三十六剑中的第十三招“大日普照”,剑势未尽,忽又化为一招刀法,横抹连削,接着握拳为棍,一记横扫千军。凌冲性喜武功,所学颇杂,除专精剑法之外,刀法、棍法、拳掌功夫亦有极深造诣,这些时日他苦思太玄剑法,传授王朝剑法之时,忽感太玄剑意精要,便如大堤围水,不吐不快。

    他拳脚并用,时而化剑,时而作刀,欲趁此良机,将毕生所学融会贯通,尽数纳于太玄剑法藩篱之中,初时几招还显机圆,但越到后来,招式之间越不连贯,破绽大增,往往一招打出,便要思索良久,方能想到下一招招法。

    此时太玄真气已由鼓荡转为内敛,但运转搬运之处远为滞涩,凌冲心知这是自己创演招法未尽其善,真气运行自然便有阻滞。再练几招,丹田绞痛欲裂,只好叹息一声,放弃了这一次创演功法的良机。

    “太玄三十六剑虽是太玄门入门剑法,但包罗万有,尤其一股剑意更是精深奥妙,在人间已是纵横绝顶的绝学。我方才若能将毕生所学化入其中,剑法剑术便可一跃而入妙境,日后再修习太玄剑派高深剑术,便有了最为身后的根基。可惜我眼光未足,要将所学尽数化净,却还是缺少了几分底蕴。”

    虽然此次创功未成,但却走出了一条大道,只待日后他见识广博,再来创演功法也还不迟。凌冲细细回味方才所演剑术功法,一夜未睡,待得雄鸡破晓,洗漱已毕,吃罢早饭,又去寻王朝传剑。

    离灵江江眼之会已不过三日,癞仙遗宝出世之后,只怕他便要随叶向天回太玄剑派苦修,因此急于将十三路剑法尽快传授给王朝,等他不在,也好有高手保护自己一家。

    谁知去见王朝时,却见他形容枯槁,真气涣散,立时大吃一惊,忙即以真力助他通关过穴。王朝叹道:“那太玄剑法当真是仙家妙法,只可惜我真气不济,强自修炼险些岔了经脉,伤了根基。这剑法只怕我有缘到手,却无福消受了。”

    凌冲沉吟道:“是我想的差了,原打算将那一十三路剑法尽数传授,谁知王叔你年纪已长,经脉承受不住太玄剑气冲刷,险些岔了真气,如今看来,须得将养一段时日方能痊愈。那剑法之事,便留待日后吧。”

    王朝听他话中颇有离去之意,问道:“少爷可是要离家远游么?”凌冲点头:“不错,我学了太玄剑法,只等日后灵江江眼之会,便要随叶师兄回太玄山门之中求道学剑。”王朝道:“老爷一生最忌怪力乱神,若是被他知晓你去学道,只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