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五 萧厉来犯
    “据说这位郭掌教一身修为惊天动地,已不在当年荀真人之下,只可惜两百年间,从无一人见他出手,他也只坐镇太玄山门之中,从未下山。那位叶向天叶施主便是他的嫡传高弟,开山首徒,小施主若能拜入郭真人门下,方是最大的机缘呢!”

    凌冲暗暗点头,大幽神君只以一道神通便险些要了他的性命,而叶师兄连面都不露,仅以一道剑光便逼得他抱头鼠窜,其中高下委实不可以道理计,弟子尚且如此,那位郭真人的手段可想而知。

    王朝站在一旁,静静的全不插嘴。凌冲与碧霞所谈皆是修行界中的秘闻,他也听不大懂,但知道二少爷已是脱离了凡人境界,踏入神仙一界的人了。

    碧霞和尚忽然一笑,说道:“贵客临门了!”凌冲心头一动,也自掉头望向窗外。只听一个清朗声音笑道:“南无清净功德佛!施主既是来了,何不现身一叙?”却是三嗔和尚的声音。

    碧霞笑道:“三嗔师兄与贫僧一暗一明,擒捉那萧戾,小施主尽可放心。”凌冲忙即道谢,但心中总觉不大妥当,那萧戾不过修炼了魔道法术的皮毛,连自己都能将之重创,这两位佛门高僧却联袂至此,显是有些小题大做。但人家毕竟是一番好意,也不便深问。

    只听一个低沉声音答道:“你是何人?我今夜来只为取凌家之人性命,与你无干,何苦强自出头,反招杀身之祸!”正是萧戾的口音。

    凌冲虽知有三嗔镇压,萧戾绝翻不出什么大浪,却仍忍不住推开房门,一跃而上屋顶。王朝早已奔了出去,指挥家丁严加防范。碧霞和尚则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书房中品茶。

    凌冲目力极好,已见到西北角上正有一人身穿黑衣,与一位和尚对峙。那和尚正是三嗔,但见他手托钵盂,笑盈盈的似乎毫不动怒。那黑衣人便是萧戾,见三嗔丝毫没有让路之意,也不多言,脑后一缕黑光飞起,直取三嗔头颅。

    三嗔笑道:“星宿魔宗的陨星刀,今日倒要见识见识!”伸手一指,那钵盂凌空而起,叮叮叮叮,如繁弦疾奏,将刀光尽数挡下。三嗔和尚比凌冲可要高明的太多,那钵盂看起来虽是蠢重,却偏偏以力克巧,将飞刀来势尽数封死,不令其有近身之机。

    萧戾面色越发苍白,他也是机缘巧合,在一处深山之中发现一具骸骨,得了一部道书,照书修习,便能牵引周天星光淬炼形神。那骸骨身上还有一把飞刀,便是陨星刀,他用周天星力催动,便能自由腾空,往来反复。

    这一手飞刀之术是他最大的倚仗,谁知竟被这少年和尚不费吹灰之力便挡了下来,那钵盂力重如山,飞刀斫在其上,巨力反震回来,萧戾与飞刀心意相通,只震得气血浮动,十分难受。

    他也知碰上了硬茬,凌冲虽然剑法凌厉,但功力不足,不通道法,只知一味砍杀,反倒较易对付。这少年和尚外表和和气气,却恰恰瞧出了萧戾的短板,以力破巧,根本不管你刀法如何,只是一个钵盂压下。

    萧戾所得道书唤作《星斗秘典》,内有陨星刀的祭炼之法,还有一套星辰噬元法,讲求上应周天星辰,观想星辰之力注入周身三百六十五处穴窍,待得星力满溢,便可着手修炼下一步功夫。

    只可惜那部道书缺了大半,唯余残篇,不过萧戾亦是修行的奇才,硬生生凭着残篇将星辰噬元法修炼大成,周身星辰之力极盛,前日与凌冲交手,运用周天星力凝结圆盾,抵御血灵剑之锋锐,但今日面对三嗔却实无必胜之把握。

    萧戾迭经大变,变得冷酷凶忍,深知保命之道,见三嗔和尚着实难以应付,立时罢手,陨星刀一声轻鸣,陡然泛起层层刀光,叠浪一般将三嗔和尚包裹其中。凌冲瞧得眼神微微一凝,当日他便是被此招围困,只能凭借高超剑法硬抗刀光袭杀,若非太玄三十六剑精妙异常,手中又有血灵剑这等剑道利器,早就丧生在刀光之下,倒要瞧瞧三嗔和尚如何应对。

    刀光如海,更带有丝丝阴煞之气,令人魂消骨凝,显是一门极厉害的魔道秘法。三嗔和尚笑吟吟的毫不在意,脑中一部《楞伽四卷经》早已光芒大放,香海沉浮。“此经有如此异象,此子必是方丈所言之有缘人!”

    三嗔和尚奉命下山,便是为了寻找有缘之人。只是楞伽寺方丈对此却语焉不详,既不说如何寻找,亦不说寻到之后该当如何,只说随缘便是。三嗔和尚游历一年,早就有些不耐,没想到今日误打误撞,萧戾居然自己送上门来,着实是意外之喜。

    三嗔屈指轻弹,指尖有缕缕佛光迸发而出,如水流淌不绝,化为一道光幕将自己隔绝起来。那佛光莹莹弱弱,似乎只有薄薄一层,但陨星刀刀芒触碰其上,却只是微微颤动,居然丝毫不破。

    三嗔笑道:“星宿魔宗的《星斗秘典》贫僧早已久仰其名,只可惜施主未得其真传,只练到三分火候,打通周身穴窍,容纳周天星力。那周天星力三百六十五处,与人身三百六十五处穴窍对应,每一处星辰皆有独门收摄采集的手法,不得真传,外人绝难练成。”

    “那星宿魔宗乃是魔道第一大派,门中高手无数,但素来冷酷无情,施主若是深入其中,日后难免一场劫难。不如弃暗投明,入我楞伽寺如何?贫僧可向敝寺方丈分说,使施主得以修炼敝寺最高传承,日后塑就金身,成就不灭正果,岂不是好?”

    三嗔和尚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居然要劝服萧戾投入楞伽寺门下,全无降妖除魔之意。那楞伽寺为中土第一佛门传承,渊源还在星宿魔宗之上,历代皆与魔道高手争锋,对魔教法门知之甚深,因此一眼便瞧出萧戾所练功法不全,尚有缺憾之处。

    萧戾冷冷一笑:“我若是入了楞伽寺,大师愿助我快意恩仇,杀尽仇雠么?能助我登临绝颠,不生不灭么?还不是要守什么劳什子的清规戒律,岂非自缚手脚?若是如此,我宁愿拜入魔教,日后便是身堕阿鼻地狱,也好歹快活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