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五 纯阳、玄阴、真如
    在一瞬间凌冲心灵挣扎了片刻,但一想到昨日太玄剑派那位叶大师兄也算是救了自己一命,又将太玄三十六剑倾囊而授。这套剑法虽然只是太玄剑派入门剑法,但精妙玄微之处,着实令他叹为观止,比起什么佛门佛法,还是练剑修剑更合他的胃口。

    凌冲叹了口气:“要么求道无人问津,要么又扎堆来收徒弟,让我好生难办也。大和尚,你来晚了,昨日我只当你心存戏耍,之后在望月楼上我与一个叫大幽神君的魔道中人冲突,蒙一位叶大师兄救了性命,传授了门中剑法。毕竟救命之恩,我也不好意思就此转投你楞伽寺,再说比起念经参禅,还是剑法更合我胃口些。抱歉,抱歉!”

    三嗔和尚丝毫不见沮丧,依旧笑眯眯的道:“大幽神君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昨日天机台上贫僧便曾令其铩羽。至于施主所言那位叶大师兄不知出身何门,贫僧去与他说项说项,想来若是修行的同道,也会卖我楞伽寺一个面子。”分明便是一副奸商的嘴脸,要用楞伽寺在修行界的地位强压那位叶大师兄,令他低头,也映衬出他对凌冲是何等的期许。

    凌冲一语不发,手中血灵剑一挥,捏了一个剑诀,正是太玄三十六剑中的第一招“一元初始”,剑尖轻轻抖动之间,一股一元浑然,万物初生的意境油然而生。凌冲功力不足,这一招本只有三分意境,但昨日亲见叶向天飞剑斩敌,心有所悟,这一招使出远比平日浑沉厚重,即便如此,在神通之辈眼中着实算不得什么,但三嗔与碧霞和尚见了,却齐齐色变,脱口惊呼:“太玄剑派!”

    三嗔和尚低声道:“该死!怎么是那群疯子?”碧霞和尚眼皮跳了两跳,低声念佛。三嗔和尚干咳一声:“贫僧原以为是小门小户,原来竟是正道六大派中的太玄剑派。敝寺上下向来十分佩服太玄剑道,小施主有幸拜入太玄门下,日后定能为玄门正宗放一异彩。”眼下之意却是熄了引凌冲入楞伽寺的心思。

    碧霞和尚嘴唇微动,一缕微音传入三嗔耳中:“师兄,方丈所言有缘之人便是此子么?既是浑金璞玉,如何轻易放过?”三嗔也自悄然回话:“我下山时,方丈有言,若遇有缘之人,《楞伽四卷经》自有异象,此子虽然生就通灵剑心,但《楞伽经》并无征兆,可见并非有缘之人。我之所以一力接引,是想引他修行我佛门心剑之术,不令玄门剑道专美于前。既是被太玄剑派捷足先登,也犯不着去惹那群疯子,不如就此放手。若是强硬收徒,被太玄剑派打上山来,反而不美。”

    凌冲不料搬出太玄剑派的招牌之后,三嗔和尚居然偃旗息鼓,大感有趣:“大和尚,那太玄剑派在修道门派中究竟是何地位,我舍了贵寺的传承不要,拜入太玄门下,会不会吃亏啊?”

    三嗔和尚面上筋肉一抽,见凌冲这小鬼装出一脸天真的样子,却来问这诛心的问题,只能含笑说道:“施主有所不知,那太玄剑派名列正道魁首,与少阳剑派、七玄剑派并称宇内三大剑宗,素来号为剑术宗源。门内以练剑为事,剑法超群,历来有许多前辈修成通天剑法,白日飞升。敝寺乃是佛门正宗,一道一佛,两家门户不同,不可同日而语。”

    凌冲眨着眼睛又问:“那么大师,贵寺的佛法与太玄剑道比起来,孰强孰弱?”三嗔和尚撇了撇嘴:“剑法之道,重在杀伐,戾气极重。禅门佛法,慈悲立世,度脱苦海,无从比较,无从比较。小施主方才所说叶大师兄,只怕便是太玄门中二代弟子之首的叶向天叶施主了,你既然学得了太玄真传,难道他不曾将门中之事说与你知晓么?”

    凌冲一噎,难道直说人家连面都没露,就凭一道剑光将自己救下,又传了太玄三十六剑剑谱,之后便鸿飞冥冥?含糊道:“我昨日在城中望月楼吃饭,遇见魔道大幽神君和雪娘子,险些被他二人杀死,幸好叶师兄走过出手,将他们惊走。”

    “不过我听那大幽神君临走之时曾提到‘癞仙遗宝’四字,还说七日之后于灵江江眼与叶师兄一决生死。可惜叶师兄去时匆匆,未及与我详说。大师既是佛门高僧,可知那癞仙遗宝之事么?”

    三嗔与碧霞和尚对望一眼,碧霞和尚起身道:“请老夫人与老衲往大殿参拜佛祖如何?”老夫人心知三嗔必是有要事与孙儿面谈,自己在场着实不便,也不争持,点了点头:“冲儿啊,奶奶去拜佛,一会儿你与大和尚说完,就到大雄宝殿里寻奶奶。”随着碧霞和尚出了精舍,王朝也一同跟去。

    三嗔和尚微笑道:“如今只剩你我二人,小施主不必拘束,请坐。那癞仙遗宝贫僧的确深知其中来历,容贫僧慢慢道来。”凌冲依言坐下,三嗔和尚笑问:“小施主缘法深厚,拜入太玄剑派这等名门,可知对如今修行界中的境界划分么?”

    凌冲茫然摇头,开玩笑,他连太玄剑派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什么修行人的境界划分?三嗔道:“天下修行家派无数,但自源流而言,大抵为佛道魔三家。我佛门求的是一念真如,涅槃无余,道家讲究谷神不死,长生久视,而魔门则是损人利己,无法无天。”

    “这三家旨趣殊途,而要旨如一。自开天辟地以来,便自争斗不休。而在这一界中,三家对各自最高境界各有称呼。佛门称为真如。道家称为纯阳,而魔道则称玄阴。到了彼等境界,法力可称滔天,移山填海,反掌之间天象变换皆易事耳。”

    “三道强者修聚到真如、纯阳、玄阴境界,已可飞升上界,不受轮回之扰。我楞伽寺拜的是清净佛,因此得以接引至清净宝光世界。道家修纯阳,则飞升至九天仙阙,归为天帝所属。魔门修成玄阴,飞升玄阴魔界,佛门中亦称之为他化自在天界。如此泾渭分明,互不相扰。”

    “那癞仙实是一位奇人,生于七百年前,传说资质低下,为求正果,曾先后拜入玄门、魔宗大派之中修行,学得其中真传。自古玄阴魔气与纯阳之道不能相容,因此历代不乏天资卓绝之士,以种种手段,欲将阴阳之道融会贯通,借此得窥最上乘境界,但无一例外,尽皆失败,甚至阴阳相冲,就此化为异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