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一 魔剑血灵
    凌冲大吃一惊,在此关头全仗邪剑保命,若是真气运转不畅,立刻便要成了骷髅鬼头的血食,丹气炽热如同丹炉,将所有真气尽数灌注邪剑之中,那邪剑哀鸣一声,就像一个饱经蹂躏的小姑娘,终于放弃了抵抗,乖乖任由太玄真气操控。

    凌冲不敢怠慢,邪剑当空一撩,使一招“三才既定”,剑尖连点七下,满空火星爆散,终于又将骷髅鬼头逼退。大幽神君惨白脸上涌起一丝潮红,低低自语:“果然是血灵剑!”雪娘子啊的一声,惊问:“难道那小子手上拿的居然是血河宗镇派至宝血灵剑么?不可能,血河宗被太玄剑派灭门,满门上下连同掌教在内都被杀了个干干净净,一柄血灵剑再厉害,失了主人又岂能从太玄剑派手中逃脱?”

    大幽神君无意中发现血灵剑这等魔道至宝,心情大好,因此多言解释了几句:“你懂什么!那血河宗乃是魔道大派之一,底蕴雄厚,除非数位纯阳、玄阴级数的高手联手,太玄剑派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将之满门诛绝。据我所知,当年太玄剑派与血河宗结怨,大举杀来,将血河宗自掌教以下十三位强者连带数百门徒尽数诛绝,但太玄剑派也不好过,上代掌门与六位长老高手也自被迫兵解转世,经此一役,血河宗固然销声匿迹,太玄剑派也自元气大伤,就此龟缩不出。”

    “当年血河宗灭门之前,掌教血痕道人便曾算出此劫,可惜天数已定,逃脱不得,只得命座下一位弟子携了血河传承与门中几件宝物先行出逃避祸,以图日后东山再起。那血灵剑便是其中一件宝物,只是这少年所修分明不是血河正法,如何能催动得了血灵剑?不管了,先将他制服,再细细拷问便是!”

    大幽神君伸手一指,骷髅鬼头怒号一声,凌空分裂成了七个,嘎嘎怪笑之间,分头进击。凌冲登时手忙脚乱,虽是剑法超群,奈何凡间的武功到底抵不过魔道神通,一个不防被骷髅鬼头一口咬住小腿,其余六只呼啸而上,张开大口噬来。

    凌冲把眼一闭,暗叫一声:“我命休矣!不想我堂堂凌二少今日死在魔头手中!”忽有一道剑光穿破楼窗,清越剑鸣之中,一团剑光清亮如水,绕着凌冲周身轻轻一环,七道惨叫同声响起,只是剑光太快,听去却只有一声。七只魔头从中间被平平一分为二,黑气蠕动不休,想要重新聚合一起,但中间一缕剑光荡漾,怎么也消磨不去,最后七只魔头惨叫声中,硬生生被剑气消磨尽净,化为乌有。

    七只魔头与大幽神君心神相连,被剑光斩杀,立刻伤及本源,嘴角血迹越发流的多了,但他浑然不觉,只死死盯着窗外,厉声叫道:“是哪一位剑道高手赐教?何不现身出来,也好让本座好生领教一番!”

    一个声音骤然响起:“大幽,你敢伤我太玄门人一个汗毛,天上地下再无你容身之处。便是噬魂老祖亲来,我太玄门也照样会将你斩的形神俱灭,你信也不信?”这人说话平淡无奇,不带丝毫喜恶愤憎,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但字字句句却充满了无边霸气,蔑视一切,连噬魂道整个门派也不放在眼中!

    此人一开口,大幽神君的噬魂幽冥气立时钻入七窍之中,正一宗三人齐齐松了口气,常洪面色复杂,喃喃道:“是太玄门的叶向天!”大幽神君面色更加苍白,咬牙道:“叶向天,你未免也太霸道了些吧!我偏要宰了这小子,倒要看看你太玄门能把我怎样!”话虽如此说,却始终不见动弹。

    那太玄门叶向天的声音又淡淡响起:“这少年身怀我太玄门剑气招式,你明知故犯,还要贪图他的宝物。那血灵剑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物事,你若是卑言屈膝的来求,给你倒也无妨。既然你如此说,那就请快些动手,只是你杀了他之后,鄙派郭掌教倒要去见见噬魂老人,向他讨个说法。”

    凌冲才搞明白,敢情自己是被人救下了,那人想必身在远方,却只凭一道剑光便将大幽神君的魔头尽数诛除,偏偏说话绵里藏针,又是平淡又是气人。自己似乎修炼的便是所谓太玄门的传承剑气,因此挂了个太玄门弟子的名号。大幽神君似乎对太玄门三字忌惮非常,不敢轻举妄动。

    大幽神君神情越发扭曲,冷笑道:“郭纯阳白叫了个好名字,也没见得修到纯阳之境,还敢去寻我教祖师的晦气!”太玄门叶向天再不说话,场中一时安寂了下来。大幽神君脸色越来越白,雪娘子也咬紧了嘴唇不发一语。

    正一宗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常洪出声道:“既然太玄门大师兄出手,我等倒显得碍事,就此告辞。”叶向天的声音幽幽传来:“我太玄门弟子遭厄,尔等袖手旁观,虽然也有几分自顾不暇,但也颇伤我正道门派和气,下次见了沈朝阳,我倒要问问,他这个大师兄是怎么当的。”语调依旧是平淡无奇,但话语却丝毫不留情面。

    常洪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咬牙道:“叶师兄所言极是,小弟知错了。改日叶师兄往我正一宗一行,小弟必当跪地认错。告辞!”被人一番奚落,若在平时他早就拔剑而起,但叶向天为太玄门二代大弟子,修行百年,连正一宗大师兄沈朝阳都能稳压一头,在他面前,实在摆不出正一宗嫡传弟子的谱来。三人飞剑已成了废铁,也不去捡,灰溜溜跑下了楼,眨眼不见。

    在场只剩下凌冲、大幽神君和雪娘子三人,还有一团幽幽剑光。大幽神君忽道:“叶向天,我知你此来也是为的癞仙遗宝,只是神物自能择主,你便是仗着剑术高超,也无能奈何。今日那小鬼触犯于我,我也不为己甚,只要那柄血灵剑拿来,此事便算揭过,你看如何?”他身重重伤,对方又是号称太玄门二代弟子第一高手,连沈朝阳那等心高气傲之辈都曾吃了亏,也不敢逞强,但凌冲手中那柄血灵剑却是魔道至宝,非取到手不可。

    凌冲怒道:“放屁!我不过是在这里吃饭,顺便瞧瞧热闹,你这龟儿子上来便是杀手,要取小爷性命,居然还敢倒打一耙!这邪剑是小爷花了十万两黄金买来,你还想抢夺到手?哼哼,我答应,我们太玄大师兄也不能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