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亲缘
    此为防盗章, 购买60%的vip章节便可正常阅读正文,谢谢支持  这是第四期节目, 在之前三期里四家公司战队已经挑好了各自十二名学员, 开始了为期十天的训练及备战。

    自从第一期入坑以后,李蕊对《华语新声音》每期必追, 追完了还要去网上跟同好讨论, 有时候还得下场掐架, 每个周末都过得非常充实。

    作为黄慧姿的老粉和方文清的颜粉,她天然就站到了盛唐战队这边, 况且盛唐里本就有几个她很欣赏的学员。

    节目一开始,48个学员乘着大巴来到他们入驻的基地。每四人一个房间,面积都不大,不过有独立的卫生间,很像大学宿舍,上床下桌,每人一个衣柜的配置。房间里已经摆好了各种赞助商赠送的生活用品,还有统一的训练服。根据战队不同, 颜色也不同——盛唐紫、华音红、寰宇黄、风声蓝。

    李蕊不时被学员们见室友、试衣服、串门认亲、开箱秀行李等各种日常小互动逗得哈哈大笑。

    之后进入正题, 所有人第一次集结。

    阶梯会议室里,主持人把基地规则和接下来的赛制安排宣布给所有学员。

    “在接下来的十天里, 你们四个班都将收到一份训练课程表, 由各自战队的导师们亲自制定的培训计划。下次录制将在十天以后, 四个战队将分组进行两两pk。12个人将被分成两个solo(单人)表演, 剩下十人负责一组舞曲表演, 一组合唱曲表演,团组人数和人员分配由导师们决定,表演结果将由现场的大众评委投票决定。”

    看着学员们一个个或惊讶或凝重的表情,李蕊也跟着紧张起来,盘算着盛唐组应该怎样排兵布阵比较好。

    哎呀,蒋霆唱跳都很强,放solo最好,不过盛唐队里能唱跳的人不多啊,那舞曲岂不是会损失很多票?不过也许能放人气高的选手过去拉一下票数?不知道导师们最后究竟会怎么安排。

    带着疑惑和期待,李蕊兴致勃勃地往下看去。

    短短的90分钟节目,48位选手的日常训练戏份各有详略,这一次李蕊又收获了几个其他队里性格投她胃口的选手。有的选手天生就有镜头感,也知道怎么吸粉。导师们也是一大亮点,自然地展现着自己的专业以及舞台下“真实”的性格模样。

    终于轮到盛唐队的训练日常,第一堂课黄慧姿和方文清一起出席。

    两人让12个选手一一上前接受声乐测试,再给他们提出专业的意见。这些都和其他班的情形差不多。有的选手的确实力出众,如蒋霆、尤欣等,有的还有一些瑕疵,有空间调整进步。

    盛唐这堂课主要由黄慧姿点评唱功,方文清则全程坐在钢琴后面给学员们伴奏,他的话不多,那本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就放在谱架上,旁边还有一根笔,方便他随时停下来记录。让人惊讶的是,12个选手被要求演唱自己一首此刻最想唱的歌,除了他们自己的原创,其他人点到的歌,无论中西,无论风格,无论冷热,甚至近两年市面上没什么水花的新歌,方文清都能将伴奏直接弹奏出来,根本不用看谱。有的即使刚听名字不知道,但只要选手开始唱,方文清都能回忆起来,然后弹出旋律。到后期,难住方文清仿佛已经成为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学员们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地上场,然后灰溜溜地铩羽而归。

    “这你也会?”有几次连黄慧姿都忍不住惊讶了。她对华语经典老歌自然也是信手拈来,不过说到近几年的新歌,还有西方一些冷门的歌曲,她就没有涉猎了。

    没想到方文清年纪轻轻就消化了这么多音乐,不过一想到“阿清”的名气和作品,又觉得理所当然了。

    节目组的镜头剪辑、音效和花字也给这段增色不少,显得众人的情绪反差特别大,有趣极了。

    然后,万恶的广告出现。

    电视机前,李蕊立刻把注意力从电视挪到电脑,跑去群里和伙伴们讨论得热火朝天,对几个喜欢的学员、黄慧姿,尤其是方文清的表现各种好评,还去微博刷了刷,给 #世界曲库方文清# 的微博新话题标签增加了不少热度,又顶了顶 #盛世美颜 方文清#的老话题,忙得不亦乐乎。

    在这短短的十分钟广告时间,微博热搜里又空降了好几个节目相关的热搜,昭示着节目的火爆程度。

    广告回来,所有12个学员都测试完后,黄慧姿玩心一起,也站到了选手测试的位置,朝方文清扬扬眉,笑道:“阿清老师,我想唱一首《i wish you love me forever》,谢谢。”

    这首歌年轻的学员们绝大部分都没有听过,但这不妨碍他们立马转成看好戏状态,开始鼓掌起哄。

    谁知,方文清只是笑了笑,这个画面被粉丝们做成动图,在网上广为流传,很多人信誓旦旦地说那一刻的方文清的笑容满是宠溺,更有人因此萌上了他和黄慧姿这对年下cp,被粉圈打成了“邪教”。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回到节目中,只见方文清双手再次搭上琴键,然后又一次弹出了旋律。

    黄慧姿脸上闪过惊喜,忍不住给方文清比了个大拇指,然后合着音乐的旋律投入演唱。这是一首r&b的英语老歌,是十几年前某次在英国逛cd商店时偶尔听到的,当下就买了cd回来。

    天后就是天后,她一开口,原本看好戏的学员们立刻被镇住,全部收起玩笑的表情,认真享受起来。

    谁知黄慧姿只唱了两句就停住了,学员们好奇地看过去,只见黄慧姿朝方文清比了个“请”的手势。

    李蕊原本沉浸在动人的歌声中,忽然看到黄慧姿这个动作,心中暗叫“不会吧”,眼睛眨也不眨盯着屏幕。

    然后,方文清开口了,悦耳的男中音通过音响温柔地流淌而出,顿时击中了不少人的心房。

    《i wish you love me forever》是一首男女对唱的情歌,很考验演唱者的唱功和表现力,不过这对黄慧姿和方文清来说完全不成问题。

    两人就在钢琴的伴奏下,轻松自然地完成了表演,为选手们生动展示了什么是歌手,什么是真正的r&b音乐。

    练习室先是一静,随后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和赞叹声,把隔壁几个练习教室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展旭把方文清推至车边,前座的司机早先一步把车门打开了。

    这是辆宽敞的七座商务车,空间很大,底盘也高。

    方文清本打算调整轮椅高度,再像之以前一样把自己挪上车座,谁知身体忽然悬空,被展旭轻松打横抱起,方文清惊呼一声,下一刻人已经坐到了中排的车座上。

    “你怎么不提前通知一下?”方文清恼道,抬头瞪他,才发现此时两人的头离得很近,几乎稍不注意就会亲到对方。方文清一惊,忙往后一躲,刚才下意识抓住展旭肩膀衣服的手也赶紧松开,整个人几乎黏到座椅背上,双手也忙碌地整理起腿上那条块掉到地上去的薄毯。

    展旭这才直起腰身,随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抚平衣服的褶皱,然后反身关上这一侧的车门,自己则绕到另一侧与方文清并排的位置坐下,顺手把轮椅折起收好,放到了后座。

    看到他熟练的动作,方文清有些惊讶,忍不住问:“你怎么会这个?”

    展旭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确定轮椅放好后,才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反问道:“为什么不能会?”

    方文清被噎住,看着展旭那张酷脸,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展旭对自己的态度很奇怪。

    过去一个月,方文清和展旭虽然没有见面,但每周方文清会按例跟展旭进行一次一对一视频会议,汇报部门工作,重点是《华语新声音》的录制情况。从现有的几次交谈接触里,方文清总觉得展旭有点阴阳怪气。

    说他针对自己吧,却又亲手把自己扶上部门总监的位置,虽然老爱跟自己抬杠,说话也不太中听,但对自己提出的各种要求几乎都全部支持,大开绿灯,不然公司上下也不至于如此配合自己,资源任意调配,节目中战队学员表演内容创作的编排也几乎是方文清的一言堂。

    方文清很敏感,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就在刚才的宴会上,展旭时不时看向自己的那道若有似无的视线。似乎只要自己一出现在展旭视线范围内,便总有这种相同的感觉。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方文清已经不记得了。

    如果真如自己所想的一般,展旭对自己确实与众不同,那么,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怪方文清多想,他虽然双脚残疾,但自大学以来,尤其是在美国,依旧陆续有人向他示爱,男女都有。方文清都一一拒绝了。

    他很清楚那些人大多只是喜欢他的那张脸,加上善良的圣母心(无贬义)发作,其实并没有真正做好与残疾人相伴的心理准备,更不懂未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方文清自己并不曾动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