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讨好
    此为防盗章, 购买60%的vip章节便可正常阅读正文, 谢谢支持  “展总,您为什么点我当音乐制作部的总监?”

    闻言, 展旭的笔下依旧不减丝毫停顿, 他不疾不徐地开口, 答道:“怎么?你觉得自己无法胜任?”

    方文清眨眨眼, 心下稍安,莫名想寻根问底, 于是继续道:“那您对我的信心从哪里来?”

    展旭快速扫读完手里的一份文件, 确定没问题后,刷刷在末页刷刷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把它放到了一边,这才抬起头看向来人。

    因为办公桌前铺了一片地毯,方文清的轮椅在地毯前停住, 此时的他离办公桌有两米多远的距离, 在这空旷的办公室里让人有种对峙的错觉。

    不着痕迹地扫了眼地板, 展旭的目光直视方文清的眼睛,勾了勾嘴角, 说道:“我是一个生意人。唐老先生浸淫华语乐坛这么多年,在他眼中, 你的价值值得5%的盛唐股份,甚至更多, 我为什么不能信任你的能力?”

    方文清微一皱眉, 有点不满他将唐爸爸让股给自己的原因解读得如此市侩。尽管方文清是第一次正式上班工作, 不过基本的人情世故他还是懂的,也知道没必要为了这事直接跟顶头上司抬杠。跟外人争辩自己与继父的感情有多好?那就交浅言深了,别人也不一定会信。

    罢了。

    如是想着,方文清深吸口气,瞪了眼展旭那略显欠揍的笑容,决定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顿了一下,继续恭敬道:“之前我跟策划部的陈部长商讨过几个新人的出道方案,没有获得批准,不知……您对公司未来的项目发展是否另有想法?”

    展旭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站起身,绕到办公桌前面。

    高大挺拔的身影一步步朝自己靠近,压迫感袭来,方文清下意识抓住了轮子。不过,展旭脚步一转,并没有继续往前,而是略退一小步,随意地靠坐在桌沿,反身拿起内线电话让秘书送上了两杯茶。

    linda很快敲门进来,给屋内两人各自奉上茶后,悄然离开。

    这一打岔也冲淡了方文清刚才那莫名的紧张,手里捧着温热的茶杯,鼻尖闻着沁人心脾的茶香,心不由放松下来。

    喝一口茶,因为唐守信爱好喝茶,方文清也懂一点,认出是普洱熟茶,养胃降脂,端的是好的养生茶。想到唐守信兴致勃勃介绍时的说辞,方文清不禁借着杯子的掩饰,偷偷抬眼看了下前面的男人。

    只见展旭也正端着个对他的手来说过于小巧的茶杯慢慢品茗,方文清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类似于金刚芭比般的违和好笑。

    “你笑什么?”展旭仿佛多长了只眼睛。

    方文清收敛住表情,严肃道:“我只是觉得您不是会喝茶的人。”

    “那我应该喝什么?啤酒吗?”展旭端着茶杯又喝了一口。

    这可不是我说的。方文清眨了眨眼,虽然没有点头应声,但那眼里的赞同自然瞒不过展旭,只见他嗤笑一声,嫌弃道:“酒精度40以下的根本不能称之为酒,别想进我的嘴。”最后一口把茶喝完,展旭放下杯子,换了个姿势继续靠着,低头看着方文清,眯眼道:“怎么?在你眼里,我就该白天在办公室喝酒?

    这话要怎么接?方文清默默低头喝茶思索。

    好在展旭也没打算就这个问题纠缠不清,他盯着方文清长长的睫毛,依稀可见半挡住的眼睛滴溜溜的,不知在打什么主意。他漫不经心道:“公司已经接洽了黄慧姿,马上会举行签约仪式。”

    方文清立刻惊喜地抬起头,有些难以置信道:“是……我想的那个黄慧姿?”他难得有如此外露的情绪。

    展旭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双手抱胸,脸上似笑非笑。

    就在方文清怀疑展旭是不是故意抻着自己时,才听他慢条斯理道:“如果你指的是三届华曲奖最佳女歌手——天后黄慧姿,那么,是的。”

    黄慧姿是曾经华语乐坛最鼎盛时红极一时的女歌手,22岁出道,外形出众,实力超群,声音辨识度极高,各种曲风都能驾驭,且唱跳俱佳,是众多唱片公司争抢的对象,她与多家唱片公司合作过,累计已经出过好十四张唱片专辑,前九张都卖出数百万销量,实打实的白金唱片。开过几百场巡回演唱会,专辑累计销量打破了多项亚洲纪录,数次入围及获得各大奖项,曾被美国百老汇评为亚洲最受欢迎女歌手,也登上过欧美国家的流行舞台召开世界巡回演唱会。

    黄慧姿的歌手生涯充满了鲜花与掌声,她曾两度结缘盛唐唱片。五年前,在她完成了第十五张专辑的宣传发行和巡回演唱会后,黄慧姿与盛唐的合同到期,于是对外宣布了婚讯,并决定退出歌坛。

    年近四旬的黄慧姿嫁入豪门,丈夫林钊是企业二代成熟稳重,学历家世能力各方面也算优秀,更难得的是双方都是初婚,歌迷们虽然惋惜,但也由衷送上祝福。

    一场豪华的世纪婚礼后不久,黄慧姿传出了怀孕的喜讯,第二年顺利产下了一对龙凤胎,之后,她终日忙着相夫教子,逐渐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

    就当人们以为这个家会这么幸福生活下去的时候,几个月前,黄慧姿历时五年的婚姻却走到了尽头。因为林钊婚内出轨证据确凿,黄慧姿很容易就取得了法庭的主动权,最终,带着大笔的赡养费和女儿离开了林家。如果不是林家长辈死活不肯放唯一的孙子离开,各种保证的好话说尽,黄慧姿一定会把一儿一女全都带走。这件事被媒体曝出时,网上声援她的歌迷和好感路人不少,但也有一些说风凉话的劝她像某些女明星一样忍一忍的,这些人很快就被广大粉丝给镇压下去了。

    黄慧姿这些年风风雨雨走来,挡了多少人的路,受过多少黑子和对手的诋毁,但始终屹立不倒,从没见她窝囊过,她本质上就是这么一个潇洒刚强的女人。

    得到肯定答案,方文清顿时觉得自己的心有些飘。他是黄慧姿的忠实歌迷,对于这位出道满二十年的歌后是又爱又敬,说自己是听着她的歌长大的一点都不为过。

    想当初,方文清刚开始给盛唐公司写歌一个很大的动力,也是唐守信撒下的最大的鱼饵,就是希望有一天偶像黄慧姿能够唱自己的作品。

    结果,黄慧姿在盛唐的最后一张专辑《月光》里还真采用了方文清的一首曲子,尽管是经过其他音乐人的加工编曲的,但也是自己的作曲啊!

    方文清永远记得自己得知消息那一刻时巨大的惊喜。

    此刻,他的感觉跟当初何其相似,以至于再看展旭那痞子样也顺眼了许多。方文清自然关注了黄慧姿的新闻,也知道她已经拒绝了不少唱片公司和娱乐公司的邀约,看起来没有付出的打算,谁知道这个巨大的馅饼居然砸到了盛唐头上。

    当初他才十几岁,人和作品都很青涩,也没有跟黄慧姿有什么太多接触和交情,现在……一想到要跟偶像深入合作,他就不住地兴奋起来。方文清已经忍不住开始回想自己的哪些“存货”可以给黄慧姿用了。

    “咳咳。”

    忽然的几声咳嗽让方文清飞散的思绪重新回笼,见前方展旭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忽然有些不好意思,问道:“呃,展总,请问合约内容是什么样的?”

    展旭一副“总算你还知道自己的职责”的表情看了他一眼,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比划道:“一年,唱片约给盛唐,授权专辑制作发行,合同期内至少出一张专辑,其他各种宣传、演唱会等都是题中之意。经纪约签给了海旭娱乐两年,给她的待遇不错,有很大的自主权。”对于这种级别的明星,有人望又有号召力,到哪都可以成为台柱招牌的人物,海旭有足够的诚意。

    方文清眼放精光地听着,虽然觉得一年的唱片约有些短,但是一想到现在大牌歌手差不多都是这种合作形式,便也不再纠结,反正人都签给海旭了,过了第一年,之后一年……是吧?

    “怎么样?满意了?”展旭一脸戏谑地看着方文清。

    方文清也轻咳了一声,尽量诚意道:“不愧是展总,出手就是不凡。”

    展旭轻哼一声,又换了个姿势,道:“这你就满足了?”

    方文清不解地看向他,难道还有惊喜?总不会……再来个天王吧?

    展旭在身后翻了翻,抽出一份文件,上前递给方文清,在他身前半步站定,随意道:“看看吧,这个节目我打算让你和黄慧姿一起代表盛唐参加。”

    闻言,方文清顾不得感受被生人靠近的不适,满头问号地接过文件认真翻阅起来。

    那是一档名叫《华语新声音》的综艺节目的方案,是国内一线电视台星光卫视和最火的新世纪视频网合作的大型综艺,今年重点项目,已经筹备了一段时间。方文清很快看完,想到展旭之前说的话,忍不住指着文件一脸惊讶道:“你真的让我也出镜?”

    因为展旭并没有移动位置,方文清只能仰起头看向对方。

    看着对方因为昂起头,刘海向两边微微散开露出的光洁额头,展旭忍住弹一指头的冲动,好整以暇道:“作为盛唐唱片音乐制作部的总监,阿清老师,或者说ivan老师,舍你其谁?”

    ivan,方文清在美国读书深造和实习工作时用的英文名。很多人还不知道,ivan参与制作的几首作品已经在欧美各大音乐流行榜单上有了一席之地。

    一时间,方文清无言以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