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事定
    啪嗒一声, 董事长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展旭倒了杯茶, 递给方文清, 后者接过,两人默默喝茶。

    一时间,屋内安静极了。没有了第三者打岔,两人间的暧昧和尴尬也随之而来。

    展旭一直看着方文清埋头进杯子里数茶叶的模样, 数次张嘴想开口。

    方文清感受着前方的目光, 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不愿抬头。

    好一会儿后,展旭终于忍不住把手里的茶杯一把放下,玻璃跟桌面碰撞出清脆的声响, 让方文清心头一颤, 随后察觉对方随手扯了个椅子, 面对面坐到了自己身前。

    骤然变短的距离让方文清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那天在电梯里……”展旭低沉的嗓音清晰地传到方文清耳中。

    他下意识开始摩挲自己腿上的毛毯,熟悉的触感让他很快联想到黑暗中那些通过这条毛毯传递的交流,那些让人满是信赖感和安全感的瞬间。

    想到此, 方文清手上动作一顿,然后忽然深呼吸抬起了头,直视进展旭的眼睛。

    骤然被那双黑白分明的美丽大眼注视,展旭的脑子一下子短路了, 未尽的话被憋在了嘴里。

    观察到展旭那远看时被肤色掩盖的黑眼圈, 几乎能够脑补出他昨晚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情形, 方文清笑了笑, 道:“展总你想说电梯里的什么?那个吻吗?”

    “吻”字一出, 展旭立刻回神,有点尴尬起来,但视线却忍不住在方文清的红唇上流连。

    那天他一个冲动吻了上去,终于把自己心底的那点隐蔽暴露得干干净净。那汹涌地冲出桎梏的感情,让展旭不得不面对现实。

    方文清白皙的脸上渐渐染上了红晕。刚才他好不容易想掌握一下主动权,没想到换来展旭如此直白露骨的目光,反倒让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

    方文清放下茶杯,然后力求自然地抬起手背虚挡在嘴前,努力平静道:“你没有话想对我说吗?关于那个……?”最后一个字被害羞地消音。

    展旭看着方文清红红的耳垂,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双手轻轻拉动方文清两边的轮椅扶手,慢慢地将人拉向自己。

    方文清没有抗拒,两人就这么对视着,任空气仿佛开始灼烧,任暧昧盈满周身,任距离一点点缩小到零。直到展旭张开双臂终于连人带椅紧紧圈在自己怀里,才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这一刻,两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呼吸,以及那失序的快速心跳。

    方文清的手也慢慢抚上了那宽阔的背,几天前电梯中的那份悸动再次涌现。从前那些矜持理智和顾忌自卑,在这一刻仿佛都已远去,他从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有现在这般强烈的冲动,想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这种疯狂的感觉是方文清从来不曾经历过的。他忽然想到以前在m&e音乐学院里听导师说的话——

    爱情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悄然来临,如果你意识到它来了,大胆地接受和享受它。当完整地体会了爱情的酸甜苦辣之后,你的作品才真正有了灵魂。

    从前懵懂的他曾以为自己年少时对继兄的依恋就是所谓的爱情,直到今天,方文清才真正体会到自己曾错得多离谱。

    也许从一开始,展旭那充满生机、力与美的野性张扬,就已经吸引了自己的目光,那正是他身上求而不得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方文清犹自沉浸在拥抱的静谧和美好中,却听到头上传来展旭的声音:“以后离那个大卫远一点。”

    方文清只觉得一下子破功,哭笑不得直起了腰,看着展旭道:“他只是我朋友。”

    展旭低头看着他,得意地哼道:“我可是你男朋友!”

    那嘚瑟的模样让方文清忍不住反驳道:“哦,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展旭的脸先是一僵,双手自然地揽住方文清的腰,依旧把人圈在自己怀里,挑眉问道:“怎么?你有意见?”

    方文清也学着他的样子挑眉道:“我的展大老板,你的诚意呢?”

    至少也正式表个白吧?这是方文清搜刮大脑,从他从别人那里零星学来的恋爱经验里总结出的“先告白然后交往”标配流程。

    诚意?

    同样没什么恋爱经验的展旭认真思索了一番,低头看着方文清好整以暇等待的模样,依旧不明所以。

    展旭索性决定随心而动,展示自己的“诚意”。

    接下来,方文清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展旭的脸一点一点朝自己靠近,两人的呼吸互相喷洒在对方的脸上,嘴唇立刻就要相贴,方文清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内线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方文清只听到展旭用英语暗骂了一声,然后睁开眼,见对方三两步过去把内线电话接起,快速说了句“天大的事,一小时后再说”便用力挂上了电话。

    见状,方文清忍不住笑了起来,被展旭回过头来正好看到。

    “你还有心情?”方文清笑着说道。

    男朋友笑得那么好看可口,展旭完全不想客气,回道:“当然是有的。”

    说着,他快速上前弯腰一把将方文清从轮椅上抱起,退几步转身把人放到了办公桌上,双手撑在方文清两侧,头微侧就吻了上去。

    这个高度,亲起来刚刚好。

    方文清还没反应过来惊呼出声,就陷入了暴风骤雨的亲吻中,被动地接受者对方的入侵。

    展旭的吻技怎么样,方文清不知道,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晕乎乎的,鼻尖都是对方的气息,忍不住一点点开始回应,他的反应让展旭立刻如打了鸡血般,吻得更起劲。

    这两人一个专业歌者,一个酷爱有氧运动,都拥有大肺活量。方文清的舌头也非常灵活,适应之后居然跟展旭较起了劲,两人越战越勇,唇舌交缠间仿佛高手过了数百招。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终于结束了这个激烈的吻。

    方文清大口喘着气,眼神迷离,身体早就发软了,好在展旭的大手一直在后面撑着自己的背。

    “满意我的诚意吗?”展旭一本正经问道。

    方文清又是扑哧一笑,只觉这人真是较真。

    “不说话,就当你承认我是你男朋友了。”展旭微笑着轻轻撩了下方文清脸上稍显凌乱的汗湿头发。

    方文清只觉得自己身心都暖暖的发着飘,刚想应答,视线却扫到了自己掉在地上的毛毯,这应该是刚才展旭抱着移动他的时候落下的。

    仿佛有一盆冷水猛浇到身上,方文清瞬间冷静了下来,不由看向自己那双常年被毛毯盖住的,因肌肉萎缩而显得干瘦畸形的腿。

    察觉方文清的异样,展旭低头一看,瞬间明白过来,顿时觉得有些心疼,随即温柔地把人抱起,重新放回轮椅上。

    展旭随手捡起地上的毛毯,蹲在轮椅前,看向方文清的眼睛,坚定道:“我们在一起吧。”

    方文清摸着自己的腿,看向展旭,道:“你做好准备了吗?”

    闻言,展旭微微一笑,说了句:“我怕的是你没有准备好。”说着,他很自然地将毛毯轻轻盖到方文清腿上。

    方文清整理好毛毯,把自己的下半身捂得严严实实后,才又重新看向展旭,顿了下方才道:“那,我们试试吧。”

    方文清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也不确定这份感情未来带给他的会是什么,但现在,他只想大胆放纵一次。

    **

    在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方文清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迎面对上了坐在门外的沙发上不知等了多久的吴超凡,

    见里面终于有人出来,吴超凡立刻收起手机,似笑非笑地盯着方文清及送他出门的展旭来回看。

    那揶揄的目光让方文清莫名有点心虚,朝吴超凡淡定地点了点头,让展旭和linda留步,自行朝电梯行去。

    “别看了,人都走了。”吴超凡的手肘捅了捅在门口cos柱子的某人。

    展旭这才把视线挪到友人身上,也不理会,兀自转头回了办公室。吴超凡跟在他后面进来,等关上门后,才一脸笃定道:“恭喜恭喜。”看两人之间那个暧昧的气氛,重点是那红肿的嘴唇,他还有什么不懂的。

    展旭瞥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抱胸坐进办公椅里,冷酷的脸上透出一抹得意之色。

    吴超凡吹了声口哨,道:“打算给我什么谢媒礼物?”

    作为多年的好友,据吴超凡所知,这是展旭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动心,居然就遇到这样复杂的情况,对方不只是男人,还是个残疾人,钢铁直男的形象算是彻底崩塌了。但是,他还是尊重展旭的真心,尽力点醒他。话说昨天展旭那个烦躁的傻样,没能录下来简直太可惜了,想想都好笑,够自己回味好几年的。

    不枉他牺牲周末晚上宝贵的时间,陪展旭一个大男人梳理心情,出谋划策,还因为担心他的情况特地早退来盛唐探听消息。

    展旭爽快地比了个手势数字,豪气道:“给你奖金。”

    吴超凡满意一笑,立刻奉承道:“谢谢老板。”

    两人又聊了几句,开始构思今晚第一次约会的细节,此时linda忽然打来内线,告知副总经理唐博云求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