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放假
    《华语新声音》初始有200位学员,这些人都是经过节目组从几万名报名选手中初步筛选的,有些已经是选秀常客,有几个甚至已经出道过,积累了一些粉丝。每人只有一分钟的表演时间,而如果到一分钟还没有唱片公司亮灯,那么选手直接淘汰;只要有唱片公司的灯能一直亮到选手表演完毕,就代表这位选手被收入这家唱片公司的战队中,如果亮灯的唱片公司大于一家,选择权则归选手本人。不过,原本亮灯的唱片公司在表演完毕前因为各种原因选择全部灭灯,比如一个忘词或走音,选手则立刻淘汰。

    这种赛制刺激也残酷,对选手的心理素质是一个考验,最好在前一分钟就拿出绝活。

    200人的初赛和待定选手的附加赛录了整整三天,最后每个战队收编12人,共有48人被留下,晋级率只有24%。剪辑过后,第一阶段的比赛只分了三集播出,节奏非常快,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镜头,但节目也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人物介绍短片和悲惨身世挖掘,只专注于比赛和实力本身,导师团的点评也非常专业,不只能准确说出表演的优缺点,还能根据各自公司的风格理念解释自己的选择,让人信服。

    制作人坐在歌手的左后方,经常给出意见,镜头和麦克风都能捕捉到他们的实时反应,如争执、探讨、达成共识等,让人觉得更为真实。风声组的王纯和林静总时不时会有异议,不过气氛还可以,有商有量的,私下讨论很多,因而两人之间的戏很足;寰宇组陆玖荣和张嘉宁沟通算最少的,大概是因为他们合作过太多次,品味相似,沟通的话语很少,很容易就能达成一致;华音组的刘泽亮和制作人邱浩之间,明显让人感觉到做主的人是前者,有时候尽管邱浩给出了意见,但掌握按灯权利的刘泽亮更多的时候他坚持自己的判断,虽然他会做出解释,两人也能保持表面的融洽,但总让人觉得气氛稍微会有些尴尬。

    盛唐组的黄慧姿和方文清是唯一男女搭配的组合,明显能让人感觉到两人之间的相互欣赏。选手表演的时候,能看到方文清总低头不看台上,手里不停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因为其他组的制作人也经常写写画画记录优缺点,起初他这并不突兀,但当他几乎每个人都不抬头的时候,主持人跳出来活跃气氛的时候特地点出方文清这一点,并询问原因。

    “我是想先专注于声音来判断选手是否能成为一个唱片歌手,并且让我有为ta写歌的冲动。”方文清在主持人的示意下稍微展示了自己的记事本,上面果然是一页页的简谱,有的页面还是一片空白,有的只写了一两个八拍,有的却已经成段,每页的左上角还细致地标出了选手的编号和名字。

    “第一印象很重要,如果我脑海中因为这个声音而浮现出的旋律越清晰,那么在我看来,我制作这个选手的音乐专辑时会越有灵感。”方文清认真解释道,丝毫不知这话一出,他的笔记本已经成为选手们向往的对象。知名制作人订制的音乐啊!

    其他组的导师闻言纷纷侧目,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只听声音就能激发他为人量身定制的创作灵感?也不知道那些旋律水准如何。如果还不错,那么方文清的创作能力就很值得关注了。就在他们抓心挠肝,探头探脑时,主持人也很贴心地询问方文清:“阿清老师介不介意演示一小段刚才的创作?”他也知道未成形的作品有各方面原因不太适合在节目中公开,不过还是尽职尽责地询问了一下。

    方文清果然摇头拒绝了,只听他微笑道:“等到未来跟选手上小课的时候,会有机会的。”

    这时,一旁的黄慧姿也笑眯眯地接过话茬,转移话题:“阿清主要负责音乐方面的可做性,而我就把关其他方面啦,比如外形、肢体、明星潜质等。”明眼人都知道她这话是谦虚了,方文清在节目中还是很尊重黄慧姿的意见的,不过两人之间很少产生分歧倒是真的。

    “如果是rap和舞蹈比较强的选手怎么办?现在出道的许多偶像团体里就有明确的分工,你们会只考虑选手的歌唱实力吗?”主持人问。

    方文清和黄慧姿对视了一眼,在后者的示意下,方文清只得拿起话筒,稍一思索,然后如实回道:“如果考虑盛唐一贯的制作理念,我们会更倾向于vocal型的选手,毕竟盛唐几十年历史上推出的偶像团体只有两个,且都没大于过三人,都是以vocal型为主。可以说,制作vocal是我们公司的特长。但要是考虑到节目的赛制,我们也会尽可能试着丰富战队选手的类型,从中也吸取经验,也许会让未来的盛唐取得突破也不一定。”

    他这话说得既实诚又漂亮,主持人挺满意,于是再简单访问了下别的组后,比赛继续进行。从那以后,节目组就调了一个机位一直专注于方文清的笔记本了。虽然拍不清他笔记本上的内容,但能看得出内容长度,这也成为之后很多选手与盛唐组互动的点。

    方文清的笔记本也成为了一个线索和伏笔,在观众间形成了一定的话题。

    #海潮黄慧姿阿清#、#阿清美颜盛世#、#阿清笔记本#、#阿清方文清#等话题在节目播出后也先后上了微博热搜。

    ……

    李蕊就这么一直看着节目,刷牙、洗脸、吃早午餐……一刻都没有放下手机,直到90分钟的节目播完还意犹未尽,忍不住开弹幕又看了一遍,然后去微博贴吧各种刷,顺便也在朋友圈和群里疯狂卖安利,彻底进入了迷妹模式,一整个休息日就这么消耗了。

    像李蕊这样的观众还有很多,男女都不少,第二期、第三期……节目的收视率一路上涨,话题度在各个社交媒体上爆了,节目组和赞助商笑开了花,一些明星选手和八位导师本身也引起了高度的关注。除了歌手导师外,四个制作人里人气最高的要属方文清。

    这也在意料之中。第一天录制结束后,几大唱片公司就把对手的全部资料准备好了。之前节目官方只公布了歌手导师名单,他们的资料圈内尽知,根本不需要特别准备,而节目组为了制造悬念,如果没有私下打听到,那四位制作人的身份直到开录前嘉宾们都互相不知道。现在看来制作人的能量也不容小觑,方文清的吸粉程度,除了已经宠辱不惊的“音乐教父”张嘉宁外,其他两个就没有不羡慕的。去学他的笔记本创作?姑且不说有没有这个能力,也会让人觉得拾人牙慧,有抄梗的嫌疑。研究了半天,还是只能自己树立节目性格,自己创梗了。

    之后两天的录制,邱浩和林静明显更加积极表现了,前者金句频频,后者开始走毒舌风,倒也有了不少话题度,如此内部的良性竞争,节目组自然乐见其成。

    方文清虽然意识到了其他组嘉宾的转变,但他无所谓,只一心随心行动,并不刻意抢话或造什么综艺效果。偏偏他本身的存在就是吸睛,虽然之后画面被抢了一些,但热度依旧只增不减。

    三天录制结束后,四组导师带着各自12名学员开始培训,备战第一轮的pk公演。这期间,节目三期陆续播出,还因为过年停播了一周,节目组制作的时间还算充裕。

    星光卫视的总部就在阳城,理论上方文清可以时常从郊外的学员基地回家放风,但是他并没有。这一个多月来,他很少出基地,很多工作上的事情都是靠助理传递文件,或者网上远程遥控,需要的物品也都是派助理回家或公司去取,亦或采购回来,其他时间,他把全部精力都投入了灵感不断的歌曲创作上去。

    儿子总不着家,惹得方桦总时不时致电这边关心儿子的生活,连带着刘佳宇也经常收到前老板娘、副总经理的嘱咐电话。

    方文清确实很忙,他对选手的培训非常尽责细致,除了排课的时间,他也经常去练习室露面指导一下,他的年龄和大部分选手们相差不大,加上态度温和耐心,虽然他的性子不至于立刻就跟选手们哥们儿似的相处,但又收获了一批迷弟迷妹倒是真的。这也让其他组的学员非常羡慕了。其他三组的导师课还是照常上的,但其他时候很少会出现在基地,尤其是歌手导师,他们的活动行程都是精确到小时的,不可能一天到晚待在基地,公司也不允许。而制作人们也有自己的工作安排,对选手的上心程度也是有区别的。

    方文清这般行径被其他制作人得知后,他们不免暗自嘀咕,盛唐不会堕落到真指着这次选秀翻身了吧?背靠资金雄厚的海旭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他们也不认为这样年轻的方文清,尽管长时间跟学员们泡在一起能让他们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提升多少。毕竟第一轮的赛制,并不适合盛唐发挥。

    大年二十九只有半天课,下午基地开始放假四天,初三晚上学员点名。

    在大老板的亲自召唤下,方文清二十九一早就乖乖离开了基地。今天上午他要向大老板做年报,就剩他们音乐制作部一个部门了,而下午则是盛唐唱片公司的年会,作为部门领导,他必须率队出席。

    车行驶去公司的路上,天空中开始飘起了雪花。这是今年阳城的初雪,方文清静静看着窗外,灵感忽然如泉涌,忍不住又翻出那个万千观众们都已经熟悉的笔记本写画起来。

    助理刘佳宇最近一段时间已经对方文清很熟悉了,早就习惯了他这种随时可能进入创作入定状态的行为模式。等到车在盛唐地下车库挺稳,刘佳宇才出言提醒,方文清意犹未尽地回过神,看了看手表,叹息一声,坐上轮椅上了楼。

    **

    十分钟后,十六层董事长办公室。展旭见到方文清,手下依旧在不停批着文件,便先把人晾了几分钟。方文清反而一点都不觉得尴尬,正好他的思绪还停留在刚才的旋律里,在如此安静的环境里,他几乎又要入定了。

    “方总监,你终于舍得回公司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文清被展旭低沉的声音惊醒回神,顿了一下才理清楚大老板话中的意思,似乎在责怪?方文清一滞,悄悄观察了展旭一眼,见对方依旧低头专注于笔下的文件,稍微松了口气。

    方文清眨了眨眼,心虚又无奈道:“可我的本职工作并没有受影响,而且这个项目我是按照您的吩咐重点对待的。”语气中竟然带着些许本人都没有察觉的放松和任性。

    展旭笔下一顿,纸张因为笔尖的重量让墨水印透,他抬起头,终于舍得给方文清一个正眼,这是一个多月来他第一次与后者本人见面。

    就见那双黑白分明的美眸分明表现着主人的无辜,让人的心都忍不住一软。展旭忽然想到之前在网上看到的让自己鸡皮疙瘩掉一地的那一长串穿夸张的赞美词汇,此刻又忽然觉得这人当得起那些形容。尤其是那段小提琴的表演,让展旭都有些许失神,像是陷入了某种复杂的痛苦回忆,当时他的脸僵硬得连秘书linda都吓得噤若寒蝉。

    视线下移,原本清瘦的人似乎又瘦弱了几分,展旭微一皱眉,下意识道:“公司没把你卖给节目组,不至于让你不顾身体拼了命干活,还是说你自己想红?”

    方文清皱眉,觉得展旭今天跟吃了□□似的。

    “我只是想把自己选的选手教好罢了。”见展旭好像还有话,且应该不是什么好话,方文清先一步抢白道:“展总,可以开始我们部门的年度汇报了吗?”语气中居然带着几分少见的任性和脾气。

    展旭的话被硬憋了回去,见方文清僵着脸看着自己,似乎有些不满,他的气居然就这么顺了。

    展旭又一次起身绕过办公桌,靠在了桌沿的老位子上,抱胸朝方文清一抬下巴,道:“开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