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工作
    当天,方文清以盛唐股东的身份出席了海旭和盛唐的签约仪式。

    他身上有5%的盛唐股份,是他大学毕业后,过22周岁生日时,唐守信赠予的。

    “有什么不好的?阿清的价值远大于那5%的股份。你就当是我为了公司光明正大地绑住他吧。”当时,唐守信如此回应方桦的婉拒。

    对此,唐博云没有意见。目前,他身上目前持股盛唐15%,唐守信还持股27%,里面有一部分肯定是留给唐书睿的。

    看着前面那个与继父和兄长谈笑风生的男人,方文清心中五味杂陈。

    展旭,他已经得知那个男人的名字。

    这个一手策划了谋夺盛唐阴谋的男人,可笑自己初次见对方时,还以为他只是个暴力的小混混。

    谁知一转眼,他就成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展氏集团的二少爷,母家是钱氏集团。怪不得海旭这几年风头强劲,一直财大气粗,资金实力雄厚,原来背后是以商业房地产起家的展家还有酒店百货行业的大亨钱家。

    在幕后黑手浮出水面后,唐家以最快的速度拿到了展旭的资料。展氏集团已故上一代掌门人展谦的二儿子。

    在展谦的三段婚姻分别生下的所有三儿一女中,第二任妻子钱丽杉生下的展旭是母家最显赫的一个,这段联姻也是当年如日中天的展氏集团继续飞速扩张的一大原因。

    可惜,钱丽衫红颜薄命,出车祸后病了好些年,最后还是去世了。几年后,展谦和第三任妻子因为发生空难而失踪,找寻无果后,被官方宣布了死亡。当时展家老大——展耀已经21岁,即将大学毕业,顺理成章进入公司,开始学着管理事务,展谦的父亲——展鹏也只得再次出山掌舵镇场,祖孙俩好不容易稳住了因为展谦失踪而动荡的股价和人心惶惶的公司。那时候展旭将将要满18岁,还帮不上什么忙,直接被爷爷打包送出了国外读书。

    十年后,现在展家依旧由展老爷子在幕后掌舵,而集团公司的一些具体事务已经逐渐交到了展耀的手里。

    没有想到从十年前起就悄无声息的展家二儿子展旭会在回国后搞出这么大的动作。海旭传媒三年前创办,以鲸吞之势崛起,大有整合华国娱乐市场之势,其投资人身份却一直不明,直到这次收购盛唐,需要动用的资金和资源前所未有地多和大,一直在幕后操纵海旭的展旭才彻底浮出水面。

    唐家还查到,当年酷爱小提琴的钱家大小姐钱丽衫当时的嫁妆就是钱家的电影院线和一家电视台的大部分股份,都交给专人打理经营,钱家主体还是专攻百货和酒店业务,而钱丽衫去世后,那些股份被按遗嘱全数转移到了展旭身上,这些资源也已经被整合到了海旭传媒集团内部。

    只要不犯法,商场上的成王败寇只能愿赌服输,这些道理方文清都懂,只不过想到这些天唐守信更加花白的头发和云哥因熬夜而通红的血丝和难得一见的疲态,他不免有些心疼,连带地他对展旭也维持不了唐家父子和母亲那样的好脸色。

    展旭一一与唐家人握手,连后面静坐的方文清也没有落下。

    唐博云不着痕迹地挡在方文清身前,笑着介绍道:“这是我弟弟,也是公司的股东,方文清。”至于“阿清”的身份,唐博云并不想在此时提及。

    谁知,展旭点了下头,微微弓腰,朝方文清伸出手,居然道了句:“久仰。”

    唐博云脸色微变,又迅速恢复了如常。

    眼前的手很大,小麦色,骨节分明,隐含力量,这种正式的社交礼仪,身为“宅男”的方文清有一阵子没有接触到了,一时间有点怔愣。

    两秒后,方文清扫了眼展旭的表情,出于礼貌,伸出自己的手与他交握了一下。

    无论如何,这位都已经当选为盛唐新一任董事长兼ceo,成为自己的直属上司。

    盛唐变天了,也不知道对自己的工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对于自己“挂名”副总监的工作,方文清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

    9:20 am 周一

    新一周的开始,还有十分钟才到正常上班时间九点半,盛唐的员工们惶惶不安地静待新老板的驾临,旗下的艺人们没有工作的更是一个不少早早从宿舍爬起来到公司集合。今天没有一个人敢请假或迟到,深怕被新老板一个不爽给炒了,谁知道新老板会带多少自己的亲信过来。

    9:28 am

    一辆重型哈雷摩托在拥堵的车阵中穿梭,在一片林立的高层写字楼中间穿梭,其中海旭的招牌在晨光下熠熠生辉。

    顺便一提,海旭的大楼是展氏的产业之一,刚建好没几年,全玻璃幕墙结构和极富现代感的造型设计,显得非常大气时尚又充满活力。而盛唐的楼就显得颇有些历史感了,只有十六层高,中规中矩的四方楼设计,楼面积也并不如那些后起的大写字楼那么大。毕竟是几十年前就有的老公司,当年的阳城还没什么摩天大楼,不过它的位置却是极佳的。即便在几十年前还属于市中心较边缘的位置,到了现在也已经是寸土寸金引无数开发商垂涎的一块地了。现在这栋楼的产权所有人依旧是唐守信,实际上盛唐唱片目前算是租用大股东的楼,之前唐老板是自己吃自己所以懒得算,而现在换了老板,以后再用这楼总得付些租金。所以说即便没了盛唐,靠着这栋楼,唐家也能支撑起豪门的生活。

    不过,也许哪天展旭一个不高兴了,会命令盛唐所有人都搬进一条街外的海旭集团大楼去办公——反正那边还有地方。

    9:30 am

    黑衣骑士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嚣张地一个急停,把一辆重型摩托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停在了盛唐唱片公司的大门口。

    大门口的保安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上前,刚要开口阻拦驱赶,就见几个公司高管谄笑着迎了上来,口口声声叫着“展总”。

    展总?

    那就是新老板?!

    果然,黑衣骑士脱下了黑色头盔,略长的黑发首先散落下来,随性地贴在了那张如刀削般的俊脸上,显得狂放不羁,偏又十分有型。

    这赫然就是昨晚上保安部门主管发在群里的新老板照片,不用特别吩咐大家也知道是得务必小心伺候的主。

    那几个保安们差点没吓出一身冷汗,纷纷后怕地往后退,幸好刚才后边的人快了一步,不然自己没准就得把工作给丢了。

    还是人家对新老板的喜好打探得更深,至少知道人喜欢骑摩托上班,果然人家能混到高管不是没有原因的。除了打头上去的几人,后面几人很快也反映了过来,忙也跟了上去,加入了投诚大军。

    展旭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公司大门,摩托靴踩在被清洁得反光的大理石路面上,咯吱作响,像是打在众人心上的紧箍咒。展旭来到大厅中间,看到了五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还有两个ol精英范儿的女士,而这群人打头的却是里面最年轻的唐博云,此刻他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表情自然,仿佛对展旭这别开生面的出场方式丝毫不感到意外,倒是他身后的人中有的表情显示出了对这种“张狂”明显的不满。

    只一眼,展旭就判断清楚了盛唐目前的形势。唐家果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忠心老臣还是有的。

    “展总。”唐博云伸出手。

    “唐总。”展旭与之回握。

    “不知展总带了几个人来?”唐博云笑问。

    展旭随意笑了一声,将头盔和手套脱下来递给不知何时到他身旁的助理,又指了指身后刚刚下车关门的三个看起来精明干练的男人,道:“今天就是来开个会认认人,够了。”

    电光火石间,两人都看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深意。

    “那先参观还是先开会?”唐博云从容应对,比了个“请”的手势,朝电梯方向引路。

    “先参观吧。”展旭语气平淡,让人听不出情绪。

    **

    方文清开着车从侧面直接下到盛唐大楼的地库,然后拿着唐博云给他的工作证,刷开了vip电梯,一路上到了第12层。

    方文清作为挂名的音乐制作部副总监,今天却是以“阿清”的身份第一次正式来公司工作,说来还真有些惭愧。出了电梯,方文清想了想,把证挂在了自己脖子上,他还真怕被不明真相的群众给赶出去。

    音乐制作部是一个管理相对松散的部门,因为公司重视,所以人员虽不多,但是办公地方大且环境舒适。毕竟创作人员工作是需要灵感的,没有上下班的具体时间,经常在自己家里“办公”,来公司除了开会,更多地是在乐器房、录音室、调音房和艺人练习室等地流连。平时,留在部门办公室办公的除了总监,大都是秘书、部门财务、版权管理等行政人员,办公区显得有些空档。不过今天,公司养的几个音乐创作人和制作人都不约而同出现在了音乐制作部,顿时让整个部门“阴阳调和”,不,显得壮大了不少。

    前阵子公司内部动荡,前任总监居然火速辞职走人另谋高就,据说把大小唐总都给气个半死,而挂名副总监从不出现管事,只在幕后当顾问,新总监到任遥遥无期,公司内部早有流言,最容易被新老板拿来开刀,空降外人主管的就是音乐制作部门了,毕竟天时地利。一时间,音乐制作部人心浮动。

    方文清操作轮椅,很快来到音乐制作部的大门口,听到里面隐隐传出的人声和各种办公声,不知为何有些打退堂鼓。奈何,那间常年没人的副总监办公室就在里面,据唐博云说得穿过部门的办公区一直往里走到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